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闲散一石

 
  • 关注好友人气: 962
  • 好友关注人气: 576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天河工程:公众振奋鼓掌,学者“荒诞幻想”,项目人“

原创于: 2018-11-27 15:19:06

标签:

 天河工程:公众振奋鼓掌,学者“荒诞幻想”,项目人“自有考量”

闲散一石


    2018年11月6日至11日,在第十二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上,首次展示了“天河工程”卫星模型。这说明“天河工程”已经上马。“天河工程”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宏大工程,消息公布之后,公众心情振奋,纷纷说,厉害了,我的国。


    展示显示,“天河工程”卫星和火箭工程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八院总研制,计划2020年完成“天河一号”卫星首批双星发射,开展“天河工程”的应用示范;计划2022年完成六星组网建设,届时将实现三江源地区一小时(24次/天)的卫星监测重访能力,为构建“一带一路”水汽传输的“空中走廊”提供技术支撑。


    正当公众欢呼鼓掌时,一些学者对“天河工程”高调质疑。11月22日,中国科学网刊登文章《气象学家实名批“天河工程”不顾质疑仓促上马》,对学者的质疑进行了详细报道。公众在振奋之余又陷入沉思,这项工程到底靠不靠谱?毕竟质疑者都是专业领域的科学家,他们的质疑应该是有理论依据的。


    科学网援引多位气象、大气领域专家意见,有的称“天河工程”“气象学界集体缺席前期论证”“荒诞幻想项目”“没有物理内涵上的创新”等等。有的认为,“这是一个既没有科学基础也没有技术可行性的荒诞幻想项目,居然得到立项支持,是不可思议的。人民的血汗要珍惜!”言词略显尖锐。


    公开表达自己的质疑,这种求真精神让人敬佩,这是推进科技进步不可缺少的。但是,有一点却让我等吃瓜群众有些不理解,一些质疑“天河工程”的科学家表示,言论系个人观点,未经过调研。本来以为他们的意见很有道理,看到“未经过调研”五个字之后,心里又出现一个巨大问号。这真是,项目者被质疑,质疑者也被质疑,还真有点说不清了。


    没有经过调研,却振振有词地予以反对,这让我等科盲看不懂。不仅“未经过调研”,有的专家还表示,对该工程是通过媒体报道了解的,是从网上搜来的来龙去脉。这就更加让人奇怪了,作为治学严谨的科学家,一没有与项目人员接触,不了解“天河工程”的具体技术线路,二没有进行充分调研,更没有进行严谨的科学论证,在这种情况下断然否定此项工程,不知道是不是科学态度。


    2016年9月9日至11日,“天河工程”论证启动会暨第一次专家组会议在青海省西宁市举行。“天河工程”项目旨在科学分析大气中存在的水汽分布与输送格局,进而采取人工干预手法,实现不同地域间大气、地表水资源再分配。无疑这是极具创新的大胆举动,应该算是科学大事件,公众振奋欢呼是自然的。


    根据规划,“十三五”期间,“天河工程”有望每年在青藏高原的三江源、祁连山、柴达木地区分别增加降水25亿、2亿和1.2亿立方米,中远期有望实现每年跨区域调水50亿立方米,大约相当于350个西湖的蓄水量。如果这么目标能够实现,意味着不久的将来,西北沙漠有可能变成青山绿水,对中国发展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说实在的,“天河工程”是否真的能够成为南水北调的“空中走廊”不得而知,因为这得靠科学,也得靠技术,不能靠猜测。但是从逻辑上讲,还是应该支持对此进行勇敢的探索,行不行,毕竟还得用结果说话。应该知道,许多事情在事先看来是不可能的,可最后的事实却又证明,当初被认为不可行的事情变成了真真切切的现实。科学工作者就是将不可能变成可能,这也是探索与创新的意义所在。当年的三峡工程也是争论激烈,现在的结果已经摆在那里。


    有的说,从现在的理论看,这是一个非常荒唐的项目,第一没有科学基础,经不起推敲,第二技术上不可实施,人工影响天气技术还不成熟,大规模使用不现实,而且全球气象界都这么认为。现实也许确实如此,但“天河工程”是不是以这套理论为基础,使用的是不是这些专家所说的既有技术,还不得而知。即使是就像提出质疑的科学家所说,理论上经不住推敲,技术上不可实施,但也不能说明绝对不可能。就象治病救人,面对同一个病人,依据的都是现代医学理论,使用的都是既有技术与药物,某名教授说无药可救、无术可用了,可是另一名教授却药到病除、术后康复。“天河工程”是否也会出现这种情况,不得而知。


    梦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人类的前进与发展,就是实现梦想的过程,而且有些梦想原本就是空想,比如中国古代的嫦娥奔月就是如此,现在已经空想成真。用既有理论去否认需要探索的理论、用既有技术去否认正在探索的技术,从逻辑上是讲不通的。在科学上就是需要突破既有理论的束缚以求得发展,在技术上就是需要克服既有技术的瓶颈以求得进步,这才是创新的真谛。


    “天河工程”可行不可行现在还真的不知道,但是“天河工程”却真的需要探索,即使花点代价也是值得的。提出“天河理论”的是中科院院士王光谦团队,承担“天河工程”的是青海大学国家实验室,应该承认他们不是江湖骗子,而是正儿八经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员,起码的道德操守还是有的,而且参与论证“天河工程”的人也不是江湖骗子,不管他们从事何种领域的研究,基本科学素养还是有的。“天河工程”人员胆敢揽下这个瓷器活,说不定他们真有金钢钻也未可知。一边实施工程,一边提出质疑,让两者同时并存,或许就是最佳选择。

闲散一石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社会| 所属自分类: 社会 | 评论数 (0)| 阅读数 (239)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