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草木有情

 
  • 关注好友人气: 629
  • 好友关注人气: 459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光明日报》更换报头的前前后后

原创于: 2012-10-08 08:49:13

标签:

《光明日报》更换报头的前前后后

大家所熟悉的《光明日报》现在的报头是毛主席亲手所写,但是这报头是在什么时候写的,又是在什么情况下写的,乃至什么时候在光明日报上见报的?这些也许并没有多少人知道,殊不知,1967年1月1日,《光明日报》得以换用毛泽东手写的报头,是同发表毛泽东词《满江红》手迹直接有关,而且由此引起了一场风波。
  

毛泽东的书法艺术造诣很高,功力深厚,是举世公认的。他的笔力苍劲洒脱,气势磅礴,为国人所喜爱。穆欣先生到报社工作不久,社内外许多同志和广大读者,多次提议换用毛主席题写的报头。1964年夏天,穆欣先生曾为此专门向毛泽东同志写过报告。开头毛泽东认为原先用的报头是郭沫若写的,曾说:凡是报上用的鲁迅、郭老写的报头,都不再给写。情况并非这样,郭老只题写了《文学遗产》专刊的刊头。经过说明以后,仍然没有应允,这事便拖下来。
  

一直拖到“文化大革命”来临的时候,《光明日报》的报头还没有换。“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所有报纸坚持正常出版都不容易,形形色色的“造反派”,不断地向报社找茬闹事。一张报纸印出来,尽管没有什么大问题,造反派也会“在鸡蛋里挑骨头”,把本属正常的事情加以歪曲,无限上纲,到报社闹事,力图迫使报纸停刊。报社内部的造反派往往火上加油,力使事态扩大,以便乘机夺权。例如,随着运动的深入发展,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急骤升温。有些造反派常对各报版面上刊用的有关毛泽东的新闻、诗文和图片的位置高低,所占篇幅的大小以及印刷是否清晰等等,横加挑剔,上纲上线,动辄扣上“反对伟大领袖”的帽子;甚至在其所刊版面近旁印有造反派认为“欠妥”的图文、标题,或者毛泽东照片背面印有什么他们胡猜乱说的“不吉祥”的内容,都会有人到报社来“造反”。
  

尽管各个报刊编辑部无不兢兢业业,小心翼翼,防止在版面上出现会被抓住“小辫子”的差错,还是难免会有灾祸降临。俗话说得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们想要闹事,总能随便找到一个“由头”的。有一些造反派,当时对于《光明日报》,就曾拿它的报头做文章——因为那时出版的全国范围发行的报纸报头很少不是毛泽东题写的。
  

当时听说造反派要拿报头的事来“造反”,编辑部有些同志感到紧张。本来,《光明日报》社的同志们换用毛泽东题写报头的愿望始终没有放弃。如果早日实现这个愿望,也就可以消除那伙人找茬的一个“由头”。但是,众所周知,当时毛泽东特忙,,《光明日报》社的同志们不想再为此事给他添麻烦。
  

赶巧这时正在准备发表毛泽东《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手迹,汇集起来的几份手迹中,在毛主席1963年1月24日所写的手迹词末,写有“郭词见一九六三年一月一日光明日报”。经与一些同志商量,决定先将这份手迹中的“光明日报”四字制成报头小样,征得毛泽东主席的同意后从1967年元旦启用。

  

1966年12月下旬,,《光明日报》社以其中的“光明日报”四字制成横、竖两块报头,并将所制报头清样于12月26日,在毛主席73岁生日那天,送请他审阅后,自1967年1月1日起启用。一直沿用至今。
  

这原是大家盼望多年的事,报社同志和广大读者看到换了新报头,都很高兴。其后不久,林彪、江青掀起了“一月夺权”风暴。早已失控的动乱骤然升温,那些已被强烈权欲扭曲了灵魂的“造反派”头头,无不急起“紧跟”。报社内部某些造反派和报社外面觊觎舆论工具的造反派头头,如像蒯大富、聂元梓之流勾结起来,教唆那批“造反小将”就此事找茬闹事。不过其时的由头,却从“为什么至今还不换用毛泽东题写的报头?”变成了“为什么偏在这个时候改换报头?”硬说其间藏有什么“计谋”,是要拿这个去压造反派。他们炮制了种种谣言,有的说新报头是从毛泽东手迹中拼凑起来的,甚至说是背着毛泽东伪造的毛主席题字云云。
  

其实,这些谣言捏造得并不高明。换用报头的情况,原是报社编辑部和印刷厂的工作人员全都知道的,所谓从毛泽东手迹中拼凑起来的胡说不攻自破;变换报头乃是报社同志和读者多年的夙愿,并非一时的“计谋”,也是众所周知的事。而且,报头是每天都在报纸最显眼地方刊出的,,《光明日报》报社曾为题写报头的事给毛泽东写过报告,改换以前如未取得他的同意,岂有不被发现的道理?他们如此胡搅蛮缠,毕竟不得人心;就此捏造的谣言,也无人肯信。因此,鼓噪一阵,也就偃旗息鼓。 (资料来源:《党史文汇》)

 

草木有情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文史|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12)| 阅读数 (861)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