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刘矿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88
  • 好友关注人气: 254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毛泽东咋叹息“天亡我也”?

原创于: 2013-04-06 14:59:03

标签: 毛泽东

毛泽东咋叹息“天亡我也”?
 

rdn_4f30bbfe08a9f.jpg 


  
  1933年9月,蒋介石亲任总司令,调集了100万军队、200架飞机,疯狂地向中央革命根据地发动了大规模的第五次“围剿”,意欲彻底扫灭共产党的红色苏区。此次“围剿”,蒋介石采取了“堡垒推进、步步为营”的战术,在根据地周围修筑了近3000座碉堡,层层包围,逐步紧缩,企图逐渐消耗红军的有生力量,然后寻找红军的主力决战,达到一举消灭红军的目的。"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的重兵进攻,王明的追随者们竟然照搬了苏联红军的作战“经验”,用堡垒对堡垒,实行正规战、阵地战,同敌人拼消耗,结果是根据地越打越小,红军越打越少。
  这时,尽管毛泽东在军事上已经没有发言权,但他仍屡次向中央建议:面对强敌,红军必须采取积极防御、诱敌深入的战略方针。而王明路线的执行者们却拒绝采纳毛泽东的建议,极力主张实行消极防御的方针,先是实行进攻中的冒险主义,提出“御敌于国门之外”的错误口号,命令红军“全线出击”。红军屡战不胜,陷于被动挨打的局面,王明路线的执行者们又实行节节抵御的军事保守主义,致使红军屡遭重挫。
  10月间,贺子珍又生下了一个男婴,因为早产,孩子太弱,贺子珍加倍呵护,精心照看,生怕有什么不测。毛泽东也屡次心疼地看着这个儿子,皱着眉头对贺子珍说:“这个伢子在这个时候来到人世,生不逢时啊!但我们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养活他,不能再失去了。为了纪念红军,同时也是为了和这个孩子的哥哥毛岸红“连名”,夫妻俩为这个孩子取名毛岸军,乳名“豆豆”,与“斗争”的“斗”字谐音,意为这个孩子是在“斗争”中降生的。
  这时候,毛泽东的处境依然很“孤立”。一次,物资供应部门的一些人有意不按标准发给毛泽东应配给的物品,气得毛泽东身边的警卫员跟他们大吵起来:“你们凭什么少给东西?毛主席虽然不在军队担任领导了,但他还是中央政府的主席呢!没见过你们这帮人这么狗眼看人低!”总务处的人也被骂火了:“我们就是少给了,有本事你到中央去告啊!”贺子珍得知此事,跑去制止了警卫员。事后,她去找了总务处的傅公侠,傅公侠表示一定按以前的供应标准配发给“毛主席”。" 想着前线的战事,毛泽东总是悒悒不乐,自从他的对敌作战建议在中央军委会议上被否决,晚上他总是独自一人坐在月光下仰望星空,发出长叹。
  有时,毛泽民晚上会来看望大哥,看着月光下大哥的身影,不禁凄然泪下。他相信大哥,也记得大哥曾经说过的话:“大鹏鸟也有折翅的时候,只要它养好了伤,会飞得更高、更远”。11月间,发生了“福建事变”。参加“围剿”红军的国民党第十九路军公开宣布抗日,在东方前线掉转枪口向蒋介石反戈一击,同时宣布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并且与苏区中央苏维埃政府和中国工农红军达成了抗日反蒋的停战协议。毛泽东得到这一消息,十分兴奋,几次找到在中央主持工作的博古和共产国际派驻中央苏区的代表李德,积极进言,提出建议,要红军抓住这一天赐良机,出动主力部队突进到以浙江为中心的苏浙赣皖地区去,将战略防御变为战略进攻,向广大无堡垒地带寻求作战机会。然而,博古和李德等人根本听不进毛泽东的任何建议,反而把国民党的第十九路军看成是“中间派”,认为“中间派”是最危险的敌人。
  面对博古和李德等人,毛泽东不由得仰天长叹:“若这等无知之辈继续掌握兵权,红军势必一败涂地!”并说,“竖子不足与谋!”有人将毛泽东说的这两句话报告给了博古和李德,博古竟说:“他毛泽东是搞农民暴动出身,只懂得游击战,像流寇黄巢一样带着兵到处乱窜,懂得什么叫大兵团作战?他发牢骚,只能是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李德也嘲笑毛泽东说:“苏联红军的战术,他永远也掌握不了!”
  1934年1月,蒋介石集重兵打败了第十九路军后,迅速调转部队,继续向中央苏区猛扑过来,直到这时,博古和李德等人才如梦初醒般地意识到,他们失掉了一次战胜敌人的大好机会。
  也就在这时候,贺子珍生下的第二个儿子毛岸军由于体质太弱,不幸夭折了。伤痛中,贺子珍为孩子找来了几块木板,请人帮忙制作了一个小棺木,把孩子安放在了里面。即将入土时,毛泽东止不住落泪说:“伢子,爸爸对不住你啊!”
  4月中旬,蒋介石调集11个师的兵力向广昌城发动了猛攻。据守瑞金的“左派”们也摆开架式,要和敌人“决战”,一场惨烈的大战即将发生。面对强敌,不懂军事的博古、李德等人竟荒谬地高喊:“为保卫广昌而战,就是为保卫中国革命而战!”甚至还喊出了“胜利或者死亡”这样极不负责任的战斗口号。他们调集了红军9个师的兵力,企图与敌人死拼硬打,在实际战斗中,敌人每天用三四十架飞机对广昌进行狂轰滥炸,致使红军伤亡惨重
  得到广昌保卫战失利的消息后,毛泽东一连几天说不出一句话,只是一个人走到一棵百年老樟树下,有时一坐就是半天,一支接一支地吸烟。有时他也会走去埋葬着幼子毛岸军的坟地上看一眼,站在荒草丛中发呆,每当这时候,跟在他身后的贺子珍便会停住自己的脚步,站在远处看着他的身影,偷偷地掉眼泪
  进入8月,蒋介石的100万军队和200架飞机一齐出动,四面八方向中央苏区进逼。在这万分危机的紧要关头,毛泽东再次向博古、李德等人建议:“敌人从一路来,我们应避开他的先头部队,也不打他的后续部队,而只需打他最后的接应部队,敌人从几路来,我们同样不打他的先头部队,只要集中兵力打他侧面的一路,敌人必败!”可是博古、李德依然我行我素,竟然命令红军“分兵把口”,形成“六路分兵”、“全线防御”,结果,红军进一步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9月初,中央苏区已濒临绝境!这时候,毛泽东在宁都患了严重的恶性疟疾,连续高烧40,毛泽东感到自己实在抵抗不住疟疾的侵袭了,又想到敌人的大举进攻和博古、李德等人的妄自尊大,不禁咬牙垂泪道:“天亡我也!”
  贺子珍日夜守护在毛泽东的身边,每当毛泽东被病痛折磨得实在难以忍受时,她便总是淌着眼泪安慰、鼓励毛泽东:“别悲观,润之!你会好的,一定会好的!不说中国革命离不开你,红军离不开你,就是我们母子也离不开你呀!还有霞姐的两个孩子”。幸亏苏区的着名医生傅连暲接连十多天的精心照料,才使得大病缠身的毛泽东逐渐脱离了危险。9月下旬,病情刚刚好转的毛泽东紧急建议红军“向湖南中部前进,调动江西敌人至湖南而歼灭之”,以打破敌人的“围剿”。但又被中央“左”倾领导者所拒绝,打破敌人第五次“围剿”的希望最后破灭了。

刘矿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文史| 所属自分类: 网络转载 | 评论数 (309)| 阅读数 (233579)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