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郑华淦

 
  • 关注好友人气: 317
  • 好友关注人气: 200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除夕夜,我独自走在雾霾的大街上

原创于: 2014-01-31 09:40:20

标签:

  除夕夜,我独自走在雾霾的大街上

 

还没吃年夜饭,大街上就空荡荡的。鞭炮声此起彼伏,我独自一人走在这被外界称之为中国最美的乡村。

 

漫步星江河,河面上漂浮着白色污染,河水不少,但也不算多。这些年,河床年年提高,母亲河总是那么的不堪日晒雨淋,雨稍一大了,它并受不了,于是,媒体上便是历史最高记录。而天多出几日太阳,它便如老妇人干瘪的乳房,再也挤不出多少乳汁。

 

母亲河成了城市的下水道和沿河村庄与市民的垃圾场,河水在发黑,在发酵,在腐败变质,水中鱼虾尽,水上却有着一串串的亮光----河里安装了电线,点缀着这城市的美丽夜色。却原来,美丽是靠着现代化技术扮出来的。

 

偶尔有一个路人,一辆车子,都是急匆匆的走着,似乎在赶着过年。原来,年是被人赶出来的。不仅是年被人赶着,世界上的一切动物,此时似乎都在被人驱赶着。

 

远古时候,中国人就发明了鞭炮驱赶鬼怪,据说,它还能敬祖宗与神灵,但大概世间的一切动物都非常惧怕它,连洋人这种高鼻子不同肤色的高等动物也惧怕它。于是,洋人区内的华人们便不敢放这土玩艺儿。只是咱特色中国,禁了再放,放了估计最终还得禁。要不然,现在小日本就怪中国的雾霾影响到日本列岛了,今后还不更叫嚷中国威胁论?

 

妻子在呼唤我吃年夜饭,母亲在期盼我游荡早归。鞭炮声还在响个不停,仿佛永远不会歇一会。我想,即便是世界大战,也有休战的时候吧---这,大概要在元宵之后。于是,就只能坦然面对这阴沉沉,雾茫茫的世界。好在,我有坚强的呼吸系统,有自身的正能量。

 

只是,昔日鸣叫着的可怜的鸟儿,你今朝今昔在何方?还有我远在异乡漂泊着女儿,你工作的地方,是否也有刺鼻的硝烟?若有,请轻声的说话,沉着的呼吸。

 

回家准备吃年夜饭,猛然看到天空中有惊飞着的几只鸟儿,想起毛伟人诗:炮火连天,弹痕遍地,吓倒蓬间雀。又念及此是无辜的生灵,感到我家从90年代开始就少放甚至过年不放鞭炮的做法,以及我右边占老师一家同样的做法,甚是欣慰,总算是有伴儿,母亲也说及死去的汪老师,那是小城的大儒了,据说,他在世时也不放鞭炮,一家人平平安安,日子红红火---当然,文革受的灾难是另当别论,由此,我又想我要完成的小说《文革狂人》,我似乎像是小说题记中描述的那样:一个狂人,文革狂人,在山城游荡。

 

但我毕竟不是文革狂人,我也不是诗人也文人,我只能模仿,只能抄袭,只能克隆诸如唐诗中的佳品,来形容我的所见所想:天空鸟飞绝,大地人踪灭,花甲独行翁,冷对烟花热。

郑华淦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文史| 所属自分类: 散文 | 评论数 (0)| 阅读数 (859)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