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曲辰.blog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34
  • 好友关注人气: 30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蚩尤是中国贪官的始祖

原创于: 2017-11-11 16:39:32

标签:

 

 
 
       任昌华先生抛出《三祖文化始说》一文①,捧被黄帝于涿鹿之战中镇压了的叛乱分子蚩尤为中华民族的“文明始祖”,这是百分之百地恶搞中华民族的文明历史,扭曲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与中华民族的文明始祖轩辕黄帝作对。 
 
       被轩辕黄帝镇压了的乱臣贼子蚩尤,何以能成为中华民族的“文明始祖”呢?他是货真价实的“贪官始祖”,现在,我们就举历史事实,证明其“贪官始祖”的历史地位。 
 
                       一、职官制度的肇建时代与蚩尤之职 
 
        要证明蚩尤是不是贪官的始祖,首先就得从中国历史上的职官制度肇始时代进行考证;同时,依历史资料为据,看看蚩尤是不是个官,是不是个贪官?这样,才能让捧蚩尤为“祖”的人无话可讲。 
 
        职官制度,是随着国家制度的出现而出现的,没有国家,就没有职官制度。国家,是脱胎于原始氏族而为部落方国为始。部落方国是介于氏族制度与国家制度之间的一种过渡社会组织形态,其在当时业已称“国”,是一种有较大地域的社会组织形态。有熊国,便是其典型。历史上的轩辕黄帝战蚩尤,就发生在有熊国。 
 
        在氏族时代,氏族族长一职,由女性担任。其职称曰“后”,“后以施命诰四方”②,是其职务之义的确解。“后”字是“以并拢起右手手指加在口上向人们喊话之形【】而成字”③。中国自古以右为上,以左为下,故以举左手于口上之形造字即为“司”。司,是指在君后之下办理某种专门性事务的机构之长。 
 
        到了由战争而引发的氏族与氏族组织之间联合为部落,进而由征服扩大疆域并渐趋相对稳定,就是部落方国了。部落及部落方国,实行双头领导体制,行政领袖沿袭氏族族长时代的职称名,曰“后”主要负责部落方国内部生产、生活、治理等行政事务。有熊部落方国的行政领袖姜榆罔,就是这个职务。后世以其在龙门山焚林垦荒之功,命斯山曰“烈山”,称姜榆罔曰“炎帝”;主要负组织、训练、指挥对外作战的领袖,其职称曰“帝”。“帝”字,是由人工塑造的天神之像造字而来,有熊部落方国的军事领袖就是姜榆罔的同父异母之兄长姬轩辕。后世依其发展农业生产之功,按土地之黄色,称之为“黄帝”。这,亦就是有些先秦典籍如《周书•尝麦解》对黄帝和炎帝,既统称“二后”,又分别称其“黄帝”、“赤帝”的历史原因。 
 
        黄帝与赤帝(炎帝)之下,有若干重臣分职治国,如风后、力牧、常先等,蚩尤就是其重臣之一,春秋名相管仲依后世职官制度类比,称蚩尤为黄帝的“六相”之一:“昔者,黄帝得蚩尤而明于天道……黄帝得六相而天地治,神明至。”④爱新觉罗•玄烨亦有《轩皇置六相》诗:“中书天下本,六官庶僚首。丝纶委寄隆,分职慎所守。轩皇置六相,姬文择四友……”⑤证之于三千年前传世史料,蚩尤确实是原受命驻军龙关,后又受黄帝、炎帝之命赴少昊司治九黎居住之地。如《逸周书•尝麦解》载周成王语曰:“宗掩、大正:昔天之初,□【诞】作二后,乃设建典。【黄帝】命赤帝分正二卿,【赤帝】命蚩尤于宇【宇于】少昊,以临四【西】方,司□□【少典】上天未成之庆。蚩尤乃逐【赤】帝,争于涿鹿之河,九隅无遗。赤帝大慑,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冀,以甲兵释怒,用大正顺天思序,纪于大【太】帝【常】,用名之曰‘绝辔之野’。” 
 
        历史事实清楚在证明:有熊国之际,已有职官分置,蚩尤是黄帝、炎帝重臣,相当于后世的丞相一职。就是按其受命赴山东北部治理地方的史实说,也是“分疆大吏”。 
 
                                                    二、蚩尤是中国的贪官始祖 
 
        蚩尤是中国历史上的贪官始祖,这一点证据确凿,无可质疑。《尚书•周书•吕刑》载:“若古有训:蚩尤惟始作乱,延及于平民,罔不寇贼鸱义,姦宄夺攘矫虔。苗【黎】民弗用灵,制以刑,惟作五虐之刑曰法,杀戮无辜,爰始淫为劓、刵、椓、黥,越兹丽刑,并制,罔差有辞。民兴胥渐。泯泯棼棼,罔中于信,以覆诅盟,虐威庶戮。方告无辜于上,上帝监民,罔有馨香,德刑发闻惟腥。皇【黄】帝哀矜庶戮之不辜,报虐以威!” 
 
       【注疏】若,《说文》:毛传曰“顺也。”此处之用,亦为“顺古史相传”之义;惟,语助词,“惟始”,义如“开始”;作乱,策动叛乱;延及,蔓延到;平民,老百姓,此处指九黎人;罔,同“网”,此指法令。例如《汉书》八七下:《扬雄传•解謿》:“往者,周罔解结,群鹿争逸,……四分五剖,并为战国。”;寇,砍伐。《庄子•人间世》:“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引申为打击。不寇,不打击;鸱,害人的恶鸟;姦宄,作乱的坏人;矫,假托,诈称,如“矫诏”。矫虔,此处指蚩尤假装虔诚地奉行黄帝、炎帝旨意而搜刮民财;苗民,此文是按后世之称而称,蚩尤作乱之时,称作“黎民”,亦就是九黎人民;灵,威灵,同命令。苗民弗用灵,即九黎人民不听蚩尤的背盟作乱命令;惟作,开始制定;爰,于是;淫,滥而甚;劓,读yì(翼),即割掉鼻子;刵,读èr(二),就是削掉耳朵;椓,读zhuó(拙),也就是用敲击的方法,毁坏女人的生殖器,用利刀割掉男人的生殖器;黥,读qínɡ(晴),就是用刀刺破人的脸颊,再用墨水渗入伤口,使脸上永远留下印记;越兹,经过这样;丽刑,缠结性的行刑;并制,并且使其成为制度;罔差,没有差错;有辞,总有说辞;民兴胥渐,民风开始渐渐地起变化;泯泯棼棼,混乱无序,义如现代语“乱轰轰地;罔中于信,不守信用;覆,颠覆。诅,诅咒。以覆诅盟,所以就践踏从前发过毒誓的盟约;虐威,暴虐而逞淫威;庶戮,滥杀无辜;方,地方官;上,此指为最上层执政者,即黄帝和炎帝;上帝,非有人胡乱解释的“天神上帝”,而是指黄帝;监民,监察民意;罔有馨香,没有一点好名声;德刑,其品德就只知用刑;发闻惟腥,发问所听到的,到处是血腥的屠杀;皇帝,此处“皇”为错字,“皇帝”应为黄帝;哀矜,怜悯;报虐以威,指黄帝战蚩尤平息叛乱。 
 
        《尚书•周书•吕刑》记载的周穆王的话,变成现在通俗语言,就是这样的:依古史所传说,蚩尤一开始叛乱,就殃及到了黎民,其法令不打击抢掠、害人、危及社会安宁的人,而是假称按黄帝、炎帝的命令,抢掠黎民的财物,并要黎民跟着他一起背叛与黄、炎的歃血盟誓。黎民不听从蚩尤的命令,蚩尤就制定酷刑,开始用残忍暴虐的行刑为“法”,杀害无辜。并开始滥施刑罚为:割鼻子,削耳朵,毁坏男、女的生殖器官,以及往人们的脸上刀刻记号等。经过这样反反复复、不断的杀虐,并且使其成为一种制度,而且其无论怎残忍、暴虐,都是“正确”的,总是有说辞! 
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善良的黎民,安宁的社会风气,渐渐地发生了乱轰轰的变化:人们开始不守信用,就连歃血、祭神、发诅咒性毒誓的盟约也可以随便推翻,到处充斥着以强凌弱、滥杀无辜的野蛮行为。于是,地方上有人向黄帝、炎帝报告黎民无辜受难的情况,黄帝察以民情:蚩尤自赴少昊上任后,不仅没有半点好名声,发问所听到的全是血腥的杀戮。黄帝对黎民遭受到的残害非常同情,所以,当“蚩尤作兵伐黄帝”⑥“登九淖,伐空桑”⑦从少昊追杀炎帝到涿鹿,兵临黄帝都城之下后,黄帝就怒而战蚩尤,平息了叛乱,就把蚩尤杀掉正法。 
 
                         (三)历代名人、史家、典籍证蚩尤之贪 
 
        蚩尤是黄帝属下之官,因贪欲难足,趁外放为封疆大吏之际,就发动武装叛乱,因而,被黄帝平叛而正法。这个历史铁案,是谁想翻也翻不了的!因为,在中国的历史上,历朝历代的帝王、官员、名人、史学家,都无一例外地评论过蚩尤之贪: 
 
        孔子在《三朝记》中说:“蚩尤,庶人之贪者也,及利无义,不顾厥亲,以丧厥身。蚩尤惛欲而无厌者也,何器之能作?蜂虿挟螫而生见害,而校以卫厥身者也。人生有喜怒,故兵之作,与民皆生,圣人利用而弭之,乱人兴之丧厥身。”⑧ 
 
             《左传•文公十八年》、《史记•五帝本纪》等古籍载:“缙云氏有不才子,贪于饮食,冒于货贿,天下谓之饕餮”。 
 
        《吕氏春秋•先识览》云:“周鼎著饕餮,有首无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以言报更也”。 
 
        《史记•五帝本纪》曰:“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蚩尤作乱,不用帝命,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禽(擒)杀蚩尤。” 
 
        《路史•后记四•蚩尤传》注:“三代彝器多著蚩尤之像,为贪虐者之戒。”  
 
        【注疏】三代,指夏朝、商朝、周朝;彝器,礼器。主要指古代青铜祭器,其主要器形有钟、鼎、尊、俎等;著,标明外表,此处特指铸造于青铜器上的饕餮纹。 
 
        《蚩尤传》的注释说明:夏、商、周陈于庙堂的祭器,其上所铸的牛首形兽面纹,就是蚩尤像。这与后世所见古代的蚩尤像是一致的。今考古学研究发现,远在二里头的夏文化的青铀器上,就有饕餮纹出现,与古籍所载一致。 
综上所述,历史记载,历史文物,商汤、周成、周穆等帝王们的评说,管子、孔子、司马迁等著名古代宰相、教育家、史学家的撰述,都无可辩驳地证明,蚩尤是中国贪官的始祖!任昌华篡改历史,捧蚩尤为所谓“文明始祖”,硬要强加在我中华民族的头上,实在是遗臭千古的恶行!谓于不信,历史作证! 
 
注释: 
       ①  任昌华:《“三祖文化”始说》,载涿鹿县旅游局辑印的《千古文明开涿鹿》宣伟册子,第21至22页。 
       ②《易•姤•象》。 
       ③  曲辰:《轩辕黄帝史迹之谜》,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248页。 
       ④《管子•五行》。 
       ⑤  此原为玄烨示阁部诸臣诗,共二十六句,载《日下旧闻考》。 
       ⑥《山海经•大荒北经》。 
       ⑦《归藏•佚文》。 
       ⑧原载《三朝记》,此引自《大戴礼记•用兵》。

曲辰.blog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文史| 所属自分类: 网络转载 | 评论数 (0)| 阅读数 (3352)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