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曹师团长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0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古玉: 渥润的文化承载

原创于: 2018-02-08 10:10:18

标签: 原创

     《古玉: 渥润的文化承载》

        观念属性的民族文化必然必须要依托依赖于相应的物化载体而传承。如此说到,如果有一器物,从中华民族文明的起始,一路上相随袭承彼此滋濡至今。那么,合乎此选就只能是玉了。现今人们掌中时常盘玩玉器的习俗,溯源上去当是远古石器时代飘来的文化遗风。
        玉与人类的依伴关系可以追溯到1万多年前的早期石器时代。人猿相揖别的根本性标志,体现在制作和使用石器上。当远古先民们在漫山遍野寻找合适的石材打磨制成工具的过程中,就发现了别样美丽的玉石。考古发掘表明,在出土石制劳动工具的同时同地,还有透闪石、水晶、玛瑙、萤石等。而这些石头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散发出美丽的光泽,这即为广义的玉石。
        可以想见的情景是,当粗莽戆愚的人类先祖凝视着熠熠生辉的玉石时,所感受到的震撼视觉冲击效果。茹毛饮血的欲念被生生遏制,心底深处的一抹温情被激发和唤醒了。人们忽然发现自身在攫取食物以求生存的同时,还有另一种内在美好的情感需求。这种美感的产生,或许帮助了人类快步脱离蒙昧而走向文明。
       “在野蛮期的低级阶段,人类的高级属性开始发展起来”,卡尔·马克思哲学性地描述着这一过程。而在当时,人们却没想这么复杂,留住美好的感受是其原始的冲动。于是,他们收集起美石,磨成想象的形状,串成珠子佩挂在胸前。一方面高调炫耀显示品味;另一方面,像泰坦尼克号上露丝的“海洋之心”一样,也寄托着一份美好的情感。
        对美的探索和追求丰富着人类文化仓储,催生了人类最早的艺术形式。为了使玉石更具时尚感和寓意性,人们发明了玉器的传统加工工艺。《诗经·鹤鸣》曰:“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它山之石,可以为错”。感觉这里的“它山”实际上应该是“砣山”,并不是后来人们乱解释为“别的山”。“砣”,指的是一种磨制玉的工具。砣山之石就是一种硬度大于玉石的石头,粉碎后即为解玉砂,可以切割玉器。“错”通“锉”,也是一种加工磨制玉器的石头。
        如果说,玉之发现,源自于人类内心对美的感知与认识;那么玉器之生产,就是对美的外在创造与再现。古法制作玉器工艺难度极大。那时没有现代化机械加工设备,面对比青铜和铁还要坚硬的玉石,人们只能全凭手工和原始砣机制作。线切割和钻孔需要用绳索和细棍,敷上解玉砂蘸水,切磋琢磨往复千万遍地重复进行。岁月蹉跎,一件大型玉器的制成,往往可能耗费工匠毕生的精力。然而,正是这种独有的砣机制玉法,因其凝聚了人类审美志趣和岁月磨砺显得尤为珍贵,成为了民族非物质文化的宝贵遗产。      
        美是客观存在的,但对美的概念界定却是缥缈的。譬如玉石,在人们看来的确是美,但是构成玉石的美之基本属性到底是什么?换言之,如何定义美的概念,这是古时东西方先哲们一直心存疑惑,并试图寻求答案的问题。公元前五世纪,柏拉图在《大希庇阿斯》篇中,试图用苏格拉底与诡辩家希庇阿斯的对话形式来阐释美的概念。在列举了美是漂亮的小姐、是健壮的母马、是和悦的竖琴等等之后,感叹到,这些只是美的物体而非美的本身,而美的本质属性要阐释出来是难的。柏拉图对美的概念的追问,开启了后世的西方美学的寻本之旅。
        然而,与柏拉图同时代的东方孔子,却没有把精力过多地放在概念性的深究纠缠上。而是用赋比的方式,把美所涵盖的基本精神寄托于具体物体上,将观念性的意识直接赋予了物,而以物的体现来阐释美的本源。
        这个物被孔子找到了,当然就是玉。《孔子家语·问玉》记载,同样也是对话的形式。子贡问,玉之贵美的根本属性是否在于其为稀缺性资源?孔子说,非也。玉的美在于它具有君子之德,美的涵义在于它本身,具体概括为以下11条:质地温润谓之仁、纹理缜密堪称智、锐而有度象征义、佩挂于身合乎礼、叩声清扬和于乐、瑕不掩瑜即为忠、表里一致可谓信、气势如虹顺应天;精髓常在承奉地、执圭行仪显示德、天下归心寓意道。因而,玉所蕴含着的德涵盖了一切美的基本元素。所以如果要问美是什么,那么我告诉你,美就是玉。
        东西方不同的思维方式,成就了不同的认识论和方法论。由概念到具体的演绎和由具体到抽象的归纳,两种不同的思维路径决定了东西方文化以及学科研究方向上的不同演进之路。而孔子思路体现出由表及里由美及德的这种思想转换如此自然,不能不让人由衷地佩服东方的智慧。 
        不过现实生活中,对玉器深层次的理解和创造更多地还是在文化层面。人类学家一般将石器时代划分为旧石器和新石器两个阶段。但也有一些学者认为,中国的石器时代应该还包括第三个时代,即玉器时代。这是因为玉石在中国石器时代具有不同于世界其他文明的独特文化特征。
        人类社会伴随着使用工具的进步而发展。然而作为石器时代典型代表的玉器,在进入青铜和铁器时代并没有退出历史舞台。而是以文化的形式发展着。在夏商周三代,玉器成为了礼器,向过往人类漫长的传说时代致敬。 
        在上古时期,古玉器的文化涵义更多地表现在政治价值上,是社会等级制的物化。周代制定“六瑞”制度,规定不同地位的贵族使用不同的六类玉器,即王执镇圭、公执桓圭、侯执信圭、伯执躬圭、子执谷壁、男执蒲壁;在秦朝,始皇以玉为玺,著名的和氏璧被刻上“受命于天,既寿永昌”,成为皇家权力的象征,并且开启了历代帝王传国玉玺风尚;汉朝官员需按不同阶级配饰叮铃当啷的玉器挂坠,上朝时满庭尽闻风铃声;唐朝明确规定了官服玉带制度,大腹便便的文武官员腰挎玉带方步款款,想不气派都难。这里,玉器成为了封建等级的象征。
        直到宋代以后,政治经济文化背景使得人们比较注重生活,追求真实,玉器逐渐进入世俗化社会,融入百姓日常生活和文人追逐风雅喜好之中。其纹样装饰题材多以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事物为主,普遍具有现实主义色彩。金石学的盛行,也使玉器的艺术性达到了新的高度,进入流通市场,供人们欣赏、收藏、把玩。明清以降,以和田玉为主流材质的玉器绚丽多姿,这些玉器玲珑剔透,精巧雅致,颇具生活情调和审美趣味。直到如今,精美的玉器仍然受到人们的追捧,是各大拍卖行的主打品种。
        作为我国古代农业社会独有的文化现象,从物质生活到精神追求,玉贯穿着民族文明发展的始终。玉之审视,发轫于对美的情感的原始冲动,完成于对美的本质的追问和探索。美是贯穿玉器发展史的主线,也是道德文化演进的路径。比德于玉,从美到德到做人到君子之风,滋润着人们精神田园。故谈到玉器,需要关注的是美,需要理解的是美。理解了美就理解了古人,理解了那段历史。 

曹师团长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文史|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2555)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