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聊斋雅痴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8
  • 好友关注人气: 1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聊斋志异与博山琉璃生产概况

原创于: 2018-02-09 10:34:41

标签: 聊斋志异,琉璃,作坊

     蒲松龄《聊斋志异·小二》记述:(赵小二夫妇)因贱售其业而去之,止于益都之西鄙。女(注:指赵小二)为人灵巧,善居积,经纪过于男子。尝开琉璃厂,每进工人而指点之,一切棋灯,其奇式幻采,诸肆莫能及,以故直昂得速售。居数年,财益称雄,而女督课婢仆严,食指数百无冗口。暇辄与丁烹茗着棋,或观书史为乐。钱谷出入,以及婢仆业,凡五日一课,女自持筹,丁为之点籍唱名数焉。勤者,赏赉有差;惰者,鞭挞罚膝立。是日,给假不夜作,夫妻设肴酒,呼诸婢度俚曲为笑。女明察如神,人无敢欺,而赏辄浮于其劳,故事易办。

    文中的“益都之西鄙”,在蒲松龄的诗文中指颜神镇。当时颜神镇隶属青州府益都县管辖,位于益都县的最西边,翻过颜神镇西边的山峰就到了莱芜县。从益都县城西行,一路上没有大的集镇,可是到了最西边,就出现了一个繁华几乎超过益都县城的颜神镇。《颜神镇志》记述,当时颜神镇已是“视下邑不啻倍之”。赵小二夫妇居住的山村,可能就在颜神镇近旁,但肯定不是颜神镇。琉璃专家张维用先生考证:赵小二居住的山村有可能是现今姚家峪村;姚家峪村同时又可能是博山琉璃起源地。姚家峪村现在早已不再生产琉璃,其年代久远,以致姚家峪村民们全都失去了记忆。上世纪八十年代在该村西侧不远处发现一个圆柱型的坑,四壁有烧结痕迹,似有可能是早期博山琉璃的一个生产基地,但是却缺乏有力证据,只是推测而已。但是颜神镇生产琉璃不但有文字记载,也有考古遗址为证。

    古代颜神镇,即今博山城区及其以南神头村一带,地处孝妇河的源头,古称颜神店,属淄州淄川县管辖,金代成为淄川县三镇之一。元朝称颜神镇,归属青州府益都县。其地山多田少,难以发展农业,且“土多煤炭”,有着丰富的制造陶瓷、琉璃的原料。故宋朝以前,此地已有陶瓷业的生产。元朝及以前朝代,博山琉璃作坊群大多集中在孝妇河东岸,明清至近代,博山琉璃作坊群都集中在孝妇河西岸,这或许是东岸地势低洼,经常遭受洪水侵袭,不能保证正常生产。1982年11月,在博山大街北段旧称“银子市”之处,发现一处古代琉璃作坊遗址,经专家考证,该遗址所处年代为元末明初。有明一朝,博山琉璃业无论在产品的品种上还是在工艺技术上,都有了很大发展,尤其是吹制产品的出现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明万历三十九年(1611),博山琉璃工匠募集资金,创建了炉神庙。清朝时博山琉璃业发展的一个重大标志是,制作琉璃的根本设备“炉”有了功能上的分化,出现了大炉、圆炉、米珠炉等,这有利于分门别类地生产各种琉璃产品,并一直延续到现代。

    旧日博山琉璃生产以作坊为单位进行,大炉户和圆炉的规模稍大,可以称为作坊,而一般米珠炉往往以家庭为单位,只能称为米珠炉户。各种作坊和炉户的生产组织形式各不相同。大炉生产是琉璃生产的龙首,它不仅能把矿石原料熔炼为琉璃,其自身还能生产各种琉璃产品,其生产的半成品——料条,又是圆炉和米珠炉的原料。较大的作坊有的起个字号,称为“某某炉”,小一些的大炉作坊往往连字号也不起,以炉主姓名相呼,称为“某某家”,有的甚至以炉主的排行、乳名、绰号等来称呼其作坊。近百年来,博山先后出现过的大炉作坊共约100多家,根据其产品的不同,大炉作坊又很自然地分为水响货炉、窑货炉、杂货炉、料条炉、噹噹镯炉、玻璃炉、蓝货炉等7个行档。这些作坊大都只有一只土炉,有两只以上炉的算是大作坊了。除水响货炉合伙经营,其它作坊一般都雇佣工人,人数多少不同。

    水响货炉是水货炉和响货炉的全称,生产琉璃水烟袋、糖水瓶等属水货,鼓珰、喇叭等属响货。水响货是博山琉璃业最早出现的吹制产品,历史悠久,但其生产属于小本经营,原料多用零星废料重新熔化,不需要很大本钱。每只炉有4人即可生产,3人吹制,一人看火。产品大多属于年节应景的玩具之类,生产季节性很强,只有每年冬季到春节前后的3个月是旺季,淡季却长达8个多月。这期间炉户们停火歇业,另谋生计。

    料条炉专门生产供圆炉、米珠炉作原料使用的料条,也称条炉。料条炉有2人即可生产,1人熔化,1人拔条。

    窑货炉生产单色或套色的琉璃瓶、碗、盘、坛等。杂货炉的产品大体包括早期的鸦片烟罩和上世纪20年代之后出现的煤油灯罩、灯壶等灯器以及墨水瓶、雪花膏瓶等包装瓶类,因其产品繁杂,称为杂货炉。窑货炉和杂货炉一般由8人操作,1人熔化,7人吹制,工人多属雇工。因为杂货炉的吹制技术容易掌握,所以上世纪30年代的德义恒、新明两家杂货炉户大量招收徒弟,利用徒工的廉价劳动力降低生产成本,增加利润。《小二》记述小二家开琉璃厂,“一切棋灯,其奇式幻采,诸肆莫能及”,据此判断当属窑货炉。

    20世纪出现的玻璃炉户专门生产平板玻璃。这些业主资本雄厚,往往拥有几只到20只土大炉,每炉配熔化工1人,吹玻璃匠以4人为一组,2人取料,2人吹泡。这4人组成的小组,能同时受雇于3家玻璃炉,依次前往操作,收入较为可观。

    蓝货炉熔炼珐琅料。

    博山炉行一般雇佣学徒工。学徒有两种,一种是由师傅供给饮食,添补部分衣服,学艺3年。第一年作勤杂劳动,如挑水、推磨、看孩子等;第二年到炉边学艺,同时也要作勤杂劳动;三年期满,第四年要给师傅无偿劳动一年,称作报效;四年之后才算出徒。这种徒弟叫“湿徒弟”。另一种,师傅家不供给饮食,从第一年起即可开始学艺,也要干勤杂活,一旦学会技术即可出徒,这种叫“干徒弟”。虽然博山炉行中有这两种学徒制度,但一些技术性强的工艺还是通过父子兄弟相传的方式。《小二》所言“每进工人而指点之”,当属第一种学徒方式,学徒工吃住都在琉璃厂,奖罚任凭师傅处置。“食指数百无冗口”,是指小二家的琉璃厂有数十名学徒工,有的在工厂工作,有的作家务劳动,说明小二家的琉璃厂在当时规模很大,利润当然非常可观。

聊斋雅痴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文史|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32)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