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唐朝梦007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1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大学》析读二--“一家”(重发)

原创于: 2018-02-11 12:22:06

标签: 真实儒学,历史,文化

 2、一家,指君王一家在天下遵道守德的普及践行过程中关键的率先垂范作用,包括下有所失必先反省于上的是非辨别方法(即察征考建之类),这既是孔孟治道中为君之道的核心规范内容,同时,能齐家才能治国,其家得教才能教人,也是“欲求诸己,先施于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中庸遵循,是上下得以秉持同道而能统一价值观的起点。

“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无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一家仁,一国兴仁;一家让,一国兴让;一人贪戾,一国作乱;其机如此”,是说治国在教,能成教于家才能成教于国,既说明君王一家表率之重,也说明治民之道是齐家之道的扩展和推延,所谓民如赤子;“尧舜帅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帅天下以暴而民从之,其所令反其所好,而民不从;是故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无诸己而后非诸人,所藏乎身不恕而能喻诸人者,未之有也”,“上老老而民兴孝,上长长而民兴悌,上恤孤而民不倍;是以君子有絜矩之道也”,是说百姓必效法君之所为,君所好与令民之好相反,则民不从,故君秉于欲求先施、不欲勿施的率先垂范是万民之引领;“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此之谓民之父母”,是说君立之德、君行之道要合于人性、不悖于公理而使万民同悦,方能贯彻于全国、全社会。所以,孔子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苟正其身矣,于从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

首先,治家之理亦同治国之理,君上如父,下民若子。亲先养育子,不能以豫子将来是否孝贤为条件,此率先养民的欲求先施之道也;亲主动教子,务引子入德孝之道,不能待子长大自智抉择,此“民可使由之,不可使智之”的立德之道也;亲督导子受业精进,使之有自立之能,此人人恒业之度量与规划也;诸子亦有良莠,难免有贤有不肖,必褒彰贤者,抑贬不肖者,以励近贤,此礼制之激励也,…等等。

其次,之所以强调上对下的率先垂范责任,是因为君王及其官吏是当权者,主导社会秩序,《尸子》尝云:“君如杅,民如水,杅方则水方,杅圆则水圆”,言上之化下,犹风之靡草;他们构建了什么样的伦常秩序,百姓只能跟从,而无权加以调整;其间,有察失劝谏之道、发怨申诉之途者,若为君、为上者能得以认可,并修正伦常、调整秩序(自身及朝廷遵行之道的改变),继而社会秩序才会得到修正和调整;这就是率先垂范的内涵作用(故率先垂范不在表面的言行,而在凡事对是非的把握,体现于其贯行政令及赏罚的取向)。所谓“尧舜帅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帅天下以暴而民从之”,是由于尧舜构建了施仁于民的社会秩序和各种机制,民好仁才能适应当时的社会要求而生活得更好;桀纣构建了残暴厚敛于民的社会秩序和各种机制,民不去告讦、相残他人,自己就会受污、受害,不去争利施夺、欺蒙私护,自己就会被盘剥甚至无法生活。这也是所谓“三纲”的社会必然性。

同时,“骄奢起于亲贵,纲纪乱于宠幸”,皆源自“一家”,唐柳泽尝疏谏云:“愿陛下禁之于亲贵,则天下随风矣;制之于宠幸,则天下法明矣。《诗》曰:「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若亲贵为之而不禁,宠幸挠之而见从,是政之不常,令之不一,则奸诈斯起,暴乱生焉。虽严刑峻制,朝施暮戮,而法不行矣”。对亲贵宠幸者,在下之官民,纵使中智者亦唯喏其意,而况奸狡者更逢迎助祸,故其稍意有嫌德厌道,群小破道之术随即而至,为乱纲纪遂生,如此递延效法,终为祸社稷,可见“一家”对危害社会秩序可能产生的带动作用之大;又曰:“富不与骄期而骄自至,骄不与罪期而罪自至,罪不与死期而死自至”,则说明了由富至骄而亡之易,故须严加禁制,不可放任。所以,率先垂范的核心不在于对为君、为上者的个人道德要求,而在于这是为君、为上者必然承担的社会责任,这是中适之道得以笃行的起点(因此,自节自治于个人之德,未必是明君;而在拔人竞德之制下,则是必然结果)。“其所令反其所好”,是指上为暴行恶而令下为仁守善(如理学之反三纲),百姓如果遵从而为仁守善,则会使自己生活境遇更差,更贫穷、更危难,所以才会普遍出现“而民不从”的现象,故《后汉书》云:“夫上所不为而民或为之,故加刑罚;若上之所为,民亦为之,又何诛焉?”此时若以刑诛逼迫民从,则百姓怨叛之心必起,国力内耗即生、民心削损,危亡指日。

--引自汉朝兄弟儒学的新浪博客《儒学浅析》之“六、《大学》析读

唐朝梦007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文史|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63)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