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清新直白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1314
  • 好友关注人气: 929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深化改革必须突破既得利益集团的障碍

原创于: 2012-12-21 06:23:06

标签: 深化改革,突破,障碍

坚定不移地走有中国特色的改革开放之路是“十八大”为我们制定的总路线,从习近平总书记的南巡到李克强同志的多次讲话,都反复表明党中央深化改革豪不动摇的决心。然而,随着改革的纵深发展将面临种种激流险滩,存在很多阻力和障碍。特别是当改革触及到一些人既得利益时,他们会立刻成为改革的阻力和障碍,其中既得利益集团将是深化改革的最大阻力和障碍。何谓既得利益群体?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说:现在属于特殊既得利益群体,就是用权力来发财致富的人。他还谈道“总体来说,他们(指既得利益群体)会有一种倾向,他们会不愿意改革。所以估计今后这个阻力障碍会很大…”。在现有的社会结构中,凭借不合理的制度或社会整合错位而形成的比较稳定的合法的或不合法的特殊利益群体,称之为既得利益者。既得利益集团就是这些既得利益者思想与行为的群体化,就是这些既得利益者为了维护其所谓的既得利益而结成的集团。

既得利益集团是改革先期的受益者,他们的致富不是凭自身的实力在市场上打拼出来的,而是靠政府的呵护和牺牲大多数国民的利益换来的,还有一部分是靠借用政府的公权力从广大国民身上收取的租金(权力寻租所得)得来的,正如吴敬琏所说的“是用权力来发财致富的”。今天,既得利益集团控制着占垄断地位的国企,已编织好利益固化的籓篱,他们在内部构筑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王国。为阻止外部人员入内,设置高进入门槛,利用政府的公权力使大量的社会资源由少数人掌控,并通过行政手段获得垄断利润,然后将利润转换为个人收入,有的国企员工还将企业消费、正常的业务费转化为个人消费。据统计,2005年电力、电信、石油、金融、保险、水电气供应、烟草等行业共有职工833万人,不到全国职工人数的8%,但工资和工资外收入总额估算相当于当年全国职工工资总额的55%。例如在世界移动通信业中,超出10%的净利润很少,像美国最大的移动通信企业,利润率才达1%,而在我国移动通信业中却高达20%以上,其职工的年薪均值达到5.577万元,居各行业榜首。 

这些因改革不到位而滋生出来的既得利益集团,以行业潜规则造成了既成事实的运行模式,形成了阻碍当今社会发展的行业机制。它是深化改革的最大绊脚石,也是改革首先要突破的障碍。若不排除,必将导致改革失败,还将给社会带来无尽的伤害。以下列举的是它从多方面危及社会的情形:

一是违反市场经济规律;既得利益集团掌控的实体在市场中已形成高度的垄断,他们控制的是国家战略性资源和社会运转关键链接要害点的行业(即“国计民生”行业),以此绑架政府迫使全民为其买单。

二是造成极大的贫富差距;被既得利益集团控制的在国内占据垄断地位的大国企,依仗政府权力占有60%以上的社会公共资源(全是优质资源),获取了社会大部分利益,用着其内部未占到百分之十的就业人口来分享,如此大的贫富差距己危及到社会的稳定,也与改革的初衷和共产党的理念是格格不入的。

三是成为了最大的社会不公的源头;它的不公是建立在其内部制度基础上的不公。单从贫富差距来讲并不是最可怕的,如美国的比尔盖茨和纽约街头的流浪汉的财富差距比我们大多了,可是社会给他们不同阶层的人提供改变命运的机会基本上是公平的,比尔盖茨本人就是其中受益者。这就是美国贫富差异虽比我们大,但矛盾并没我们这么尖锐和突出的原因所在。而在我们这些被既得利益集团控制的大国企中,已成型了内部体系的“固化层”,先占为王。封住了大部分为之努力想迈入其门内的人的通道,形成了权力内部循环运行的裙带关系,无权的外人很难插足进来,有形无形在人群中划分了身份等级,有的行业的国企还形成了“世袭制”的端倪。因此产生了一个严酷的社会现实,既得利益集团内的人发家致富,不再靠自身努力,而是借权生财。他们中众多快速富起来的人,都是凭借权力的杠杆来撬动财富,让财源滚滚流入自己的腰包。同时用内设的所谓制度把系统外的人阻挡在外,如同拉上一扇屏障将90%多的就业人口隔离开来,也就掐断了大部分想靠自身努力改变命运之人的念想。例如80、90年代,一个农村来的穷人家孩子,只要上了大学,就有改变自己身份和命运的机会,但现在,同样的穷小子,即使他的父母砸锅卖铁供他上了大学,大概只能在城里做蚁族。每月挣一、两千元的工资,住在地下室,感觉到永无出头之日。因为既得利益集团占据了社会上绝大多数高收入岗位,他们制定的潜规则比拼的不再是实力,不依仗权力想合法入内几乎不可能,只能无奈的“认命”。谁让咱是穷人家的孩子,出身的烙印是咋努力也难以抹去。李克强最近说:“我们要通过公平竞争,让权利、机会、规则平等,让老百姓通过自己的合法努力获得应有的收益”。所以一定要改革清除掉这极不公平的机制。因为,当这种潜规则封死了所有“穷则思变”人的希望时,企业“死于安乐”的结局也就为其不远了,这才是最可怕之处。

四是严重阻碍了企业的创新和社会的发展;温家宝和李克强都曾经思考过,为什么中国出不了乔布斯的问题。要造就创新性人才必须要提供培育的土壤,社会要有一套与之相适应的制度和机制,拿现有被既得利益集团控制的不少国企内的垄断封闭机制来看,分明就是为营造一个养尊处优之地而设,哪有激励忧患意识发奋图强努力创新的精神呢,企业若没有创新是不会有竟争力的,一旦失去市场垄断地位,在市场经济的海洋里最终逃脱不了沉沦的命运。

五是本末倒置,背离法理;依法定论,所谓“国有”即是全民所有,所以国企必须要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为根基。国企人员只是这片国家“责任田”的耕作者,切不可在意识形态上将其划归为“自留地”来管辖。这也是法理上的底线所在。

六是滋生着社会最大的腐败源;制度的陈腐带来的是人的褪变,邓小平说过:好的制度使坏人变好,坏的制度使好人变坏。依仗权力致富的机制,最终走向腐败是必由之路。

改革开放走到今天已涉入到深水区,横趟在水中的最大暗礁就是既得利益集团,他们在社会上无论是积淀的财富还是聚集的权力都是巨大的,不是想动就能动的。但改革的航船要继续前进,这又是一道绕不开的坎。改革有风险,不改革更有危险。诚然,这既是利益格局的调整,又是社会运行机制的转变,不可避免地会带来风险和不确定性。但是,面对今日之局面,不改革的危险远大于改革的风险,不进则退。李克强说,“不干可能不犯错误,但要承担历史责任”。这句话,充满了历史的厚重感。在改革的深水区,主要的障碍是利益格局重新调整引发的矛盾,其中既得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尤为突出,这里还涉及到了其它社会层面的矛盾交织在一起,还包括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以及重新定位等等全在其中。牵一发而动全身,阻力和难度之大是前所未有的。所以深化改革既是考验共产党的执政能力,又需要领导者非凡的魄力。记得1998年朱镕基在国务院全体会议上强调,“如果本届政府都是“好好先生”,我们就对不起人民,要做“恶人”,不要说“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已经变成庸人的社会,都不想得罪人,我不同流合污就行了”,这样想是不行的。”朱镕基声言要“准备100口棺材,也有我的一口”。显示了改革的勇气。当今,习近平“打铁还须自身硬”一语也切中了要害。习近平南巡广东考察时说:“…中国改革已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必须拿出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要勇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做到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李克强也表示“改革是最大的红利”,充分展现了他们要突破改革道路上一切障碍的决心。

我们从习近平和李克强身上看到了要冲破一切阻力矢志不移坚定改革的信心,相信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为了人民的利益,定会率领全党和全国人民打破既得利益集团构筑在体系内的“固化层”,“勇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做到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使全体国民都能分享到改革的最大红利。

清新直白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社会|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13)| 阅读数 (673124)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