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中为咨询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25
  • 好友关注人气: 11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中国腐败的深层次根源探析

原创于: 2014-09-18 11:56:11

标签:

    腐败作为人类社会的一种顽症,无论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实各国,都不同程度的存在,很难根除。但像中国官场腐败、社会腐败、教育腐败、连军队和学术界都腐败了,甚至是全民腐败,腐败泛滥和不可控制却很少见。例如,人们遇到什么问题,首先想到的是通过靠关系来解决,而不是用自己的合法权利,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民与官,其实也同属一个的群体,百姓民众获得一定权力,也会产生变形,跟贪官一样也是丑恶的,出现“群氓”现象。“安利退货”、“农民抢黄油”、大多数的父母希望孩子将来当公务员,让孩子不劳而获多吃多占的变相腐败,升官发财似乎理所当然等等。中国社会为什么如此迅速且大规模腐败?腐败的根源是什么?到底是体制不健全,还是思想意识出问题? 众说纷纭,争论不休,也不见定论。

    一切腐败都是外因和内因相互作用的结果。外因是产生腐败的诱因,内因是腐败发生的平台,内因和外因相互影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要遏制腐败,需要从两个方面都着手,否则,只能治标不治本。文化(素质、思想意识形态)与制度决定论之争是没有意义的。只会造成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无助于问题的解决。文化与制度并不是两个问题,而是一个问题的两方面。因为,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纯粹的制度而没有文化,或纯粹的文化而没有制度。制度与文化相互作用,相辅相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即有制度就有文化,有文化就有制度规范。

    也就是说,文化论(素质论、、思想意识论)、制度论、环境论都是有道理,但都是片面的。应从系统动态发展角度,看待“文化”与“制度”及系统“环境”之间相互关系,相互作用,互为促进,因时而变。没必要争谁为主谁为次。谁为主谁为次,一切视具体情况而定,与时俱进。如果单纯追求某一方面,把它推向极端,都会使它向自己的反面转化,都会“南其辕而北其辙”,导致整个系统的瓦解。

    本人认为,当下中国腐败的深层次根源是思想意识形态问题,其次是体制问题。如果是监督机制的结构制度等问题,为什么三十多年前“法律不健全,机构不健全”领导干部却较为清正廉洁。现在法律制度,机构越健全,贪污腐败却越多。我们也很重视反腐败,反腐机构和措施众多,公检法、监察部、中纪委、反贪污贿赂总局,建立了省部级干部巡视制度等等,政治局委员也被打下,为什么仍然有人前赴后继的腐败,腐败泛滥仍不可控制?之所以于把意识形态当作腐败的主要因素,因为,长期的思想政治教育,缺乏公民教育,大多数国民都出现祈盼伟人强人或包青天、主奴意识、清官情结、人治思想等愚民思想。缺乏法治、契约精神、人权、自由、宽容妥协、公平公正等公民意识,已严重阻碍民主法治进程。以下就腐败深层次根源的问题提出个人看法,请大家多多指教!

    一、思想意识形态问题

    生命与非生命的区别在于主动性、能动性和自由。生命的行为往往伴随着意识过程,很多时候由意识决定。人与动物的最大区别是:人是有理智、讲道德的高级动物。因此,人的动物兽性随着社会的发展,应该越来越少。社会性、人性越来越多才是人,而不是两脚兽。

    遗憾的是,长期灌输唯物辩证法的斗争哲学的思想政治教育,缺乏公民教育。思想意识形态中缺乏善德,生命尊严、人权人性、法治、同情善良、利他意识、合作精神、诚信操守等。把人的社会和精神的独特作用、感情和意识这些无形的因素被排除掉。认为精神不过是物质的派生,而从不占主导地位,并以斗争哲学的强权为公理。强者最终因缺乏制约和监督权力而无法无天,做出即缺德又违法的恶行。导致有权使权,贪腐横行。弱者上行下效,无权的使拳,从而引发更深层次的道德和信仰的危机,政风民风因此败坏。

    改革前30年,阶级论,革命论,斗争论,专政论,运动论等“与天奋斗、与地奋斗、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生命不息、斗争不止。”组成的斗争哲学理论,不仅民主法治荡然无存、也是对人权和社会文明的践踏。带给人们的不是良知和智慧,传导是人们谁更狠、更缺德、更邪恶。经过历次“政治运动”之后,敢言者纷纷遭遇打击迫害,死的死、老的老,剩下的心有余悸,怀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明哲保身心态明哲保身心态。只有巴结权贵、拍马逢迎才是生存之道,造成道德沦丧的恶性循环。

    改革后30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伴随着就是繁荣中精神迷茫的人文危机,进入唯物主义年代。唯物主义者常常不信因果,不怕报应,不必去考虑什么良知和道德,不择手段,良知泯灭,人的活动慢慢兽性化。只要满足自己的需要,不再关心公理、公道、公德等是非。大众一心向钱看,道德底线一降再降……。 毛泽东说“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唯物主义主导的社会,物欲横流的社会,君子罕见,诱发更多人的兽性,更多的吏恶官贪,更多附着在权力之上的帮凶,腐败问题越演越烈。

    “唯物主义”进一步派生出“物质崇拜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最终引向“唯利主义”,它引导人走向腐败和道德堕落。“道德、民心多少钱一斤?”,人类为物质利益互相争斗与残杀,涂炭生灵,污染大自然及一切生灵的生存环境而唯我独尊。买官卖官、贪污腐化、毒奶粉、地沟油、染色馒头、假药、假酒、假种子、假化肥、假文凭、瘦肉精,人人骗我我骗人人,坑蒙拐骗泛滥,贪婪使我们迷失了本性。不相信因果报应,背弃中华传统“礼义廉耻”,缺乏对宇宙人生正确的认知,对天地敬畏的自律,所以才胡作非为,动摇传统文化道德伦理命脉。

    当下大多数国人丢弃传统“礼义廉耻”,背弃中华“耻”文化,耻愧之心早已荡然无存。在潜意识中,似乎不被人发现,什么可耻的事都可以做。而且,不见棺材不落泪,见了棺材也不落泪,不是忏悔自己的贪恶,而是感叹自己手段不高或运气不好。试想,一个民族不懂得“礼义廉耻”,道德的沦丧,诚信的缺失,你能指望政府官员清廉不腐败,成为法治文明的国家吗?

    “唯物主义”思维方式认为:“物质决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因此经济发展必将导致政治文明、民主完善、法制健全、道德升华等等。为什么,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出现的却是腐败空前、贫富悬殊、缺乏民主法治、社会失序,道德失守,价值失落等问题却日益严重?腐败的根源往往在于社会意识重物质而轻精神,信仰危机和精神空虚便随之而产生了。生命失去了精神的统领,也就失去人性,社会能不腐败?

    特别是五四运动以后,唯物斗争学说的影响和强行灌输,扭曲和颠倒了中国社会传统的道德观、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公德心、责任心、信仰系统、思维方式、心理素质、人格品行。从而引发更深层次的道德和信仰的危机,势必出现各阶层的社会腐败。最终导致社会动荡、危机四起。同时,也斩断了历朝历代一直延续的民族魂,中华民族已陷入空前危机,到了危险的时候!!!

    当下的中国大陆,几乎成了一个失去了自我的民族和文化,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要去往何方,失去了自我身份,失去了理想和方向感,失去了反省能力。无理念、无信仰、乱攀比,很麻木、很势利、缺诚信、金钱成为万能通行证,私欲高于一切,群体性的道德良知缺失,思想混乱,人性的底线不断失守、人的禽兽化、社会的丛林化的群体性腐败现象。世界上哪一个国家在现代化进程中如此彻底地丧失民族性和文化性?如今,连尼姑们也唱红歌,五台山上的道士学员要走正步、升国旗,和尚要军训打枪、掌门方丈奉子完婚。人们从此变得虚伪、奴化、功利、缺乏人性、道德沦丧,丧失了分辨是非黑白的基本能力,贪婪、腐败、愚民处处可见。

    其实。精神与物质关系就是在华夏五千年智慧与文化的结晶,被誉为“群经之首,大道之源”的《易经》里的阴与阳。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有正面就有反面,破其一面就会导致整个系统的瓦解。 “唯”就是“孤”意思,没有对立面,如何辩证统一。唯心与唯物论撕裂人与天地之间相互影响。“一阴一阳之谓道”,它的思想精华在于阴阳这一矛盾体的相互转化,相互依存,而不是对立。阳为“物质”,阴为“精神”, 本体的衍生物。太极为“合”的意思,“心物一元”,就是 “精神和物质是一性” 。中华哲学,不唯心、不唯物,只唯“道与自然”。

    二、体制问题

    任何制度都可能产生腐败,但是一个好的制度能遏制腐败,而一个坏的制度则助长腐败。我们之所以要实行民主宪政体制,是因为民主宪政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最体现对官员、权利最有约束力、最能遏制腐败的体制!缺乏民主宪政的国家腐败往往普遍且严重的,且多数是长期作案,犯了错误又讳疾忌医,缺乏自我纠错的机制。

    例如,台湾陈水扁再如何贪污再坏,最多也是四年或八年。但是,民主宪政是提升现代公民文化和公民素质要素,民主宪政本身也是公民教育,也是最好的公民教育机制。通过实行民主宪政,有力促进公民素质的提高,很难再选出陈水扁式的领导人物。即使一旦出现,也可用罢免纠错机制叫他下台。

    中国人民大学周孝正教授所言:地球上没任何国家这样奇怪,腐败明目张胆、曝光不了子之。腐败哪里都有,程度轻重而已。朝鲜腐败,但他们洗脑彻底,民众多不知情;欧美港台地区也有腐败,但都是偸偸摸摸,一旦曝光即身败名裂监狱待候。惟独某国,官员腐败几近大摇大摆,无人过问不奇怪吗?

    民主宪政是东西方发达国家成功的共同经验。日本、美国、英国、西欧等东西方发达国家“基本上遏制官员贪腐,基本上杜绝坑蒙拐骗泛滥”,即使有也能最短时间发现,并可以纠正。历史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官场贪腐泛滥的根源来自不受制约和监督,绝对的权利必然出现腐败。当今社会不公正、腐败盛行主要根源是缺乏民主宪政体制。成熟的民主宪政如日本、欧美一些发达国家社会较为公平公正,社会较为和谐,政府较为廉洁奉公,以及即使频繁更换国家领导人也不会造成剧烈震荡或出现人亡政息,从而摆脱了社会“周期率”的反复撕裂破坏得以证明。

    最后指出,深受唯物斗争哲学影响的国人,很难理解当下中国腐败的深层次根源是思想意识形态问题。

    社会和组织就象一座“冰山”,“冰山”的1/3露在水面,而真正2/3是在水底下。露出水面部份代表着组织的有形硬件即结构、制度和战略规划等有形的因素。沉于水底的部份代表着无形组织的软件,即共同的价值观、公民素质、技能、风格等无形的因素。没有软件的“冰山”是不会傲然耸立的,这样的社会和组织是脆弱社会和组织。

    也就是说,民主宪政是一个“跨技术、跨制度”的管理系统。意识形态、道德伦理价值观念往往对制度起决定作用,是制度的基础和结晶。反过来制度对意识形态、道德伦理价值观念具有强化作用。例如马列文化决定的阶级专政、纳粹文化决定纳粹法西斯专制、党文化决定“以党治国,党国体制”、只有公民文化才能有民主政治的实质。有谁见过马列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国家实行过民主宪政吗?政府官员廉洁奉公过?人民安居乐业的和谐社会?

    试想,无论多么完善、优秀的制度,如果让一群不讲法制,迷信阶级斗争、“弱肉强食,胜者王败者寇”的唯物斗争哲学的人去实行,不仅妨碍社会的整合和凝聚能力,往往会出现运动治国,强者最终因缺乏制约和监督权力而无法无天,贪腐横行,最终出现类似法国大革命,改革找死的现象。因为,人们蔑视法律的结果是:倘若人民对腐败引起对社会不满,偶然激动起来的话,最微小的波动也可能导致暴力。这时,维稳也总是暴力和专权,而不是法律。如果作为其基础的社会一旦动摇,偶然事件就会造成政治崩溃和社会解体的毁灭性灾难,随时可能发生。以暴制暴,以暴易暴,玩火者必自焚的自我摧毁逻辑,也会暴露无遗。

    事实上,民主宪政与其说制度,倒不如说精神情感的介入。若不改变“管理只是政府官员的事,民众只管执行,祈盼伟人强人或包青天、草民心态、主奴意识、清官情结、人治思想”的传统观念,那么,再好的民主制度也会产生变形的。没有公民文化和公民素质相适应,也会变得不伦不类。民主宪政的核心不仅是选票,更重要是整个社会的民主理念和公民素质。否则,选举人可能受到胁迫,选举可能受到控制,宪法的尊严与民主可能受到藐视与践踏,陷入目的与手段的分离困境而造成民主异化。甚至会因理念或政见不同分裂社会,导致混乱,反而妨碍社会的整合和凝聚能力。“乌坎民主困局”及其当下农村基层的民主选举可说明这点。同时,说明民主化的系统性、复杂性和时间性。

    我以为,阻碍当今中国民主宪政发展最大因素是公民素质和公民文化环境。因为,制度结构等硬件部分如:政府、法律体系、社会制度和结构都可以在短时间改变的。公民文化和公民素质不可能短时间建立和提高。制度结构易建,民主精神、公民素质、公民文化难成。硬件建设可以短时间完成,上海北京近一、二十年的硬件建设就相当于西方一些发达国家近百年的硬件建设,而软件方面如公民文化(民主政治、平等自由、公平正义、人权的价值观)和公民素质(人文精神、民主素养、责任与义务等)不可能短时间就能形成的。公民文化和公民教育,百年大计,百年树人。从野蛮到文明、从素质到文化、从过去到未来、从矛盾到和谐、从自由到道德、从个人到集体、社会、国家以至全人类等等。

    今天的中国,公民意识急需引起重视。应从过去思想政治教育转化为公民教育,让民众知道公民权力、责任和义务。让公民具有社会良知和责任,才能更平稳地度过社会转型期。没有公民教育,就没有公德的觉醒,公共意识、公共责任、公共道德久而久之自然淡薄。人们就会在罪恶中保持沉默,自扫门前雪,并不以破坏公共利益和公共环境为耻。缺乏社会良知,承担公共责任和义务,使整个社会逐步陷入道德滑坡危机之中,不仅缺乏社会变革的正能量,也会出现捷克首位民选总统哈维尔曾说:“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是无法解决当下腐败泛滥和不可控制的问题。

中为咨询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社会| 所属自分类: 网络转载 | 评论数 (0)| 阅读数 (111)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