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一川清流 看地方评论员

 
  • 关注好友人气: 216
  • 好友关注人气: 194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禁止“闯红灯”为何比登天还难?

原创于: 2015-05-23 07:20:10

标签: 闯红灯,交通法规,执法不严,中国陋习

禁止“闯红灯”为何比登天还难?

 

文图/一川清流

 

 

 

最近,微信朋友圈内转发了《为什么车主恨死了那些骑电动车的?》帖子,由于笔者对微信信息一直持不敢轻信心理,于是通过网络搜索核实发现,原来是由江苏省淮安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于201411月制作的《交通事故案例警示录——电动车闯红灯篇》。该警示片不到4分钟,汇集了1619人次电动车主因闯红灯而惨遭伤亡的案例视频。笔者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慨叹人的生命真的太脆弱,几秒之内,便是阴阳相隔。而造成这种惨案的直接原因,就是闯红灯。

从该警示片辑录的视频看,这1619人次电动车主因闯红灯而自食恶果,可以说不仅给自己和家庭带来无尽的伤痛和灾难,而且还让对方车主招徕飞来横祸,带来无尽的烦恼和损失。这是因为,目前中国交法规定,如果电动车闯红灯与机动车相撞,交通事故责任划分,电动车主负主要责任70%,机动车主却要担30%的责任。所以说很多机动车主恨死了那些闯红灯的电动车主,不是没有道理,自己明明遵法守法,却要替那些违法者的行为担责,堪称奇葩交规。

不过反过来换位思考又会发现,中国交法之所以这样规定,也是从中国国情、社情民情等“特色”考虑的。尽管电动车主等人闯红灯既危险又违法极其可恨,但在生命面前,以交通法规的形式限制和约束机动车辆在交通路口减速慢行、避让行人、以防不测,体现了对生命应有的尊重和敬畏,表明情绪情感代替不了法律,任何无视生命的法律法规都是不可取的,也是不人道的。所以从这个角度分析也就不难理解,虽然闯红灯的电动车主负主要责任,但对机动车主处以相应的责罚,既是出于对伤亡者的道义和安抚,也是对自己的教育和警示。

然而,在全国机动车辆保有量接近3亿的今天,相信几乎所有人都受到过交通乱象的困扰,不是出现堵车大观,就是各类交通事故此起彼伏。而这些现象最为集中的,应该是城市交通,最为令人头疼的,当数屡禁不止的闯红灯。无数交通事故表明,在某些“五小车辆”等车主和行人眼里,好像压根儿就没红绿灯的概念,以致名播中外的“中国式过马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致使以“红灯停,绿灯行”为核心的中国交法几成“花瓶”。

按照常理,无论是机动车驾驶人,还是其他普通公民,如果说对《道路交通安全法》等交通法规比较繁琐的条款内容记不住,倒也情有可原,可是如果连“红灯停,绿灯行”简单易记六个字的交法都记不住,非但不去遵守,反而屡屡破坏的话,不仅令人匪夷所思和难以原谅,而且令人十分震惊和格外担忧,如此下去,本来能够避免的交通惨案也就永无止息的一天。对此,笔者静心思索后认为,在中国,之所以一度深陷禁止闯红灯比登天还难的困境,至少有如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其一,交通法规有漏洞且自相矛盾。比如《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二条规定:“行人通过路口或者横过道路,应当走人行横道或者过街设施;通过有交通信号灯的人行横道,应当按照交通信号灯指示通行”等等,明晰了行人的法律责任,而该法第七十六条第二款又这样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机动车一方没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可是在具体事故处理中,没有过错的一方通常被判承担30%的责任。如此交规,虽然符合情理,但却有悖法理。

其二,交通信号设置令人无所适从。在机动车辆日益暴增的今天,如何既科学分配城市路权,又保障城市交通相对畅通,颇令交管部门头疼纠结。然而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多是将绝大多数路权让渡给机动车辆,使得在交通信号设置上留给行人过马路的时间不足。比如,有记者曾在杭州市体验了多个马路的十字路口后发现,每次通过时只有十几秒的绿灯时间,如果不小跑就只能走到马路正中央,所以有网友如此质问:“绿灯时间这么短,难道靠飞吗?”其实,类似交通信号设置时无视行人的情况,又何止杭州一地?

其三,交通基础设施侵占行人权益。其实,反观“中国式过马路”这一奇葩现象的背后,也有一些无奈和难言之隐,不能一概将违规闯红灯的板子完全打在这些行人身上,这与交通基础设施侵占甚至剥夺行人合法权益的客观因素不无关系。这里且不说一些城市在交通信号设置上仅仅给行人留出十几秒的过马路时间到底是否科学,是否人性化,而从一些城市将自行车道、人行道等几乎挤占殆尽而又缺少必要的天桥或地下通道等条件保障看,也应该设身处地替行人着想,不能一味地嗔怪和怨恨过路行人。

其四,主客观上存在危险驾驶因素。造成某些行人闯红灯的原因比较复杂,不能一概而论。比如绿灯时行人正常通过,可刚走几步突变红灯,此时行人返回、前进都会面临被撞的危险。而目前的交通规则,则让驾驶员不由自主地产生优越感,所以同样在绿灯情况下,不但不减速避让行人,反而猛按喇叭迫使行人停步,客观上存在危险驾驶因素。最近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成都女司机别车被打事件,之所以一夜之间舆论反转,就是公众从行车记录仪中发现女司机具有“侵略性驾驶”恶习且无悔意,因为谁也不会原谅类似潜在的“马路杀手”。

其五,普遍存在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形形色色的“中国式过马路”行为固然有其客观上的某种原因,但这种行为毕竟是对交通法律法规的无视,是普遍存在的法不责众的侥幸心理作祟,缺乏最起码的公德意识和规则意识,说到底,还是素质不高使然。据报道,20072月,在美国奥斯卡的中国明星章子怡,不顾来往车辆横穿马路,大闯红灯时被记者拍照,令人为之大跌眼镜。更令国人难堪的是,在国外很多地方,宣传禁止行人闯红灯的文字,全用简化汉字。显然,这是对“中国式陋习”的无情嘲弄和讽刺。

其六,管理乏术且屡现选择性执法。中国人口多是世界最大特色,而中国交管力量严重不足也是现实问题。因此,虽然依照交通安全法等地方法规警察可以对闯红灯行人开出10元到50元不等的罚款,但在实际操作中却很难执行,这与客观上存在警力所限、难以确定违法者真实身份、难与个人征信记录挂钩等因素有关。但最具杀伤力的,就是遭遇“关系网”“人情网”“权力网”等因素的干扰太多,常现“欺软怕硬”等选择性执法。比如一些城市运渣车之所以有恃无恐闯红灯,依仗的就是背后的“靠山”,交通法规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次次被特权所糟践。

一川清流 看地方评论员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社会| 所属自分类: 杂谈随感 | 评论数 (0)| 阅读数 (532)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