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山右京客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57
  • 好友关注人气: 152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刺死辱母者案”之我见

原创于: 2017-03-30 22:08:06

标签:

 “刺死辱母者案”之我见


最近几天,《南方周末》一篇山东聊城市冠县“刺死辱母者”被判处无期徒刑的新闻不断被刷屏,成为网络最热门的话题,激起了千百万人的愤怒和不满。 事件其实很简单:案发于2016年4月,冠县私企女老板苏银霞因企业资金周转不畅,不得已向高利贷专业户吴学占先后借款135万元,并约定月息10%。

其后苏银霞在支付本息184万元和一套价值70万元的房产后,仍无法还清欠款。这时,吴学占找来了一帮黑社会人员,采用“暴力催债”的方法上门催债。 催债的过程大家都看到了,连续两天,他们采用了殴打、辱骂、拘禁、用烟头烧苏银霞胸部、把苏头按入拉有大便的马桶、脱下裤子用生殖器蹭苏的脸,并往嘴里塞等令人发指的恶德暴行,极尽侮辱之能事。在此情况下,恐怕任何就在母亲身边的儿子都无法忍受,即使一只蝼蚁都会极力反抗,张开并不锋利的指爪和钝牙——这也许就是于欢最终把水果刀刺向吴志浩等人时的最后活路和无助选择!

于是,作为儿子的于欢忍无可忍了!他发怒了,发疯了,发狠了!他拿起屋里削水果的水果刀,刺向杜志浩等人……最终,造成杜志浩一人死亡,两人重伤的结局。

为了母亲和自己的尊严,于欢作出了自己应有的选择。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作为维护公民和社会正义的法律,聊城市中院作出的一审判决却是:“于欢不能正确处理冲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这恐怕才是看过此案而激起人们怒潮的原因,同时也引发了每一个作为孩子的思索:在亲人或自己遭受极端屈辱面前,拿起什么样的武器维护和捍卫自己的生命和尊严?

我无意于为任何人辩护,更无力袒护苏银霞和于欢母子,但从本案中我们似乎看到更多的倒是,社会之乱象和问题,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思索和整饬。

一,关于债权债务和高利贷问题。

本案的发生源于高利贷,这是毫无疑义的。就苏银霞来说,由于企业资金不足,借贷运转合乎逻辑。但因她从事的行业不景气,银行借贷被关,只得向民间借资。如果仅仅从从借资合同讲,你情他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债权人向欠债人要钱并无什么不对。但是,如果翻开放债人的历史,就非那么简单了。据知情人讲,这个吴学占是一个高利贷专业户,长期靠放高利贷取利。他们约定的月息10%的利率已经大大超过了国家允许的最高范围,属高利贷性质无疑。这就提出了一个现实问题,即民间高利贷究竟合法不合法,超出国家规定可不可以不还,或者止还? 

按照我国最高人民法院2015年关于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杀人偿命,借钱还钱”,此道理大家都明白,但也得看如何杀人,如何借钱。苏银霞借了吴学占135万元,年利率达到了120%,显然严重违法。而且苏银霞已经还了184万元和一套价值70万元的房产,本息大多数都已经偿还。即使剩下的17万元未还,也并非赖账。吴学占纠集社会人员逼债,显然严重违法,而且使用了非人道手段。这其实就是民间高利贷猖獗的社会现实和问题,深刻反映了我国现行法律的缺位或无奈。对此,我们必须从民间不法借贷入手,打击任何形式的高利贷,并对扰乱金融市场者进行严惩,消灭一切高利贷。对于暴力催债者更不能轻饶,姑息养奸,危害社会。

二,关于为警不为和枉为的问题。

此案发生后,作为被逼债的苏银霞和于欢母子,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法律和警察。他们在前后两天被逼被骂被打被拘被辱的时间里,多次拨打110电话和市长热线求助求救。警察来了,但是,警察的到来并没有使他们母子获救,而是说了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便匆匆离开,连一句劝走或隔离催债人的话都没有。威逼依然,打骂依然,侮辱依然。我真的怀疑,他们是不是一伙儿的,或者从中得到了什么赏钱或好处?不然他们怎么能如此作为?

按照常理,警方既然来了,便应该询问前因后果,制止不法行为。不用多么高深的法律知识,也无须询问相关机构,依照一般常识,放高利贷就是严重违法的,即使不立即拘留逼债者,也应该提请有关方面追究放高利贷者的法律责任。 对此,我不但怀疑我们警察队伍的素质,而且怀疑他们的作为。他们究竟是社会秩序和公民安全的维护者,还是邪恶势力的保护者? 如此的公安队伍,难道不应该严厉肃整吗?

三,关于黑社会性质团伙和靠山问题。

从本案发生的前后情况看,高利贷幕后老板吴学占和十几个催债人扮演的角色,采用的手段,发出的言行,完全是具有黑社会性质的黑恶团伙所为。事实也正是如此。据媒体披露,这个吴学占,正如他的名字,初中未毕业便混迹社会,后进入赌场,跟随赌场大哥“放水”,“占”取了第一桶金。尔后,即以地产公司做外衣,依靠高息揽储、高息放贷等手段赚取巨额利益。但凡放高利贷者,可以说都与黑社会或者官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然他们根本存在不住。据知情人说,在冠县被吴学占用各种暴力手段逼债的人不止苏银霞一人。在高利诱惑下,吴学占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包括一些政府公职人员也参与其中,有许多人将钱放在吴学占处,赚取超常利息。而且“利息并不固定的,如果谁对他的影响大,权利大,他就给谁回报大”。可见吴学占非法揽资放高贷,一是采取暴力收贷,二是有政府公职人员参与其中。不然怎会如此红火,如此长久而无人过问?

由此可见,吴学占是一个典型的、具有黑恶性质的黑社会老大,而非一般的民间借贷人。但他却能长期横行乡里而无人过问,后面究竟站着哪些人,有没有公权力靠山?这也许才是当今社会的现实!一个值得严格追究、问责和整肃的问题,而且在全国都具有普遍意义。

四,关于法律正义性和司法正确性问题。 如果仅仅从本案讲,不看前因,只看后果,一个没有持任何致命器的人被持有凶器的人捅死,捅人者至少应该判处死刑或死缓。但世界上任何判例都应该看案件发生的前因后果。不看前因后果的判决即使再正确也是枉判。本案掀起民愤怒潮的焦点也正在这里。

案件发生的前因后果我们不必再赘述,但聊城市中院的判词却有必要摘录:“法院认为,于欢面对众多讨债人长时间纠缠,不能正确处理冲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构成故意伤害罪;鉴于被害人存在过错,且于欢能如实供述,对其判处无期徒刑。”不能正确处理冲突?什么叫正确处理冲突?一个七尺男儿,面对被歹徒侮辱到极致的母亲,有几个人还能冷静?我真的很佩服于欢的忍耐度,如果是我,早在吴志浩掏出生殖器在母亲脸上蹭时结束了他的性命。网友们在此质疑最多的是,法院应该认定于欢属正当防卫。而我认为,即使不认定正当防卫也应该认定无奈反抗,理性反击,非但没有错误,连过失伤人致死都不是。甚至可以认定为见义勇为,为民除害,不承担任何刑事民事责任。

我们也可以看看这个吴志浩的所作所为,完全是一个连禽兽都不如的歹徒,活着只会危害社会!这里我不想说情与法的问题,而想说法律的正义性问题:难道公民在人身自由受限,遭到歹徒侮骂、蹂躏而又无助的情况下便只有等打等死吗?法律,最少应该维护法律的正义性和社会的公义性。非此,难以得到社会的理解,相反会受到社会的诟病。

这或许才是法律需要面对的一个重要问题,即公权力如何保护公民在恶势力、强势力面前自己的生命与财产安全问题。不然此类事件还会发生,甚至再出现类似聂树斌、呼格吉勒图等错判冤杀事件。

须知,坏人歹人是不会立地成佛的。



2017/3/30


山右京客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社会| 所属自分类: 时评 | 评论数 (0)| 阅读数 (281)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