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红雪枫

 
  • 关注好友人气: 362
  • 好友关注人气: 255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于欢属正当防卫:最高检促此案关键性突破

原创于: 2017-05-30 11:05:46

标签:

 

                                      于欢属正当防卫:此案实现关键性突破       

                                                 红雪枫

 

  社会广泛关注的山东聊城市于欢故意伤害案终于有了关键性突破:最高检认定于欢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只是“防卫过当”。这一突破把这个案子的性质都变了,群众强烈不满的“故意杀人”,还原为“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既坚持了事实真相,又维护了法律尊严。一审与二审群众反映出现了两种明显不同的结果:对违背事实真相、违反法律规定的判决,群众提出了强烈的异议;二审虽然还没公布判决结果,群众已对最高检和山东省检察院关于于欢属正当防卫的说法反响强烈,并为之喝彩。这一司法实践再一次证明,群众其实是很理智的,只要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就一定能得到群众认可和支持。

 

 不妨看看最高检的相关负责人的表述:“最高人民检察院调查认为,山东省聊城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和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书认定事实、情节不全面,对于案件起因、双方矛盾激化过程和讨债人员的具体侵害行为,一审认定有遗漏。”笔者以为,“于案起因、双方矛盾激化过程和讨债人员的具体侵害行为”这些都是关键,在关键之处都如此轻易“遗漏”不仅是太不应该的,而且是不可思议的。关键点不是一处遗漏,是几处遗漏,尤其是像“侮辱”那么严重的问题关键细节全“遗漏”了,就是具体的东西一点都没写,纸上无法理解的。这是定性的关键,也是导致于欢于欢的杀人行为的重要影响因素,怎么轻易就“忽略”了、“省略”了?这是对法律负责的态度吗?显示不是,因此最高检和二审的纠正非常好。“于欢的行为具有防卫性质,起诉书和一审判决书对此均未予认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这一表述则把此案性质和该如何处置说清楚了,此前的处置为何得不到群众认可也就明晰了。最高检称,“根据我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规定,应当通过第二审程序依法予以纠正。”

    

  在庭审中检察机关是如何认定于欢行为性质的,对此最高检从五个方面进行了阐述。首先,从防卫意图看,于欢的捅刺行为是为了保护本人及其母亲合法的权益而实施的。为了保护合法的权益,这是正当防卫的目的性条件。合法的权益,并不限于生命健康,还包括人身自由、人格尊严等其他合法权益。本案中,于欢在认识到自己和母亲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到严重不法侵害、人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持刀捅刺杜志浩等人的行为,正是为了保护自己和母亲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人身安全等合法权益免受不法侵害而实施的。一审判决书认为,“对方均未有人使用工具、派出所已经出警、其生命健康权被侵犯的现实危险性较小”,这一法律评价虽关注到生命健康权,但忽视了对于欢及其母亲人身自由、人格尊严等合法权益的保护,是对正当防卫保护对象的错误理解。第二,从防卫起因看,本案存在持续性、复合性、严重性的现实不法侵害。针对不法侵害行为才能实施防卫,这是正当防卫的前提条件。这里的不法侵害,既可以是犯罪行为,也可以是一般违法行为,包括对非法拘禁,公民可以进行防卫。本案中,杜志浩等人并不是苏银霞高利贷借款的直接债权人,而是被赵荣荣纠集前去违法讨债。对讨债一方的不法侵害行为,必须整体把握。在案证据证实,讨债方存在持续进行的严重不法侵害行为,按时间顺序可分三个阶段:一是2016年4月1日赵荣荣等人非法侵入于欢家住宅,4月13日擅自将于欢住宅家电等物品搬运至源大公司堆放,吴学占将苏银霞头部强行按入马桶;二是2016年4月14日下午至当晚民警处警,讨债方采取盯守、围困等行为限制剥夺于欢、苏银霞人身自由,实施辱骂、脱裤暴露下体在苏银霞面前摆动侮辱等严重侵害于欢、苏银霞人格尊严的行为,采用扇拍于欢面颊、揪抓于欢头发、按压于欢不准起身等行为侵害于欢人身权利,收走于欢、苏银霞的手机,阻断其与外界的联系。此外,还从另三方面做了全面的分析,此案的多方面因素尤其是关键性因素都得以展现。

 

 显而易见,如果像某些人那样老是在“故意杀人”上纠缠,对明显的杀人动机置之不理,或“看不清”,对“辱母”关键点和致作为儿子的于欢当是精神已经崩溃也视而不见,连所有这方面的关键细节都在法律文书上不出现,用几个程度轻微的含糊词语一笔带过;对事件前后的性关性、事态发展的相关性和链条不关注,对群众的声音不关注,若再按此“逻辑”判下去当是什么结果可想而知,所产生的后果也可想而知。最高检以严谨的态度对待此案,指导二审把“一笔带过”的基本复原了,真相和适用法律就非常清楚了,应该说是非常负责的表现,也是非常及时地纠正了极令人担忧的过失。群众能不为之叫好?

 

  还有几点值得注意:一是二审庭审中出现了这样的说法:“于欢的媳妇先x了。”这也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细节,如果查明属实,也是非常恶劣的,足以造成精神崩溃的重要因素。二是于欢称对方对他的威胁,即向警方说“我弄死你”;三是警察此前就存在工作不力问题,事发接报案到现场竟快速离开,避重就轻去找什么报案人,把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暂时放弃了,那房间里面的矛盾越演越烈,于欢母子实际上是处于涉嫌非法拘禁中,并持续受到威胁,这不能不极大影响于欢当时的情绪和行为。此案几个重要节点警方一个也没抓住,不能不说是非常遗憾的。有信息指,讨债方的头涉黑社会,那围于欢母子的10人中6人有前科,警方清楚吗?咋不非常谨慎地对待?既然已报警那危险地方——接待室岂能放任这帮人继续合围二人?岂能说一下“不能打架”就离开而不采取紧急行动?不怕出事吗?警察离开那瞬间没能出去于欢恐惧吗?这种种都与此案后果相关,理清这一切显然是重要的

 

 

 

 

 


红雪枫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社会| 所属自分类: 我的日志插图 | 评论数 (0)| 阅读数 (76)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