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连云港之窗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26
  • 好友关注人气: 8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海西故国(二)

原创于: 2017-06-14 06:28:28

标签: 百姓故事

  租家的快乐

 

王军口述   胡可群整理

 

窗户外面是邻居家的窗户,窗户里面是我的家,是我自己在灌南临港产业园区租来的家。这个家只有两间房,40平米,一间是客厅,挤着一张餐桌、一个冰箱、几把椅子和一台电视。另一间是卧室,除两张床之外,还塞着一个衣柜、两个书柜。我与妻子睡大床,小床自然是一对儿女的了。

房子是小了点,但能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我已感到很满足。身体累了,我可以回到这个家,躺在床上养精蓄锐;心灵累了,我可以挤在书柜前,打开一本书,放松自己,寻找内心的支持。租来的家,是我人生旅途的驿站,是我在江苏省灌南县放纵心情、寄存自己的地方。

与妻子初来灌南时,曾租过一间只有十几平米的房子。每天一下班,谁先回到家,就先把饭菜做好,在昏暗的日光灯下,等另一方回来吃饭。吃罢饭,关了门,将俗事挡在门外,各人手捧一本书,坐在床头,寻找心灵的一方净土。

随着女儿的出生,这个租来的十几平方米的家太小了,小得不够女儿玩家家、玩玩具,小得不够女儿在地上打滚撒娇,小得令我每次下班回家,站在门口无处下脚进屋。

把薪水算了算,我们搬家了,租了现在的这个一房一厅。我与妻子兴高采烈地添置了一些必用的家具,还买了电视、冰箱、书柜。这个租来的家,一下子上了档次。女儿在这个两间房的家像脱了缰绳的野马,自由地奔来跑去。我每天下班回家,静静地坐在书桌旁,看书、写文章。妻子则忙着做家务,忙着如何将这个被女儿弄乱的两间房的家收拾得井井有条。

每逢节假日,我的家聚满了亲戚或者老乡。他们在这个产业园区的不同企业里打工,大部分工作在厂里,吃住在厂里。他们好羡慕我这个租来的家,能一家欢聚在同一个房间里。我与妻子总是做好丰盛的饭菜款待他们,跟他们聊天,了解他们的近况。也有许多刚从家里出来找工作的,他们为我带来家乡的特产,更多的是捎来故乡的消息。我与妻子常常与他们聊到深夜。在东一句西一句的闲聊中,故乡离我们越来越近,故乡那日渐模糊的山水人物也一点点清晰起来。他们住我这儿,只能在客厅睡地铺,少的三两天,多则半个月或一个月。住得最久的是姐夫阿宝了,那时,他在家乡刚建了房子,欠了几万元的债,在家里挣不了几个钱,来灌南(堆沟港镇)临港产业园区打工年经又大又没技术,想来想去,最后决定去培训班学线切割技术。为了帮助姐夫,我再次借给他4000元钱,并同意他吃住在这个租来的家里。在学技术的那三个月里,姐夫压力很大,怕万一学不会,找不到工作白花了钱。三个月后,他终于找到一份月薪3000的工作。姐夫的技术是培训班速成的,缺少实际操作经验,一个月后,他被老板炒了鱿鱼。他再次住进我家时,很沮丧很消沉。我劝他继续找工作,只要老板肯试用他,试多了,经验也就在试用中积累了。果然,姐夫在不断被试用,被炒鱿鱼中,技术慢慢精湛起来,经验一天比一天丰富。三年后的现在,姐夫已是一家线切割厂的主管,月薪达6000元,夫妻两人租了一间房子,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我与妻子为姐夫高兴,也为其他人高兴,因为凡在我个家里住过的亲戚老乡,在现代城市文明的熏陶下,虽历尽了千辛万苦,但他们在磨练中茁壮成长,融入了这座城市的生活,成为千百万这座城市建设者中的一分子。我这个租来家,是他们流浪途中的驿站,是他们人生旅途中一个崭新的起点。

儿子出生后,我们这40平米的家又显得拥挤。客厅周围摆满了诸如冰箱、洗衣机、饮水机、餐桌等较大件家具,只留下中央一块五、六尺见方的空地,成为一家人活动的广场。朋友们一迈进我这个家,常常误以为走进了仓库。我苦恼地开玩笑说自己就是守仓库的。

好心的朋友们说,买一套房吧,租房还不如买房。我与妻子动心了,也看了不少堆沟新城楼盘。可每到付订金时,我们胆怯了。屈指算来,我们来灌南临港产业园区十年了。现在,我们是移植到灌南的树,迎土成长。这十年里,我们存了些钱,但辛苦攒下的存款总远远落在楼价的后面。在这种飘浮不定的生存状况下,掏出十来年的积蓄去供一套房,心里头踏实吗?这个租来的家是小了点,但它同样可以让我们一家随意躺倒、肆意欢叫,可以让我的思想穿透四壁,山高水长,无边无际的飞翔。只是有一次,父亲从老家打来电话,问长问短,末了叹息说,你们两兄弟在外面,偌大的老屋庭院落满了灰尘、长满了杂草。听完父亲这句话,我不由得生起“疲马恋旧秣,羁禽思故栖”的感慨来……

十年等于3650天,在这3650天光阴里,我的容颜改变了,我的生活改变了。我与成千上万来灌打工的人们一样,见证了蜗居的这个城市的变化,甚至可以指出,这座城市的哪一块砖瓦是我们砌实盖好的,哪一个流水线位是我们坐过的,哪一滴汗水是我们洒下的。永远都记得那一次去堆沟新城的偶遇,同车的有几位民工模样的人,车过邻里中心大楼时,他们兴奋地指着大厦对人们说,这大楼是他们盖起来的。车远了,他们还转过头来看。他们黑黝黝的脸上都是一脸的自豪与炫耀。

这些年,我们已习惯了堆沟港海风,已习惯在风里飘荡、雨里穿行。我们风雨无阻地从一座城市飘泊到另一座城市,在人生的隧道里洞穿生命的美丽。

夜晚从睡梦中惊醒,再难入眠。坐在床头,看着身边发出轻微鼾声的妻子儿女,心里生出满腔怜爱。这个租来的家是我流浪途中温暖的港湾,陪伴着我在异乡一天天成长。再看窗户外面,虽是深夜,却仍是万家灯火。这万家灯火犹如地上的星星,发出光明,在远处与天上的星星连成一体,装扮了灌南风光的美丽。我家的灯光是万家灯火中的一盏,也是这地上的星星。能成为灌南星群中的一颗,能有一处安魂入梦的地方,这对我们是一种无上的鼓舞和无限的幸福……编辑:朱贵杰

连云港之窗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社会|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174979)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