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连云港之窗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26
  • 好友关注人气: 8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海西故国(七)

原创于: 2017-07-13 08:26:15

标签: 往事纪实

 蛮  叔

 

胡可群

 

在“公社党委发号召”的战斗号角中,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人中,最数蛮叔。

蛮叔本名王年高,年纪比我大不到十岁。因为他做事只讲个“理”字,认定的事儿,九牛都拉不回,故而人们都称他“蛮叔”。又因他的老子是伤残军人,贫下中农信得过他,便选他当上生产队里的保管员。别看小小的生产队的保管员,仓库里积的、场上堆的、田里长的都归他管。每天他手里拿着根磨得油腻锃亮的木棍,寻魂似的在社场、田地里转悠着,不停地吆喝着,吓得觅食的鸟、鼠四处逃散。收割晒粮季节,他搭个鸟窝式的草棚,整日整夜守在场上,就象临战前的哨兵守卫在自己的阵地上,任何人也别想从他视线内捞点什么。那时,我们生活上遇到最头疼的事就是草不够烧,除了生产队里大场上堆得如山的草垛外,连路边沟坎上的青草都被见眼生勤的贫下中农们象刮胡子一样刮去积肥了。要吃饭就得有草烧,我们经过谋划决定从蛮叔身上做文章。蛮叔识字不多,却喜欢看书。自从娘胎就好像不会笑的蛮叔,见到当时被列为禁书的《水浒》、《西游记》等收时,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意,算是对我们的感谢。书,在我们与蛮叔间搭起了一座桥梁。一次,当蛮叔坐在大场上看书看得满脸欢喜时,我便试探性地提出草不够烧,想让给点私草,蛮叔当即脸上就挂了霜。三要一如一偷,那天深夜,乘他到待收的稻田里巡查的当儿,我们几个小伙伴拿着绳子,猫着腰到社场上干起了偷草的勾当。当夜,我们被一阵紧急的敲门声惊醒,我抖嗦着点亮煤油灯,灯下蛮叔脸如铁板,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双手卡腰站在屋内,那架势活脱脱像要与我们拼命。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我们几个小孩偷草的消息,未等到天明就传遍大了人。太阳刚露头,微风夹着炊烟,在天空中慢悠悠地飘着。大叔的“蛮劲”上来了,他说,如你们大队不重处,我去公社里告你们。气得大队书记光抽旱烟。最后。在蛮叔的“蛮”劲下,我们家里仍被扣掉三个工分。我们决心和他结怨。

偷草风波第三天,蛮叔叫他的父亲代照看一下仓库,天刚透亮,他便跑到十几里外的农场拾草。当飞鸟归林里,全身被汗水浸透,脸上划着几道血口的蛮叔,将一挑透干的草送到我们宿舍,对我们讲,这是给你们的草……说完留下一股酸酸的汗腥味走了。望着两大捆草,我们好一阵激动。

从此,我们对蛮叔便有了更深的了解,关系更融洽了。

那年夏天,天热得快要把石头熔化。中午,村里有经不住热的孩子,跑到大寨河里洗澡,上游开闸,有一孩被湍急的水流冲到河中心,蛮叔不顾自己是个“旱鸭子”,一头栽到河中,结果孩子得救了,而他却被裹进漩涡里……

蛮叔去了,他被埋葬在离生产队仓库不远的农田旁。每当想起他,心头总会生出无限的眷顾和敬佩之情。

编辑:朱贵杰

                       

连云港之窗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社会|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181054)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