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雪枫

 

 生活、吃饭、睡觉、生子、带子……老婆不知男人是骗子。这就精彩了。胡扯吗?媒体说是真的,“好丈夫”目前在警方手里。你说是真的,老婆就是不相信男人是骗子,因为她根本不敢相信。当然,按照美好的想法,更不可能想象这么一个“好丈夫”是定时炸弹。你凭什么硬说人家“其中骗的一个”就是在世纪佳缘认识的?

 

据现代快报报道,备受关注的苏享茂跳楼事件将世纪佳缘网站推到了风口浪尖。近日,连云港海州警方抓获一名涉嫌假冒警察等公务员身份进行诈骗的男子,多名女子遭骗财骗色,其中一个报案人就是通过世纪佳缘相亲网认识此人,结果被骗20多万。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目前犯罪嫌疑人唐某已被刑拘,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据悉,马脚是这样露出来的:“公务员男友”屡借钱,20多万积蓄已被骗。若不是家人警觉,这位“傻妻”傻乎乎,可能会继续掏钱、借钱供骗子。

 

今年4月,连云港海州警方接到一女子报警,称其被一男子骗了。报案女子自称姓王,47岁,离异,在一家企业上班,平时喜欢上网。“2013年,我在世纪佳缘征婚网站认识了一个男的,他自称叫刘炜,南京人,是连云港的一名公务员。”王女士说,相识后刘炜对她嘘寒问暖,不久两人相约见面,然后确定了关系。两人相处后,刘炜隔三差五就给王女士买吃的,送穿的,让王女士心里暖暖的,便以为自己下半生有了依靠。殊不知是“公务员”有了依靠:2014年的一天,刘炜问王女士借了1万元,说是自己在外面做生意急用钱。后来借过多次,一般是过几天就还,王女士不但没怀疑,反而觉得意中人能力很强很可靠。“公务员”真是有水平,不仅“做生意”能赚钱,“腐败”也能赚钱。他说他腐败了,果然也因“腐败”暴赚了一笔。不得不服,人家确实是人才。原来去年的一天,刘炜突然对王女士说,自己因腐败问题被组织上调查,要花钱找人消灾。王女士听后二话没说,将19万余元积蓄全部给了对方。这就是说,女人“知情”后不仅不“反腐”,还共同参与“腐”方面的事情。如果真的是腐败,且事发,她不把自己套其了吗?不是两头失手吗?岂不是惨状吗?傻妻啊傻妻。

 

而贪得无厌的刘炜不但没就此收手,并且胃口越来越大,正谋划再大骗一把。今年1月,他让王女士帮忙贷款50万元做生意。因数目巨大,王女士只好请哥哥帮忙。她哥发觉情况可疑,提醒王女士先调查一下,结果发现相关单位根本没有刘炜这个人。王女士当即找到刘炜要之前借出去的20多万,刘炜嘴上答应,可没过几天就人间蒸发了。王女士这才想到报警,可当办案民警问她,“刘炜”的真实姓名以及家庭住址等信息时,和对方生活了好几年的王女士却什么都不知道。其实“不知道”的并非王女士一人,还有多人,她们是不是也一直沉浸在幸福的幻想中?尤其是沉浸在“致富”与“爱情”的热盼中?她们找的都是“公务员”和“生意人”,名字都叫刘炜。原来世上不只有傻妻,还有傻情人、傻对象、傻“白富美”。警方立案调查后,发现有多名女子被刘炜骗财骗色,其中还有90后网络女主播。

据查,“刘炜”用过多个电话号码,但卡主都是女性,于是联系了这些卡主,见面后发现,她们大多遭到骗财骗色。在听说“刘炜”是犯罪嫌疑人后,竟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据她们说,“刘炜”与她们交往时,都是以公务员或南京的生意人身份出现。据某网络主播小梅(化名)介绍,她之前做直播的时候,刘炜总会给她刷礼物,随后两人相熟。今年春节前,刘炜给小梅又是送礼又是请吃饭,获得小梅的信任。3月的一天,刘炜找到小梅,称自己开车撞了人,对方天天打电话骚扰他要赔偿,自己不堪其扰,想请小梅帮他办一张手机卡,小梅没多想就给他办了一张。“没想到他是另有所图。”小梅怎么也没想到,利用自己的信任,刘炜会以遇到小人需要“大师”帮忙为由,骗了她15000多元。傻主播也不想一想,她小小年纪怎么又变成了“大师”?难道骗子说你是“大师”就是“大师”了吗?他说他有正义感,要“除小人”,他就是正人君子了吗?其实骗子的一大特点就是在某些方面骗子比受害者“聪明”,很多受害者确实被“爱”搞昏了头。记者还了解到,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刘炜办的多张手机卡以及外出住宿登记,用的都是被骗女子的身份证。他哪里是什么警察?哪里是什么正人君子?“警察”是无业游民。有孩子。6年骗6人。这小渣皮到手的收益是30多万元。固然,他的个人和技术水平远远比不上那些“高档次”的,充其量算个下三流,但已够普通老百姓够受了。

 

至此,剧情该揭晓了。有人对结局依然不信,仍幻想是美丽结局。当然愿望是美好的,可现实中的狐狸精和财狼要警惕啊。刘炜交代,其48岁,无业,有犯罪前科,而且有老婆(没领结婚证)和孩子。据他供认,通过编织“除小人”“反腐败被查”等理由,6年来持续行骗,一路顺风。可面对采访镜头又不无担心,他厚着脸皮恳求道:“我怕女儿在电视上看到我,千万别透露我的真实身份。”骗子居然也讲脸面?而和唐某一起被带到派出所的李某,直到这时依然不相信,和自己一同生活几年的“刘炜”会是假名字,更不敢相信他是个骗子。面对这类生态,网友大为感慨:“骗子太多了!”“去相亲,女的长的还行,就是说话有点高傲,她说她硕士毕业,我把我的博士证拿了出来,她说她考了驾照,我把我的潜艇驾驶证拿了出来,她说她有套房子,我把我的别墅房权证拿了出来,她看后两眼放光,直接扑到我怀里,当晚我就用捱飞迪克啪啪了。哼哼,跟我比证,你能比过我一个做假证的?”无语!

 

继程序员死后,前些天又有个追求“真爱”的写下遗书准备上“天台”,这23岁青年被网上认识的“真爱”骗了个精光。认识时间极短即相约见面,身上带的钱全被“真爱”洗了,连回家路费都没有。现在身上和心上只有“真恨”,那女骗子跑得无踪无影,留下绝望的他在临河的街边发神。此关键时刻遇好心民警救了他,不然又出“惊人一跳”。当下,最重要的是思考采取怎样的有力对策,将骗子一网打尽。并且当确保相关措施迅速跟进。不然在骗子和各类坏人的猖獗攻势下,如何维护受害者的合法权益?如何保护公众的财产和生命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