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杨立新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357
  • 好友关注人气: 245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康熙为何写三点的“魚”?

原创于: 2016-03-02 23:06:07

标签: 杨立新,人民日报,花港观鱼,行书

 康熙为何写三点的“魚”?

杨立新 

 

还是在《中国五大著名错字》这篇文章中,作者举出了“最有说法的错字——‘鱼’”,称杭州西湖 “花港观鱼” 御碑上的繁体“魚”字,四点变成了三点,是康熙有意写错字。文章说:“原来康熙信佛,有好生之德,题字时他想‘魚’字下面有四个点不好,因为在旧时四点代表‘火’,鱼在火下烤,还能活吗?这是杀生啊,于是有意少写了一点——三点成‘水’,这样鱼便能在湖中畅游,潇洒地活了。”


 

杭州西湖“花港观鱼”碑

应该说,这种说法颇有些悲悯情怀和生态意识。但是我想,倘若康熙皇帝泉下有知,定然不会同意的,因为明摆着就是说他不通“小学”(文字学)吗?此种“揣度圣意”的事情还是不做为好。因为在汉字里,四点水并不都代表“火”,这个“鱼”字就是个例外。

小篆中,“灬”写作(火),如“蒸、煮、煎、熬、照、热、烈、焦”等字。但“魚”字下部的四点,却是象形字“魚”的鱼尾形状的变形,并没有“火”的意思。下面是“鱼”的字形演变过程:

甲骨文              金文              小篆               隶书               楷书             行书

  

             


通过“鱼”的字形演变我们可以看出,甲骨文、金文中,“鱼”字俨然一幅具象绘画,下部是悬垂的鱼尾;小篆“鱼”字有所抽象,鱼尾也笔画化了,写成 ,很像小篆“火”的字形;接着在隶变过程中,隶书则将其鱼尾的篆文变成四点 “灬”,与下部为“火”的汉字偏旁混同。

关于“鱼”,《说文解字》释为:“鱼,水虫也。象形。鱼尾与燕尾相似。” 清段玉裁在《说文解字注》中明确指出:“其尾皆枝,故象枝形。非从火也。” 

由《说文解字》我们知道,除“鱼”字外,还有个“燕”字,下部的四点是燕尾形状的笔画化,也与“火”没有任何关系,它们都是象形字而非会意字。

其实,不仅康熙皇帝,他的孙子乾隆也这样写过。在北京颐和园的“园中之园”谐趣园里,有一座乾隆御题的知鱼桥,那“魚”字下部也是三点。照上文逻辑,莫非乾隆也像他爷爷一样有好生之德,不忍鱼在火下烧烤吗?


颐和园谐趣园知鱼桥

再举个眼跟前的例子,下图为当代书家田蕴章先生在“每日一题  每日一字”节目中书写的标准行书“鱼”字。大家看,也是三点。您能说田先生也信佛,有意写错字吗?

                                                                                                        魚(田蕴章)

搞清楚了“魚”与火没有任何关系,那么,康熙为何要写三点的“魚”字呢?

道理其实很简单,康熙所书字体为行书。行书与楷书的一大区别就是,行书下笔、收笔有牵丝和映带,为此,就要在保持楷书形体轮廓的前提下,适当地运用连笔和省减笔画,以便运笔行气、快捷书写,故常将四点水省减为三点。

我曾在超星学术视频上听过南京大学潘群教授的讲座,他提到其师、著名历史学家黄云眉先生(1898—1977年)有一部自题签的《古今伪书考补证》(见下左图), 其中“補(补)”字的偏旁,黄先生没写成“衤”,而写成了少一点的“礻”。故该书在再版过程中遇到阻力,出版社认为是错字坚持要改,潘教授也十分困惑不解,向学界咨询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其实,知道这是行书省减笔画就很容易理解了。如明代唐伯虎行书《落花诗册》中的“補”字(见下右图)。

 

                                                          《古今伪书考补证》书影                                                補(唐伯虎)

 了解了行书这个特点,我们也就明白了上海黄浦江畔的裕安大厦,由当代著名书法家赵朴初先生题写的“裕安大厦”的“裕”字,为何少了一点了。裕安大厦是安徽在沪招商引资的窗口,长期以来,大家对赵朴老的这个“错字”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得猜测赵朴老是安徽人,对家乡很有感情,也了解家乡还有贫困地区、贫困人口,故题写“裕安大厦”时,感到家乡离富裕还差一点,少写一点,意在激励家乡人民正视现实,加倍努力补上这“一点”。  

上海裕安大厦门额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如江苏南通大生码头牌坊,由清末状元张謇题写的“大生马头”,“馬(马)”字只有三个点,当地流传着关于这“三条腿的马”的种种说法;蒋介石为南岳忠烈祠题写的“忠烈祠”匾额,“烈”字中的“歹”少了一点,导游说这是蒋借此表达“烈士少一点”的愿望;湖北宜昌的“镇江阁”匾额,“镇”字少了一横,当地认为是个错字并欲改正。经查,该字集自米芾的行书法帖《天马赋》;2005年李敖先生在“神州之旅”中,曾指摘香港蔡元培墓碑上的“蔡”字少了一个点,是个错字。

其实,上述题字的字体不是行楷就是行草,均为行书规范性的写法,都不是错字。 





杨立新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文化批评 | 评论数 (1)| 阅读数 (3376)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