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颜世贵

 
  • 关注好友人气: 176
  • 好友关注人气: 209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曾坤再编唐诗三百首

原创于: 2017-11-07 14:11:38

标签:

曾坤再编唐诗三百首

 颜世贵 文 

 

历经几年功夫,老记者曾坤先生将一部《再选唐诗三百首》一书,呈现于读者面前。

文学史说,诗经是中国古代诗歌的开端。在这之后,登上中国诗歌高峰的,无庸置疑,就是唐诗了。此时的诗歌成就,已成为中国诗歌发展史上的一个黃金时代。

 

现见于《全唐诗》一书中,就有二千三百多位诗人所创作的近五万首诗歌。涌现了李白、杜甫、白居易等一批享有世界声誉的大诗人。 

千百年来,人们吟诵唐诗,学写唐诗。不过,总因篇帙浩繁,不能完全诵读,有了选本就方便多了。

于是就有人做此工作,自唐代起,差不多每个朝代都有选本,不下几十种。


但正如新注《唐诗三百首》的今人朱大可先生所说,这些选本或则材料不完全,或则标准有偏差,都不能适合大众的要求。至于取精用宏,以简驭繁,篇篇美玉,字字明珠,能合乎初学旧诗者口胃的选本,则不能不推清代无锡的蘅塘退士选编的《唐诗三百首》。


这个选本,一直广为流传,对国人有着较大的影响与熏陶。民间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就是说的这个现象。

当然,这毕竟是清人的选本了。选出的诗,以盛唐为主,对初唐和晚唐的诗,入选不多。虽说唐代最主要的诗人的作品没有遗漏,但也不难看出这个选本的时代局限与时代烙印。

 

而今,有了老同事曾坤先生选编的《再选唐诗三百首》出版,无疑是一大補缺。

 

再编唐诗三百首,不是谁都能出手。 

曾坤先生站了出来。

虽说他一生做新闻记者,但他有着深厚的文学功底与魄力。还有他,有过几年中学语文教学的经历,使他萌生了一般人不曾有的遐想与冲动,在前人的脚印中,留下自己的脚印。 

他在这部选本的自序中告诉读者,他为何要再选《唐诗三百首》?

 

他写道:蘅塘退士的选本,虽数百年来一直为中外读者所尊崇,但毕竟时光已过去数百年,时过境迁,古今观念,眼光、趣味差异日益拉大,愈来愈难于穿越时光隧道,与今天联通,与今人共勉。故蠢蠢欲动,欲以今人的感受、体悟,再试选一册《唐诗三百首》。

 

不过,他未能如愿。鉴于那时的各种原因,即使他的这个初衷多么的強烈,也只能在脑海里时常打转。

现在退休在家了,曾老兄"受兴趣驱使,整日游走于古纸堆中,旧念又起,夜不能寐,遂找来了《全唐诗》,一页页翻读"。"不承想,近两年过去了,竞选出了三百首"。

 

这是个浩大而又艰苦的工程,不要说一首首去研读,从中选出自己心目中的诗篇,还要对选中的每首诗,附写了简意骇的吟诗感怀。如果没有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和扎实的古文水平,是无法胜任的。

 

老友赵相如先生在其序言中,对此则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他说,编选一本高格调的唐诗,並对读者予以积极的引导,需要有治学严谨的学者的见识。曾坤先生长期珍视传统文化的血脉,並融会贯通于其中。特别对于唐诗中反映的生活面,他有自己的体验,並剖析了多年对人生的、对生活的、对社会的感受,因而较为深刻、老辣及切中要害,是别的选本所不及的。

的确,打开曾坤的再选本,有一股清新扑面之感,许多诗篇,读来令人耳目一新,是蘅塘退士的选本所没有的,且更有其现实意义。这也许就是曾坤再选本的一大特色之一吧。

 

比如,郭震的《野井》,就是如此。 

纵无汲引味清澄,

冷浸寒空月一轮。

鑿处若教当要路,

为君常济往来人。

 

曾坤先生解读了这首诗,他在"吟诗感怀"中写道:唐代诗歌昌盛,取决于一个重要原因,实行以诗取仕的科举制度。据说,郭震就因为诗写得好,被武则天看中,一路官运亨通,直至宰相的宝座。这首诗写得非常耐人寻味,大意是说一口井,水质非常甘甜,却不知为何开鑿在荒郊野外,来汲水的人几乎没有。诗人感慨万分,若是这口井位于大路旁或要道上,就不是这个情景了。

诗人借题发挥,写作此诗时,诗人正倒霉。一次军事演习他出来奏事,打乱了演习。皇帝唐玄宗发怒,要绑他斩首,被大臣们苦求告免。但由此被流放到了偏远的地方,不能做大事。于是,写下这首诉说自己遭冷落、怀才不遇的牢骚诗,就像荒郊外的这口"野井"。

 

又比如,黃巢的《题菊花》,这首曾在文革中广泛流传的诗。 

飒飒西风满院栽,

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

报与桃花一处开。 

这首诗是友人力荐的,曾坤先生欣然采纳了,将此入编。他在"吟诗感怀"中写道:若论诗所展示出的铲平天下不公的伟大抱负及淋漓尽致的浪漫主义激情,足可与伟人毛泽东的诗《昆侖》相比肩。但没有入列蘅塘退士的《唐诗三百诗》,想必皆因诗人系唐末农民起义败北的领袖黄巢的原由吧。 

由此看来,意识形态领域的是与非,往往以政治划线,以人划线,古亦有之。

 

话到此,面前的这两个选本,对一个文学系毕业而当了一辈子新闻记者的我来说,既爱清人蘅塘退士的选本《唐诗三百首》,也爱今人曾坤的选本《再编唐诗三百首》。 

诚如老友赵相如的评介:各为奇观,互臻齐美。也如作者曾坤老兄的自我感觉:有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登云南玉龙雪山 颜世贵与曾坤(左1)(2000,张帆摄) 

颜世贵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著作连载 | 评论数 (0)| 阅读数 (27)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