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红雪枫

 
  • 关注好友人气: 362
  • 好友关注人气: 256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一个成功的“祁同伟”:咋从市井混混变成“副部”高官

原创于: 2017-06-07 09:44:02

标签:

 

红雪枫

 

 这是一个成功的“祁同伟”,这是一个失败的“副部级”。两个人野心一样:疯狂追官,近期直接目标“副部级”,长远目标尚无法限量;行为一样:行动得早,潜伏得早,钻营钻得早,在官场反常政治生态中为捞官已拼得分不清南北,打斗得疯狂(只是一个是文斗——耍笔,一个是武斗——弄枪);两个人命运一样:都以落败告终,结局凄凉,死的死,伤的伤。已成功在司法部当上“副部级”高官的卢恩光,新近因被查落马——灵魂已伤得不轻。

 

    一个小私营业主当上“副部”,令人不可思议;一个民办教师当上“副部”,同样令人难以置信。可最新消息显示,他还没那么温雅,原来不过是个混混。一个跟社会上“小杂皮”相似的市井混混竟然当上了“副部级”高官,不翻船还可能“荣升”,这更是令人震惊。这个已实现成功突破的“祁同伟”,这个已拿下“副部级”紧盯着更高目标的副部级“祁同伟”,到底是怎么从市井混混当上如此高官的?这问有些沉重,但非问不可。因情况已紧急,他再迈一步就是“正部”,如果像原来肯“送”,肯探寻侧门歪道,完全可能送出个《人民的名义》里面那种“副国级”来。这样的人操控国家或要害部门的命运,后果可想而知。这能不吓煞人?

 

   市井混混咋当上“副部”?现真相大白。已犯不着探讨什么“高招”或“秘籍”。一个小小私营业主有什么出奇能力?到底有什么吸引人的创新高招?什么也没有,人家只要“低招”和笨办法,就两样老掉牙的东西——商人的“买”和骗子的“骗”。这不是几千年就有的陈货吗?是的,“聪明人”捡起来用就是了。其实没那么多的创新,不过一些简单东西在重复用。就好比3块钱包的药,换一换包装可搞成几十元一样,是经济学意义上的简单劳动,很轻松就完成了。不用动什么脑筋,也不用专研什么学问,连复杂劳动都称不上。也好像那些做假冒产品的“贩子”,也不用学习,找个什么破瓶子往里面装一些闹不死人的毒产品就是了。当然不经意也会毒死一批来摆起。这位如此不严谨做人的人当司法部高官,若闭着眼睛整出几个冤案,尤其是那种涉人命案,那就麻烦了。可见高不高招、秘不秘籍不重要,重要的是幼儿级别的招数也能混进责任重大的关键岗位,这就太令人惊心了。

 

 那个祁同伟本依靠投机钻营已混至公安厅长,够恐怖的了。这种人主宰一个地方治安大权,已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他还不满足,挖空心思去捞副省长。他大体靠的“两手”:一手“挖地”,一手“拿枪”。也就是靠的是“两副颜色”:一副颜色是“微笑”(也“憨笑”),一副颜色是“怒目而视”。他在陈岩石住的简陋平房边的土块里拼命挖,汗流浃背,当作像虔诚小学生。而且是边出汗边微笑边挖,还有时不时与“陈叔叔”聊,眼睛还得四处看,看他久久盼望的那个人——新上任的省委书记来没有。他真累!很辛苦。如果通过巴结“陈叔叔”巴结到与“陈叔叔”有特殊关系的新领导,那也值了,而且“赚”大了(他的整个行为、处事都是“生意”)。如果不是这陈岩石与沙书记有着特殊的情谊,他挖个屁?人家登山水山庄的好皮鞋,怕是沾都沾不到这破院子的尘土。可惜,他失算了,白辛苦了,作风正派的沙书记正眼都不瞧他,只好灰溜溜地黯然收场。当然,为升官和发大财他有的是精神,以后又跑到山水山庄唱《沙家浜》去了。由于大脑被金钱和“升官”给迷醉了,整个儿就成了个“演员”。乐在“演出”中,也痛苦在“演出”中。最终步入腐败死胡同,实际上是被“演”死的。

 

这个看似成功的“祁同伟”,演来演去也很辛苦。他年纪大些,有经验些,水也深些,居然“演”了30多年。他的“成功”在于,一步步苦练演出本领,已“演”出一个副部级来。他确实升了,升上去了,而且坐稳了,下一步是“正部”,再下一步……梦还没醒结果“进去”了。遗憾之至。遗憾有什么用?是“演出”该结束了。党中央要反腐,人民期盼反腐,历史总要算腐败的账,你自然该进去了。因为你腐败了。关键是你怎么“演”上来的,搞清楚对推进反腐是有帮助的。目前有文章分析他是在人生第几步开始腐败的,由于他的履历等搞假太多,确切在哪一步真的不好分。文章指他是在当教师和私营业主后开始腐败的。可新掌握的信息显示,他根本没当过教师。连这都是假的,怎么能当管司法的副部级?

 

  最新信息显示,他走歪路和搞假从当混混时就开始了。“全面造假”“一副假面具戴了30多年”, 在年龄、入党材料、工作经历、学历、家庭情况方面都出现假东西,真不知道什么是真的。有人指出,卢恩光由山东阳谷县高庙王乡中学民办教师、科仪厂厂长起步进入仕途。记者调查那“教师”也是假的。北京时间记者报道相关资料显示,卢恩光是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高庙王乡刘化育村人,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从农民到副部级干部,这一对于很多人来说想都不敢想的事,只有高中学历的卢恩光做到了。记者下村探访,看见了村街北水塘旁立着一座石碑,上书:德被梓里。在碑的背面,则是卢恩光的生平和事迹。立碑时间是1998年。“碑上写的东西,包括年龄、学历都是假的。” 知情人还说,卢恩光不仅不是碑上提到的大学学历,其高中更是读了六七年之久,“所以同学特别多”。1978年,在东北长大的卢恩光回到故乡,进入高庙王中学就读高中(两年制)。两年之后,未能上榜的卢恩光又先后进入阳谷二中、阳谷一中“复课”,又花去四五年时间后仍未能如愿。据称在高庙王中学时学习成绩不算太好,数学很差,但“语文写作文比较好,能编”。“考了几年没考上,年龄越来越大,就在家务农,搞点小生意。” 卖过假化肥,搞过假饮料。“再一个,找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在家练武术。”后来卢恩光以练武为名,纠集了一些人在周围村庄游荡,以后开始介入乡里的一些小工程,从中收取“保护费”。另一知情人说:“他没钱,就弄两个挣钱的门道,弄假化肥,再就是包工。当时乡里的变电所、银行营业部的建设,都被他强行插手。谁承包都要从他手里接活,你要是不交钱,你别想干这个活。附近的工程都得通过他。

  

 

 

 知情人称,卢恩光从未在高庙王中学任教过,也没在其他地方有过一天的教学经历。他的民师身份是假的,民师转正是通过非正常手段达成的约1995年左右,打通县里的关系,带着不知从哪办的假手续,成为了高庙王中学的一名民办教师。也就是从这儿起,卢恩光的名字才出现在了高庙王中学的工资单上。这比公开简历中提到的1984年进入高庙王中学,已经晚了10多年。大约一年之后,卢恩光“民师转正”,他的身份也从农民变成了干部。这次身份的转变,也为他后来大步向前进入政坛,奠定了最为关键的基础。一些山区教师,在与当年的卢恩光年龄差不多的时候就开始教学,在乡村小学一呆就是几十年。很多教师是一生守着那里的贫困孩子。没有怨言,有的是一张平静的笑脸。有的临结束教学生涯时仍住的破房。这些教师都很认真,因为“我的学生在等我”。有年轻教师因患病(患病也念着学生啊)没来,稍后孩子们才知,他(她)已永远离开了他(她)的学生。他们把整个青春都留给了孩子和教育事业。山区的枫叶红了。枫叶又怎么不红呢?而我们眼前看到的这一个,仅不到25年的时间,完成了从“农民”、“教师”到副部级官员的华丽转身。身上好多假东西啊,连精神(思想)都是假的。这样的官员远不止这个卢恩光,只是捞到的官大小有别罢了。两种人,两种人生,其间给我们留下的思考好多啊。

 

 

   这是尤需我们认真思考的:即如何防止坏人篡权,防止庸人、小人、懒人和马屁精挤官,如何建立卓有成效的预防机制和良好的用人制度,如何确保德才兼备的人才脱颖而出,如何及时惩治居心不良的投机分子和腐败分子。防止一路“买卖”顺畅和“行骗”顺畅,已是不能不认真研究的重要课题。不阻断这条“暗道”和明道,不令小人、坏人心惊胆战,一些地方的政权势必危矣!当下最紧迫的任务,就是迅速摧毁他们的“栈道”和“大道”。当切实搞好阳光行政,把官员的履历、行为、思想、路径、需公开的个人事项和财产、升迁提拔之类统统置于群众监督之下,让公仆随时接受人民的监督和告诫,坚持从严治党,严格依法行政。力促官员走正道,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之路,严堵那种以谋私利为目的的为害国家和人民的歪门邪道。如果有人非得往那里钻,迎接他的是法律之剑,正义的怒吼,最终只能徒徒望“权”兴叹,望铁窗抹泪。

红雪枫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反腐倡廉| 所属自分类: 我的日志插图 | 评论数 (0)| 阅读数 (796)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