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天风徐来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1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悲情英雄的颂歌

原创于: 2018-01-04 15:22:11

标签: 正扬网网友之声

  悲情英雄的颂歌


 

——我看《芳华》



 

    此前,已接触到许多有关电影《芳华》的评说信息,综观无非两类:正面的,和负面的。笔者莫名其妙地受负面评价影响更大一点,因此,对此片有一种先入为主的“不看好”。不过此前也不敢贸然发声,因为眼见为实嘛。

 

    2017年最后一天,携家回临澧过节探亲的女儿给老爸老妈网购了两张《芳华》影票,多年没有一起上街看过电影了的两个老人,终于被“浪漫”了一回,哈哈。说实话,我是早有看看这部电影的想法的,所以很乐意接受孩子们的这一安排;尽管有晕车毛病的老伴儿有点晕场,但由于影片叙述的故事太有时代共鸣,她也坚持“痛苦”地享受完了这一精神大餐。

 

    由于笔者好歹也算是“文学中人”,自然想从影片中,看出一些不太一样的感想来。但看到剧终,我不由得对观影前接触的那些负面评价产生了质疑。我的判断是:《芳华》是一座“平凡英雄的碑刻”,更是一曲“悲情英雄的颂歌”。无论故事叙述中给观众带来了怎样的“窝心憋气”,但两个悲情“英雄”的艺术形象,是毫不勉强地拨响了善性人群的情感之弦,这就是影片的最大成功。

 

    为什么笔者的观后感与批评性意见如此错位?不妨就此略陈己见。这部电影的故事背景,从上世纪70年代跨至本世纪初共三十多年,把50、60、70等三个历史年代的国人,置于基本受众的坐席,这应该是创作者、拍摄者的动机故意。影片以一个解放军文工团为主体,以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为矛盾冲突媒质,通过十分现实的故事情节和场景,把刘峰和何小萍这两个主要人物的英雄品质和命运坎坷,全景式展示给“后英雄时代”的国人;于是就产生了影片效果的被“一百个哈姆雷特化”。个人以为,影片效果某种程度的“评论分裂”现象,可能是产生于如下一些原因吧。

 

    其一、英雄情怀与人性劣根的碰撞。毫无疑问,刘峰和何小萍都是具有十足英雄情怀的人物,这种人物,在那个时代毫不生造、毫不夸张也毫不奇怪。刘峰那种“比雷锋还雷锋”的内在性格显得一贯而自然,这就是那个时代的英雄情怀;何小萍的亮相看似很不“英雄”,但那个时代的她的品质中,毫无疑问也是非常具有英雄情怀的;她那浓重的汗臭是“劳动英雄”的特征;她入伍第一天就不惜被误指为“偷”而去拍一张军装照,其实也是“战斗英雄”情结的流泻;在被严重误解、受到侮辱和侵犯时,她的火山式爆发,显然也是“人格英雄”的特质体现。整部作品,可谓极为广角地逐步表现着两位主人公可爱、可敬、可信地英雄情怀。然而,本人所以称他们为“悲情英雄”,正是因为他们是生活在一个“非典型英雄时代”或称“后英雄时代”,这是一个英雄情怀与人格劣根共生并存的特殊时代,所以,雷锋式人物会被人利用、讥笑和鄙夷,汗臭会被人轻蔑,驯善会被人当作可欺,谦让会被人利用来满足私欲,攀高枝会被视为自然,出国过小资生活会有人艳羡……如此种种一言以蔽之,人格劣根性在那个时代已经某种程度形成喷发;于是,就有了“英雄”与“鄙俗”的种种冲突。是的,“鄙俗”的量是否有那么大?过量的鄙俗是否涂污了社会与时代?笔者同意“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一哲学判断,我们只要看那些“鄙俗”当时是否存在就够了;既然存在过,文学就可以加以表现,何况还是挞伐式的表现?所以笔者认为《芳华》没有在本质上歪曲社会,充其量是有点过度“暴露”罢了。或许正因如此,我们才能相信文学的真实性,也才能感受到“英雄”的可信性。砂砾能够磨亮英雄剑,这里也是可以得到解释的。

 

    其二、批判现实主义与泛理想主义的错位。对《芳华》有一种“负面”评价,那就是为何让“英雄流血又流泪”?诚然,作品自身的确呈现了这样一种表象,刘峰和何小萍确实就是“流血又流泪”的。但是,这一现象的时代潜在是什么?作品反映的是改革开放后数十年的社会生活,恰恰就是在这个时代,我们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处于相当程度的塌陷状态,主流价值观的任何塌陷,带来的社会后果肯定是会通过社会成员的言行进退等自然流露出来的,这种流露,会让一个曾经历“政治理想主义时代”的国家和民族的许多成员感到迷惘和惶惑。因此,当《芳华》把这些“主流价值观塌陷效应”搬上银幕时,自然不被泛理想主义者相容。而泛理想主义的群体不是一个少数,笔者也许也在其中。由于这个群体的成员有着千差万别的内在经历、学养、倾向和求诉,所以,他们的思考和判断自然不会一致,有的非常肯定这部作品,有的则更多看到了作品的“不理想”,有的甚至非常反感作品的“阴暗”。但笔者还是觉得,这部作品存在的问题不过是评判现实主义与泛理想主义的磨合反应,我们没有充分理由怀疑作品内在的正能量。本人尤其感触于影片采用的两支“英雄”颂歌插曲,这也十分明显地传递出作品真实的动机和倾向。

 

    其三、剥露与修复的审美融合。的确,《芳华》几乎大部处于灰色调子中。正面主人公一直被一些冷调子的东西包围,轻视、误解、欺侮等等如影随形,主人公有些逆来顺受,“组织”虽然基调是正向的,但确有些微弱,所以让人有点觉得“英雄无靠”……总体上,影片对时代的阴暗面进行了比较充分的剥露,让人觉得这个社会是那么不公,那么没有希望,那么没有温暖。当然,如果作品再往阴暗深处跨进,也许创作动机可能真会变味了。但笔者认为,该作品剥露的刀笔,还是维持在正义的度量上的,因为英雄能够被社会视为英雄,英雄能够感动国人,这就说明,作品的动机是相信国人的基本判断能力够用,观众能从作品展示的阴暗中,判断出什么是那个时代的“假丑恶”,从而为“后《芳华》时代”建树“真善美”扫场子、打基础。但是,正是在这些层面上,《芳华》蒙受了许多的诟病,有的甚至用了“龌龊”这样的字眼来评说创作者或作品。笔者觉得这是缺乏公平的,我们不能如此不适应“剥露”,而应该理性地承认,没有剥露,就没有修复。从这个维度上讲,剥露与修复是一个审美范畴不可分割的两个部分,我们应该接受文学对社会、对时代的理性批评。

 

    当然,笔者也不认为作品完美无缺,剧本作者为实现自己的创作意图,渲染阴暗有点稍稍过度或失实;怎么欺侮“英雄”的人,能那么毫无顾忌?当“英雄”受到欺侮时,怎么周围那么缺少正义声援?作品中的“英雄”太象两个苦修者,这是否一定程度上忽视了那个时代同样真实存在的正义主流?

 

    总之还是那句话:英雄在《芳华》中立起来了;“悲情英雄”刘峰和何小萍可爱、可信、可敬,具有感染力。也许,因为笔者曾于上世纪60年代后期在《芳华》作品最后描写到的那处烈士陵园所在地——云南蒙自入伍参军、战训半年,因而与本世纪初相约来这里祭奠一位十六岁牺牲在对越自卫反击战场的烈士的两位悲情英雄,产生了强烈的情怀共鸣,所以才如此高度认同作品的成功的么?我似也不能肯定。就以此聊作《芳华》的一则观后感吧。

天风徐来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反腐倡廉| 所属自分类: 网络转载 | 评论数 (0)| 阅读数 (436)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