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东方红丛书

 
  • 关注好友人气: 64
  • 好友关注人气: 67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贪官的末日》(21)下册

原创于: 2018-01-04 20:40:03

标签: 贪官

              【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编著

 

  
                 1-24 恶之花权色交易实录 

  从以情相悦到助纣为虐
  情妇一词,《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男女两人一方或双方已有配偶,他们之间发生性爱的违法行为,称女方是男方的情妇。这条解释给人的感觉是冷冰冰的,把情妇这个本来十分罗曼蒂克的字眼搞得有点像法院的判决书。其实,情妇行为最显著的特征是“情”,是“爱情”。男女有情而又被家庭、道德、习俗等所羁绊,只好偷偷往来,以情相悦。
  不过随着商品化的发展和道德观念的改变,人性中真正意义上的“情”越来越淡化,有的女性越来越不顾及人格的价值而把自己当成商品。一方面她们在社会上不甘心普通与平凡的生活,又不注重独立奋斗;一方面为了满足对金钱的贪欲而心甘情愿把自己当成男人的附属品甚至玩弄物。
  这些女性中有很多一旦做了贪官的情妇,便在贪官的犯罪道路上推波助澜、助纣为虐。贪欲,从情妇那里开始。深圳某银行办事处主任江伟亮在1997年前后认识了一位二十出头并颇有几分姿色的湖南籍女子吴某。与吴某同居后,江伟亮自愿负担吴的日常生活费用。江伟亮没想到的是,吴小姐开始看重他的仅仅是他那银行办事处主任的头衔,但在发觉江伟亮仅是工薪阶层,无钱供她享乐挥霍之后,当即投入别人怀抱。正是此事使江伟亮动了贪欲,铤而走险贪污某单位存在该办事处的近千万元巨款。                                             曹秀康情妇张漪
  这类“因色而贪”的现象并不是个别的、偶然的,在目前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和代表性。
  1995年8月才由海关总署调至湛江海关任关长的曹秀康,于次年初结识了张漪,很快就拜倒在这一红粉佳人的石榴裙下,开始了其犯罪的生涯。放牛娃出身的成克杰自有了情妇李平,并最终决定以后半生相托后,便开始疯狂地进行权钱交易,收受巨额贿赂,最后一步一步地跌入了犯罪的深渊。

  “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才有钱”
  贪财与贪色是个怪圈,包二奶、养情妇非以重金作后盾不可。贪官如果仅凭其正常收入,别说是包了养了,就是居家过日子也很拮据。因此,他要想风流,必然会利用手中的权力猎取不干净的钱财。而且找情妇与吸鸦片很相似,一旦尝到鲜味,便很难予以节制,在色情场上理智让位于疯狂的贪欲,只有大把捞钱,才能支付得起猎艳的巨大花销。贪欲越盛,色欲越旺,贪与色水涨船高,成为一些贪官越陷越深的漩涡。
  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成克杰和情妇李平短短几年就受贿数千万元;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与徐某某通奸,并利用职权为徐谋取不正当利益,涉及金额3000余万元;深圳市沙井信用社原主任邓宝驹养了四个情妇,特别是“五奶”小青,从认识到亡命外逃近800天,总共花在其身上的钱多达1840万元,平均每天23万元。做贪官的情妇来钱这么容易,也难怪引无数女子竞折腰了。
  这动辄千万元的游戏可不是普通老百姓玩得起的,从中已经看不到一点点情的存在,完全是一种权色的交易,而权色交易最终的落脚点又在“钱”上。贪官凭借手中的权力敛财猎色,而情妇们看重的是贪官手中的权和由此而产生的“经济效益”,各有所好,各有所求,各有所得。在彼此的交易中,贪官们得到的是感官上的刺激和精神上的愉悦,而情妇们从中得到的是大笔的钱财和虚荣心的满足。贪官养情妇贪官与情妇最初是“养与被养”的关系。
  情妇是个无底洞,她的“温柔”与供养者的“投入”成正比。男人要想不断地满足,就得不断地投入。投入一停,立即就会热度全无。湖南省涟源钢铁厂原厂长宋焕威,养了两个情妇,而且在这“温柔乡”里只不过两三年工夫,就“投入”资金120多万元。
  江苏赣榆县朱堵乡民政助理章跃军先后挪用民政经费200余万元包养情妇。他给几个情妇分别买楼置家,并且会按月发1000元、2000元不等的生活费。
  此外,在工行沈阳市信托投资公司原总经理袁志广的身边、在被判处五年徒刑的湖南娄底市原市长廖升阳的身边、在被判处15年徒刑的湖南省工商银行原行长刘宜清的身边、在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的江苏连云港法院原院长黄松仁身边、在被判处死刑的受贿犯广东湛江海关原关长曹秀康的身边,这些曾身居要职的官员们都有一个或多个情妇。情妇时尚大比拼在很多贪官看来,身边有个情妇是一种“有身份、有气派”的标志,情妇更像是战利品,越多越好。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原院长贾永祥同时拥有七个情妇,不过,这实是少见多怪。南京市公安局车管所原所长查贵今在日记中写道:“《红楼梦》中只不过写了金陵十二钗,我已有金陵十三钗。”满足之情,透于纸背。
  广东天龙集团原董事长兼总经理谢鹤亭沉湎女色,当总经理五年,更换了几十个“女秘书”,并且带着诸位靓丽妖艳的“女秘书”们周游过30多个国家。
  办案人员从兰州钢铁集团原总经理张斌昌的情妇家中查获的不光有现金、外币、存单、国库券总计人民币294万元和大量的贵重物品,还有这位张总与情妇幽会时淫乱的录像带、做爱时呻吟声的录音带和一张张赤身裸体、丑态百出的照片。
  广西玉林市原市长李乘龙的密码箱中,不但有总计1500多万元的凭单和借据,还有10个专门装女人照片的信封,每张照片的背后还写着名字。用意很简单:与他有过关系的女人多得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很形象地概括了一些贪官倚红偎翠的腐败现象。
  即使如此,贪官们仍不满足。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不仅包养情妇,而且经常到广州、澳门等地赌博、嫖娼,甚至上澳门找卖淫女,星期六由珠海飞到南昌与其淫乐。原北京市市委书记陈希同、原北京市副市长王宝森都曾在宾馆长期包房,从外地空运美女享乐。在这些人眼里,情妇同高级的宠物差不多,不过是供其淫乐的工具罢了。情妇的标准像做一个情妇并不容易,媒体形容周兵“美称得上鹤立鸡群,17米的个头,白里透红的肤色,柔情与媚气并存的大眼睛,给人一种雍容高雅的贵妇人气质。
  这种既不张扬又显灵性的高雅气质,很快把杨前线给俘虏了。周兵除了美貌,也很聪明活泼。她不是风尘女子,况且周兵认识杨前线时已30岁,有过两次婚姻,生活几经挫折,有一种成熟美”。这大概算是情妇的标准像了。
  在“广东省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成果展览”上,展出了一张曹秀康与张漪坐在豪华轿车里的合影。目睹这张照片,谁也不会想到此时此刻的张漪,已经是年过三十的女人了。她伸出右手,食指与中指岔开,打出了一个英文字母“V”,那笑是甜甜的,活灵活现了一个成熟女人的魅力。
  情妇这么美丽动人,这么善解风情,这么温柔体贴,也就难怪两位关长都与走私分子猫鼠串通,令国门洞开了;而成克杰在60岁高龄上,为了与李平相配,还特地作了双眼皮手术;当胡长清得知他养的一名情妇因寂寞而“红杏出墙”,正与别人幽会时,当即一人前往,像街头小流氓一样不顾一切赤膊上阵与这个男人扭打成一团。
  “女人只有通过征服男人,才可能获得她需要的那一片天地”情妇们知道,贪官要的是她们的色,她们要的是贪官的权后面的种种利益,他们之间所有的关系都是建立在权色交易之上的。
  贵州省对外经济协作办公室原主任金鉴明的情妇王丽娜说:“男人主宰世界,女人可以征服男人。女人只有通过征服男人,才可能获得她需要的那一片天地。”

  王丽娜,1982年毕业于贵州农学院,不甘做一个平凡普通的女性,认为自己有其他庸俗女子所没有的知识女性的内在气质。1990年,33岁的王丽娜已与丈夫分居数年,决定趁着不多的华彩岁月寻找通往金钱的捷径。她展开柔情攻势,不久就成为贵州省对外经济协作办公室主任金鉴明的情妇。
  1991年5月,金鉴明从两个下属公司拆借50万元作为注册资金,经省外经委批准成立了贵州省通联工贸总公司,任命王丽娜为该公司总经理,法定代表人。公司成立后,金鉴明帮助王丽娜贷款600万元,经营贵州名酒。王丽娜另外投资60万元与人联合开办了“通联新顺矿产厂”,又在广西凭祥和防城各成立了一个通联分公司。
  1992年下半年,广西北海成为贵州对外发展经济的一个战略大窗口,以北海为主战场的拥有2亿多元资金的“贵州宏宇国际集团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就是金鉴明。在他的一手扶持下,王丽娜成了一颗特别耀眼的新星。王丽娜出资500万元,在北海成立了“通联北海房地产公司”。金鉴明从“贵州宏宇国际集团总公司”贷款1500万元支持王丽娜搞房地产。王丽娜这时候身价百倍,潇洒人生。
  到了后期,她甚至贼胆包天,在短短7个月的时间5次挪用公款180万元交给其后来认识的情夫莫晓宇,准备将来二人自立门户。最后这三个人都得到了法律的惩罚。
  在法庭上,王丽娜说,她感激金鉴明,是金鉴明使她得以平步青云,在感情上应该有所报偿;她害怕金鉴明,如果金鉴明翻脸,她知道后果的严重;她离不开金鉴明,离开这根支柱,她的前途将艰难得多。浮出水面的性贿赂犯罪情妇们与贪官们,沆瀣一气,臭味相投,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所以才能一拍即合。“性贿赂”就是通过对贪官性本能的挑逗和诱捕,实现性与权力水到渠成的交换。
  从表面上看,“性贿赂”也不过是皮肉交易,与卖淫嫖娼也没有什么区别,实际上,“性贿赂”的危害大于卖淫嫖娼。卖淫嫖娼就是当事人的皮肉交易,价码有限,而“性贿赂”在“感情”的面具下演绎权色交易,情妇们索取的不是经济利益,就是行政职务,甚至是明显的违法违纪之事。
  这样的交易不仅将国家的物质财富化为己有,还损害了国家利益,败坏了正常的社会风气,将行政关系淫欲化,使正义正气贬值。
  从这个角度讲,湖南蒋艳萍案更可怕的是为已经和即将被“包”“养”的贪官的情妇们,提供了一个可效仿的榜样和得到她们本不可能得到的东西的捷径。情妇们的日记本1998年10月中旬,湖南郴州市发生了一起奸杀案。被害人丢下的“生活日记”却揭示了“湖南烟王”黄大康等贪官的丑行。日记的主人叫黄美清,宾馆领班,黄大康的情妇。无独有偶,1999年6月,陕西神木地区发生一起恶性奸杀案,死者留下的日记内容成了竞宁集团董事长等人犯罪的铁证,马德强等一串贪官因此落马。日记的作者叫伊文莉,也是宾馆领班,是马德强的情妇。
  情妇们是很可怜的,她们把自己的一切幸福都押在跟贪官的这种两性关系上,一旦她们年老色衰或者贪官另有新欢,就会被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开。李乘龙为了继“香火”曾经养了一个情妇,但当她生下一个私生女后,李马上对她毫无热情。
  为了摆脱这种被抛弃的宿命,情妇们一般都会早作打算。一种就是趁着青春年华下海经商或者从政,给自己找一条后路;一种就是在“芙蓉帐暖度春宵”之间,记下贪官的腐败详情,以备将来在关键时候拿出来作为要挟,至少能敲贪官一笔竹杠。情妇的温柔一刀情妇无情。她们更像是一把“温柔刀”,一旦要求不能满足,刀光一闪,她们将给予贪官们最致命的一击。成克杰讲“共产党恩重如山,情妇李平情深似海”。但是成克杰为了将来结婚大肆贪污的同时,李平却在港岛南区一豪宅与人姘居;成克杰被判处死刑后,李平却因揭发成克杰立功,因而保住了一条命。
  杭州市江干区公安分局原局长吴伟虎利用办案、办车牌、工作分配、农转非等先后索贿受贿160万元,他将其中的48万元人民币和1万元港币、3000美元交给其情妇——某派出所女指导员保管。后吴伟虎被抓获,判处死刑,没想到女指导员却将50万元存款转移他地,自己也不知去向。
  贪如火,不遏则自焚;欲如水,不遏则自溺贪官“养”情妇,未必是其贪的理由;情妇“傍”贪官,却一定有其内在的根源。“情妇现象”正是一朵“恶之花”,我们需要在人性、社会、伦理、法律等更多的方面、更多的层次来研究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也必然能引起我们更多的深思。

 

 

        1-25 上海“土地爷”殷国元被判死缓

 

受贿金额高达3671万元,另有近千万元资产来源不明,滥用职权导致国家损失4600万元,64岁的前上海市房地局副局长、上海市土地学会会长殷国元,于2008年8月14日下午2时,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被上海房地产商称为“土地爷”的殷国元涉嫌受贿、滥用职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私藏弹药4项罪名,数罪判刑合并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由于涉及上海地方政府十余年来土地批租、旧城改造等权力运作,此案备受上海公众关注。该案此前于2008年4月22日开庭,检查机关指控殷国元“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财物3671万元”;“滥用职权,导致国家损失4600余万元土地出让金”;“尚有812万余元人民币和美元4万余元未能说明其合法来源”等犯罪行为。此次一审判决,除个别数据有些许改动,多数指控均被法院认定。

2007年4月,因上海社保案件的调查深入,在上海房地产市场呼风唤雨12载的殷国元被牵扯出来。资料显示,殷妻陈伟在此前半个月已被有关部门审查。在殷国元的受贿金额中,有800余万元属于共同受贿。

1995年,51岁的殷国元由南京军区后勤部正师级转业,出任上海房屋与土地管理局副局长。2005年退休,出任上海市土地学会会长。在十年的公务员生涯中,他先后主管房地局两项最为重要的业务:土地批租和旧城改造。

在殷国元受贿的3671万元中,有3280万元来自地产商人江信惠。此人曾为上海房地局建设用地事务中心部副主任,也是殷分管部门的旧部。

殷国元与地产商利益均沾的另一种方式是低价购房。

在判决书中,对殷国元滥用职权罪的判决,依据是他在旧城改造项目中,为原市委书记陈良宇之弟陈良军违规批地两幅,造成土地出让金收益损失4600余万元。根据上海市旧城改造项目政策,对列入旧城改造项目的土地,开发商只需承担拆迁成本,免缴土地出让金。上海市政府推行“货币化安置”,将市中心区域的居民,强行推向离开市中心较远,地价低廉的区域,随“原地安置”捆绑的“免除土地出让金”,与货币安置之间的差价,遂成开发商的“红利”。

在殷国元负责旧城改造项目时,如此违犯国家规定审批的“旧城改造”项目有数以百计。殷的行为使国家损失收益3441万余元。

2002年9月,殷国元接受商人卢勇请托,促成宝山区高境镇苋果101亩的地块出让;并违规确认地块为旧城改造性质,造成国家土地出让金损失1215万余元。

摘自《都市时报》2008.8.15《上海“土地爷”一审判死缓》  (2008.08.18)

 

殷国元案集新型腐败于一身

 

    殷国元,1944年1月生,江苏泰兴人,曾长期担任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副局长,2005年退休后担任上海土地学会会长。 

  据新华社上海2月21日电 最近,上海市检察机关对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原副局长殷国元提起公诉。殷国元被控犯有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滥用职权罪和私藏弹药罪,涉嫌获取非法收入4000余万元,数额之大触目惊心。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殷国元多次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购买房产,以亲属名义收受他人干股,在退休后大肆索贿受贿。

  而2007年出台的《中共中央纪委关于严格禁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若干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矛头正是直指这些新类型腐败行为。

  殷国元案集数种违法形式于一身,是“反腐新规”出台后案值最大的一起,也是最典型的一起。

案件回放
  被控受贿3671万元,私藏子弹52发
  据新华社上海1月24日电 上海市房地局原副局长殷国元日前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检察机关指控殷国元受贿金额价值人民币3671万余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人民币812万余元、美元4万余元。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在向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时,还指控殷国元犯有滥用职权罪以及私藏弹药罪。检察机关还以受贿罪对殷国元的妻子陈伟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查明,2000年到2004年,殷国元利用职务便利,为上海惠格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上海金农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江某某,上海盈嘉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上海茗嘉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俞某,以及上海博轩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上海静安城建配套发展公司等个人与单位在土地利用、拆迁许可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并于2002年到2006年间,单独或伙同其妻陈伟多次索取、收受上述个人、单位贿赂的财物、股权;他们还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向请托人购买房屋,受贿671万余元。其中,陈伟参与受贿863万余元。
  检察机关查明,殷国元拥有的财产及支出共计价值人民币4952万余元,以及美元4万余元,其中尚有价值人民币812万余元和美元4万余元未能说明其合法来源。
  检察机关查明,2002年,殷国元在担任上海市房地局副局长期间,接受卢某、陈某某的请托,在审批旧区改造项目时,滥用职权,造成国家经济损失4657万余元。
  另查明,殷国元将其在服役时获取的军用子弹52发藏匿于家中。
  据悉,法院将择日对殷国元案进行开庭审理。

 

  “特定关系人”“干股”“合作投资”

   【案情】2002年底,殷国元与上海惠格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上海金农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江某某共谋商定,由殷国元利用职务便利,为江某某活动提供帮助,届时由江某某给予好处费。从2002年到2004年,殷国元利用职务便利,要求下属上海市房地局土地利用处原处长朱文锦(已被判刑)从速办理土地征用手续,要求上海市嘉定区房地局等相关部门将辖区内一项目交由江某某负责开发。嗣后,殷国元又要求嘉定区房地局下属上海嘉房置业有限公司降低在惠格公司中的持股比例。根据统计,从2004年到2006年期间,殷国元先后向江某某索取和收受现金、股权、房屋、轿车等贿赂总计3280万余元。在殷国元与江某某的钱权交易过程中,有一个情节值得注意:2005年,上海惠格置业发展有限公司股份变更时,殷国元以上海园顺物贸发展有限公司名义收受江给予的惠格公司10%的股份,价值人民币1000万元,已变更工商注册登记。而这个园顺物贸发展有限公司,名义上由殷国元的胞弟和弟媳妇经营。

  【新规】《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收受请托人提供的干股的,以受贿论处;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由请托人出资,“合作”开办公司或者进行其他“合作”投资的,以受贿论处;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授意请托人将有关财物给予特定关系人的,以受贿论处。

【点评】华东政法大学孙万怀副教授:殷国元涉嫌通过家人开办的公司收受他人巨额股权,涉及“特定关系人”“干股”“合作投资”等多项“新规”,仅此一项便碰到了三条“高压线”,可谓典型至极。关于“特定关系人”问题,司法解释明确了特定关系人的范围,是指与国家工作人员有近亲属、情妇(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关系的人。近年来,一些贪污腐败分子通过亲属等“白手套”敛财,新规定就是要堵住这条不义之财之路。关于“干股”问题,过去法律界对罪行认定、犯罪金额认定方面都有分歧,新规定十分明确,“进行了股权转让登记,或者相关证据证明股份发生了实际转让的,受贿数额按转让行为时股份价值计算”。在本案中,工商部门的注册登记就是最好的证据材料,足以确定受贿金额。

 

  用向开发商索贿的钱,超低价“买房”
  【案情】殷国元多次向自己提供过便利的房产公司“买房”,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格。更出格的是,他的大部分购房款,还是向房地产开发商索取的,自己没有掏一分钱。殷国元曾为上海茗嘉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在动迁许可证方面谋取过便利。2004年,殷国元以110万元购买了茗嘉公司的关联公司名下的一处别墅,比市场价低91万余元。而且,这笔110万元购房款,还是向另外一家房产公司的老总江某某索贿得来的。检察机关还查明,殷国元曾以139万余元的价格购买市场价253万余元的上海杨浦区国定路房屋两套,大部分房款也是向江某某索取的;2002年,殷国元以28万余元的价格购买了市场价近50万元的上海胶州路上一处商铺,这笔房款是向另一房地产公司老总卢某索取的;2002年,殷国元以133万余元购买了市场价259万元的浦东新区“康桥半岛”小区房屋两套……

  【新规】“两高”司法解释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向请托人购买房屋、汽车等物品的,以受贿论处。受贿数额按照交易时当地市场价格与实际支付价格的差额计算。

【点评】孙万怀副教授:在本案中,殷国元涉嫌以近乎“对折”的方式“购买”房产,涉案金额数百万元,可谓案情典型、数额巨大。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购买物品,或者以“明显高于市场的价格”售出物品,在刑法理论中可以认定为“形式合法、目的违法”,带有明显的主观恶意。这种受贿形式比较隐蔽,而且有规避法律之嫌。司法解释的规定直截了当,对惩治犯罪很有帮助。

 

  退休后变本加厉“兑换期权”
  【案情】殷国元于2005年退休,担任上海市土地协会会长。此后直至案发,他仍然索取、收受巨额贿赂。2005年全年,他仅向江某某一人就索贿、受贿2800余万元,比在位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新规】“两高”司法解释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离职前后连续收受请托人财物的,离职前后收受部分均应计入受贿数额。

【点评】上海政法学院汤啸天编审:近年来,腐败行为出现许多“变种”,其中“腐败期权化”较为典型。这其中,既有在任时冒充清廉、卸职后大肆捞取的,也有离职前后“一以贯之”的。殷国元的行为就属于后一种。对这两种现象,司法解释中都明确规定为受贿。腐败是没有“任期”的,对于腐败行为就要追查到底。

 

  “反腐新规”应时应事
  【新规】2007年5月30日,中央纪委下发《中共中央纪委关于严格禁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若干规定》,针对当前查办违纪案件工作中发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特对国家工作人员中的共产党员提出并重申十条纪律要求。当年7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从司法角度明确了十种新类型受贿刑事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的具体意见。

【案情】2007年7月,湖南益阳一国有矿山原矿长高力初和妻子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此前,高用一张10万元的白纸借条在自己发包的矿山里入干股,4年里敛财114万余元。这是湖南首例以被告人“收受干股”行为判定受贿罪的案件。2008年1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全国首例“特定关系人”受贿案作出终审裁定,以受贿罪判处浙江省交通厅原厅长赵詹奇的情妇汪沛英有期徒刑7年。此案是“反腐新规”出台后首例“特定关系人”受贿案件。

                                         赵詹奇受审

  【点评】汤啸天编审:近年来,一些贪污腐败现象不再直接表现为赤裸裸的金钱交易,出现了“腐败期权化”、“曲线贿赂”、“非物质利益贿赂”等现象,譬如将房产、汽车“借用”给官员,安排亲属出国留学、旅游等。随着反腐败斗争的深化,必须对这些新类型的腐败行为作出明确界定。“网眼”太大必有疏漏,就是“严而不厉”。因此,立法和司法必须细密,不能给腐败分子以空子可钻。孙万怀副教授:中央纪委的规定和“两高”司法解释相辅相成,来得十分及时、必要,必将推动反腐败斗争深入发展。新规定具有非常典型的应时性、应事性,以列举的方式明确新类型受贿行为,抓到了当前受贿现象的本质特点。目前,“反腐新规”正在显现巨大威力,也充分说明反腐倡廉必须要更加注重治本,更加注重预防,更加注重制度建设。

 

 

        上海土地局原副局长殷国元受贿案开庭

 

                                              殷 国 元

  新快报讯 据《财经》记者陈中小路报道,一再推迟之后,上海市房地局原副局长、上海市土地学会会长殷国元案,昨天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根据法院计划,开庭时间将持续至今天。

  涉嫌受贿 殷国元之妻被公诉

殷国元1944年生,江苏泰兴人。1995年—2005年,任上海市房地局副局长,2005年退休后出任上海市土地学会会长。殷此次被诉罪名有四项,分别为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滥用职权罪及私藏弹药罪。此外,检察机关同时还以受贿罪对殷国元之妻陈伟提起公诉。经审判后,陈伟被判刑7年。

殷国元 昔日地产红人

  和2007年开庭的上海社保系列案件一样,此次庭审极为低调,无论是法院网站还是院外电子公告牌,均未进行公告,亦不对外开放。殷国元夫妇的少数家属,旁听了审理过程。

  利用职权 以低于市场价购房

  据检方指控,2000年到2004年,殷国元利用职务便利,为一些个人与单位,在土地利用、拆迁许可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并单独或伙同其妻陈伟多次索取、收受这些个人或单位所贿财物、股权;他们还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向请托人购买房屋,受贿数额总计人民币3671万余元。其中,陈伟参与受贿863万余元。

  殷国元还多次向自己曾为其提供过便利的房产公司买房,交易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格,且大部分购房款来自其他开发商。

  根据检察机关起诉,截至案发时,殷国元拥有的财产及支出共价值人民币4952万余元、美元4万余元。其中,非法索取、收受他人财物价值3671万余元,合法收入和来源明确的所得467万余元,尚有价值人民币812万余元和美元4万余元未能说明其合法来源。

  退伍转业 家中藏匿军用子弹

  此外,殷国元将军用子弹52发藏匿于家中,被诉私藏弹药罪。经鉴定,这52发子弹系国产51式手枪子弹,均为有效子弹。现年64岁的殷国元,是由军队师级干部转业至地方工作。这些子弹,正是其退伍后继续保留的物品。

  近两年来,上海市房地产系统多位官员涉案。已经判刑的上海市房地局土地利用处原处长朱文锦,过去正是殷国元的下属。2007年9月,朱文锦被诉受贿400万元以及非法批准征用土地两项罪名,判刑15年。

  另据了解,今年年初涉案被查的五位上海市房地局官员,亦与殷国元有一定关联。其中,部分人士过去曾在上海土地学会任职。不过,关于这五位官员的涉案情况,上海市政府尚没有正式结论。

 

 

         1-26 南航原财务部长陈利明被判死缓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年8月22日对南方航空委托理财巨额亏空一案作出一审宣判。南方航空集团总公司原财务部长陈利明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南航集团总公司原副总经理彭安发被判5年有期徒刑。汉唐证券公司及其广州总部原负责人韩晓军因单位行贿罪,被分别处以50万元罚金和5年有期徒刑。

据公诉机关指控,2001年8月,陈利明、彭安发与南航集团原总经理颜某某商定,利用该集团的银行信用贷款,委托证券公司进行有固定回报的投资理财业务。3人决定,向银行申请办理理财所需贷款、与证券公司洽谈理财条件、签订协议等具体事宜,均由颜某某授权陈利明办理,由彭安发负责监管。                                南 航 飞 机

2001年8月到2005年间,陈利明以南航的名义在汉唐证券公司处“委托理财”,金额高达43.522亿元。同时,陈利明利用便利,收取汉唐证券以“顾问费”名义给予贿赂款;侵吞南航委托理财应收取的固定收益款,据为已有;并单独或伙同彭安发挪用银行信用贷款供个人和朋友使用。

据公诉机关统计,陈利明共受贿5366万余元,贪污公款1234万余元,挪用公款达12亿元;彭安发挪用公款3亿元;被告单位汉唐证券和韩晓军行贿共计1642万余元。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公诉机关指控陈利明贪污的1234余万元,实际上是被改变了用途,而非被陈利明个人占有,因此也应计入挪用公款的金额。而彭安发是在陈利明挪用3亿元公款时表示了同意,其个人并未使用这部分款项,因此不构成挪用公款罪,而构成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综上,法院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两罪并罚,判处陈利明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判处彭安发有期徒刑5年;以单位行贿罪处以已被破产清算的汉唐证券罚金50万元,判处韩晓军有期徒刑5年。3人当庭表示上诉。                                               (新华社)

 

 

 

南航有两人涉嫌挪用公款12亿贪污受贿6千余万

2006年10月17日 新华网 来源:羊城晚报

 

     轰动一时的南航高层腐败案,16日上午在广州市中级法院一审开庭。据检察机关指控,该集团原财务部经理陈利明涉嫌贪污1234万元、受贿5366.9万元、挪用公款12亿元;副总经理彭安发涉嫌挪用公款3亿元;汉唐证券公司(以下简称“汉唐证券”)及广州总部负责人韩晓军则涉嫌行贿1642.6多万元。该案涉案金额之大,为国内罕见。 

    审计露馅 三人被捕 
     南航集团的财务问题,是在一次审计中暴露了出来,直接导火线就是其委托汉唐证券理财的巨额资金难以收回。2005年6月份,中纪委介入了调查南航的亏损事件,当时经办南航集团委托理财事项的集团财务部部长陈利明被“双规”。同年7月初,随着调查的进一步深入,南航集团的另一位副总经理彭安发也被有关部门“带走”了。而就是在对陈利明的调查中,集团主管财务的彭安发才被牵出来。两人双双在同年的7月底8月初被广东省检察院逮捕,同时被捕的还有原汉唐证券广州总部负责人韩晓军。

    2006年9月,上述三人被省检察院移送广州市检察院起诉,连带成为被告的还有作为单位的汉唐证券公司。 

    金额之大 国内罕见 
     据公诉机关指控,2001年8月间,陈利明、彭安发和南航集团原总经理颜某某三人商量,决定利用南航集团的银行信用贷款,委托证券公司进行固定回报的投资理财业务。 
     由于该“委托理财”有违国家相关金融证券法规的规定,遂商定此事只控制在三人范围内知悉,且决定向银行申请办理理财所需贷款及签约、签订委托理财协议等具体事情都由颜某某授权陈利明全权办理。

     2001年8月至2005年6月间,陈利明以南航的名义在汉唐证券和世纪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世纪证券”,另案处理)“委托理财”,金额高达43.552亿元。 
     在进行此项业务过程中,陈利明收受汉唐证券、世纪证券给予的“回扣”人民币5366.9万元;同时侵吞南航集团因“委托理财”应收取的固定收益款项1234万元,据为己有;并挪用银行信用贷款12亿元,供自己和朋友使用,据陈利明称,其中3亿元曾向彭安发请示,至案发时为止,这3亿元被挪用公款尚未能追回。被告单位汉唐证券和韩晓军涉嫌行贿共计人民币1642万元。 

     ■庭审直击 
     陈利明:否认所有控罪 
     ■可随时随地在银行提款 
     ■巨额贿款都入女儿账户

    16日,陈利明在庭上表示,自己经手以南航名义进行的贷款和借款行为都是单位指派的,并非个人行为。 
     他说,南航企业改制之后,资金周转比较困难,当时集团领导想利用“委托理财”的方法来周转资金,他就是受集团委托的“委托理财”的具体经办人。但是,当时的授权委托书却授权不明,时间跨度很大。 
     “利用这份授权委托书,陈利明随时随地在任何银行都可以以南航的名义贷款”,公诉人当庭对此提出质疑。对此,陈利明申辩,“每次贷款都要经过集团办公厅盖章审批的,跟我个人没有关系”。 
     据指控,有512万元贿款汇入广州白云东盛商业中心账户,陈利明对此称该账户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但该账户的名字,却是他的女儿。而韩晓军也供述,那个账户是陈利明委托他帮忙开的。 
     对于检察机关的其他指控,陈利明也一概以和他无关相应对。

 

彭安发:自做无罪辩护 
     ■自称飞行员出身不懂财务 
     ■辩称因为举报被人拉下水 
     因为陈利明而牵扯进本案,并在此前曾经举报过陈利明的彭安发,则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今年58岁的彭安发满头银发,上法庭的第一句话就说:“我原本是个飞行员,是搞技术出身的,我根本不懂财务,连什么是‘委托理财’都不知道。”彭安发说:“参与‘委托理财’的人中,我是‘空’的,合同签订我没参与、老总授权不经过我,只有在陈利明向我汇报的时候,我才知道一些情况,他不汇报我就什么也不知道。”关于参与挪用公款3亿元一项,彭安发表示,自己是在此事发生了4个月之后才知道的,当时他立即提出三点要求“要陈利明保障资金安全、尽快还款、并要向总经理请示报告。”其后,彭安发曾两次催促陈利明还款。
     彭安发说,南航换领导之后,他就一直在犹豫着前任领导的事情要不要向现任领导报告。直到陈利明事发,彭安发立即向集团领导举报了3亿公款被挪用一事。彭安发感慨地说:“就是因为我举报了他们,他们要拖我下水。”彭安发还在法庭上拍着胸脯表示:“整个贷款、借款的所有过程没有我彭安发的一个签字。”

 

     韩晓军:几度欲言又止 
     ■按照行规开出1%回扣 
     ■按陈的指示为其开账户 
     汉唐证券广州总部负责人、行贿人韩晓军,出庭之后首先强调,自己具有自首的情节。韩晓军说:“当时我想,在我这个位置上,总要做些事情,做出一些成绩来才行。” 
     韩晓军称,当时全国的证券公司都在搞“委托理财”,自己开出的1%的回扣或顾问费,是按照当时公司的相关规定开的,而且也是给南航集团的并不是给某个个人。但检察机关的证据表明,这些钱都进了陈利明女儿名下的公司账户,而不是南航。 
     对于钱为何会被划到陈利明的账户上,韩晓军支支吾吾、欲言又止。最后,在检查官的追问下,他表示,帮陈利明开账户、办公司都是按照陈利明的指示办的。 
                                     (记者鲁钇山 实习生 侯晓辉)

 

 

 

 

 

南航财务经理挪用12亿贪污受贿6600万

2006年10月17日  南方日报  李静睿 徐滔

南航财务经理挪用12亿贪污受贿6600万。简仁山

  昨日上午,中国南方航空集团(以下称南航集团)“委托理财”引发的高层腐败案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第一次公开审理。南航集团原财务部经理陈利明、原副总经理彭安发、原汉唐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广州总部负责人韩晓军出庭受审。目前已被清算的汉唐证券也作为单位被告出庭。这是广州受贿和挪用公款数额最大的案件。
  根据广州市检察院的指控,从2001年至2005年7月案发,陈利明涉嫌收受他人贿赂款共计人民币5366.9850万元,贪污公款1234.143255万元,挪用公款12亿元。其中3亿元与彭安发相关,至案发时为止,该3亿元被挪用公款未能追回。                              南航集团副总彭安发

  案件来龙去脉
  贷款委托证券公司“理财”
  陈利明全权办理大捞特捞
  2005年7月15日,由于被指调集南航集团巨额资金进行委托理财并最终造成巨亏,时年56岁的陈利明被刑事拘留,7月29日被广东省人民检察院逮捕。10天之后,陈利明在南航集团的直接上司、分管财务的副总经理彭安发也被正式逮捕。

  根据广州市检察院的指控及陈利明在庭审中的供述,南航集团违规进行委托理财的背景已了然明晰。2001年8月间,由于和上市公司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分家”,南航集团在资金上出现问题,陈利明、彭安发和南航集团原总经理颜志卿决定利用南航集团的银行信用贷款,委托证券公司进行有固定回报的投资理财业务。
  鉴于委托理财业务有违国家相关的金融证券法规,3人商定此事只控制在3人范围内知悉。向银行申请办理理财所需贷款及签约、与证券公司洽谈理财条件、签订委托理财协议等具体事宜,均由颜志卿授权陈利明全权代表办理,彭安发负责面上的监管。
  2001年8月至2005年6月间,陈利明共具体经办南航集团在汉唐证券和世纪证券委托理财业务共计人民币43.552亿元。在此过程中,陈利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汉唐证券、世纪证券以“顾问费”名义给予的巨额贿赂款;同时侵吞南航集团因委托理财应收取的固定收益款项,据为己有,并单独或伙同彭安发挪用银行信用贷款供个人和朋友注册公司及经营使用。

  另据可靠消息,陈利明被捕后数天之内,其妻子黄欣健在广州跳楼身亡。昨日庭审证实,黄欣健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成盈公司同样涉嫌在南航集团委托理财业务中获利。

  贪污受贿手法
  按比例收“顾问费”5071万
  收房收车私吞公款1234万
  据指控,2001年8月至2003年4月间,南航集团共利用银行信用贷款并以南航集团的名义在汉唐证券进行4次一年期委托理财业务,共计16.426亿元,由陈利明和韩晓军具体经办。在此过程中,韩晓军按事先与陈利明个人商定的条件,代表汉唐证券私下与陈利明签订有关“顾问费合作协议”,并代表汉唐证券按理财金额1%的比例分4次以投资顾问费的名义共计支付给陈利明人个贿赂款1642.6万元。
  2002年4月至2005年6月间,由陈利明、世纪证券原副总裁吴某、世纪证券原董事胡某、世纪证券计划财务部原经理胡某某具体经办,南航集团利用银行信用贷款并以南航集团财务部名义在世纪证券进行7次委托理财业务,共计金额为27.126亿元。在此过程中,陈利明私下与世纪证券签订了财务顾问协议,并按理财金额1%-1.5%的比例共收受了世纪证券以财务顾问费名义给予的贿赂款3429万元。
  为了隐蔽受贿事实,韩晓军建议陈利明利用其他公司银行账户来接收贿款,陈利明遂借用其朋友姚仕文(另案处理)任法定代表人的广州白云东盛商业中心的资料,委托韩晓军开立新的银行账户。韩晓军遂找人私刻了商业中心财务专用章和陈利明女儿陈珏的私章,开立新的银行账户接收贿款。在这些贿款中,陈利明将大约4500万元交由韩晓军进行投资理财。
  陈利明的贪心还不止于此。2004年2月18日,陈利明收受姚仕文给予的以陈珏为所有人的宝马小汽车一辆(价值703850元)。2005年4月,陈利明收受姚仕文给予的同样以陈珏为所有人的颐和山庄房子一套和车位两个,价值225万元。

  2003年3月26日,在委托世纪证券进行金额为5.126亿元理财业务后,陈利明指示世纪证券将支付南航集团的一笔固定收益款1234.143255万元汇入成盈公司账户。陈利明遂将该款占为己有,并委托韩晓军进行理财。

  挪用巨额公款挪
  12亿公款个人生利
  3亿公款至今无法追回
  陈利明和彭安发涉及的挪用公款款项达12亿之巨。这些资金主要是被用于和自己家人与朋友相关的公司使用。借款公司包括姚仕文的东盛商业中心、韩晓军的广州鹏瑞投资有限公司、陈利明妻子黄欣健任法人代表的成盈公司等,主要操作手法为陈利明利用因委托理财而获得的银行贷款授权的职务便利,私自以南航集团的名义在各大银行进行贷款。虽然大部分贷款均在借款期限内归还,但一笔3亿元贷款至今未能追回。

  2003年8月,韩晓军离开汉唐证券到民安证券任职。他提出,由南航集团向银行贷款3亿,出借用作增资证券公司资本金。陈利明表示同意,但提出此事需请示彭安发最后决定。彭安发在与陈利明商量后表示同意,并指示陈利明具体办理向银行贷款及借出手续。
  2003年11月19日,在未履行任何集团规定的借款程序,未签订任何借款协议,未得到任何担保的情况下,陈利明私自以南航集团的名义贷款3亿元,借给韩晓军使用。韩晓军将1.6亿元用于归还其贷款,另外1.4亿元则划到其个人控制的两家公司用于投资。至案发时,韩晓军仍然未能归还这3亿元,致使南航集团未能归还贷款。
  由于案情过于复杂,昨日庭审持续整整一天,仅结束了法庭调查阶段,今日将继续开庭。

  庭审直击
  陈利明:否认所有控罪

  在昨日的庭审中,陈利明几乎否认了对其的所有指控。他拒绝承认和汉唐证券私下签订有关“顾问费合作协议”,对于韩晓军所开的商业中心账户,他也表示并不知情,对账户“无法控制”,并且声称从未将自己的款项交给韩晓军委托理财。
  检察官指出,陈利明的妻子和女儿是广州成盈贸易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占有80%的股份,但是陈利明一口否认,表示该公司是韩晓军一手安排,仅仅是名义上归属于自己女儿和妻子,自己和家人与该公司没有任何业务往来。而在利雅房地产购得的房屋,陈利明则称是由其妻子经手,自己并不知情。
  对于以南航集团名义进行的贷款和借款行为,陈利明强调,这并非个人行为,而是执行公司决定。他表示,南航集团虽然没有具体规定,但他每次办理贷款前都要经过集团办公厅的审查,“每次都要盖新的章,并不能随意使用”。
  至于被控先后六次挪用公款,陈利明则表示挪用3亿元借给民安证券一事得到了彭安发的同意,其余借款行为均向原集团总经理颜志卿请示并获得许可,并非“个人行为”。

  

彭安发:涉案是遭“嫁祸”
  彭安发对起诉书指其“负责面上的监管”表示异议,称这一职能并没有得到上级指示。对于集团的委托理财行为,“自己的知晓范围仅局限于陈利明汇报的情况,其余的一无所知”。
  彭安发回忆说,自己是在代表集团考察委托理财时认识了韩晓军,并于2005年春节请对方用餐,饭后韩晓军赠送了一张价值人民币3000元的购物卡。2003年7、8月间,彭安发曾向陈利明表示装修房屋遇到了经济困难。随后,陈在某银行开户并存入30万元后交予彭,并告知该笔款项系韩晓军资助。彭安发表示,由于自己工作一直繁忙,且韩晓军“屡次推让”,直至2005年春节才将30万元退还给韩晓军。
  检察机关出具的4份有彭安发亲笔签名的笔录显示,彭安发批准了至今尚未追回的3亿元借款。但昨日,彭安发翻供辩称,该4份笔录并不是自己真实意图。根据彭的说法,直到2005年自己才获知陈挪用3亿元公款私自借给民安证券,并于同年6月向集团党组举报了此事。而陈利明和韩晓军对此怀恨在心,因此嫁祸于他,提供了“该笔借款行为是经彭安发同意”的虚假信息。

东方红丛书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反腐倡廉| 所属自分类: 纪实文学 | 评论数 (0)| 阅读数 (474)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