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东方红丛书

 
  • 关注好友人气: 64
  • 好友关注人气: 67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贪官的末日》(27)下册

原创于: 2018-01-10 17:14:06

标签: 贪官

              【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编著

 

  

          1-34 中石化巨贪陈同海

 

2009年7月15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原总经理、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陈同海做出一审判决,认定陈同海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院经审理查明,1999年至2007年6月,陈同海利用其担任中石化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和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董事长的职务便利,在企业经营、转让土地、承揽工程等方面为他人牟取利益,收受他人钱款共计折合人民币1.9573亿元。案发后,陈同海退缴了全部赃款。                     陈同海

法院认为,陈同海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论罪应当判处死刑,鉴于鉴于陈同海主动交代了办案机关未掌握的上述全部受贿事实,具有自首法定从轻处罚情节;此外,陈同海还具有认罪悔罪,检举他人违法违纪线索,以及积极退出全部赃款等酌情从宽处罚情节,故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在当天的庭审中,控辩双方就陈同海受贿数额争论激烈。辩方为陈同海做的是罪轻辩护。律师认为,陈同海仅仅受贿2000多万元,另外的1.7亿元不能算受贿款,因为陈没有为对方谋利。陈同海交代,检察院指控中有1.7亿元是他的商人朋友送来让他帮忙的,这个忙跟中石化一点关系也没有,不是给的,他也没有利用自己的职务为对方谋利。

尽管辩方不认为1.7亿属于犯罪构成,可是在开庭前,辩护律师还是把其中关于证明这部分钱非贿款的十多份证据全部撤了下来,而他们提交法庭的证据一共是40多份。

判决出来后,陈同海对刑期基本满意,但还是表示对1.7亿的数额不认同。他的家属对此反映更强烈一些,多次劝陈同海上诉。据说,他的律师为此把上诉状都准备好了。但是,到了最后关头,陈同海决定放弃上诉。律师和家属遵从了他的意见。

司法机关认定的陈同海犯罪事实当中没有提及陈中传说中的两个重要人物:原山东省青岛市市委书记杜世成与陈的情妇李薇。而据《财经》2008年3月报道,正是杜世成在被调查中揭发了陈同海。李薇正是他“为情妇牟取巨额不正当利益、生活腐化”的对象。

陈同海出身革命世家,他的父亲陈伟达为中共上海老一辈领导人之一,在浙江工作近30年之久。1978年调任天津市委书记。

陈同海1976年从东北石油学院毕业,分配至大庆油田工作。1983年奔赴父亲的“根据地”——浙江,1983年3月至1986年12月,陈同海任浙江镇海石油石化总厂负责人。1989年5月任浙江省计经委副主任、党组副书记。1991年7月至1994年1月期间,任浙江省宁波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1994年1月,陈同海出任国家计委副主任、党组成员,直至1998年4月调任中石油集团公司副总经理。2003年4月起,陈开始担任中国石化集团公司总经理、中国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此时,到达他的顶峰,独揽大权,既是中石化的一把手,也是二把手和三把手。

陈同海生活奢华,每月公款花销120万元,平均一天花四万元。对此,陈同海竟然认为理所当然:“每月交际一两百万元算什么,公司一年上缴税款200多亿,不会花钱,就不会赚钱。”

2007年6月初,有所察觉的“上面”开始动作。在有关领导督促下,陈同海递交了一份书面“自我检查”,承认自己工作中有过失。

递交这份检查的前后,他开始转移财产,积极准备外逃。仅5月中旬到6月20日,陈同海在京、津、深的12个银行账号,有51次大额款项被提取或转移到其他账户及套购外币,总额过亿。                         陈同海和杜世成共用情妇李薇

2007年6月22日,陈同海被免去中石化集团总经理、党组书记职务。6月28日,陈同海被羁押至天津警备区拘留所,正式“拘留审查”。

陈同海落马后,有关部门从他在北京的两处住宅中,共搜查到52万美元、48万加元、65万欧元,还有化名护照五本。

(摘自《天价贪案中的陈同海》孙欣/文 《文摘旬刊》2009.9.4)

 

 

 

 

 

 

 

        1-34 重庆打黑除恶 文强被处决

 

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一审被判死刑

 

庭审现场

  2010年4月14日下午3时,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对文强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16:45分,审判长当庭宣判:重庆市司法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文强因犯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强奸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重庆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总队原副总队长黄代强因犯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高利转贷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30万元,罚金人民币220万元。

  重庆市公安局公共交通治安管理总队原副总队长赵利明因犯受贿罪、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贪污罪、介绍贿赂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七年六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万元。

  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原副总队长陈涛因犯受贿罪、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九年六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万元。

  同案受审的文强的妻子周晓亚因犯受贿罪,具有自首情节,被减轻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0万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1996年至2009年,文强利用其先后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党委副书记、副局长,重庆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职务晋升、调整,工作调动、安置,经营开发等谋取利益,先后多次单独或通过其妻周晓亚收受包括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在内的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11万余元,其中,文强、周晓亚共同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449万余元。

  2003年至2008年,文强明知岳宁、马当、王天伦、王小军、谢才萍等人组织、领导的多个黑社会性质组织从事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仍予以包庇、纵容。2007年9月,文强、黄代强明知王天伦犯罪组织因“涉黑”已被立案侦查的情况下,接受王天伦的请托,阻挠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对王天伦的处理。

  2007年8月28日晚,文强约某女到重庆市渝北区一餐馆和一会所吃饭、唱歌,授意他人劝该女大量饮酒后,将其带至一宾馆,不顾该女反抗,强行与其发生了性关系。

  此外,文强对1044万余元财物不能说明来源。

  法院同时查明,黄代强利用职务便利,多次收受他人及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钱财共计人民币184万余元,包庇、纵容分别以王天伦、龚刚模、王小军为组织、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谋求职务升迁,黄代强还向文强行贿财物9万余元,并帮助文强隐匿犯罪所得。此外,黄代强还通过高利转贷,非法获利71万余元。

赵利明利用职务便利,先后两次收受他人人民币35万元。为得到文强在其职务升迁和工作安排等事项上的帮助,先后多次直接或通过周晓亚送给文强钱财共计人民币27万元。此外,赵利明还纵容以谢才萍为组织、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向国家工作人员介绍贿赂12万元,并利用职务便利,将私人购买物品在单位财务报销。

陈涛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纵容以岳宁、龚刚模、王小军等为组织、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多次收受他人及黑社会性质组织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37万余元。为得到文强在其职务升迁等事项上的帮助,陈涛还多次通过周晓亚送给文强财物共计人民币6万余元。

法庭据此作出上述判决。

 

 

文强3000万家产仅400余万能说清来源

                            2008年6月,时任重庆公安局副局长的文强在检查工作

  2010年2月4日,重庆市司法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文强一案的公开庭审进入第三天。在昨日的质证中,文强的3094万余元巨额身家底细在庭上悉数曝光,但一家三口能对家庭财产说清来源的收入仅有400余万元。在此前的庭审中屡屡指自己不记得收了多少笔钱的文强,昨日面对检方对其工资收入等计算显得锱铢必较,甚至突然记起自己当初侦办大盗张君案时,有高额奖金还未被计入,当庭申请提交书面记录。

  真有钱  16处房产戴11万元劳力士办公

  昨日上午的庭审中,公诉人分别从其银行存款、放贷、投资、房产、扣押物品等方面逐一出示书证物证,详细“兜”出了文强的3000万元家底组成:8个银行账户、4份保险、7项投资、16套房产,以及侦查机关在文强家搜查扣押的181瓶藏酒、56件金银珠宝首饰、24只名牌手表、36件现代工艺品、9件文物、69幅字画。

  检方查明,文强的商品房有8处,自建房及1套经济适用房共计8处。

  检方指出,文强的第一套住房,因为是公安局的福利分房,购入时仅花费了5万元人民币。此后,周晓亚以其表弟身份,花了12万元购入渝北区正和花园小区的一套住房,又花11万元买了渝中区的一个商业门市,还多次以儿子的名义出资数十万元购房。

  此外,文强家的房产还包括一套经济适用房、仙女山别墅、海棠晓月小区的两套住房及一个车库、沙坪坝区融汇新时代的一套商品房、以周晓亚弟弟周泽新名义购入的监狱管理局集资房、吊脚楼、沙坪坝区老祖屋和一套19万元的赠房。这些年来,文强夫妻二人不停地到处购房,周晓亚还曾买到过“烂尾楼”,10万元的预付金有去无回。

  然而,在昨日的庭审中,对于16处房产,文强矢口否认拥有其中的大部分,“我只知道公安局的福利分房,其他的房子我都不知道在哪儿。”

  在文强的家中,检方发现了大量利用职务之便扣押的物品,包括22件工艺品,1个纯金佛头、50件字画、24件金银首饰等等,鉴定价格共计200余万元。

  公诉方指出,2004年,曾有风声说要调查文强,周晓亚便通过他人转移了一块劳力士手表和三件首饰。那块劳力士手表的鉴定价格为11.392万元,当初,文强曾大摇大摆地佩戴着这块劳力士表去办公。

真好色                            2009年9月,文强被执行逮捕

吃饭穿衣抽烟不花钱

12万元主要用来嫖娼

 

 

文强被控酒后强奸女大学生

 

  2010年2月2日,文强案将在重庆开庭审理,其被控强奸、受贿、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起诉书中,指控文强受贿110余起,受贿总额1810万元。

  指控:酒后强奸女大学生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文强落马后曾招供,“但凡有女明星、女歌星到重庆走穴演出,只要能想到办法搞定她们,包括用钱买、利用女星的隐私恐吓她们等,都要和这些明星睡一觉”。                            文强的情妇高圆圆

  昨日,有熟知案情的知情人士称,起诉书中并没有此类事实的指控,文强被控强奸罪的犯罪事实只有一起。

  该人士透露,起诉书中称,文强曾结识一名女大学生,两人一起喝酒,文强醉后在宾馆提出与该女大学生发生性关系遭拒,文强遂强行与之发生性关系。此后,两人还多次发生性关系。

  此外,坊间曾传言,文强妻子周晓亚参股重庆当地娱乐场所“亮点”,涉嫌组织容留卖淫。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起诉书中没有涉及相关信息。

  被控受贿总额1800余万

  1月18日,重庆市检察院第五分院对文强提起公诉,据称卷宗材料172册,起诉书50余页。

  有知情人士透露,起诉书指控文强受贿达110余起。

  知情人士介绍,起诉书中文强被控受贿1000万,其妻周晓亚被控与文强共同受贿810万,文强被控受贿总额为1800万。最初,重庆公安机关指控周晓亚涉嫌隐瞒、掩饰犯罪非法所得和洗钱罪。最后,重庆公诉机关在起诉书中否定了公安机关这两个指控,以受贿罪对周晓亚提起公诉。

  “周晓亚是以特定关系人的身份,与国家公职人员共谋收取贿赂被指控受贿罪的。”该知情人士说。

  2009年2月27日,重庆市一中院一审宣判杨矿生代理的蒋勇案,蒋因受贿1796万余元被判死缓。此时,文强仍在任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有人估计,文强可能参与过蒋勇案旁听,因此认识律师杨矿生。

杨矿生告诉记者,首次会见文强时,两人并没有谈案子,而是“主要讨论了几个原则问题,比如相互信任和依法辩护等方面”。两人充分沟通后,文强正式确认杨为辩护律师。

 

 

文强二审否认强奸女大学生 律师称属两相情愿

 

  历时两天半的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等人涉黑案二审庭审2010年5月15日在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结束。在15日上午的庭审中,法庭不公开开庭审理一审判决中关于文强犯强奸罪部分。在上诉人文强最后陈述后,法庭宣布,该案将择期宣判。

  昨日上午,文强的强奸罪不公开审理结束之后,文强最后一次在法庭上做出最后陈述。文强说,现在自己十分可怜,辜负了党对自己的培养。

  文强否认强奸罪

  文强昨日在庭审中说,一审公诉机关指控的强奸都不是事实。

  庭上,他表示,一审材料中显示,他与女大学生巫某某第一次发生关系时遭到对方拒绝,事实上,“我们进房间后,我提出上床休息,她说明天要上课,但是没有离开的意思,于是我们又继续聊天,我又提出上床休息,她还是说明天要上课,离学校太远,明天上课搞不赢,我意识到巫某某是不想在这里过夜,我说那我们休息一下再走,她同意了,我先洗澡后在床上躺下,她去洗澡。事后,是我先走的,给了她大约六七千块钱。而且之前我和巫某某就认识。但是具体怎么认识的我不记得了。”

  文强的律师宣东为他做了无罪的辩护。文强的辩护律师认为:两人第一次发生关系时,至多是半推半就,后来两人又多次发生关系,完全是两相情愿。因此,文强的行为不属于强奸。

  文强希望公正判决

  随后,上诉人文强作了最后陈述,他表示,法院充分保障了他及其辩护人的诉讼权利,也对法院公正司法的精神表示感谢,希望法庭能够高度重视证据材料的客观真实性。同时,他表示,自己确实收受过下属的钱财,但是同这些人职务提拔之间不存在直接关系。他承认收受过岳宁、王小军、马当等人的钱财,但不明知这些人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事实。

  文强说,他在被羁押期间深刻反思了其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主、客观因素都存在,主观上的因素是主要的,为此,他曾向有关方面作出过深刻的检查,写下过悔罪书,希望法院能够依法公正判决。

  昨日二审全部结束后,文强的律师向审判长提出能否让其家属和文强见一面。法院方面经过商量,予以准许。

  文强对亲属表示,他最担心的是儿子,自文强被“双规”之后,儿子就失踪了,到现在下落不明。

  [前日庭审焦点]

  文强是否应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在前日进行公开开庭审理部分的法庭辩论中,文强是否应当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文强收受财物是否存在具体请托事项、部分受贿事实的认定等成为庭审的焦点。

  文强在自行辩护时承认,赵利明春节期间给其送过一些钱物,也通过周晓亚收取了赵利明财物。但其辩称,他也送过赵利明一些东西,在他看来,他和赵利明之间的经济往来是正常的人际交往。

  针对他和周晓亚共同受贿的部分,文强辩称,周晓亚收受他人财物的事实,他大多数并不知情,不应对周晓亚收受的这些财物负责。

  在文强自行辩护结束后,文强的第一辩护人提出,存在制约关系的上下级之间,在春节、生日时送礼的不能一概算作受贿。文强的辩护人认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条件,数额是一定条件,但不是唯一条件,另外还要考虑是否存在从轻或减轻量刑的情节。

  对此,检察员表示,文强、周晓亚不论以何种目的收受他人钱财,实际上为其升迁提供便利,是利益回馈,因此应认定为受贿行为。同时,检察人员发表出庭意见时表示,一审判决认定文强犯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上诉人文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针对是否应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问题,检察员认为,文强受贿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不论是下属,还是黑社会;不论是在家中,还是在办公室;不论钱多钱少,都来者不拒,其行为丧失了国家公职人员的职务廉洁性。文强犯罪情节极其严重,主观恶性极深,社会危害性极大,一审死刑判决,符合罪刑相适应原则。

 

 

文强情妇陈光明被免职 曾被称为重庆警界女杰

 

陈光明免职提前退休曾被称为“重庆警界女杰”

  2010年5月20上午,记者从重庆市政府公众信息网获悉,重庆市人民政府决定陈光明同志提前退休,免去其重庆市公安局副厅局级侦察员职务。

  据悉,陈光明从警30年,先后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办公室资料员、材料室副主任、行政科科长、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重庆市公安局禁毒总队党总支书记、总队长和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党总支书记、总队长(副厅级)。

  坊间曾把她称为“重庆警界女杰”。她曾多次荣获个人二、三等功和重庆市先进工作者、“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劳动模范”、“第五届全国十大女杰”、“重庆市首届十大女杰特别奖”等荣誉称号。

文强案发后,陈光明接受调查,她承认和文强是情人关系。                            陈光明

 

 

揭秘文强妻子庭审翻供内幕:不能接受丈夫被判死刑

 

在和文强共同受贿一案案发后,文强的妻子周晓亚归案后表现得主动积极,首先把受贿的事实和赃款的去向做了交代,对共同受贿部分全部承认并在法庭上说“文强不如狗”。

然而,在得知文强一审被判处死刑,自己被判处8年有期徒刑后,周晓亚在二审时,将一些受贿行为大包大揽,称她收受的很多财物及房产文强不知情,属她一人所为,极力为文强开脱。

对于周晓亚180度转弯的变化,其辩护律师倪泽仁解读了其中的曲折详情。

行为怪诞的会见

2009年12月12日,李庄因涉嫌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触犯《刑法》第306条,被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分局刑事拘留。次日,经江北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依法执行逮捕。李庄案中,媒体网络给“重庆打黑”系列案件中从事辩护工作的北京律师形成了强大的舆论压力。

律师们只要听说谁将前往重庆,总要送以善意的叮咛“小心点。” 

不过,一个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面对强大的国家司法机关,在长达一年的诉讼期间被关押在看守所,与世隔绝,处于一种“二比一”的强制困境。此时的律师,更有义务代表其家人“探亲抚慰”,并为其提供法律帮助。 

不过,接待周晓亚的委托人那天,双方谈话前的“怪诞举止”,律师每次回忆起来,还是觉得既好笑又无奈。

在重庆某酒店。委托人进房间后,先将自己手中的3部手机的电池板抠下,放进洗手间,并用浴巾掩盖好。律师也按照如此“程序”做好准备。随后,双方的谈话开始。由此可见,李庄案带给律师界特别是刑辩律师的后遗症是多么严重,不少律师在会见中的言辞也表现出躲躲闪闪。

周晓亚受贿一案,定于2010年2月2日9时30分在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大审判庭审理。

根据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的《起诉书》,此次开庭审理的被告人有文强及其妻子周晓亚、重庆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总队原副总队长黄代强、重庆市公安局公共交通治安管理总队原副总队长赵利明、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原副总队长陈涛。上述5名被告人被控涉嫌受贿等多项罪行。本案审判长为刑一庭庭长,出庭公诉人为“十佳公诉人”么宁等3人,5名被告人均委托了辩护律师。

根据法院安排,开庭时间将持续5天。

开庭前后的反复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坐落在渝中区南纪门,这里足以体现老重庆的街巷风貌和百姓生活。之后的日子里,这里异常热闹,法院门口挤满了伸长脖子窥视法庭的人们,附近宾馆住满了来自全国各地近百家媒体的记者,法院周边拥挤的“苍蝇馆子”里座无虚席,坐满了操着不同口音的斯文食客。

作为周晓亚的辩护人,倪泽仁已经在法庭上坐了4天,包括晚上的3小时,被告人周晓亚对检察机关指控其与丈夫文强,共同收受800余万元贿赂的事实统统承认,但被告人文强却说:“老婆收钱后,大多数没有告诉我。”

2月6日,庭审将进入法庭辩论阶段。经过几天的法庭调查和举证质证,倪律师认为5名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远不同于媒体报道的那样。根据检察机关的指控,周晓亚作为一个非国家工作人员,其之所以构成受贿罪,是因为其丈夫文强属于国家工作人员,她属于法律规定的“特定关系人”。

根据法律规定,共同犯罪不可或缺的两个要件为“授意”和“共谋”,也就是说周晓亚要告诉文强“谁送钱,办何事”。如果不转达,就不能认定文强构成受贿罪,周晓亚也就不能构成受贿罪的共犯。

通过5天的庭审调查和举证质证,周晓亚对所收钱财的全部事实供认不讳,但在“是否告知文强”的细节上,却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周晓亚在庭前的审讯笔录中供认收钱告知了被告人文强,但当庭举证的笔录中均简单出现了“我告诉了文强”,而告诉的内容却没有具体供述。

而文强当庭对很多受贿事实坦言:“她收的钱,相当部分没有告诉我。”并在举证质证过程中多次供述:“多数没和我说过。”所以,作为口供基准的被告人周晓亚发生了变化。这一核心事实不经当庭质证,特别是不对周晓亚与文强的口供当庭质证查实,无法认定这种特定关系人依附型的共同受贿犯罪。

经过5天5夜的审理,轰动全国的重庆文强涉黑受贿系列案件终于结束了。 法庭上我对两个程序问题的激情辩论,引起了媒体的热炒。有的报道为“炮轰”公诉人,有的表述为“斥责”检控方,还有的报道为“周晓亚的辩护人情绪激动地表达了对诉讼程序的不满” 。

二审时的默契回答

2010年4月14日上午继续开庭,对新证据进行质证,下午3点全案宣判。

案件结果会怎样?文强也许不会被处以极刑立即执行,但其所犯受贿罪的金额非常危险。因为,在我国审判实践中,有的受贿金额一个亿死不了,有的区区几百万便可以处死,差距之大令人费解。但其妻子周晓亚的刑期应当在15年以下,倪律师当时这样想。

4月14日上午9点整,文强一案在休庭两个多月后继续开庭审理。法院仅有30多人参加旁听。9时整,文强在法警的搀扶下,步履蹒跚地走向被告席,精神大不如上次开庭。文强的穿着还是第一次庭审时的黑灰色休闲夹克衫。

      上午的开庭只进行了14分钟,内容为对同案被告人赵利明馈赠给文强、周晓亚的一幅价值364.12万元“青绿山水”画重新鉴定后的法庭质证。早在2月2日的庭审质证中,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指控被告人文强、周晓亚收受同案被告人赵利明行贿的价值364.12万元的张大千名画,构成受贿罪。

      当时,倪律师和被告人文强的辩护律师杨矿生等人,均对该画是否属于真迹以及价格鉴定结论表示异议,并强烈要求重新鉴定。休庭后,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尊重辩护人的意见,申请国家文物局的文物鉴定委员会进行了重新鉴定。

      4月14日下午,法院判定文强犯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强奸罪四项罪名,数罪并罚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周晓亚因犯受贿罪,具有自首情节,被从轻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0万元。面对判决结果,文强没什么反应,很平静。周晓亚则情绪激动,当庭失声痛哭,瘫软在地。

      宣判的次日,令人吃惊的是,周晓亚已经从我第一次会见时的傲慢、怀疑,第二次的惊恐、侥幸,转化为宣判之后的痛悔和彻悟。她是拿着厚厚的判决书,穿着“0027号”囚服,边哭边走,进入会见室。

      一个人一生中遇到丈夫判处死刑,儿子不知去向,自己又被判处8年有期徒刑,这当然是最大最惨的事情。

      辩护律师来见她时,她的第一句话是:“昨天晚上吃了很多药才勉强闭上眼睛,文强判死刑,太重了!”倪律师问她:“昨天你在法庭上,突然变得无法控制、抽泣不止,继而瘫软在地,最后又双脚跳起,奋力跺脚,以至于法警将你带离法庭。如此强烈的反应,是不是因为文强被判处死刑?”

      “当然!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受贿,没有利用职权整人,没有人命,没有给国家造成损失,比他受贿多得多的人都没有死,凭啥判文强死刑?我要上诉!”

      会见过程中,周晓亚不时流露出对丈夫、儿子的牵挂,向律师探寻有关情况。如文强是否上诉?儿子现在被关押在什么地方?周晓亚还十分失望地问道:“我还能否和文强再见最后一面?”

      最后,倪律师根据其口述内容当即书写了刑事上诉状,并让其签字,按照其意愿提交到了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5月13日13时,文强案二审在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继续公开开庭审理。在结束对文强的发问后,周晓亚开始接受法庭调查。周晓亚在陈述上诉理由时表示,一审判决部分事实不成立,并称量刑过重。

      庭审中,文强和周晓亚两人的回答很默契,这与一审期间两人表现状况完全不同。周晓亚将一些受贿行为大包大揽,称她收受的很多财物及房产文强不知情,属她一人所为,极力为文强开脱罪行。

      5月21日,文强案宣判,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文强、周晓亚、黄代强、赵利明、陈涛5人的上诉,维持一审法院的判决。

    嘉陵江上轻雾弥漫,山城上空阴霾涌动。

 

 

重庆司法局原局长文强涉黑案 今日9时二审

 

2010年4月14日,文强出庭听取宣判

  今天上午9时,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涉黑案二审将在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文强在庭审现场

  4月中旬,文强因受贿,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强奸4罪,数罪并罚一审被判处死刑。一审判决后,该案5名被告人均提出上诉。

  文强案一审宣判前,各界关于文强命运的种种猜测就一直不断:部分人士认为,纵观近年来的官员受贿案,其受贿金额高过文强而免于一死的官员不在少数,文氏或许会免于一死;更多的意见则认为,罪大恶极如文氏者,必将难逃死刑。

  日前被公开的文强案一审主审法官的日记显示,对于文强的量刑问题,合议庭内部也曾有过争议,但判处死刑的意见最终占了上风。一审对文强的死刑判决被重庆多数普通民众视为理所应当,“文强就是重庆最大的黑社会”在当地并非是其落马后才流传开的说法。

在接下来几天的庭审中,文强及其辩护人将如何辩护、是否会有新的关键证据出现已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也将是该案二审的重要看点。

 

2010年2月2日至6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指控被告人文强犯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强奸罪一案,并于今年4月14日作出一审刑事判决,认定文强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一审宣判后,文强提出上诉。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于今年5月21日作出刑事裁定,驳回文强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经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被告人文强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其行为已构成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情节严重;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特别巨大,不能说明来源,其行为已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违背妇女意志,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被告人文强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依法应当判处死刑,并与所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强奸罪数罪并罚。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依法核准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的刑事裁定;并下达了执行死刑的命令。

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2010年7月7日在重庆被执行死刑。

 

 

文强二审被判死刑 百姓大呼痛快

 

2010年5月21日,文强被宣判死刑后,重庆群众自发来到重庆市委门前,打出条幅:“打掉黑社会保护伞文强,党和政府英明!”

21日上午,文强二审被判死刑的消息传出后,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不少专家、市民、网友认为,文强罪恶滔天,判处其死刑是罚当其罪,罪有应得。

市民:放鞭炮拉横幅庆贺

上午11时许,文强二审被判死刑的消息从法庭内传出后,市高法院大门外响起隆隆的鞭炮声。30多名市民拉起“判处文强死刑,法律万岁”的横幅,并放起鞭炮以示庆祝。

市民王女士告诉记者,他们一早就来到法院门口,等待二审结果。在她看来,文强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却公权私用,利用手中权力谋私利,实在是罪不可恕,“判处文强死刑,我们老百姓心里痛快!”王女士说。

法学专家:文强社会危害性大,判处死刑罚当其罪

昨日,西南政法大学青年法学专家刘沛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是一审法院还是二审法院,在审理文强案时都依法做到了公平、公正、公开。“虽然二审法院最终维持了一审法院的全部判决,但二审的审理并未走‘过场’。”刘沛谞注意到,二审中,针对文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多项上诉理由,法院都进行了认真审查,且二审判决书中明确写明了不予采纳的原因。

同时,刘沛谞认为,文强犯四宗罪,其中受贿罪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特别大,不仅损害了社会、被害人的利益,还严重损害了国家、政府的公信力,严重影响了老百姓对法治的信心,判处其死刑罚当其罪。

网友:文强案具有重大警示意义

有网友在华龙网“两江社区”发帖称:曾经在政法部门身居要职的文强,其不作为、乱作为,颠倒黑白、为非作歹的行径,实际上已经害死了很多无辜的人,“文强今天的下场罪有应得。”

而网友“sally”则认为,文强案具有重大警示意义。“文强的‘落马’告诫所有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管你们手中的权力有多大,若不用来为老百姓办实事,而是以权谋私,文强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

 

 

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7日被执行死刑

 

二审宣判后,市民在法院外放起鞭炮庆贺 

2010年7月7日上午,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消息: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今日在重庆被执行死刑。

2009年2月2日至6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指控被告人文强犯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强奸罪一案,并于同年4月14日作出一审刑事判决,认定文强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一审宣判后,文强提出上诉。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于今年5月21日作出刑事裁定,驳回文强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经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被告人文强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其行为已构成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情节严重;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特别巨大,不能说明来源,其行为已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违背妇女意志,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被告人文强受贿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依法应当判处死刑,并与所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强奸罪数罪并罚。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依法核准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的刑事裁定;并下达了执行死刑的命令。

 

 

重庆市民拉横幅放鞭炮庆祝文强被执行死刑

 文强被执行死刑后,市民在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门口拉出“处决文强是重庆市打击黑恶势力的重大胜利”的横幅

2010年7月7日11:30文强被执行死刑的消息传出后,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在重庆市委门前,记者看到有市民拉出“文强死 百姓欢 重庆安”的横幅。在重庆市检察院门前,有市民再次放起鞭炮以示庆祝。

在华龙网“两江社区”,有网友发帖称:曾经在政法部门身居要职的文强,其不作为、乱作为,颠倒黑白、为非作歹的行径,实际上已经害死了很多无辜的人,“文强今天的下场罪有应得。”

 

 

遗体已被火化 文强死前与儿子抱头痛哭

 

重庆群众拉横幅庆祝文强伏法

7日,在文强进行一审的五中院门前,有不少群众聚集围观。同时,在重庆市多处出现庆祝文强被处决的条幅。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市委、市纪委门口均有群众拉着横幅。重庆步行街解放碑、观影桥商圈则挂满了竖幅标语,整个城市洋溢着庆祝的装扮。条幅上写着:“贪官亡,冤魂安,党英明,国昌盛”、“文强死,百姓欢,重庆安”、“处决文强是重庆打击腐败的重大胜利”、“处决文强,共产党万岁,法律万岁”、“党中央打黑除恶,国泰民安”等字样。

文强的最后日子

临刑前 叮嘱儿子不要埋怨社会

文强的一审辩护律师杨矿生、二审辩护律师宣东,先后10多次会见文强。他们介绍,每次会见,文强的情绪总的来说,十分稳定。一审宣判文强死刑后,虽然是他没有想到的结果,非常不能接受,但是当时他还是十分冷静。

宣东说,最后一次会见文强的时候,文强最牵挂的是他的儿子文伽昊,因为自文强“双规”后,他的儿子也不知去向,他也希望能够见上儿子一面。在执行死刑的前一天,即7月6日晚6时,文强大姐文万琴接到专案组人员通知称文强想见她,核实几个问题。                

 昨日上午7时,专案组派车去接,文万琴提出带上文强儿子文伽昊,一同见面。对方答复,他们自有安排。后来文强如愿见到了儿子文伽昊。文强临别前,对儿子文伽昊说:“爸爸有罪,不能埋怨社会,要听话,要好好做人。”

说完这些,文强及其大姐、儿子在会见室失声痛哭。

           文强被执行死刑前4小时,记者在其监室里,与他面对面地交流

宣东告诉记者,根据以前办理的死刑案件来看,死刑犯被注射死刑一般是在一审判其死刑的法院。“所以,文强可能是在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被注射药物执行死刑的。当然,执行过程不会持续太久,也不会有太多痛苦。”

他还代文强家人转告记者,“文强的遗体应该已经火化了,他的家人正忙着处理后事。他们特意嘱咐我,暂时不接受媒体的采访,他们害怕这个时候被打扰。”

二审前后 两次要律师预测结果

昨日,文强被执行死刑之后,文强的二审辩护律师宣东告诉记者,没想到最高法院核准文强死刑的速度这么快。宣东接手文强案之后,曾经4次会见文强。在二审前,文强要宣东预测二审结果,宣东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要他做好开庭的准备工作。当时宣东还是很有信心的,他认为文强受贿金额不是很大,社会危害也不大。但从重庆打黑一系列案件的二审结果来看,宣东觉得最终也很有可能维持死刑宣判。

二审之后,宣东最后一次会见文强,求生欲望十分强烈的文强再次要他预测最高法院的复核结果,宣东当时告诉他,核准或者不核准都有可能。文强听了这话,显得十分无奈

文强其人:

他在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的16年间,破获了1992年重庆警匪枪战,1994年中国第一盗案,2000年的杀人恶魔张君案和重庆抢劫运钞车案,获公安部一等功多次,是闻名一时的“打黑英雄”,号称“全国排名靠前的刑事侦查专家”。他所领导及主管的重庆市公安局刑侦力量一度居全国前列。然而,他坐拥8处豪宅,家藏过亿资产,为至少6个大型黑社会团伙提供保护。在他的任期内,全市1400多起命案未破,500名杀人犯在逃。他又被称为“全市最大的黑社会保护伞”。

今天9时05分,押解文强的车队抵达重庆市歌乐山上的某刑场,该刑场位于接近山巅的某山头。不到10分钟,文强的死刑即执行完毕,在坊间颇具传奇色彩的文强就此走到人生的终点。17时,他的儿子文伽昊领取了他的骨灰。

文强就此成为第一个被执行死刑的正局级公安局长。这一天,距离他被“双规”,正好11个月整。

从今天清晨5时35分开始,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文强监室里与他面对面,并随押解车队全程见证了文强生命最后4小时的整个过程。在刑场外,可靠消息人士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文强被押解至事先准备的注射执行车内,执行死刑注射。执行完毕后,由法院送至殡仪馆火化。

中国青年报记者于6日晚最终获准采访文强, 记者于7日凌晨4时到达羁押文强的某看守所,彻夜未眠。

最后4天:看守所里关注世界杯 认为德国大比分战胜阿根廷是赌球

中国青年报记者获悉,7月4日9时10分起,文强和民警就前一晚德国与阿根廷的世界杯四强争夺赛进行了半小时的交流,文强对德国大比分战胜阿根廷这样的传统足球强队感到不可思议,认为有赌球之嫌。随后,文强认真地看了近两小时的武侠小说。

世界杯期间,文强看过多场比赛。端午节期间,他也吃到了粽子。

7月4日14时40分,文强午休后起床,和民警“神侃”世界杯,包括他以前到美国、巴西出差的见闻经历等。

16时10分,文强理发。随后看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视,再看书、晚餐,并由民警带其在监室内散步。晚餐吃了蒸蛋,餐后时间,和民警交流了金庸、古龙、梁羽生三大武侠作家的武功写作技巧,很显然,他对这些武侠小说中的许多经典人物和经典片断极为熟稔。

当晚,文强与民警谈兴甚浓,交流的话题主要是体育和武侠。之后,收看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的世界杯专题节目“豪门盛宴”,还不时发表对比赛的看法和见解。近23时,兴致勃勃的他才洗漱后上床睡觉。

倒数第2天,含泪被宣布“双开”

专案组民警告诉本报记者,7月5日上午,重庆市纪委一行3人向文强宣布“双开”决定——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文强情绪较激动,双眼有泪水。

此前的6月中旬,重庆市政府公众信息网发布消息称,经2010年5月13日市政府第70次常务会议通过,给予文强、陈洪刚二人行政开除处分。

中国青年报记者获悉,在收到《重庆市监察局双开决定书》后,文强表示,自己对受贿的部分犯罪事实提出异议,认为他妻子收受的大部分财物,自己均不知情。

7月6日,文强显得心事较重,15时45分,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来到监室与文强会面,16时35分离去。之后文强情绪较好。晚饭吃了3个蒸蛋,餐后吃梨。晚上,文强希望民警把频道调至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继续看世界杯。7日凌晨,是荷兰与乌拉圭的半决赛。

刑前4小时,拒绝采访,翻看整理判决书 刑前两小时,获悉死刑结果,表情正常

今天早晨5时10分,文强被民警叫醒起床后,显得有些茫然。

文强的举止动作显得非常缓慢,在他完成洗漱、叠被、服药后,5时35分,记者获准进入羁押文强的单间监室,诚恳地表示希望采访,没料到,即使连“有人评价你曾是‘全国排得上号的刑侦专家’,你自己同意这个说法吗?”“你现在想见到什么人?”等“温和”问题,文强也表示强烈抵触。

文强穿着洗得很干净的乳白色短袖衬衣和灰色西裤,隔着桌子面无表情地看着记者:“我一点准备都没有,你们提的问题不是一两句就能回答的,我马上就要出庭了,现在需要准备一下。”

逐渐散开的夜幕中,6时10分,法院的车队到达看守所。

6时24分,文强离开看守所。6辆车组成的车队到达嘉陵江上的黄花园大桥时,高楼林立的渝中半岛在清晨的薄雾中慢慢醒来。深色玻璃隔开了文强和囚车外的世界,即使距离很近,记者也无法看到文强的身影。

6时55分,车队到达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地下车库进入法庭。

7时15分,法庭宣布,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并立即执行。

记者从现场人士处获悉,当法庭宣布死刑核准及执行时,文强的表情相对平静,状态相对正常,没有现场晕倒瘫软。

7时40分,文强与自己的大姐、儿子会见。

8时30分,由12辆车组成的车队驶离法院,开往刑场。通过警哨密布的嘉陵江滨江路、高九路等,严格的交通管制让车队的行驶速度极快。面对这个庞大的公检法车辆组成的车队以及密布的岗哨,街上的行人都驻足观看,议论纷纷。

8时48分,车队开始进入以白公馆、渣滓洞监狱等闻名的歌乐山,今天阳光明媚,素称“半山烟云半山松”的歌乐山,少见地展现出清朗的另一面。

9时05分,经过一段泥泞而狭窄的山路后,车队抵达刑场。文强乘坐的车驶入一个有约3米高围墙的小院内,其余警车停在外边,几个人进入小院后,不到10分钟,所有车辆撤离刑场,这意味着,文强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他曾在凌晨1时15分,戴着头盔向与警察枪战的犯罪分子下达最后通牒;他曾踩着“中国头号悍匪”张君的头,向领导打电话“张君抓到了,就在我脚下”;他曾让派出所所长向小姐敬酒;他曾让下属跪着和自己讲话……文强,连同他的江湖人生,在歌乐山巅,成为终局。

东方红丛书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反腐倡廉| 所属自分类: 纪实文学 | 评论数 (0)| 阅读数 (388)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