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不执着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8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荐

中国的天量货币究竟隐身何处?

原创于: 2013-06-25 17:11:35

标签:

 今年5月以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三次提及“货币存量”。报道显示,李克强首次提及“货币存量”,是在5月13日的国务院机构职能转变动员会议上。当时他指出,“在存量货币较大的情况下,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速较高”。时隔不到一个月,李克强在6月8日二度提及“货币存量”,并进一步要求“要通过激活货币信贷存量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而在流动性异常紧张折射出货币政策的困境、同时市场对央行是否会在政策上给予宽松支持揣测之际,在6月19日最新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策层再度用“用好增量、盘活存量”给货币政策定下基调。

     截至5月末,中国M2总量达到104.21万亿元,中国的M2/GDP的比例也已多年接近或超过200%。而且,今年以来的货币增速也非常快,M2增速为15.8%。从这些数据来看,在当前中国的货币和信贷规模的总量与规模已经非常大。只是存量货币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还不够、效率还不高,货币空转甚至是泡沫化的问题严重之际,我国已不能再一味地靠信贷剌激来保持经济增长,而必须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不放松,通过改革优化信贷结构,充分发挥存量货币对经济的支持力度。正如李克强所提出的“盘活货币信贷存量”这一货币政策的新基调,这对于把握中国经济的矛盾所在,具有很强的政策前瞻性,对于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提供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动力有着重要的作用。

      可能有人会提出质疑,怎样才能盘活货币信贷存量呢?众所周知,货币政策的目的是通过调控货币存量来影响信贷,并进而影响实体经济。因此,判断贷币政策是否有效,就其根本而言,就是货币政策是否促进了实体经济的繁荣和可持续健康发展。而实体经济能否得到货币信贷的有力支持,取决于三大因素:一、市场上的有效货币总量。有效总量越大,可供借款的货币就越多。二是信贷资金在不同主体间的分配。分配给实体经济的比重越大,则在金融部门空转的比重越小,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就越大。三是实体经济对信贷资金的使用效率。对信贷资本的腐败度越小、产能过剩程度越低,实体经济对信贷资金的使用效率就越高。

      因此,要解决“如何才能有效盘活货币信贷存量”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回答:一是,中国发行了天量货币,这些货币究竟去了哪里?在哪些环节产生了问题?二是,中国的信贷存款和增量都很大,为什么这些钱没流向实体经济,而别的领域?为何许多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还患上了货币饥渴症,不断的喊缺钱?以上这二个问题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货币漏出,即在拥有天量货币(信贷)的同时有效(信贷)供给总量一直不多这一问题,要不然国内通胀形势肯定因货币超发早就恶化了。那么天量的信贷究竟漏到哪里去了呢?

     首先,货币化进程导致了货币的漏出。在从计划经济转轨到市场经济中,大量的商品需要货币化,在此过程中会需要大量的远远超出GDP总量的货币。如住房市场化改革后,就需要大量的信贷货币;中国债市的开放后,金融债就有近30万亿规模,中国股市尽管表现不佳,但市值也与GDP差不多,这些虚拟经济领域都是吸纳了大量的流动性。所以从表面上看,中国的M2/GDP是美国的7倍,但是主要流向了虚拟经济领域,而实体经济却仍患有货币饥渴症的根本原因。

     再者,储蓄率畸高不下引发漏出。自20世纪90年底以来,中国的储蓄率整体上呈不断上升趋势。储蓄占GDP的比重从1996年的37.2%上升到2011年的52%,15年间上升了14.8%。这导致中国的储蓄率远高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世界平均水平。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材料,中国的储蓄率从20世纪90年代至今一直居世界前列。2011年国内储蓄率高达51%,而全球平均储蓄率不到20%。从国际比较来看,中国的储蓄率不仅远高于发达国家和地区,也远高于历史上以高储蓄率著称的东亚四小龙。

    很显然,M2的构成中包括定期和活期储蓄,而储蓄率居高不下,不仅会助涨银行业信贷扩张的欲望,而且还因较低的融资成本,使大量的银行信贷流向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国企央企等既得利益部门的手中,这叫“银政合作”或“银企合作”。这些既得利益群体要么把以极低融资成本的信贷资金仍然继续储蓄在银行以备它用,要么在拿到信贷后立刻投资一些资金耗用量大、投资效率低下、回报周期长的项目。这些行为都会推动M2规模的迅速扩大,而真正实体经济则难享信贷扩张的“硕果”。

     最后,货币在金融部门内空转,没有流向实体经济。应该说,中国的信贷供给总量是很大的,截至3月末,人民币贷款余额达65.76万亿元,一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2.76万亿元。如果这些信贷能流入实体经济,那么市场上应该“不差钱”。然而数据显示,2012年以来,较快的货币扩张政策却并未给实体经济带来多少裨益,全国范围内的企业仍面临缺贷、愁贷甚至求贷的境况。很多报道证明,一些企业虽然实现了销售数量的增长,但却未实现销售收入的提升,陷入了即便产品售出也拿不到货款,转而只能再次求助于银行贷款投入再生产的现实之中。造成此的原因,就在于“货币信用自身内部循环、自我'空转'的数量正越来越大,速度正越来越快”。 

     据货币统计口径,M1主要由流通中的现金和单位活期存款构成,主要体现货币的交易职能;而M2=M1+储蓄存款+企业定期存款,主要表现货币的资产职能。而事实上是越来越多的货币向可以获得更高利息的准货币转化,即过剩的流动性以准货币的形式滞留在金融体系内部而并非直接进入实体经济的流通领域参与商品交易和商品流通。那么,货币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的比例占有多大呢?据一些经济学家的估计,很可能高达30%左右。也有专家算出,一季度全国新增人民币存款6.11万亿元中,至少有1/4来自于贷款派生。大量的信贷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而没有成为生产要素被配置到实体经济当中去,于是仍游离于金融市场内部,以企业债、股票、银行短期借贷等高级金融资产形式独立存在,未真正流入到制造业等实体经济中去。

     现在中国金融界出现了一个奇怪景象,一方面银行业出现了严重的“钱荒”问题,而另一方面中国的M2总量和增量均迭创历史新高,货币超发程度世界第一。这说明了中国的货币市场真的“不差钱”,根本无需释放流动性,目前要做的是如何让滞留于虚拟经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金融体系内部“空转”的资金“活起来”更好的服务于实体经济。实事求是的讲,当前我国政府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空间的回旋余地并不大。只能通过李克强总理所说那样“要通过激活货币信贷存量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只有这样才不会给中国经济的增长带下后遗症,也不会进一步加重中国银行业的金融风险。

不执着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财经|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17)| 阅读数 (17685)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