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奈奇文

 
  • 关注好友人气: 184
  • 好友关注人气: 156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李克强的“下限”在哪里?

原创于: 2013-07-16 21:29:07

标签:

李克强总理近期提出了个经济增长“下限论”,引发海内外热议。

据说,北京财经圈内有个说法,说这“下限论”来自韩亚航空空难的启发。大意是韩亚航空最近航机失事,是因降落时低速破限,导致了“硬着陆”,李克强认定大陆经济不能失速,否则也会“硬着陆”。

且不说这是否是李克强的原意,也不去评论这种说法是否是牵强的臆断,实际的问题是,李克强因何要提出“下限论”,是否担心大陆经济失速,经济又会否出现“硬着陆”?这倒值得讨论。

今年初,普遍预测大陆经济将开始反弹,经济成长速度将超过8%,4月份第1季度经济数据出来,GDP增速回落至7.7%低位。当时盛传李克强接受经济调低的现实,不会出手刺激经济,而要增强调整结构。海内外经济界由此将适度地度增长(7%左右)+调整结构解读为“克强经济学”的核心内容。

    李克强的“下线论”出来后,业内普遍猜测这个GDP“下线”究竟是个什么百分比?有说7%的,更有说6.5%的,也有相当多的人认为以7.5%为下限可能更符合事实。关于第三个数字,这是3月新政府向全国人大报告的全年预期目标,以此为李克强“下限论”的图解,可能更符合事实。

7月15日是个重要的日子,这天国家统计局要公布关键性的宏观经济数据,其中最重要的是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数据。在此之前曾有不少预测,其中预测得最多的是7.6%,也就是说,经济增速会较首季再有轻微的下行。这个预测比较符合实际。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GDP)24.8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6%。其中,一季度增长7.7%,二季度增长7.5%。从环比看,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1.7%。

可能又会有人就此而认定7.5%就是李克强的“下限”。

回过头来看李克强的“下限论”,这实际上是向外界发出的一个强烈信号。李克强是在关键数据公布之前的7月9日在广西主持部分省区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提出来的,而且他随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再度提出“稳增长”。这应该是他有意向外界透露宏观调控政策走向来引导未来一个时期经济走向。李克强在这次会上提出的“下限论”,可以视为经济政策的一种转向,值得强烈关注。之后,甚至引发股市急升,也是一种佐证。

李克强的原话是:“经济增长率、就业水平等不滑出下限,物价涨幅等不超出上限。在这样一个合理区间内,要着力调结构、促改革,推动经济转型升级。”

显然,李克强在这里所强调的“下限”,相关联的主要有经济成长率、就业水平、物价涨幅3个关键性指标。

首先,经济增长率与就业密切相关。中国经济增长率究竟多高为宜?过去一直存在争论。但官方早在上世纪提出“翻两番”指标时就有过论证并提出选相关依据,当时的意见是,保持经济增长7%比较符合中国实际,既可以保障中国经济10年内“翻两番”,也不会导致原材料、能源等生产要素的紧张状况,同时也是容纳就业所必须的。显然,7%或者7.5%的速度是可以接受的数字,在相当长的时期都符合中国发展实际。

再就是物价水平。改革开放30多年的经验证明,物价水平与经济增幅有正相关性,过高的增长率往往引发物价大幅增长,中国90年代和近10年的通货膨胀都是源于过高的经济增幅。所以,持续过高的经济增长率不符合中国的实际。

中国前一段时间经济高速增长,在很长时期超过10%,经济过热加剧了生产要素全面紧张,也加剧了通货膨胀,这表现为一种粗放式经济发展模式,大量耗费资源实施掠夺式开发,也导致环境破坏和市场秩序的混乱。这是难以为继的,也是李克强不乐意看到的。

所以,中央主动将增长率调整下来,将为今年的7%,以便为调整经济结构留下更多空间。正如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所言,增长速度的适度下滑也是主动调控的结果。“尽管经济增速回落,但政府显然是意识到这种增速的适当回落是有利于调结构、转方式的,所以很冷静地坚持调结构、促改革。从长期来看,这个决策是正确的。”

由于经济增长率的下调,物价水平也随之下落,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了“低通胀率”。国家统计局公布的6月消费物价指数,CPI同比2.7%,较上月反弹0.6个百分点。但令人忧虑的是,6月PPI环比-0.6%,与上月弱势持平;同比-2.7%,较上月回升0.2个百分点。PPI指标的持续下滑,加上“钱荒”所引发的市场激烈振荡,都凸显经济“硬着陆”的危险。

回过头来说,过低或者偏低的经济速度比如7%以下,这对中国的就业将十分不利。目前,中国就业困难正在加剧,尤其是大学生就业遇到很大困难,就业问题会否恶化和能否解决,与当前和未来的经济成长速度有密切关系,所以李克强强调“经济增长率、就业水平等不滑出下限”。这个“下限”既可能是政府确定的今年经济增长目标7.5%,也可能更低一点,但根据以上分析,中国经济和就业的容忍度为7%。所以,7%-7.5%应该是这个“下限”。这个7%-7.5%将是中央政府主动调控的结果,这虽然比过去多年来“保8”的底线要低,但既可以保障实现2020年的发展目标和2050年的强国目标,也可以在不影响就业和实现低通胀的同时,完成结构调整的任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7月10日到13日的3天内,李克强在提出“下限论”之后,两度提出“稳增长”。更要注意的是,李克强还提出了一个“合理的宏观调控政策框架”,他心目中这个框架的核心内容是9个字,即“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李克强有意在一度紧缩的政策几点上适当让步,以适当放宽政策来稳增长,换取调结构的空间,赢得促改革的时间,这才是他宏观调控的主调。在这种理解下,中国经济下半年预计会步步回稳,经济成长可望由低而高。

奈奇文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财经|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1)| 阅读数 (1914)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