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不执着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8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底特律破产给我们带来三大反思?

原创于: 2013-07-22 15:41:26

标签:

当地时间7月18日,底特律申请破产。这将会成为美国建国以来规模最大的城市破产案。当日,密歇根州州长斯奈德批准了底特律申请破产的有关文件。密歇根州巡回法庭法官7月19日裁定底特律前一日向联邦法院提交的破产申请违宪,并下令底特律必须向联邦法院撤回这起城市破产案件。但密歇根州检察长随后发表声明说,将立即上诉至密歇根州上诉法院以阻止该项裁定。

美国地方政府申请破产,底特律既不是第一家,也不会是最后一家,但绝对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家。去年6月底,约30万人口的斯托克顿市宣布破产。紧接着,约8000人口的马默斯莱克斯市宣布破产。随后,约21万人口的圣贝纳迪诺市宣布破产。显然,随着美国经济的长期低迷,美国地方政府破产之风有愈演愈烈之势。

早在上世纪中叶时,底特律人口一度达到185万,成为第四大城市,市内有福特、通用、克莱斯勒和阿美利加4家美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公司的总部及所属企业。所以底特律当时也被称之为“汽车之城”。而目前这座夕日繁华的城市却只剩下区区70万人口。如今底特律市宣布破产,这就意味着当地政府在社会福利和公共设施建设方面的投入将大幅削减,民众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那么底特律的破产案例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启迪呢?

启迪一:绝不能依赖于单一产业

底特律之所以被称之为“汽车之城”,就是因为好几家汽车业巨头把总部设在此处。可以毫不夸张的讲,底特律由盛至衰的过程折射的是汽车产业成长、发展,走向衰亡的过程。美国生产的汽车,曾经畅销全球,市场很大。但是现在很多新兴市场国家的汽车制造业也已经成型,渐有赶超美国之势。美国的汽车产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但自身又没有多大的变革空间。美国汽车业既没有新兴国家的低价劳动力优势,又没有低端市场。而当时的底特律的执政者也没及时发展多元化产业,产业结构过于单一。

如果不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底特律也许还能支撑一段时间。次贷危机限制了潜在客户的购买能力,导致汽车业三大巨头的销售量在2009年一年内减少了33%到45%。2009年,克莱斯勒和通用相继宣布破产,作为支柱产业的三大汽车公司裁员高达14万人。许多公司和民众选择撤离,最终导致城市破产。拿《福布斯》杂志话说:“底特律市的问题不是新闻,它和美国汽车工业经受了同样的衰退”。

同样在我国,地方政府又何偿不跟底特律市如出一辙呢?如今各地GDP增长,我国地方政府要么依赖房地产,要么依赖产能过剩的光伏产业,要么依赖于钢铁、水泥等低端制造业,而忽视了现代服务业、中高端制造业的多元化发展,经济增长结构过于单一,往往会造成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后果。我国的地方政府由于经济转型和产业结构多样化进展缓慢,这就为今后发生类似底特律市的危机埋下了隐患。所以美国底特律市的破产,给我国那些只注重发展房地产等单一行业的地方政府敲响了警钟。

启迪二:盲目城镇化只能造就“鬼城”

如今底特律市由先前的“汽车之城”变为现在的“鬼城”。之所以称之为“鬼城”,就是底特律已经缺乏对本地和外来居民足够的吸引力,从而留下大量荒芜破败的建筑。2008年以来的金融危机让底特律经济雪上加霜,房产泡沫破裂、汽车销量下降、工资水平下降、企业的偿债能力下降、三大汽车公司申请破产保护或重组,企业大量裁员、失业率上升、犯罪率骤升,“鬼城”自然就应运而生。从底特律短短的60年间人口迁徙出去60%以上就可以明显感觉到美国的人口迁移率。

纵观我国,目前正在大力推进城镇化进程,很多人认为随着城镇化的逐步推进,内需得以启动,届时能够带动我国经济保持高速发展。但笔者认为,城镇化是人的城镇化,而不是建了多少商品房就算是城镇化了。如果一个城市缺乏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流出人口大于流入人口,那建造再多的商品房也只能被称之为“鬼城”。这些年来,大量人口流向了一二线城市,而三四线城市不顾基础设施、工业化、现代服务业还相对薄弱等问题,盲目推进城镇化,最后不仅不能吸引多少外来居民迁入,更会使自身的资产负债进一步恶化,最后恐怕难逃步美国城市底特律的后尘。

启迪三:地方政府负债要有“度”

底特律市这次申请破产保护主要是因为其高达180亿的负债无力偿还所致。那么底特律市政府的高负债最主要用在了什么地方呢?与中国地方政府热衷于举债投资项目工程炯然不同的是,在支出方面,养老支出是财政支出最持续的挑战,底特律长期的负债一半以上与养老相关。其二,债务的累积成本是财政支出的又一重大负担,底特律政府运行费用从2008财年的10.25亿美元降低至2013财年的6.92亿美元,但刚性支出增量主要来自利息支出。刚性支出项目设立要审慎,底特律针对警员、消防员医疗退休福利系统很大程度上加剧了财政收入的恶化。

而对于中国地方政府来说,由于预算法规定不许负债,所以暗度陈仓搞城市投融资平台来负债,主要是投入到城市的基础设施领域中。对于中国,地方债务规模测算口径差异较大,有研究认为国内地方债务高达20万亿元,光每年支付银行利息就高达1万多亿。这还不包括地方政府为下属职能部门或企业做的债务隐性担保。地方政府债务规模这几年如滚雪球般的扩大,不仅透支了自己未来几十年的财政收入,还给我国的金融业带来潜在的风险。中央政府应该定期不定期摸底地方债务水平,并适时适度进行“压力测试”,保障整个财政体系的可持续发展,以服务于宏观经济平稳发展和结构转型大局。

美国城市底特律的破产引发了我们的深思:一个城市的产业过于单一,很容易造成这个城市与这个产业共存共亡的局面,所以追求产业结构的多样性、均衡性,才是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有力保障。我们更要看到城镇化主要载体是人,就是如何吸引更多居民来安居乐业,并不是投资大跃进,盲目推进城镇化只能变为“鬼城”。最后,地方政府举债要根据自身的偿债能力而定,适度的举债对于经济发展有利,而过度的举债搞投资,只能使自己的财务状态更加恶化,把自己逼向“破产”的不归路。


 

不执着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财经|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3)| 阅读数 (1000)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