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程明盛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4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水产养殖户抱怨亏损盼减租

原创于: 2018-02-03 01:27:22

标签: 珠三角,养殖户,亏损,降租

从左至右为廖方丽、廖方丽老公、严玉颜

中山市水产养殖业有多强?中山出口到香港、澳门的四大家鱼分别占当地市场的40%和70%。

中山这样一个拥有绝对实力的产业,不时传出养殖大户亏损的信息。

2017年初,在当地淡水养殖第一大镇民众的义仓村,几个养殖大户放弃了470亩高附加值的鱼塘,却被一个大户承接过来改成低附加值的稻田,还要花每亩1000多元的代价将鱼塘改成稻田,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也看到了许多养殖户的无奈。

2017年9月,到当地水产养殖第一大镇南朗的涌口村调研,村支部副书记梁伟文说,“鱼塘租金今年会跌价。”他给出的原因是,养殖南美白对虾不顺利,鱼塘转包价从每亩2000元降到了1500元。他还说,南美白对虾养殖较多的板芙镇,租金从最高时的每亩3000多元跌到了现在的1000多元。

南美白对虾是中山第二大养殖品种,2017年南美白对虾养殖面积比2015年锐减近4成,仍占据全市水产养殖总面积的五分之一。业内有南美白对虾养殖“一赚二平七亏损”的说法,笔者一直对这一说法存疑。

深冬时节,借着乡村调查的机会去了南朗镇濠涌村,向村干部提了一个要求,想找养殖大户谈谈。

村干部很快找来本村养殖户严玉颜,说是村里的老养殖大户,养鱼很多年了,8年前租下40亩鱼塘,混养四大家鱼、南美白对虾,还在塘基上搭棚养鸭。

严玉颜骑着摩托车来,扎着一根马尾辫,上穿一件深红色毛衣,外罩一件毛领夹克外套,下穿牛仔裤,脸色有点沉郁。

见了面,问起年成,她说,2017年要亏10多万元,主要是养虾亏损,因为成活率低;上半年养鸭亏损至今没有补回来,因为上半年蛋价只有2.6元一斤,比现价少一半。

她说没什么活好干,拿点本钱博一下,博成功了一年赚10多万元就好,有时一年亏20多万,一般年成亏不了也赚不了,就是比打工自由一点。

她的鱼塘就在村前翠亨快线旁边,夹在两条通往出海口的河涌中间,是原来的丰阜湖改造成的。她抱怨中心二河水质不好,用来养虾有些问题,希望政府把水质恢复好。

我提出跟她到塘头去看看。

随后,她在前面带路,我开着车跟在后面。

穿过翠亨快线,跨过中心二河桥,鱼塘间的道路有点坑洼。

在相邻的两个锌铁棚前停下来,邻居女子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随后麻利地从屋里搬出功夫茶具,泡上茶。

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叫龚国强。我疑惑她怎么取了个男性化的名字,她笑笑,纠正说,那是老公的名字,自己叫廖方丽。

身边的鱼塘干着,这是南美白对虾养殖的惯例,到了12月底收获最后一造后干塘晾晒,等二三月份抽水入塘,清明前放苗。

廖方丽是外来养殖户,家在江西,在这里养着50多亩南美白对虾,比严玉颜还多,2010年开始租下鱼塘,目前每亩租金1850元。

屋子里,她的一儿一女两个孩子正在玩耍,偶尔来到门外,很快缩回去。

她说两个孩子分别11岁和12岁,正在读五六年级,都是积分入学的,就读于榄边小学和南朗小学,上学不用学费。

说起去年收成,廖方丽一开口就吓了我一大跳,“这多年两套房子搭进去了。”

我顺势问她买房了吗?

她不好意思地笑笑,“哪里有钱买房?”

2010年养鱼以来,他们一家人就住在塘头锌铁棚里。

更早之前,她一家人在榄边市场开着一间100多平方米的“庆万家”超市,是亲戚转给他们的,亲戚开了1000多平方米的大超市,就将这家小超市转给他们,算是支持他们创业,让他们告别打工生涯。小超市从2003年起接手经营,养鱼后还坚持了2年。后来小超市不好做了,刚开始养虾的两年生意也不错,就将超市关了。她说,前段时间回榄边市场看过,竞争对手的超市还开着。

正说着话,廖方丽的老公穿着治安服归来。原来,她老公在政府做治安员,每天接送孩子上学放学。廖方丽说,自己也在厂里上班。

我不知道,两口子养着50多亩虾,怎么还有时间出外打工?

廖方丽老公抢过话题,一连声抱怨,“养殖有时赚有时亏,想丢掉又丢不掉,想转行又不行,出去打份工能赚点伙食费,不然米都买不起。”

2010年他们承租鱼塘时,租金是每亩每年1300元,2015年再投时涨到1850元。鱼塘租期还有2年,廖方丽老公希望降低租金,“如果降塘租,起码家庭开支不会那么惨。”

他用了一个“惨”字,我的心被蛰了一个。

廖方丽老公接着说:“政府能补贴三五百元一亩就好了。”

正说这话,严玉颜老公也骑着摩托车回来了,他的工作是水电工,给周边养殖户鱼塘弄水电,晚上回到锌铁棚守着鱼塘。这是这个家庭的常态,严玉颜和老公守在塘头,家就在几百米外的村里,两个已经工作的孩子住在村里。

听着锌铁棚里两个孩子玩得不亦乐乎,想到即将到来的春节,廖方丽一家的不少亲人还在江西老家,不希望他们在塘头锌铁棚里团聚,我试着问廖方丽老公,“过年回老家吗?”

廖方丽老公一口否定,“过年不回去,没有车,来了一二十年车都买不起,车票也买不到。再说,正月就要放水进来,要守着水,看到水质好就放。”

天渐渐暗下来,该离开了,我起身告辞。

车轮碾过高低不平的塘基,锌铁棚在身后渐行渐远,越来越模糊,周边无声无息。

2018-02-02

程明盛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财经| 所属自分类: 财经 | 评论数 (0)| 阅读数 (160)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