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无邪天真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7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邢质斌的家庭生活揭秘 邢质斌的丈夫身份曝光

原创于: 2012-10-29 08:52:17

标签: 邢质斌,老公,婚史,情史,神秘,女主播

 

《新闻联播》金牌主持人邢质斌低调退休

1982年的邢质斌

送别罗京后悄然办理退休手续

邢质斌与刚去世不久的川籍著名主持人罗京亲如姐弟,也是《新闻联播》多年的老搭档。据了解,罗京一直尊称邢质斌为二姐。

今年6月5日,罗京是在邢质斌等几名好友的送别下离开人世的。

按央视退休政策规定:作为专家型的主持人,到了60岁就该办退休手续。掐指一算,邢质斌今年已61岁了。在送走罗京小弟几天后,邢质斌于6月底正式递交了退休申请。到了7月初,央视人事部门为邢质斌办理了正式退休手续。邢质斌在同事中人缘很好,大家都舍不得她走,还希望她继续留下来工作,指导年轻人如何播音。所以,目前《新闻联播》节目组还没有为邢质斌办欢送会。

经历很传奇 她曾是一名公社广播员

1981年7月,邢质斌首次与赵忠祥以男女主播、相互搭档的形式正式出镜《新闻联播》,多年来,她更以端庄大方的形象、字正腔圆的播音获得观众的认可。昨天,谈到老搭档邢质斌,赵忠祥笑道:“在《新闻联播》几代播音员中,邢质斌可以说是一个传奇人物。”

据赵忠祥回忆:“1973年,当时的中央电视台叫北京电视台,只有我和沈力、吕大渝三名播音员。随着新闻信息量增大,相当缺新闻播音员。有一天录音科科长宋培福到北京郊区大兴县的岳父家,突然在门口听到了大兴县县广播站传出了一个特别的女声,音质的力度,抑扬顿挫的感觉,让他大感意外。宋培福立即通过大兴县广播站,找到了那个播音员,她就是邢质斌。邢质斌告诉宋培福,她196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附属高中,毕业后,下到大兴县插队,后又到县广播站播音。不久,宋培福就为台里推荐了邢质斌。当时,我见到邢质斌时,她才20多岁,短发、文静,不善言辞。不到两个月,邢质斌就办理了调动手续。从1974年开始,我就和她一起主持央视新闻节目。邢质斌的播音才华很高,她的音质质感属一流。邢质斌是在《新闻联播》工作时间最长的播音员,其中最著名的是分别现场解说了1984年和1999年的国庆阅兵式。”

退休不退职 将为重大节目担任解说

今年已67岁的赵忠祥,在办理了退休手续后,越来越红。不仅多家地方台抢他,还应邀到东方卫视与台湾大牌主持人吴宗宪主持娱乐节目,目前,央视的《动物世界》、《人与自然》仍由他主持。作为与赵忠祥齐名的邢质斌,办理退休手续后还会不会在央视主持节目?记者多方联系邢质斌本人,但《新闻联播》的工作人员表示:邢质斌做人低调,从不接受记者的电话采访。

最后,该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作为《新闻联播》的金牌主持人,邢质斌今后亮相《新闻联播》的次数将减少,但因她主持了几十年新闻节目,经验丰富,功夫过硬,央视还会重用她。她将和赵忠祥一样,退休不退职,一些重大节目的解说还会请她出马。”

邢质斌与罗京一起主持《新闻联播》

主持人邢质斌

“金话筒奖”颁奖晚会现场图片。左一为邢质斌

作为央视新闻联播最有资历的主播,邢质斌丈夫是谁?一直是一个未知的话题。网上有人传言,邢质斌丈夫是邓朴方。据笔者了解,这种说法很可能系流言。据对邢质斌的早期采访资料可以发现,邢质斌在未进央视前就已经有了正式男友,并在档案中注明。邢质斌当时的男友姓朴,是一位朝鲜族。而现在邢质斌儿子的据我们了解叫做朴宁,由此可见,邢质斌丈夫的就是当年的男友。

  据我们所知,邢质斌的家庭生活很幸福,儿子也很乖。现在邢质斌已经退休了,祝愿她的晚年能够安逸。

 

事先我们就得知,她“从不接受媒体采访”,我们没有畏难,面对我们不同形式的富有诚意的采访申请(或者骚扰),她依然坚持原则毫不动摇,一如她的语音的铿锵有力,一如她所供职节目的爱憎分明。

  事实上,我们甚至没有直接听到她拒绝的声音(她是通过助手转达的),我们是多么想听到她在生活中的声音,哪怕这句话只有一个“不”字,可惜,我们只能冀望于晚上7点以后与她在电视上约会,其实,那不是她与我们的约会,那是她与全国人民的约会

尽管如此,她依然是我们最熟悉的人,也依然是我们最陌生的人。

  她,就是新闻联播播音员,邢质斌同志。

  台里来了一位“小钢炮”

  “邢老师不想接受采访。”邢质斌的助理于去年3月曾答复记者。时值全国政协委员叶宏明刚递上交《让“新闻联播”换换人》的提案,各大传媒正炒得沸沸扬扬。

  在那份提案里,叶宏明有所指地写道:“……播音员结构老化已是不争的事实,体现在屏幕上就是播音风格日益陈旧、沉闷,让观众感到面容疲惫、表情单一、眼神呆滞、缺乏朝气和活力。”

  然而,就在去年11月25日晚,当年近六十的邢质斌步入天津中华剧院舞台上时,却不由得令人眼前一亮。

  “穿上这样鲜艳的衣服,还真有点不习惯。”她微笑坦言。其实,身着红衣面对观众,于她早已不是第一次,每年春节期间,主播们都会穿戴喜庆地播报新闻。

  这是她首次获得“金话筒奖”——中国播音主持界的最高奖,尽管她早已是“中国最著名的播音员”。

  “得不得这个奖真的不重要,既然得了,那就善始善终吧。”

  “首获大奖”、“善始善终”,种种迹象无疑更加深了关于她今年即将退休的猜测。

  “我个人一直比较随遇而安,当时的机会光顾了我,有伯乐发现了我。能够在央视这个平台上干了20多年,我真的很荣幸。”邢质斌发表获奖感言时说。

  提及当年挖掘邢质斌的一段往事,原中央电视台党委副书记宋培福不禁笑出声来,“这还得从她在北京大兴红星公社做县广播时讲起。”

  1973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国际广播电台,与中央电视台的前身北京电视台,同属于广播事业局,即今天的广电总局。

  宋培福时任电视台录音科科长。“说是电视台,其实里面只有三名播音员”: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借来的播音员沈力、在录音科做配音工作的赵忠祥,以及在文革中被打击,后来赴美的吕大渝。

  宋培福深为人手不够而头痛,“我主要挑声源。对我而言,声音好是首要的。”可惜,播音员相了无数个,就是不尽如人意。另外两个条件同样重要:政审合格,形象要好,“就像赵忠祥那样,根红苗正,形象端正”。

  发现邢质斌的过程颇有意思。

  那是1973年年底,宋培福在大兴县的岳父家准备迎接新年。一天,他极为偶然地听到从县广播站传出的女声,“就跟小钢炮似的,突突突”,宋培福竭力模仿那阵的感觉。

  他马上揣度这到底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哪位播音员的声音,“想来想去,都不像,可是听上去就是耳熟”。

  时间匆匆,来不及细想,他就与这“小钢炮似的声音”擦身而过了,但声音却始终萦绕在宋培福的脑海里。

  转眼到了来年的夏季。一天,录音科同事李茂福为宋培福带来了一个姑娘。宋培福第一眼看去。“顶多二十四岁,个儿不高、短发、不算漂亮、也挑不出啥毛病。”

  这个被宋培福形容为“很本色”的女生,就是邢质斌。邢质斌高中毕业后,下到大兴县播队,后又到县广播站播音,大兴县方面正积极向李茂福推荐她。

  貌不惊人的邢质斌一开口,宋培福迅速捕捉到那个久违的声音,正是他当初在岳父家不期而遇的。

  虽说向大兴县广播站借人,但宋培福一借就要了半年,而且走的全部是正式调用的程序。当时他递给了邢质斌一张人事表格,只见她在上面填写道: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毕业;父母是教师,男友姓朴,朝鲜族,“就在航天部下属单位工作,离她插队的地方很近”。

  基本上,政审也过了关。

  两个月后,宋培福闷不作声地从台里调来一部小车,直接去往大兴县广播站,为邢质斌办理调动工作,“二话没说,连行李带人全给她拉回家了”。

  宋培福依稀记得邢质斌的家,“在宣武区一条很宽的胡同里,车开进去很方便”。家里人见到邢质斌回来都很吃惊,以为她遇到什么事了,邢质斌也是一头雾水,“等我说明情况,要她正式来台里报到时,她家里人都很高兴。特别是她父母,好像这孩子一下子就找到了金饭碗。”

  “她曾想去当记者”

  微烫的发梢、黑色的老款西服、打褶的垂帘背景,以蓝、黑为主的色调。这就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邢质斌的电视形象,却不见身边的搭档。

  1981年7月,邢质斌首次与赵忠祥以男女主播、相互搭档的形式正式出镜。

  “赵忠祥口语较重,不适合当新闻主播。”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的老教授张颂说。

  这位邢质斌最早的搭档,自1985年转轨做了专职主持人,其后与邢质斌合作的有罗京、张宏民、杨柳、王宁……女主播们增加了来自北广的李娟,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调来的刘佳、还有科班毕业的李瑞英以及后来的李修平。

  “别看邢质斌那会儿人年轻,可她心里是很有数的。”

  刚进电视台时,她是以塑性强、天赋好而著称,“声音穿透力强,那个大方气派,吃辣椒都没事。吐字好比机关枪,从没出过错。”

  可她很快就意识到光凭这些是绝对不行的。“学历偏低,理论知识不行。这都是她的薄弱环节,既是她的压力,也是她的动力。”中视原副台长洪民生称道她是真正的自学成才。

  论过目不忘,播音员中属她与罗京功夫最过硬。“有时必须要播出从中央直接下达的文件,可等到新闻已经开播了,稿子才拿来。上面勾勾画画,飘满了红气球,看得我们都腿发软。可他们就能镇定自若,扫完一遍后,一字不差地播出来。”章壮沂对此竖起了大拇指。

  其他呢?“和普通人一样啰。”除了播音,邢质斌仿佛再没给两位领导留下更多回忆。

  “如果轮到她随领导人出访,别人都想外出多逛逛,只有她猫在旅馆里睡大觉。”

  “私下里,她的话还是多的。聊起社会上的八卦新闻,一说就是一个多小时,眉飞色舞。”

  “平常不爱和领导多接近,但为人心直口快,开会时小青年们自觉资历浅不吭声,就她敢发表意见。”

  播音组里杨柳等人离开了《新闻联播》。唯有邢质斌,三十年来,“中规中矩”。

  你让她做什么呢?让她去主持综艺,显然不合适。转行做其他的,更不行,洪民生透露90年代中期,台里曾提出新闻主播应换换面孔,最终不了了之。

  面对大批后起之秀,邢质斌的心里无疑有了压力,“她还是有想法的。早在3年前,她正在社科院新闻学院进修。找过我,如果不做《新闻联播》的播音,她还能做什么?”

  壮沂当时无言以答,“这是罗京、他们将来也要面临的难题。”

  从80年代初,邢质斌与张颂认识,一直亦师亦友。她向张颂倾诉过自己:她想走,想从《新闻联播》退下来。

  三十岁以前是播音员的幼年期,三十岁后才是他们的成熟期。他们正处于成熟期呢。“

  张颂大为吃惊地问,“你现在退下来做什么?”

  “那我不管了,我想去当记者。”那时,邢质斌四十刚过,一脸憧憬。

  “她具有记者素质,新闻语言能即兴发挥。怎么可能真去圆记者梦呢?恐怕《新闻联播》早就成了她生命的第一啦。”张颂轻轻叹道。

  “稳重有余,顿挫不足”

  1990年初,邢质斌辞去播音组组长职务,而由业务突出,资历比王宁、李修平高的罗京与李瑞英接替。

  其后,她又闹出了名人做广告的风波:据说,那次是因为人情难却。她为一条减肥腰带做了广告宣传,有人购买,结果大呼上当……违反央视不许播音员做广告的明文规定,结果,她被停止一个月的主播工作。

  她不是一个从无情绪的人,偶尔也会唠叨几句。心里难过时,顶多点到为止。“她这一生算是比较平稳,家庭很幸福,儿子很听话。”张颂说到此处,话音一转,“她也有不足。”在这位播音界的权威看来,邢质斌形成自我风格的速度不快,“稳重有余,顿挫不足,跳跃感不够”。

  “同样一段话,我有多种语气感情的发表方式,仔细听绝对能揣测出其中内涵。邢质斌他们全是在自己理解下,把握政策分寸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没有局限性,哪有创造?他们就是一直用声音在一个局限空间里翻跟头,这就是创造。”

  新闻联播的包袱

  去年6年初,央视新闻中心播音组组长李瑞英突然接到上级通知,5日那天的《新闻联播》,播音员要换作来自《晚间新闻》的康辉与《国际时讯》的李梓萌。李瑞英当即问道,这是在征求我们的意见,还是已定通知?

  “答复是,这是既定通知。但在康辉他们播完后,要换回罗京与邢质斌。”一位熟悉新闻联播的播音界人士透露。

  为何让“一对新人”登陆新闻联播,又为何只让他们登台亮相一天?康辉给记者的答复是,这全部是台里的安排,其他一概不知。

  李瑞英的老师、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教授张颂猜测,这可能是响应政协委员叶宏明提案的一次尝试,也不乏央视让新人试镜新闻联播之意。

  而至于康李二人为何最终又下来,其中原因央视没有公布。

  “泱泱大国,堂堂大台。八亿人的眼睛都盯着他们,他们肩上的压力可想而知。”张颂说。

  下午四时,张颂的办公室昏暗。此时,邢质斌正开着她的白色本田赶往中央电视台。

无邪天真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娱乐| 所属自分类: 网络转载 | 评论数 (87)| 阅读数 (940039)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