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娱乐先锋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32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揭影响宋祖英一生的男人(图)

原创于: 2012-12-10 19:18:50

标签: 宋祖英,隐秘情史,男人,老公

祖英出生在湖南湘西古丈县岩头寨乡,我们那里把“岩”读“矮”,“岩头”就喊“矮头”。 “岩头寨”,我们就叫“矮头寨”。祖英出生的那个寨子喊老寨。老寨不晓得有好老,只晓得祖英的祖祖辈辈都老寨生活。老寨不大,十来户人家。打麻将一样,清一色的苗族。祖英的至亲就住在这小木屋里。她父亲、母亲、妹妹、弟弟和她住一头。她叔叔、婶娘、两个堂弟住一头。日子虽然清苦,却和睦快乐。

这是宋祖英家的小木屋。湘西和湖南出了个宋祖英,是湘西和湖南极为自豪的事。宋祖英就是从这栋小木屋里走出来的。小木屋很朴素。宋祖英很朴素。宋祖英一家人,都很朴素。有一颗朴素的心灵的人,再朴素都是美和高贵的。

小木屋的确是小。一个堂屋。两个火塘。三根柱头。四扇牌坊。很不起眼。风吹的痕迹,雨洗的痕迹,日晒的痕迹,霜冻的痕迹,都留在了墙壁上,一丝丝,一线线,全是岁月。岁月老了,岁月的皱纹刻在了墙壁上和木纹里。可岁月再老,也比我们年轻。岁月的记性,比我们都好。老而年轻的岁月,记得祖英当年是怎么在这里过的。

祖英的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一辈子与人为善,低头做人。可命运有时候并不公平,祖英12岁时,父亲因为肺结核英年早逝。天一下子塌了。妹妹和弟弟都才几岁。她母亲向姨一个人拖着她三姊妹在命运的深渊里苦熬苦做。年幼的祖英,就帮着母亲挑起全家的重担。月亮很高,祖英挑不到。星子很高,祖英挑不到。祖英挑得到的就是弟弟妹妹。母亲下地出集体工去了,祖英就一手牵着妹妹,一牵着弟弟去自家地里挖地、种菜、浇肥。或者领着弟弟妹妹去山上砍柴、扯猪草。弟弟妹妹困了累了,或者饿了,她就给弟弟妹妹讲故事,没有故事讲了,就唱歌来哄弟弟妹妹。也许,那就是祖英最初的歌声和演出。大山是舞台,密林是听众,鸟语是合唱,溪流是伴奏,风涛是掌声。妹妹和弟弟的笑脸,就是献给她的最好的鲜花。当然,那些自然的山花,也满山遍野地被祖英稚嫩的声音唱出来,一朵比一朵鲜艳,一山比一山好看。

祖英家门前的峡谷里有条小溪。祖英也经常去小溪边洗衣服,捞虾子,翻螃蟹。别看就在门前,一眼就看到了。走起来却要半个多小时。湘西的山路都是这样,这山和那山的鸡叫狗吠都听得见,走过去,要一个小时甚至几个小时。没有直路啊!那路啊,在山里盘来盘去,没有尽头。乡下人的日子,就像这盘来盘去的山路,又深又远。祖英就在盘来盘去的山路上,练就了一副好腿脚。别看祖英很瘦小,走起路来,像飞。那几十里的山路,她叮叮叮一路小跑,大气不喘就到了。她后来进县了县歌舞团下乡演出,不但要背自己的被盖和行李,还主动帮其他演员背一些行李和道具。人家爬不动了,还在半山腰喘气,她已经到了山顶。行李一放,她又跑下山,帮力气最小的演员背东西。后来,她跟力气最小的几位女演员,都成了最好的姐妹。如今,几位都已人到中年的女演员谈起剧团下乡演出时,都还感动和感慨。

祖英进县剧团是非常偶然的。在那个极为闭塞的小山村里,很少有人知道剧团是干什么的。祖英和她的伙伴们只知道演戏的和放电影的。戏是阳戏,是我们湘西一个古老的戏种,平时又忙又累,一年难得演一次,过年时才搭一次戏台,大家从白天到黑夜的看个通宵。而电影,更是稀奇的事,乡下人自编自演不了,都眼巴巴的等着县放映队的人来放。当村里把放映队的人从县里接回来时,整个山寨就像过年一样欢天喜地。如果知道哪个村放电影,祖英和一寨的人会打着火把,赶十来里山路跑去看。祖英就是在那时看了《白毛女》、《红色娘子军》、《平原游击队》、《洪湖赤卫队》等电影。当祖英不知道剧团是什么时,有人告诉她,演戏的班子就是剧团,演电影的那些人马,也是剧团。剧团的,就是演戏的。山沟沟的祖英做梦都不会想到她会进剧团。

那时,县剧团叫古丈县歌舞团,县歌舞团的几位朋友告诉我,歌舞团招人时,校长挑了十来个同学让歌舞团的人挑。歌舞团的人一下子喜欢上了天生丽质、清纯如水的祖英,他们觉得她是跳舞的好材料。因为是歌舞团,她们又叫祖英唱一首歌。虽然胆小怯场,但天天唱歌的祖英,还是唱了一首《泉水叮咚》。没有雕琢的声音,就像山中泉水,清澄透亮,叮咚做响,潺潺流淌,一下子就把考官们的心打动了。他们感觉不过瘾要祖英还唱一首,祖英就又唱了一首《我们的生活充满了阳光》。那时祖英才15岁时,唱到“爱情的歌儿随风飘荡”这句歌词时,还羞红了脸,停了下来,不敢唱。那时的孩子们,不像现在的孩子谈到爱情就像喝水一样一样自然。那时的孩子,什么都不懂,讲到爱情二字就会害羞,发窘,不好意思。男孩跟女孩讲话讲多了,人家都会笑话。但祖英的歌声实在是唱得好,祖英纯洁的歌声和纯洁的心灵,成了她迈进音乐殿堂的宝贵财富。进县歌舞团时,她15岁。

进县歌舞团后,经过一年的学习培训,祖英从18名学员中脱颖而出。七个评委,全票通过。是唯一一个全票通过,可以登台表演的演员。祖英开始只客串一下群众演员,或者当当配角,但祖英是个好学的女孩,跟艺术有缘。别人演戏时,她跟在后面看,边看就边学,主演演会了,她也学会了。甚至好几个角色的戏她都记住了。有次剧团下乡演出,饰演主角的演员因小孩发病无法下乡,祖英就被一起演出的姐妹们推荐给领导。当祖英把台词和一招一式表演给剧团领导看时,剧团领导傻眼了:你什么时候会的?你怎么就会了呢?祖英不好意思地笑:跟到她们后面学的。这样,祖英就挑起了主角的大梁。从群众演员到主角。祖英只用了短短的半年。这正应了那句功夫不负有心人的老话。

其实,祖英是一个胆小害羞的女孩。她第一次走出古丈县,参加湘西自治州全州的戏剧业务培训时,因为授课的老师特别严厉,她都不敢一个人去问,自己一个人瞎琢磨,瞎练习,结果戏剧功底不怎么到位,被授课老师批评了几次,也哭了几次。一个多月的刻苦练习,虽然她的戏剧功夫大有长进,老师也特别满意。但她却在结业晚会上感到自己拿不出一样像样的节目。跟她一起学习的都是演戏剧的,只有她是学歌舞的,而结业晚会上的观众又都是些行家里手。祖英怕人家笑话,就不肯上台表演节目,想演也不知道演什么好。一台晚会,轮到她时,卡壳了。老师便说,你就不表演戏剧,唱歌吧。祖英就唱了首李谷一的《知音》,这是祖英最爱唱的歌,曾被古丈县广播站录音向全县多次播放。没想到,祖英这次无心插柳柳成荫,她的歌声赢得了自治州专家的一致赞誉,大家把掌声毫不吝惜的给了这个依然清纯腼腆的古丈姑娘。专家们也就此记住了这样一个美丽清纯而又歌声甜美的姑娘。

后来,湘西自治州歌舞团排演《带血的百鸟图》时,观看过祖英在培训班结业晚会上演唱的专家,抽调祖英参加了这个全州重点剧目的排演。祖英扮演一个小妹子。这是祖英第一次离开古丈县歌剧团,参加全州重点剧目的排演。其后不久,湘西自治州参加全国乌兰牧骑文艺汇演,又抽调祖英作为领唱,第一次晋京参加全国性的文艺汇演。从此以后,祖英在州里的舞台频频亮相,人们都知道古丈县有个宋祖英,歌唱得好,人也长得漂亮。1984年12月,宋祖英正式从古丈县歌舞团调入湘西自治州歌舞团,成为州歌舞团一名年轻的歌唱演员。这年,她正好18岁。

之后祖英又考上了中央民族学院音舞系。之后,祖英又考上了金铁霖教授的研究生。之后,人们就在中央电视台和全国各地的舞台上看到了祖英的身影,听到了祖英的歌声。再之后,在悉尼歌剧院,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在美国肯尼迪艺术中心,都响起了祖英高亢甜美、有如云雀的歌声。《小背篓》、《辣妹子》、《好日子》、《兵哥哥》、《东西南北兵》、《大地飞歌》、《天蓝蓝,海蓝蓝》、《十八弯水路到你家》、《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爱我中华》、《湘女多情》、《月亮花花儿开》等歌曲,就此飞过了祖国的大江南北、每一个角落。

其实,祖英美丽的不仅仅是他的歌声,还有她的心灵和人品。我们湘西虽然山清水秀,却是一个老少边穷地区。老,革命老区。少,少数民族地区。边,边远地区。穷,贫穷地区。有些地方真的是穷啊,穷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祖英成名后,湘西的领导们为了湘西的发展就少不了要祖英出面为家乡牵线搭桥。只要祖英做得到的,再忙也会出面为家乡效力。我有时候看不过意,就对祖英说,能不见的就不见,能不去的就不去吧,什么人都找你,哪门受得了?祖英说,那哪门好意思?家乡搞建设,有好大劲就展好大劲,米有劲也米有办法。哪门,在我们湘西是怎么的意思。展劲,在我们湘西是使劲的意思。米有,在我们湘西是没有的意思。祖英跟湘西人聊天从不讲普通话。讲家乡话。那是一种根的意义。

家乡搞希望工程义演,为贫困山区孩子建希望小学,祖英连演两场,募集了170万,不拿分文报酬。家乡很多孩子上不起学,她就募集了一些资金,成立了宋祖英基金会,每年都扶持几十个中小学生和几十个大学生。家乡的茶好,但没有钱做广告,她和她先生罗浩就请人写了一首《古丈茶歌》,拍成MTV,到处演唱,家乡的茶叶一下子就张了小小的翅膀,飞到了全国各地。全国各地的茶商都慕名到古丈来收购茶叶,古丈茶叶不但不愁销路了,还每斤买到了500多元。为了宣传湘西,她每一个歌碟里,除了收录有《好日子》等这些家喻户晓的歌曲外,总会收录有宣传湘西的歌曲,比如《古丈茶歌》、《马桑树儿搭灯台》、《天下凤凰》、《阿公的酒碗》、《太阳鼓》、《哭嫁歌》。这些歌曲,经过她的反复演唱,已经广泛流传,耳熟能详了。

祖英说,人与人之间要相互尊重,艺术与艺术之间,也要相互尊重。善为本,和为贵,多做抬人的事,少做害人的事,害来害去,最后还是害自己。
  这在文人相轻的中国,祖英对同行的尊重,实在难能可贵。
  对朋友,祖英也是一个真。朋友们都说,祖英是一个特别念旧、特别记情的人。重情重义、有情有义,是祖英做人的又一个美德。朋友们只要跟祖英交上了朋友,祖英就会一辈子都认你这个朋友。凡是在她人生路上帮过她的人,她都记得。哪怕是一句安慰的话,她都记得。她在古丈县剧团时,有三个特别要好的小姐妹,人称四朵金花。当年这四朵金花,在小小的古丈县城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只要上街出门,准是四人一起出行。四人中,都来自农村,都很贫寒,大家同病相怜,生死相依,成了莫逆之交。祖英成名后,几人的感情依然不变,只要祖英回家,祖英都会给几姐妹的父母孩子们带不少礼品,几人必定要留出时间聚在一起,重叙姐妹情。几姐妹如果有什么难处,不用说,祖英会尽最大努力拉她们一把。
  祖英对家乡、对社会、对观众、对朋友、对同行的真诚,都是出于她做人的本分。她没有把自己看得多么高尚和高大,她只是觉得,做人做事就应该这样。不这样才怪。所以,她很低调,从来不在新闻媒体上露面。除在电视上做了几次访谈节目外,她几乎没有接受过什么采访。于名于利,淡到这个份上,实在是难!
  对家庭,祖英也是尽着一个好女儿、好姐姐、好妻子、好母亲的角色。前面说过祖英的父亲是得肺结核去世的。但她从来就没有忘记过父亲。她父亲心灵手巧,又心地善良,会拉二胡,会吹笛子,会做裁缝,并且都是无师自通。就连笛子、二胡都是她父亲自己做的。祖英的音乐细胞,也许就是她父亲遗传给她的。因为心灵手巧,也因为心地善良,村里有什么红白喜事和为难处,都会找她父亲帮忙。她父亲也会非常乐意的帮忙,且不收任何费用。寨上人说,那时候,几乎一个寨子的衣服裤子,都是祖英父亲免费帮忙做的。祖英现在这样乐于助人,心地善良,应该是父亲和母亲言传身教的结果。她说父亲养育了她们三子妹,教育了她们三子妹,却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就走了,想来就心痛。因此,她就把对父亲的思念寄托在年年清明节的扫墓里。只要不跟她的演出发生冲突,她就会回到那个养育的小山村,去给父亲扫墓,如果她去不了,浩哥必定会去扫墓,一年一年,年年如此。
  关于母亲,祖英更是充满了感激和感恩。那么艰难困苦的环境里,她母亲没有让她停学,吃苦受难地让她在学校学知识,对她是最大的养育之恩。假如当时她母亲让她停了学,县歌舞团在学校招人时,就根本发现不了她,那她的一生就很可能永远走不出大山,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祖英对母亲的恩情无言以报,只能把母亲接到身边,天天看着,天天哄着,天天敬着。父爱失去太早,母爱享受不够,她得用一生的女儿情,报答母亲。她母亲向姨我见过多次,是一个非常开朗乐观的女性,是一个再大的困难都不会让她屈服的女性。湘西女性的博大、坚强、贤良、聪慧,都能够在她母亲身上集中体现。

祖英还有一个最让她牵挂的人,那就是她的弟弟。祖英弟弟生下不久就得了百日咳,医生打针过多,祖英弟弟聋哑了。这让祖英和她的父母不知道流了多少泪。对这个聋哑却聪明的弟弟,祖英一直没有抛弃和放弃。她教弟弟走路,教弟弟识字,教弟弟做人。一家人困难的时候,有什么好吃的,好穿的,好看的,都给弟弟留着。条件好了后,又把弟弟送进了聋哑学校读书。
  从小到大,祖英和她妹妹走到哪里都把弟弟带到哪里,生怕弟弟被人欺负了或者被弄丢了。她是弟弟的一座山,一只手,她不能让弟弟累时饿时,没有地方停靠。好在上帝没有把坏事做绝,上帝让祖英弟弟的两只耳朵聋了,却让祖英弟弟的心眼格外明亮。上帝让世界上的声音在祖英弟弟面前消失了,却让世界上的颜色在祖英弟弟面前更加多彩了。

祖英弟弟对颜色有着天然的感知。树的颜色,花的颜色,水的颜色,泥土的颜色,庄稼的颜色,阳光的颜色,都成了祖英弟弟生命的颜色,把祖英弟弟的人生变得美丽生动起来。祖英弟弟无师自通的成了小画家。现在,祖英弟弟在一家影视公司里做美工,每天跟剧组的人在一起生活、工作,很是忙碌和开心。看着弟弟有了自己飞翔的翅膀和天地,还有了心爱的爱人,祖英有说不出的甜蜜和高兴。没有什么能够比她弟弟的翅膀硬了更高兴快乐的。

对丈夫罗浩,祖英更是感到骄傲自豪。她选择罗浩,是所有的朋友都拍手叫好的选择。罗浩不但是祖英爱情的灯火,也是祖英事业的伙伴,是祖英人生的良师益友。这个影响了祖英一生的男人,是一个同样有才情,同样重感情,同样有人格魅力的人。
  只要是罗浩的朋友,老老少少,我们都亲切地喊他浩哥。浩哥是个音乐家,也是个影视家,音乐界和影视界,提起浩哥,无人不晓。歌曲《湘女多情》、《月亮花花儿开》就是浩哥写的。电视连续剧《雍正王朝》、《走向共和》、《恰同学少年》就是浩哥主创制作的。
  浩哥和祖英是在湖南青年歌手大赛上认识的,祖英那时已经得过全国金孔雀声乐比赛大奖,崭露头角。浩哥在音乐届也已经有了一席之地,两人因音乐相识,因音乐走到了一起。对祖英,浩哥始终像疼爱小妹妹一样疼她。知冷知热,关爱备至。饭不让祖英做,衣不让祖英洗,地不让祖英拖,把从小就会做家务的祖英整个宠坏了,宠得本很细心的祖英总是丢三落四。看祖英有时候北也找不着,南也找不着,浩哥又得意地笑骂祖英:脑膜炎。

而祖英呢,无论在哪里演出,都要给浩哥买衣服鞋子裤子,不管浩哥穿不穿不穿得完,也不管浩哥喜欢不喜欢,合适不合适,就是恨不得把一个商场的服装全买完。浩哥嘴上说祖英脑膜炎,浪费,心里却欢喜得比蜜还得,说起祖英时,总是一脸得意的:我爱人怎么怎么,我爱人怎么怎么。那神情,真是陶醉和幸福。这两年,因为浩哥接的电视连续剧太多,身体明显下降,祖英就最放心不下的是浩哥的身体了,总劝浩哥少接点电视剧,家里的事,祖英更不让浩哥再操心,也是什么活都不让浩哥做,哪怕是一根针掉在地上,祖英也不让浩哥弯腰去捡。
  现在,两人没有什么宏大计划,想的只是平平淡淡过日子。把宝贝儿子培养成人,是两人最大的心愿。说到浩哥和祖英的儿子,那模样简直就是浩哥的翻版!可这小宝贝不得了,长大了绝对比浩哥和祖英两口子还聪明,还本事。才几岁的小捣蛋,简直就是小导弹,能把一家人闹腾得乐翻天。说话,做事,比小人精还人精,小大人还大人。嘿,是观音菩萨没有忘记浩哥和祖英这两个好好的人,特意给两人送来了这样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天使。
  浩哥和祖英恩恩爱爱的甜蜜,浩哥和祖英其乐融融的幸福,不禁让所有的朋友深深赞叹:爱,就是两个人紧紧依偎时,组成“人”的幸福模样。

新年的最后一天传来了祖英被民众被评为演艺名人满意度最高的女明星。这个由民间组织,有55万民众参与投票的民意调查,宋祖英以851.3的高分居所有明星第二位,女明星第一位。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广大观众对祖英发自内心的敬重和感动。
  作为民意满意度最高的女演员,应该是件很高兴的事,祖英也非常高兴,因为作为一个演员,观众给予的掌声和荣誉是最好的掌声和荣誉。她说,她唯一能够报答观众的,就是好好唱歌。虽然祖英的艺术世界如此辉煌,但祖英不会因荣誉所伤,不会为世俗所累,岁月的风吹雨打,早已将祖英凝练得宠辱不惊了。
  就像这深山里坦然平静的小木屋一样,祖英早已学会了坦然和平静,学会了淡定和从容。她会心无旁骛地在自己的艺术道路上走下去。祖英还才44岁,艺术的青枝绿叶依然蓬勃旺盛。她知道艺无止境,学海无涯,所以从没把自己当明星和大腕,她依然每周两次去金铁霖教授那儿听课,雷打不动。这样谦虚走路的人,所有的艺术之路都会为她拓宽、延伸。这样低调为人的人,所有的艺术高度都会被她抵达、占领。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整个天空和世界,都会密布祖英的歌声和人们的掌声。

娱乐先锋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娱乐| 所属自分类: 网络转载 | 评论数 (166)| 阅读数 (704312)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