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朱永新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152
  • 好友关注人气: 243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精彩与无奈》序言

原创于: 2013-07-02 09:11:17

标签:

(朱永新按):昨天收到《姑苏晚报》记者刘放先生寄来他的新著《你对刘放说——名家访谈录》,收录了他主持“晚报会客厅”期间对话的45位嘉宾对话,有高洪波、叶辛、蒋子龙、阎崇年、陈村、王跃文、尚长荣、毕飞宇、赵丽宏、席慕容、周国平等大家,也有苏州本地的名家。本人也忝列其中。他的对话不卑不亢值得品味。刘放是一个勤奋的记者,先后出版过小说集《远方的诱惑》、散文集《智慧钥匙》、《有一个少年》等。而纪实文学更是他的拿手好戏。

 

《精彩与无奈》序言

朱永新

 

认识刘放,那还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当时他是《姑苏晚报》的编辑记者,在主持《姑苏晚报》的《读书》版,版面上有一个署名“老九”的专栏,每期一篇,六七百字,文字活泼,从容自如,很有特色。我记得那个栏目大概叫“若有所思”,而且配有个短发如刺猬的头像,与一个文化名人的头像很相像。我喜欢这个栏目的名称。写些篇幅短小的读书随笔,我以为比较聪明的笔法,就是话不要说得太满,要留有余味,留点白,即便“深思熟虑”,也还是“若有”状好,文章才有弹性,如小杯的功夫茶。这个专栏,获得了江苏省报纸副刊优秀专栏奖。“老九”就是刘放。

在见到刘放本人前,我想象中的“老九”应该是一个有点岁数的人。见了面,才知道他不过三十出点头,还是个小伙子,人的形象,与专栏中的那个“刺猬头像”基本吻合——原来是自画漫像。再看名片,知道他是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苏州市杂文学会副秘书长,这就对了,他的读书随笔中,的确能让人从中嗅出杂文味。

那时,我主编的“新教育文库”刚刚出来,外地媒体找苏州当地媒体的文化记者约相关文章,就找到刘放,刘放来采访我,我们有了首次的接触。不巧那天晚上很忙,说明只能给他半小时的时间,他就将腕中表撸下,放在采访本旁,抓紧时间问了他事先设计好的几个问题,准时结束了采访。第二天,他送我审阅的稿子,竟然有四千多字,我暗暗吃惊于他出手的快捷。

回忆往事是愉快的,匆匆一晃十来年就过去了。后来,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也经常会面。儿子朱墨那时还是个小学生,参加一些校外的写作活动,曾听过他的课,说来他还是朱墨的老师。所以,朱墨在南大读书时,去他们《姑苏晚报》实习,遇见他称“刘老师”,那就不是遇见所有编辑记者都一律称“老师”的礼貌客气了,他们是真的有师生之谊的,且不论这听的课是一节还是半节。

尤其是去年,他们报纸的总编约我和朱墨在他们报上开一个“父子二人转”的随笔专栏,刚好,编辑恰恰是刘放,我们的交往就更频繁了。我对他们的报纸的关注度自然也就更高了。他不经意间对文字和题目的调整,往往让我感到出手不凡。

爱屋及乌。刘放所主持的“口述人生”也引起了我的兴趣。

“口述实录”是近几年许多报纸都有的专题,就是“第一人称”的方式,现身说法自己的人生故事。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最先应该是从《北京青年报》的安顿开始的,而且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随后,许多的报纸都有这样的版面,读者也不少。但比较之下,我不说《姑苏晚报》的“口述”有后来居上之势,至少是有自己鲜明个性的,有自己独特的追求,在众多的“口述”中有自己的声音,也就显得不同凡响。最大的区别,就是众多的“口述”都是完全因袭安顿的路子,婚外情啦,网恋啦,红杏出墙啦,三角恋四角恋啦,这就等于自己给自己“划地为牢”了。情爱毕竟不是生活的全部,完全津津乐道于这些,最后就难免故事雷同,了无新意,作者编者和读者都会感到乏味腻味。

《姑苏晚报》的“口述人生”,路子就要宽得多,突出了题材的新颖传奇性,如《雅鲁藏布江的枪声》、《遭遇劫持,惊魂34小时》、《保安,谁为你保安》、《九旬驴友》、《三记耳光,拍得我眼冒金星》、《书记曾给我送花圈》、《身边雪冷,心中血热》、《哇的一哭,最美妙的音乐》、《女人体模特》等等,都有着非常强的可读性。可以这么说,读者看了这样的标题,看了文章的开头,就放不下报纸了,满版的文章非得一口气读完不可,而且读完还要连呼过瘾。

除了题材取胜,在采访和写作上,也不乏可供研究之处。刘放的写作,强项是小说,他自然明白读者的阅读兴奋点在哪里,在采访写作中,他也自然懂得将自己的着力点放在什么地方。譬如《割不断的母女情缘》这篇,明线是现实的一对没有血缘的母女,而另一根若有若无的暗线,展示几十年不敢见面的有血缘的母女,而且最后,这对有血缘的母女都没能相认,那一定是有很大的难言之隐,故事充满了博大的想象空间。《我这个十三点》这篇不少人叫好的讲述,展示是一个有些尴尬的小人物的辛酸:他送礼成全的是他人的人情,他讲义气“朋友妻不可欺”却两面不讨好,他给人做“枪手”心里又有极大的失落……我身边有朋友说,看这个人物的讲述,几乎就是读了一部深刻的小长篇小说。这种说法不无道理。其实,《姑苏晚报》的“口述人生”是新闻和文学的有机结合,既有新闻的真实新鲜,又有文学的细腻传神,人性的追问和探讨。

作为《姑苏晚报》的老朋友,我最推崇的是他们报纸在经营“口述人生”这个版时,要做就要最好的精品意识。他们收集线索时,不惜重金征购。然后,从众多的选题中编委会慎重挑选甄别,确定角度和切口,然后刘放深入采访,用小说的笔法写活故事,写活人物,最后给读者的是有营养的精美食粮。如《我做“二房东”》这篇,通过一个高校女教师的视角,审视一个个为省钱而寻求合租的租房者,第一个是女操作工,钱少不舍得用空调和冰箱;第二个是药品推销员,身上总带着药品的气味;第三个是个外企的白领先生,他自己买音乐会门票偏说是人家送的来讨好“我”;第四个是个研究生,她与她男朋友为了考研而无心买房,最后两人双双考取上海财经大学的博士生……由此归纳出,这些没有房子的人们,一个个都是奋发向上的。他们都有不可限量的光明未来。这一个独特的社会小窗口,让人看到了闪闪发光的亮点,让人看到了低下却决不卑贱的人生。想想看,读到这样的故事,谁的心里不是充满温暖的!谁的心里不是蓄满了感动的!我以为,这样的励志故事励志人生,是可以进校园让孩子们看的,是值得孩子们接近的,我相信所有的家长也都是鼓掌欢迎的。这个专版的文章结集出版,我乐意作序推荐。

这个专版现在进入了极佳的良性循环,读者喜欢看,打电话写信的多,刘放知道有这么多的读者在等着看他笔下的故事,他采写起来就更加卖力。你看他每个故事后的“编辑手记”,署名“老九”,洋洋洒洒,讲究文字笔调,又回到当年“刺猬头像”上来了。哦,想起来了,他的漫像,如果不戴眼镜,并加上一撇短须,倒是有些神似我们的骨头最硬的文人了,那个最早呼喊“救救孩子”的硬骨头文人。

愿“口述人生”不断有精彩新篇章,“口述”出自己精彩“人生”来。

是为序。

                                                            2011·3月于北京寓所

朱永新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教育| 所属自分类: 教育 | 评论数 (17)| 阅读数 (4107)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