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王伟

 
  • 关注好友人气: 6
  • 好友关注人气: 20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苏东坡“山寨”陋室铭背后的辛酸

原创于: 2011-09-28 08:30:34

标签:

《陋室铭》是唐代著名诗人刘禹锡的传世名篇,这篇经典古文自它问世以来, 盗版山寨版仿制版无可计数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它是被仿作最多的古文经典,后人传诵千古,这点无争议。

这篇传世名篇却并非作者蓄意斟酌而作,而是他一怒之下宣泄而成。刘禹锡曾官运亨通,官至太子宾客、加检校礼部尚书,后因得罪了当朝权贵被贬至安徽和州当通判。按当时的规定,他可以住三间三厦的官邸,但和州知县欺他是被贬之官,对他百般刁难,半年之内逼迫他搬了三次家。房子越搬越小,地方越搬越远,条件越搬越差。第三次搬家之后,刘禹锡忍无可忍愤然挥就《陋室铭》。

看这段故事,刘禹锡搬来搬去虽然说条件是越来越差,但好歹还有间房子住。到了宋朝苏东坡那里可就惨了,东坡的遭贬可不是在一座城市里搬来挪去,不只是一走几千里饱尝风餐露宿,而且到了目的地还要居无定所露宿荒郊野岭。

宋神宗当政时,苏轼曾任祠部员外郎,元丰三年(1080),他因作诗讥讽王安石的新法,结果被以谤讪朝廷的罪名贬谪黄州。被贬黄州期间,东坡没有收入来源,也没有居所。他在《东坡八首》前面的小序中说,余至黄二年,日以困匿,故人马正卿哀余乏食,为郡中情故营地数十亩,使得躬耕其中。……”东坡在黄州为了生计不得不开荒垦田,植树种菜,还搭建了一座草房,草房是在雪中竣工的,因此壁上绘画雪景,取名为东坡雪堂得废圃于东坡之胁,筑而垣之,葺堂五间。堂成于雪中,因绘雪于四壁,榜曰东坡雪堂。王文诰《苏诗总案》。《宋史·苏轼传》云:轼与田父野老,相从溪山间,筑室于东坡,自号东坡居士可以看到东坡的生计是多么艰难。

东坡《次韵孔毅父久旱已而甚两三首》一诗中有诗句:“去年东坡拾瓦砾,自种黄桑三百尺。今年对草盖雪堂,日炙风吹面如墨。……”东坡要想睡个安生觉,还得亲自盖屋。“老夫作罢得甘寝,卧听墙东人响屐。”东坡说:“古之君子,不择居而安”,随便住在什么地方都行,而且一住下来就非常开心,一开心就容易找活做,“安则乐,乐则喜从事”。这就是东坡遭遇挫折时的心态。

苏东坡为雪堂行云流水作文一篇《雪堂问潘邠老》。序言:苏子得废园于东坡之胁,筑而垣之,作堂焉,号其正曰雪堂。堂以大雪中为,因绘雪于四壁之间,无容隙也。起居偃仰,环顾睥睨,无非雪者,苏子居之,真得其所居者也。苏子隐几而昼瞑,栩栩然若有所适,而方兴也,未觉,为物触而寤。其适未厌也,若有失焉,以掌抵目,以足就履,曳于堂下。

正文:客有至而问者,曰:子世之散人耶?拘人耶?散人也而未能,拘人也而嗜欲深。今似系马止也,有得乎?而有失乎?苏子心若省而口未尝言,徐思其应,揖而进之堂上。客曰:嘻,是矣!子之欲为散人而未得者也。予今告子以散人之道:夫禹之行水,庖丁之提刀,避众碍而散其智者也。是故以至柔驰至刚,故石有时以泐;以至刚遇至柔,故未尝见全牛也。予能散也,物固不能缚;不能散也,物固不能释。子有惠矣,用之于内可也,今也如猬之在囊,而时动其脊胁,见于外者不特一毛二毛而已。风不可搏,影不可捕,童子知之。名之于人,犹风之与影也,子独留之。故愚者视而惊,智者起而轧。

“…………”

从东坡的这篇文章,可以看出坡翁的安身栖所是在雪天落成的,这本身就说明东坡一度无家可归。东坡以主客问答的形式,将尔虞我诈为名逐利世事坎坷的世间进行了揭露。我们也看到了东坡所付出的艰辛要比刘禹锡多了去了。东坡离世约七十年后,宋孝宗乾道六年(1170),南宋陆游曾拜谒过东坡的雪堂。

但东坡的陋室铭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在黄州他还能自食其力盖起了雪堂。更凄惨的还在后面,等他被贬止海南时则要露宿桄榔林中了。

宋哲宗绍圣四年(1097),苏东坡再次被贬,从广东惠州渡海南下到海南岛后折返昌化(今儋州),苏东坡父子抵达儋州后无处安身,只好居住在废弃的官屋中。很快立冬,海岛上气候并不寒冷,但风雨连绵,几无虚日,官屋破漏不堪,如住水牢。如今破茅屋,一夕或三迂。风雨睡不知,黄叶满枕前。东坡《和陶怨诗示庞邓》。

等至军使换人,新来的昌化军使张中崇仰苏轼,他见官舍实在无法居住,让苏轼暂住行衙,又派兵修葺伦江驿作为苏轼的居所,使苏轼得以安居,还不时馈赠酒米。然而章惇一心想要东坡的命,宋绍圣五年四月,朝迁派出湖南提举董必赴广西察访,在雷州得知东坡居儋州官舍,便派人前往将东坡父子逐出。张中也难逃此难,后遭罢黜而致死。东坡父子被赶出官驿后无室可居,只好暂时借宿在学子黎子云的旧居,处境十分凄凉。

为了安身,苏东坡决定在城南的桄榔林中买地建房,在写给朋友的的信中苏东坡说:初至僦官屋数橼,近复遭迫逐,不免买地结茅,仅免露处,而囊为一空。困厄之中,何所不有?置之不足道,聊为一笑而已。

当地百姓十分同情窘迫的东坡,在东坡盖房时儋人运甓畚土助之我本早衰人,不谓老更劬。邦君助畚锸,邻里通有无。《和陶和刘柴桑》。那些跟随苏轼问学的学子更是全力以赴,十数学生助作,躬泥水之役,其中来自潮州的王介石更是担当起主要责任,不躬其劳辱,甚于家隶,然无丝毫之求。《与郑嘉会书》。

在众乡亲的帮助下,东坡的三间茅屋落成。由于茅屋处在竹身青叶海棠枝的热带乔木桄榔林中,东坡在宽慰之余,便将茅庵命名为桄榔庵并题《桄榔庵铭》:序:东坡居士谪于儋州,无地可居,偃息于桄榔林中,摘叶书铭,以记其处。

九山一区,帝为方舆;神尻以游,孰非吾居。百柱屃屭,万瓦披敷;上栋下宇,不烦斤鈇。日月旋绕,风雨扫除;海氛瘴雾,吞吐吸呼。蝮蛇魑魅,出怒入娱;习若堂奥,杂处童奴。东坡居士,强安四隅;以动寓止,以实托虚。放此四大,还于一如;东坡非名,岷峨非庐。须发不改,示现毗卢;无作无止,无欠无余。生谓之宅,死谓之墟;三十六年,吾其舍此,跨汗漫而游鸿溕之都乎?

东坡决定长居此地,作《新居》一诗,朝阳入北林,竹树散疏影。短篱寻丈间,寄我无穷境。旧居无一席,逐客犹遭屏。结茅得兹地,翳翳村巷永。数朝风雨凉,畦菊发新颖。俯仰可卒岁,何必谋二顷。

我们看看东坡新居环境是怎样的?盖地极炎热,而海风甚寒,山中多雨多雾,林木阴翳,燥湿之气不能远,蒸而为云,停而为水,莫不有毒《儋县志》。东坡的桄榔庵周围一片荒芜,海氛瘴雾,吞吐吸呼。蝮蛇魑魅,出怒入娱……”这样恶劣的环境哪里是人住的地方?但豁达睿智绝不会被命运压倒的东坡就是在这里一住三年,他的笔墨与桄榔相伴相随:独倚桄榔树江边曳杖桄榔瘦卧树独秀桄榔园雪粉剖桄榔散策桄榔林”……这里就是他的生谓之宅,死谓之墟

桄榔庵,见证和陪伴了苏轼贬逐岭南的一千多个日月。桄榔庵在东坡之后历代都有修缮得以保存,但不幸在民国九年(1920年)州城大难中毁灭殆尽。

东坡的《雪堂问潘邠老》、《桄榔庵铭》两篇陋室铭,加在一起也远不如刘禹锡的一篇《陋室铭》名气大,影响深。这没什么,这世上所有的风光也不能都叫东坡一人占了。东坡的诗文历经岁月长河的洗涤而长留于天地之间。九百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在和他的灵魂交流与对话。文字恒久远,美文永流传。对于东坡来说,对于后人来说,这就足够了。

刘禹锡若地下有知,看到东坡生活居住的地方,他还会写出《陋室铭》吗? (王伟)

王伟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1)| 阅读数 (6833)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