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刘国昌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15
  • 好友关注人气: 390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随感录——小悦悦走了之后的新闻

原创于: 2011-11-04 10:06:58

标签:

随感录——

 

                                                                                                                         小悦悦走了之后的新闻

 

 

    小悦悦走了之后,事情似乎可以告一段落了。但情况并非如此,围绕由此而产生的新闻还不少。近日《南方日报》就此又做了一些报道:如“悦悦爸将捐第二笔善款”、“抱起小悦悦的拾荒阿婆陈贤妹:我只是做了一个人该做的事情”等。这些报道反映了当事人的所思所想所为,读来颇受感动。

    现将其中的部分片段转录如下,以飨更多的博友。

 

    第一篇:     王持昌现身回应“拿钱跑了”传闻

                    悦悦爸今日将捐第二笔善款

    南方日报11月2日讯  小悦悦事件发生以来,来自全国的好心人都捐助了善款,小悦悦离世后,这笔钱如何用成了不少人的疑问。今日,小悦悦的父亲将捐出第2笔善款,资助北京一位急性再生障碍性贫血患者。

    10月31日早上,小悦悦爸爸曾拿出6万元善款捐助了茂名白血病患者,以此回应他“拿钱跑了”的相关传闻。小悦悦的父亲王持昌说,大家的爱心,我们要替悦悦送出去。

    10月18日,王持昌前往银行开设专门账户,最终确认善款总额逾27万元。之后,又有源源不断的善款汇到账户上。小悦悦遗体火化后,有人曾打电话联系王持昌,希望他们能遵守承诺,将之前大家捐给小悦悦的钱捐出来,留给更需要的人。

    10月31日早上,悦悦爸拿出6万元善款交到茂名白血病患者陈良发的哥哥手中。据悉,之前,陈良发获得神秘好心人的捐款20万元,只差8万就能做骨髓移植手术。送完善款后王持昌到病房看望了陈良发,陈良发说,“谢谢他们,谢谢王先生,谢谢社会上的好心人。”钱送到后,悦悦爸爸马上离开,去见下一位需要帮助的人。

    “我也不会说什么,用行动表示吧。谢谢天下的好心人,批评我的也说得对,他们关心孩子,但是有人说我是不是拿了钱跑了,我也不能接受这样的话,随他们说去吧,我在这儿,你们也看到了。”王持昌说。目前,有亲友劝他们暂回山东老家躲避舆论压力,王持昌表示要将悦悦留下的善款处理好,帮助更多的人才能安心。

 

第二篇:        抱起小悦悦的拾荒阿婆陈贤妹:

              “我只是做了一个人该做的事情”

    日子再艰难,也没有夺走陈贤妹的笑容,但一提及小悦悦,她却总是红了眼眶。

    一个普通的人,做了一件普通的事,却备受媒体和公众关注。一时间,“陈贤妹”成为人们心目中道德的代名词。

    面对突如其来的改变,陈贤妹显然措手不及。她害怕看到媒体的闪光灯、镜头和话筒,害怕别人对她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10月28日,当再次被媒体“请回”佛山,接过“社会推动力”致敬奖杯时,陈贤妹不禁双脚发抖。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远离这一切。

    当天晚上,南方日报记者陪同陈贤妹回到老家阳山县七拱镇岩口村。一路上,陈贤妹有时会打断记者的话,自言自语:“我只是做了一个人该做的事情啊”,“我们从小就知道要做个好人,好人有好报”……

                 平凡家庭的打工阿婆

    “有手有脚什么做不来,我不怕苦,踏实就可以了”

    陈贤妹是瑟瑟发抖地走上台,接过媒体授予的“社会推动力”致敬奖杯的。

    那一晚,陈贤妹睡得不好,不是因为激动,而是总觉得有点不踏实。

    颁奖典礼结束后,陈贤妹婉拒了“宴会”,却拗不过南方日报记者,与记者一起回到老家阳山县七拱镇的村子里。

    没有一条足够宽的路可以通向院子,除了一间毛坯房,另外三面都没有完整围蔽起来,20多只鸡在院子里觅食,让院子显得更加局促。偶尔传来邻居家孩子的哭闹声,伴随着几声犬吠。

    在这里,58岁的陈贤妹一住就住了大半辈子,直到12年前外出打工。

    在陈贤妹家那间旧屋的墙上,印着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就在语录的旁边,毛主席的头像赫然刻在墙上。这是丈夫唐伯的手艺。40年过去了,那些文字和图像依旧顽强地印在墙上,清晰可见。

    1976年,陈贤妹与丈夫结婚,夫妻二人从此相濡以沫。在儿子阿兵的印象中,母亲是个坚强的人。“老爸出去打工,家里就由妈妈打理。养猪、耕田,样样都行。”

    1998年,丈夫老唐所在的工厂倒闭了,没领到一分钱工资。陈贤妹毅然决定“代夫务工”。她开始跟随儿子阿兵外出打工。2007年,小孙子出生,虽然依旧贫穷,但陈贤妹的生活顿时变得忙碌起来,也更有了奔头。

    数月前,祖孙一家来到广佛国际五金城,在南村租下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孙子上学期间,陈贤妹给一家小公司做饭,空闲时间就出去捡垃圾卖钱。“千把块钱一个月,有空去捡捡垃圾、废金属或者剪剪纸花。”她说得平淡,“有手有脚什么做不来,我不怕苦,踏实就可以了。”

                    每个人都会帮人的

    “说高尚的那些是假话,因为帮助别人本来就是很平常”

     《为人民服务》不仅印在墙上,还印在陈贤妹的心里。

    “这不是什么高尚不高尚,说高尚的那些是假话,因为帮助别人本来就是很平常。”陈贤妹说,“一个人看到别人受苦,如果不帮,自己良心都过不去。在我们农村,你帮我,我帮你,每个人都会帮人的,也不止我一个。”

    陈贤妹不记得自己帮过多少人了。平日里看见小孩、老人衣服破了,她总会主动帮忙把衣服补好,“老人跌倒了,一定会把他扶起来”,还几次救起掉进河里的小孩子,“哪会想那么多”。

    陈贤妹坚信,好人会有好报,就要老老实实地做个好人。她经常帮其他老人家卖菜,找回的钱,即使只有一两角,“也要当面还回去”。

    直到去年,陈贤妹跟着儿子一家三口挤在20平方米不到的出租屋里,为了攒钱买房、供孙子上学,她一天到晚在不停地做工。白天做保姆,晚上就出去拾荒,帮补家用。只留老伴唐伯一个人在老家阳山县,靠着仅有的一亩田和一亩地生活。

    尽管如此,她却认为“没有什么好埋怨的”,拣废品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如果路上遇到熟人,她会响亮地叫出对方的名字,大笑着上前问长问短。

    但没有想到,10月13日,在广佛五金城那条无数次走过的道路上,陈贤妹哭了。

                      我不怕被人讹

   “那个眼神,我现在也会想起,印象很深,很心痛”

    入货、下单、提货、结账……每天早上8点,广佛南海黄岐国际机电五金城的商户们已开门迎客,然后周而复始地忙碌。

    冷漠与温暖,是意料之外,又似乎在情理之中。

    10月13日下午,趁着孙子上学的空当,陈贤妹照例来到五金城工业区的街巷捡垃圾。

    17时30分,两岁的小悦悦从幼儿园回来,一个人在家门口巷子里玩耍,随后被两辆汽车三次碾压。从此处经过的18名路人,无一施以援手。

    将近7分钟的时间内,她一直孤零零地躺在路边。

    正在拾荒的陈贤妹第19个经过,她没有视而不见,立刻放下手上的麻袋,试图扶起悦悦,她四处奔走、呼叫,最终找到了女童的妈妈。

    当陈贤妹看到被碾压的是个孩子时,疼爱小孩的她感到特别心痛。“听到她那样哭,我马上抱她起来。大声叫‘这是谁的小孩啊?’很久都没人回应,我觉得很心痛,当场哭了出来。”

    回家当晚,陈贤妹脑子里仍是小悦悦的模样,她忘不掉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可怜孩子,忘不掉小悦悦看她时的眼神。“那个眼神,我现在都总会想起,印象很深,很心痛。”

    “你问我为什么不怕被人讹,我反正没讹别人,也没有人讹过我。报纸上说有,但我不识字,不会看报纸。”说到激动处,陈贤妹鲜有地以乡下人特有的大嗓门大大声声地说,“想过、考虑过,你才决定要不要救人也可以,但越是想、越是考虑,小女孩就越危险,所以应该什么都别想就去救。”

                     做好人也不容易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些道理我懂,但问心无愧就行了”

    南村附近的街坊都知道陈贤妹救人的故事,但大部分人并没有关心孩子的情况或是褒扬陈贤妹的行为,而是在追问“捡破烂的陈姨奖励了几多钱?”当得知慰问金有2万多元时,街坊们纷纷惊呼“陈姨发达啦!”“好彩啊!”

    陈贤妹也不明白:“一个好好的孩子被害成这样,怎么会好彩呢?”面对房东的指责和街坊背后的闲话,她“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同样,面对媒体“长枪短炮”的轰炸和数十名记者的追问,陈贤妹默默感叹:“做好人也不容易”。

   10月21日凌晨零时32分,因伤势过重,小悦悦最终还是走了。陈贤妹再也不敢去小悦悦被碾压的地方。

    在此之后,陈贤妹在公众前的说话更加少了,小心翼翼,怕得罪人,但谈及可怜的小悦悦,她无法压抑自己的愤怒。“你犯了事,就要勇敢去承担。你撞了人,又不去扶,又不救人,就是不负责任。”

    对陈贤妹的挺身而出,网络也有一些尖锐的声音,甚至说是“炒作”、“突出自我”。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些道理我懂,但问心无愧就行了。”陈贤妹说,她从小知道要做个好人,但慢慢才明白好人难做,却一定要坚持做。“那么好的一个孩子,就这样没了,谁会不心痛?谁会不伸出手去帮?”

    “救起她(小悦悦),再难都要做……只是没有想到,她还是走了,我以为她能被救活。”陈贤妹最难过的和最难以面对的是小悦悦的死,那个消息让她分外难受。“抱着她时,她还睁着眼睛,很大声地哭。”

                        捐奖金修路

    “村里泥路,下雨时常有小孩老人摔倒”

    在小悦悦出事的路口,新贴了限速标志,但往来的车辆,速度依然不减。

    救人后,陈贤妹又回归到生活最初的轨道。

    虽然已经58岁,但她仍然决定留在佛山打工挣钱。“孙子读中英文教学的幼儿园念中班,支出大。”

    尽管也收到来自各地的慰问金,但陈贤妹觉得“这些钱不是挣的,收下了心里不踏实”,还是要出去工作,不能靠横财生活。11年前,陈贤妹捡到一整盒百元大钞,托人把钱带给警察时,也说过同样的话。

    陈贤妹决定把一部分奖金存起来,另一部分用来帮老家村里比她更穷的老人家和其他有需要的人,而且还打算捐一部分出来给村里修路,“村里泥路下雨时,常有小孩、老人摔倒,跌得浑身是伤”。

   这时,陈贤妹家门前的路也还未通,全都是碎石泥路。

    10月29日晚上,当陈贤妹把记者送到村口,自己往回走时,瘦小的身影利索地避开一个个土坑。记者把汽车大灯灯光投射到路上,希望能在坑洼的路上,给她一些光。

刘国昌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读书报刊札记 | 评论数 (15)| 阅读数 (3830)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