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澳门老记

 
  • 关注好友人气: 128
  • 好友关注人气: 145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年味”就是妈妈的心意加辛劳

原创于: 2011-12-09 10:46:49

标签:

    

又快要过年了。不知怎地,一提到过年,突然心里觉得空落落的。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至前年母亲离世,每逢春节,我们一家4口都要花大把的钞票,飞越几千公里,赶回乌鲁木齐去过年,年年如此,因为母亲和兄弟姐妹几个都在那里生活。年三十夜的团圆饭,以母亲为中心,全家男女老少一个不落围坐在一起,吃啊,喝啊,笑啊,闹啊,轮番给母亲敬酒祝寿,轮番相互祝酒拜年,直至夜深。大年初一早上,待吃完母亲亲手包的饺子,以各自小家为一拨儿,又各奔东西了。虽7天假期里,全家人仍不时相聚,但像三十夜一个不落地都到齐了,已很难做到。所以,我们姓曾的一家几十口能全部聚在一起,一年中唯有年三十的团圆饭。

2008年春节团圆饭,是我们一家人与母亲及兄弟姐妹一起吃的最后一顿年夜饭。此时,年逾80岁的母亲患老年脑痴呆已有些时日,不大认得出人了。但身体其他部位尚好,脸色红润,胃口颇佳。

一见到母亲,我难过地问:“你认得我是谁吗?”

母亲端详了我好一会儿,猛地大声说:“你是我儿子!”听到这声呼唤,一阵酸楚涌上心头,泪水夺眶而出。在旁的兄弟姐妹愕然极了。之前,母亲连在身边的亲人也认不出,怎么竟认得出我来?我在想,可能因为我长期不在母亲身边,一年当中只跟母亲见一次面。想必母亲思儿心切,故才会出现这般奇迹。

如今回想起来,我这个当儿子的真是不孝啊!记得小时候过年,就数妈妈一个人忙。离过年还有半个多月,妈妈就开始为过年做准备了。那年月生活基准低,物质匮乏,年货除了糖果、葵花籽等,要去商店里购买外,其余都是妈妈自己亲手做。像蒸各种各样的里面放有红枣、杏干、葡萄干的小馒头及小花卷,炸各色各样的油炸点心,包各种馅的饺子、包子,煮五香葵花籽等。除了制备年货,妈妈还要给我们兄弟姐妹5个缝制新衣服、拆洗被褥、打扫屋子。妈妈是一名人民教师,白天上班,准备过年的事,都得利用下班后和周日来做,辛劳极了。那些日子,妈妈天天不忙到下半夜是绝对不会睡的。记得有一次,半夜里被尿憋醒,起来小解,还见妈妈正用毛笔蘸着红色,往刚出锅的馒头花卷上点红点。据说这是从姥姥那一辈上传下来的“讲究”,往馒头上点红点表示喜庆。

自打记事起,每逢大年初一一睁开双眼,我们几个兄弟姊妹的枕边,都会整整齐齐摆放着一叠过年穿的新衣服。每叠新衣服上面,还放着妈妈特意从银行换来的一毛一毛的新纸币。这是妈妈给我们的压岁钱:每人2毛钱。此时此刻,大伙儿别提有多高兴了!小时候,心目中的“过年”,就是穿新衣,吃年饭,得压岁钱。如今想来,所谓的“年味”,不就是妈妈的心意,妈妈的辛劳嘛!

200976日晨,母亲终于撑不过岁月的煎熬,撒手人寰。失去这根家庭支柱,曾家年三十的团圆饭也就此打住。

岁月轮回。这两年,妻子又变成了年夜饭的主心骨。这不,离过年还有一段时日,已经不时在念叨着女儿何时归来,思量着一家人如何过年,盘算着年夜饭怎么吃了。

澳门老记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7)| 阅读数 (2041)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