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澳门老记

 
  • 关注好友人气: 128
  • 好友关注人气: 145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押”字头上一把刀

原创于: 2011-12-15 21:00:45

标签:

 走遍世界,当铺到处都有。但唯澳门独树一帜:典当业与博彩业连袂同行,相依相伴。博彩业兴,典当行兴;有赌场的地方,周围必定有当铺,当铺紧紧围绕着赌场开设。2004年初,当时全澳门共有11家赌场,拱卫其周围的大小当铺约有40家。如今澳门赌场翻了几翻,当铺亦随之翻番。日前,笔者专程到近几年才新建的“永利”、“星际”、“美高美”、“凯旋门”四家大型赌场周遭实地挨家挨户细数了一遍,围绕四家赌场新开的当铺竟达18家之多。据业内人士估计,如今围绕在全澳门36家赌场周遭的当铺已飙升至200家左右,比澳门当下最红火的“手信店”还要多得多。不妨算一算,一个仅有50多万人口的小城,平均2500人就能分摊到一家当铺,这个比例恐怕在全世界都排名第一。很显然,除了博彩业,典当业无疑是澳门又一大特色。

 说典当业乃澳门经济和社会商业的一大特色,不仅因为它是澳门经济的主导产业——博彩业最直接的衍生物,亦是博彩业产业链上衔接最紧密、最重要的一环;不仅是了解澳门博彩业内幕的一个侧翼窗口,亦是品味澳门社会文化的一道独特的景致。

 “救命稻草” 与“刽子手”的双重角色

 

 

 依我看,澳门当铺的最大特色,在于千篇一律,千店一面。除了店面大小略有区别之外,其它所有都保持着上百年来一尘不变的老模样:店门口当街高悬一个偌大的“押”字,店门的两侧都写着相同的“昼夜服务,香港起货”。店内的布局也千篇一律:食指粗的铁栅栏将内柜外柜一隔为二,高高的收银柜台只留下一个小小的窗洞,给人一种戒备森严的感觉。玻璃柜台内摆满各式各样高档首饰、手表、珠宝等,满屋的灯光锃光瓦亮,将店铺内外、柜台内外照得惨白刺眼。可以这么说,穿行于澳门各赌场周围的大街小巷中,不论白天黑夜,最亮堂、最扎眼、最显富贵的店铺,非当铺莫属!一块块偌大的“押”字招牌,醒目穿心,如古代官员出巡时喽啰们在前面高举的幡牌,一个紧挨一个,彷佛在预警着什么,又像是告诉游客:整个澳门就坐在这个“押”字上。

其实,真正对这些当铺感兴趣并义无反顾来此消费的,大多都是在赌场刚刚输掉随身所有现金,又心不甘欲作最后一搏的亡命赌徒。他们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如首饰、手表等,统统拿来抵押,换成现钱,作为扳本的最后一把赌资。所以,此时此刻,当铺的“双面”角色方凸显出来:往好里说,当铺充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作用,救赌徒于水火,赌徒依赖押品换得的赌资,有幸扳本成功;往损里说,当铺又扮演着一名“屠夫”角色,趁赌徒之危狠狠砍下致命一刀,不料换得的赌资又被赌场吞了进去,赌徒被榨得一滴油水不剩,彻底斩断其绝地反扑的最后一丝希望。

实际上,当铺挣钱的手法属于纯粹技术活,一般人做不了,靠的是高超的绝技与敏锐的市场嗅觉,及精确的市场判断力。经营当铺的最大风险,在鉴别押品的货色。因为典押之物品种繁多,质量优劣参差不齐,没有好“眼水”便会出现鱼目混珠的巨大差错。鉴别货色的师傅叫“朝奉”,俗称“二叔公”、“柜面”,没有10多年的经验充当不了这一要职。“朝奉”一般是店主或股东担任,也有资深店员担当此职的。若是一件昂贵押品,得经2至3个“朝奉”过目。所以,眼下澳门大多数当铺是由几家实力雄厚的传统业主长期把持经营的,新入行者很少。 除了鉴别押品的技术“门坎”很高外,其实,当铺赚钱的过程很简单:押品有实价和押价之分,实价是押品的所值价值;押价是当铺付给押客的现金。当铺的盈利部分就来自实价与押价间的差价,一般利润在10%至30%之间。一般大部分押品被押客赎回,极少数赎不回去的押品,就被钟表店或首饰店所收购去。

翻阅澳门史料得知,典当业曾和博彩业同为澳门的“巨富”行业,当年澳门富商高可宁就是经营当铺生意的,上个世纪50年代,澳门30家当铺全是他一人开的,为港澳大富豪之一。进入上个世纪60年代,不知何故,澳门的典当业慢慢被博彩业远远甩在了后面,典当行的老板也从大富豪的行列中悄悄消失了。其中的原委,有人说是因典当业的利润越来越薄所致。但迄今澳门当铺非但不见减少,反而成倍的翻番,由此看来,“不挣钱”一说显然站不住脚。

                                                                       “澳门押物,北京取赎”的背后

 一位沓码仔告诉我,凡赌徒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输干身上的所有,绝不会善罢罢休。也许澳门典当行正是抓住了赌徒这个特点,故将整个行业紧紧依附在博彩业身上。澳门博彩业开放之前,赌客大都来自香港,故为了方便港客,澳门所有的押店门前用大字标出“香港起货”的承诺,即香港押客可在当铺设在香港的分号赎回押品。当然,异地起货,当铺还要另外收取一定的手续费。 然而,前不久我在“永利”赌场周围查看新开的众多典当店时发现,“香港起货”的字样已很少见,反倒是“欢迎使用人民币”、“国内卡消费特平”的提示标牌挂满各家典铺的门脸上。位于伦斯太特街与波尔图街交口处,有一家名为“北京人”的当铺门前,却高挂着“澳门押物,北京取赎”的醒目提示牌。这可是笔者头一次获知澳门押店增设了可以“内地取赎”的业务。从中不难看出,一是大陆赌徒已经替代了香港赌徒,澳门博彩市场已转向以大陆市场为主;二是澳门典当市场也开始向大陆市场转移。这显然是一个新的动向。

其实,澳门当铺的变化远不止上述这些。为了应对澳门博彩业出现的新趋势,澳门典当业营销范围也在悄悄地发生质的变化。一些当铺更是猛打“擦边球“,瞅准内地金融监管越来越严、大量现金带不出境的机会,在银联卡消费上大搞手脚。即表面上赌徒用银联卡购买贵重商品,实际上当铺并没有付给赌徒任何商品,而是支付出相等于这件商品价格的现金,并从中收取高额手续费。赌客每提取10万现金,当铺要收取3000元,即3%的手续费。有的当铺还私下雇请沓码仔为其拉客,每拉来一个银联卡消费者,沓码仔可得到至少0.5%的佣金。如果经常拉客给当铺,佣金可提至1%。

转瞬间,当铺变成提取赌资的银行。据说,这是目前当铺赚取最丰的一项收入。而且,此作法大有蔓延之势,给澳门这个古老而神秘的行业又涂上了一道色彩。

 

 

 

 

 

澳门老记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3)| 阅读数 (2340)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