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朱悦华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165
  • 好友关注人气: 182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荐

朝鲜战争后的平壤

原创于: 2011-12-19 09:28:13

标签:

 

朝鲜战争后的平壤

——金凤回忆赴朝慰问

朱悦华

1953年7月27日,朝鲜、中国、美国签定朝鲜战争停战协定。10月4日,中国政府派出了赴朝鲜慰问团。这是自朝鲜战争以来中国政府第三次派出慰问团。贺龙为团长,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大师梅兰芳担任副团长,担任副团长的还有很多知名人士,如章伯钧、蔡延锴、章乃器、朱学范、陈沂、吴晗、刘芝明、康克清、老舍、赵寿山、王维舟、吴克坚等。慰问团共5448人,包括全国各方面代表和40个剧团、歌舞团、技艺团。全体人员自10月初入朝,12月底陆续回国。本报记者王金凤就是当年慰问团代表之一。战后平壤给她留下了平生难以忘怀的印记。

爱美的朝鲜妇女

火车驶过鸭绿江,到达平壤,呈现在金凤眼前的,是一个刚刚被炸过的面目全非的平壤,满眼都是弹坑累累的废墟。“平壤完全被炸平了。”50多年后,说起当年所见,金凤仍止不住唏嘘。平壤,原本为平坦的大地之意,市区几个海拔200多米的小山丘,全被夷为平地。

“在朝鲜战争中,美军对平壤进行了1413次轰炸,对当时仅有40万人口的平壤,投下了428748枚炸弹,平均对每一个平壤人投下一枚炸弹。”作家叶永烈在《真实的朝鲜》一书中这样记载。

在弹坑旁,志愿军临时建起了3座小楼。金凤、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观察》等四五位中国记者,与波兰、苏联医疗队的队员们住在一起,金凤说新盖的房子还有石灰的味道。

在平壤街头,金凤遇到了一位朝鲜妇女。这是一位团长的妻子,她的丈夫在前线牺牲了,她的家被炸了7次,她就在废墟上将自己的家重新盖了7次。而她拼命守卫的家不过是一个半地下的棚子。

外面一条长裙,里面一件很薄的小棉袄,朝鲜妇女单薄的衣着让金凤感到吃惊。更让她吃惊的是,她们每人都有一个小化妆包,里面一支口红、一支眉笔还有一瓶擦脸油。无论如何,她们都要化妆的。美之于她们,是一种本能。看到中国女士不化妆,不管朝鲜男人还是女人,都感到很奇怪,他们不断问:“金凤同志,你们中国女性不化妆,你们的丈夫高兴吗?”金凤说:“没什么呀,我们男女平等,不化妆是长期艰苦的革命环境造成的。”后来,金凤被朝鲜同志邀请到一家美容院,脸上擦了好几层脂粉,修了眉毛,涂了口红,出来后,她简直认不出自己,赶快洗掉了。

慰问团副团长、著名作家老舍在自传中写到了他眼中的朝鲜妇女:“她们穿的轻便,可是色彩漂亮。她们好像和山上的金黛莱花争美。金黛莱不畏风雪。她们也好像跟花儿比赛谁更坚强。我没有见过这么美丽而坚强的妇女。我不懂她们的话,但是由她们的眼神,由她们的风度,我会看出:她们绝对不许美帝侵占她们的美丽河山与家园,不管美帝多么横暴。我也经常听见她们的歌声,虽然不懂歌词,可是我知道在极端困苦中还高声歌唱的是不会向困难低头的。”

1981年,金凤再次来到朝鲜,眼前是一个全新的平壤,整齐漂亮,井然有序,只是这座五千年古城已没有古迹可寻。她听说当地政府规定,男的上街一律要穿西装,女的要穿裙子,尽管每人只有两套西服。

在平壤采访

1953年,金凤在人民日报抗美援朝报道组,她看到战争已经结束,就决定到平壤附近走一走,写几篇朝鲜通讯,后来都发表在《人民日报》上了。

她采访了金日成故居。在平壤郊区牡丹峰下,5间朴素的瓦房里,生活着金日成的爷爷、奶奶、叔叔和婶婶。他们种田、交公粮,过着普通的农家生活,爷爷还能扫扫地。金凤与他们合影留了念。1981年,金凤再次访朝,带去了这张珍贵的照片,时任朝鲜领导人的金正日看到照片后很激动,马上给予金凤他们很高的礼遇。天天的鲍鱼,让大家都增长了体重。

1952年1月2日,21岁的志愿军某师侦察文书罗盛教,为救朝鲜落水儿童英勇牺牲。新华社朝鲜前线记者戴煌2月4日以《不朽的国际主义战士》发回电文,2月5日发表在《人民日报》上。后来这篇文章连续多年被收录小学课本,罗盛教的名字家喻户晓。

罗盛教的父亲罗迭开也随慰问团来到了朝鲜。金凤和他一起拜访了被救少年崔莹一家。在《难忘的会见》中金凤充满感情地写到:“在离平壤一百多里成川郡朔仓里地方,罗盛教村和附近村上两千居民从半夜三点钟起,就排成一里多长的行列等待着罗盛教父亲的到来。青年们打扫了二十多里道路,姑娘们采集了周围山中的鲜花,老年的农民头上戴起了乌纱礼帽。他们都在等待着,等待着他们日夜盼望着的亲人——那个来自遥远中国乡村的老农民,那个献出自己儿子救了朝鲜孩子的父亲。”

金凤看到一间洁净的小屋,地上铺着草席,屋角放的铜皮柜被擦拭得发亮。屋壁上贴着罗盛教的画像,挂着毛主席和金日成元帅的相片。炕桌上摆着新鲜的苹果、栗子和山梨,油灯光摇曳着,罗迭开老人、崔莹和他的父亲母亲盘坐在草席上,好像久别的家人一样谈着话。罗盛教牺牲的那个地方的村子已经改名罗盛教村,栎治河已改名罗盛教河,安葬他的佛体洞山已改名罗盛教山。后来崔莹参了军,1954年曾来中国访问。

金凤访问了平壤附近一个村子,这个村子108户人家只剩下一个男人。开座谈会的时候,妇女们提出意见说:“请你们给毛主席反映一下,把志愿军同志留下来吧。”后来据说金日成也向毛主席提出留下志愿军的请求。毛主席说,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会成为国际问题,还是赶紧撤出来吧。

金凤还采访了济州岛的朝鲜战俘宋模镇。宋模镇站在平壤牡丹峰的建筑架上,手里拿着砌砖的泥刀,一个月前他还在巨济岛的战俘营里,金凤和他聊了起来。下工哨响了,金凤听到扩音器里播出一个消息:归来人员宋模镇同志今天砌砖1500块!

                                                                                                                    梅兰芳下部队

赴朝前,慰问团在沈阳东方旅行社集中,金凤与著名越剧演员袁雪芬、京剧演员杜近芳住在一起,她看到17岁的杜近芳在日记中写到:“到朝鲜后我保证不哭。”金凤觉得很有意思。

慰问团到达平壤后,在地下剧场为朝鲜政府干部演出,梅兰芳演出了《霸王别姬》。演出后,金日成对梅兰芳说:“我听见你的名字有好多年了,这次才看到你的表演,想不到你那么年轻。”同行的吴祖光对朝鲜观众介绍说:“60岁的梅兰芳演16岁的桂英(《打渔杀家》女主角)。”金凤说刚开始有一点别扭,看着看着就忘了年龄,他的表情、身段活脱脱就是16岁的小姑娘。

金凤以前没有近距离采访过梅兰芳,在慰问团,她跟梅兰芳聊起了天,梅兰芳很谦虚。金凤记得最有意思的是他的儿子梅葆玖。个子高高的,十七八岁的样子,围着红围巾,脖子扭一扭,说:“我爸爸会演戏,不会说话。”

老舍与梅兰芳同车而行,他总是把下铺让给腰腿有病的老舍,自己睡上铺。“他虽年过花甲,但因幼工结实,仍矫健如青年人。他的手不会闲着。他在行旅中,正如在舞台上,都一丝不苟地处理一切。他到哪里,哪里就得清清爽爽,有条有理。”

金凤印象比较深的是慰问团在志愿军司令部驻地举行了一次盛大演出。这么多大牌同台,如何排戏码,也是个难题。最后顺序为:程砚秋、沈金波(饰王允)的《三击掌》,周信芳的《徐策跑城》,马连良的《四进士》一折,大轴是梅兰芳的《贵妃醉酒》,由齐英才、马富禄扮演高力士、裴力士。演出在司令部前空旷的土坡上进行。舞台是临时搭建的,一块幕布把前台、后台隔开,5万多志愿军观众席地而坐。为了防止轰炸,志愿军架起高射炮对着天空,场面十分壮观。

有一次下部队演出,突然刮起大风,天气骤冷,又下起了雨。这时,梅兰芳、马连良和演员们已化好装,穿着单薄的戏装,坐在用芦席搭的后台棚子里候场。这样的天气对年已60的梅兰芳尤其对他的嗓子尤为不利,志愿军空军司令员聂凤智决定停止演出。但全场战士守在雨中不肯走,他们要求见梅兰芳一面,对他们讲几句话。梅兰芳说:“只讲几句话,太对不住志愿军同志们了,我们给大家清唱几段吧!”梅兰芳和马连良唱了《打渔杀家》中的几段对唱。2万多志愿军战士端坐雨中一动不动,每唱一句,或是过门音乐,都会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金凤回忆到,梅兰芳听说负责接待的同志们没有时间看戏,就约了周信芳、马连良、山东快书说唱家高元钧一起去给这几位同志表演。他们听到炊事员在拉胡琴,梅兰芳就让他们为自己伴奏,连同行的著名作家老舍也给战士们演唱了一段《钓金龟》。这次慰问后,老舍就留在朝鲜体验生活,创作了长篇报告文学《无名高地有了名》。

梅兰芳一行还到开城为刚遣返归来的志愿军战俘做了慰问演出。梅兰芳演出了《贵妃醉酒》、程砚秋演出了《洛神》、马连良演出了《借东风》、周信芳演出了《萧何月下追韩信》、马思聪演奏了《思乡曲》、王昆演唱了《白毛女》等。大师们精湛的表演抚慰了志愿军战俘们受伤的心。

金凤记得这次赴朝慰问周小燕、郭兰英演唱了女高音,常香玉演唱了豫剧《红娘》、《花木兰》,新凤霞演出了评剧《秦香莲》,裘盛戎演出了京剧《铡美案》,各路艺术家齐聚朝鲜,可谓群英荟萃,盛况空前。

  2011/12/15

 

朱悦华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杂谈 | 评论数 (23)| 阅读数 (4390)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