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光潜.blog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83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荐

明星复出与官员复出之异同

原创于: 2012-01-06 11:08:58

标签:

2011年即将过去了。

            今天是喜人之所谓“平安夜”,明天是所谓“圣诞节”,后天是诗人毛泽东诞生118周年的纪念日。“圣诞节”是因耶稣降生而名之的。尽管耶稣的诞生日没有真实的史料,但是,公元440年,由罗马教廷定决定12月25日为“圣诞节”却是明确的,具有权威性的。据说有人提议把毛泽东诞生日定为“中国的圣诞节”,匪夷所思。jesus是jesus,毛泽东是毛泽东,没有任何可比性;其次,为什么要把一个喜人的宗教色彩很重的节日硬移植到中国来呢?

           据说,yesus被处死后,曾经复活了三天,与他的教徒见面后才升天的。再无神论者看来,人死是不能够复活的。但是,无神论者并不否认其他方面存在“复活”的情况。比如;

           一,明星能够死(演艺生涯)而复活。远的不说了,近十年的中国歌坛就有董文华,这二天又有杨钰莹,他们两都复活了。歌手高晓松“酒驾”把自己送进了囹圄;出来后,媒体频频曝光,也可以算复活了。这些人读书因为一点生活琐事不慎,栽了跟斗;时过境迁,此一时彼一时也,只要自己不自甘堕落,复活的机会还是蛮大的;特别是歌手,在那里都可以“吊桑”的。他们原来的粉丝由怀旧之情产生的再一次追捧是明星艺人得以复活的沃土!当然,因为徐娘半老,光景也会大不如前;可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王勃:《滕王阁序》),“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杜甫:《后出塞之二》)不也是另一翻耐人寻味的美景么!何况,他们是经过了一番与命运的抗争才得以复活的:“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刘方平:《春怨》)。

           二,官员也能够死(官复原职、异地做官)而复活。官员因为某种失职渎职下课,一年半载后游复出,异地做官的现象这二年并不鲜见,这是官员的死而复活。从县处级、地市级、省部级都有。

           艺人的复活与官员的复活大不一样。艺人是凭借自己有“薄技在身”;换言之,打铁只靠本身硬,“人缘”当然也得有。但是,如果“薄技”没有了,谁又会为你使力呢?官员的复活全靠“人缘”。当初不得已“撸”了下去,现在要“捞”上来,没有“人缘”是万万不行的。

           在《尚书---舜典》里有:“鞭作官刑,扑作教刑,金作赎刑”的记载。“金作赎刑”,现在我们的刑事、民事、行政法律法规中依然继承了下来;“扑作教刑”早已废除,但是,想不到在21世纪的中国,仍然偶有发生,还有形形色色更离奇、离谱的体罚见诸媒体;扑,是以槚楚为刑具,主要适用于老师对学生的处罚。“榎,通”檟 ”,一种木本植物,常与松树见于荒山坟地。只有“鞭作官刑”是彻底绝迹了。现在,连“死刑”也基本上“刑不上大夫”了!于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复活就有了本钱。

         事实上,古代对官员的处罚是非常严厉的。 奴隶制“五刑”有墨、劓(音易)、刖(音月)、宫、大辟。封建制“五刑”;“文景之治”后基本上废除了残酷无人性的“肉体刑”是中国刑罚的一个大进步。封建制“五刑”指笞、杖、徒、流、死。“笞、仗”刑仍然属于肉体刑,不过比奴隶制下的“墨、劓(音易)、刖(音月)、宫、大辟”文明了不知多少倍。现代刑罚也仍然保留了“徒、死”二种刑罚,“徒者奴也,盖奴辱之” 。“徒刑”就是剥夺人身自由,强制做无偿劳动。

         重点说说“流刑”。自秦汉以来就有“流刑”,将犯人“放逐、流放”至边边地方,目的在强制劳动,而非流远本身;这与后来定制的“五刑”中“流”的有很大的不同。流刑在南北朝后期进入“五刑”体制,占据其中降死一等重刑的地位()略同与现在的“死缓”,并从过去的以“劳役”为重心的特征,转变成把犯人流放至艰苦边陲作为主要的惩治方式。有史家认为这与魏晋之际法律儒家化的背景有密切的关系不无道理。

        《唐律疏议》注解“流刑三”一条,称,“《书》云:‘流宥五刑。’谓不忍刑杀,宥之于远也。又曰:‘五流有宅,五宅三居。’大罪投之四裔,或流之于海外,次九州之外,次中国之外。盖始于唐虞。今之三流,即其义也。”真实反映了这一段刑罚历史。“流刑”延续到清代。韩愈、苏东坡、林则徐这些名人都受过“流刑”。 韩愈的《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很有名: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封建时代,官员受“流刑”后,也有“复活”(官复原职)的机会.如唐代'流刑"分三等,即二千里、二千五百里、三千里。三流均“居役”一年,且不加“杖”。官员流者不需居役,只附籍当地,如同百姓,待期限一满,“有官者得复仕”。古代,有以劳役抵债、抵罚款或抵赎金的“居赀、赎、债”之役,也叫“居役”,本质上是变相的徭役。
        “居赀、赎、债”,即以役抵罚款,抵赎金和抵债,总称为“居役”。在云梦秦简中,“居役”是一种变相的徭役名称。  
秦简《司空律》规定:“有罪以赀赎及有债于公,以其令日问之,其弗能入及偿,以今日居之,日居八钱;公食者,日居六钱。居官府公食者,男子参,女子四。公士以下居赎刑罪、死罪者,居于城旦舂,毋赤其衣,勿枸椟欙杕。……葆子以上居赎刑以上到赎死,居于官府,皆勿将司。……居赀、赎、债欲代者,耆弱相当,许之。……一室二人以上居赀、赎、债而莫见其室者,出其一人,令相为兼居之。居赀、赎、债者,或欲借人与并居之,许之,毋除徭戍。凡不能自衣者,公衣之,令居其衣如律然。其日未备而柀入钱者,许之。以日当刑而不能自衣食者,亦衣食而令居之。官作居赀、赎、债而远其计所官者,尽八月各以其作日及衣数告其计所官,毋过九月毕到其官。……百姓有赀、赎、债而有一臣若一妾,有一马若一牛,而欲居者,许”。

         可见,这个“居役”是有相当的“变通”规定的;而唐代的“变通”更登峰造极,无法无天了:“官员流者不需居役,只附籍当地,如同百姓”;更离谱的是“待期限一满,有官者得复仕”。这是不是现代严重失职、渎职官员复出的法律渊源呢?不得而知。

         官员“复出”也不是说绝对不可以。谁不烦一点错误呢?要有给出路的政策嘛!只是官员的复出总的有一个“标准”或者说“规范”,不依规矩不成方圆哦。而且这个“规范”要向社会公布,以便于民众之监督甄别。

         这个“标准”或者“规范”应该包括这样几个方面:

        A,不是直接责任,只是领导责任;

        B,不是同一个性质、领域的重复错误;

        C,没有因此受到过党政处分;

        D,复出要有法定期限,在免职期间有良好的自省检讨表现;

        G,免职前有良好、创新业绩证明他是一个有领导能力的人;

        B、C、G是关键的、不可或缺的考察内容。不具备者,庸官、懒官也,不得复出(可降2--3级使用)。

        明星复出,自食其力,只要有一定的社会受众,不伤大雅;官员复出,重掌民生,民众的认可与承受心理如何,事关重大,必须谨慎。一定要改变历来是否免职由上面说了算;是否复出也由上面一锤定音的非正常局面。

光潜.blog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网络转载 | 评论数 (7)| 阅读数 (2680)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