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杨立新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357
  • 好友关注人气: 246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国宝修复:一字讹误闹出大笑话

原创于: 2012-02-14 23:13:06

标签: 文化批评

 

    周末去中国美术馆,适逢“邓拓捐赠中国古代绘画珍品特展”在此举办。邓拓曾任《人民日报》总编辑、社长,是党内四大收藏家之一(另外三人分别为康生、郑振铎、田家英)。1964年,邓拓将个人珍藏的中国古代绘画140余件捐赠给中国美术馆,此次展览是邓拓捐赠品经修复后的第一次集中亮相。

    在三楼东展厅里,笔者看到了明末“秦淮八艳”之一的马湘兰的一幅《兰花图》。兰叶细长披拂,兰花绽蕊吐香,飘逸洒脱,充满了书卷气,堪称绝世精品。

 

    马湘兰(1548——1604年)名守真,字湘兰,因在家中行四,故人称“四娘”。她秉性灵秀,能诗善画,尤擅画兰草,故有“湘兰”之称。马湘兰在绘画上造诣极高,当年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曾三次为马湘兰的兰花长卷题诗。《历代画史汇传》这样评价她的绘画:“兰仿子固(赵孟頫),竹法仲姬(管道昇),俱能袭其韵”。日本东京博物馆现藏有一幅马湘兰的《墨兰图》,被日本视为国宝。

    在画作的左上角有清代著名书法家王文治(1730—1802年)的一首题画诗:

女侠金陵马四娘,吮毫犹带口脂香。

闲来故写湘江怨,惹得骚人总断肠。

    落款为“庚午作”,时为1750年(乾隆十五年)。王文治喜用淡墨为书,颇具萧疏秀逸之神韵,时称“淡墨探花” ,与有“浓墨宰相”之称的刘墉书法相对举。他的书法与马湘兰的兰花珠联璧合,有异曲同工之妙。题画诗旁有王文治对马湘兰绘画技艺的赞语:

    “湘兰子画兰独出名贤之冠,良以运腕柔媚,别具风姿,非率尔操者所可等视也。  文治。”

    然而,在这段题款中却出现了一个让人颇为费解的词:“率尔操瓢”。何为“率尔操瓢”?难道是不假思索地操起水瓢?显然不通之极。仔细谛视,发现“瓢”字左边有缺损,原作仅剩右边的“瓜”旁,左边的“票”是后补上去的。也许是修复者不太自信的缘故,修补时用的像是硬笔之类,虽不甚清楚,然而已力透纸背。

    “瓢”字不对,那么究竟应该为何字?查《现代汉语词典》的“瓜部”,“瓜”在右边的左右结构的汉字仅有“畖”、“瓠”、 “瓢”、“瓤”四字,均不通,修复者若只在这四字中选择,就难免闹出大笑话了。其实,这个字应为“觚(gū)”,属“角部”,而偏偏就是这个关键的部首却缺损了。

    “率尔操觚” 在古代汉语中是极普通的一个词,现在一般的成语词典也都有收录。“觚”为古人用来书写的一种方木;“操觚”即写文章。此词源出于晋代陆机的《文赋》:“或操觚以率尔,或含毫而邈然。” 原用来形容文思敏捷,成文迅速;后指没有经过慎重考虑,不加思索地提笔就写。

    据中国美术馆的宣传材料介绍,为了让邓拓捐献的这批珍贵的中国古代绘画作品重现昔日光彩,中国美术馆特制订了慎重周详的修复和保护方案,组建了专门的修复工作室,并在全国范围内物色并聘请了古代书画修复专家参与修复工程,历时三年方修复告竣。可不知为什么,这样“慎重周详的修复”,竟出现了这样低级的错误,不仅滑天下之大稽,而且使国宝级文物受损。倘若马湘兰、王文治、邓拓三人地下有知,会作何感想呢?

    文物修复,不要率尔操觚!

 


 

杨立新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6)| 阅读数 (7925)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