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赵炎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13
  • 好友关注人气: 93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鲜为人知的南宋“澡堂子密探”

原创于: 2012-03-15 08:20:43

标签: 历史,文化,南宋,趣闻

鲜为人知的南宋“澡堂子密探”

文/赵炎

    在前面的系列文章里,我曾介绍过南宋时期老百姓的洗澡趣闻,在这一篇里主要说说官员的洗澡趣闻。

    据《南宋馆阁录》描绘,京城临安的衙门,除临安府和各路“驻京办”以外,都是中央政府的办公机构,其建筑布局均十分豪华,功能也极为完备,办公、临时休息、卫生间、洗澡间等设施一应俱全,甚至连专职保洁工也由“仪鸾司”指派到位。也就是说,条件绝对可以跟现在的高档写字楼相媲美,官员们办公累了泡泡澡,完全不必出衙门。

    在南宋当京官,幸福指数显然不低,工资高,待遇好,升迁还快。但是,正是由于“好待遇”之一的洗澡方便,让不少高官常常半夜做恶梦,时不时地冒冷汗。有读者可能要问了,洗澡跟做恶梦有啥关系?难道澡堂子里有蛇?蛇当然不会有,但有比蛇更可怕的,那就是“澡堂子密探”。蛇可以看得见,发现了打死即可;但这些密探,来无影去无踪,即使被发现,亦不敢随便惩治,所顾虑者,其后台老板也。

    比如,宋理宗后期,贾似道专权,就曾发生过一起由“澡堂子密探”引出的惊魂事件。当时,雷宜中担任最高学府“太学”的校长,有一天雷宜中去拜见贾似道,二人说话时,贾似道突然念了一句奇怪的诗:“碌碌盆盎中”。这句诗搞得饱学的雷宜中一脑子茫然,有何出处?代表什么意思呢?回到单位后,雷校长左思右想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越是这样就越担心,因为宰相大人是不会随便说废话的,这句诗必定有它的内在含义。这件事就这样憋在雷宜中心里,搞得他睡不着也吃不下饭。

    几天之后,他去衙门浴室洗澡,无意中发现一处墙壁上写着两句诗:“碌碌盆盎中,忽见古罍洗。”终于找到了这句诗的出处,雷宜中惊出一身冷汗,这座浴室因不久前才重新修葺过,墙上的诗句肯定是最近才题写的,宰相大人能念出这句诗,说明“太学”澡堂子里藏有他的耳目,自己洗澡时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甚至身上有几根毛,宰相大人恐怕都一清二楚了。

    南宋“澡堂子密探”到底始于何时,如今不得而知,赵炎无聊之时亦曾详阅史料,却毫无头绪。有人说发端于绍兴十一年,时与金人的和议初成,秦桧惧怕主战派背后捣鬼破坏和议,就派心腹四处刺探消息,发现各衙门澡堂子最为隐秘,也最易被“反对派”所利用,于是,“澡堂子密探”应时而生。也有人说,是始于宋宁宗年间,由宰相韩侘胄独创,当时韩侘胄与另一个宰相赵汝愚势同水火,两派斗得不可开交,韩侘胄为了掌握主动权,才派出“卧底”潜入澡堂子的,因为“情报”提供及时,韩侘胄很快扳倒了赵汝愚,取得完胜。

    有一个故事可以作为佐证。说有一个太学生名叫敖陶孙,曾在“太学”浴室洗澡,他一边享受沐浴,一边操心着国家大事,这大概是中国读书人的传统吧。其时,宰相赵汝愚被韩侘胄排挤出中央,敖陶孙对此愤愤不已。大凡物不平则鸣,敖陶孙就在浴室墙壁上题诗来发泄,诗的最后两句是:“九原若遇韩忠献,休说渠家末代孙。”韩忠献指的是北宋大臣韩亿,是韩侘胄的祖先,这两句诗的矛头直指韩侘胄,说他是韩家的不肖子孙。

    没想到,这首“大不敬”的诗,第二天一早就出现在韩侘胄的办公桌上,“澡堂子密探”的效率可真不赖!于是,临安府的捕手们很快包围了太学,缉拿敖陶孙。幸亏敖陶孙机警,换上保洁工的服装,才逃过抓捕,一路南下逃亡到了福建。但临安府的追捕工作并未结束,他们派人跨省行动,最终将敖陶孙押回了杭州。

    落到人家手中的敖陶孙彻底服软了,他给韩侘胄写了一封求情信,信誓旦旦的说,浴室里的那首诗不是自己写的。中国有句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韩侘胄看过求情信后,指示临安府把敖陶孙放了,还让他保留太学学籍,参加下一年的进士考试。

    无论哪一种说法符合史实,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去辨其真伪了。但赵炎以为,南宋“澡堂子密探”确实存在过,且曾被历代权臣当作秘密武器来使用,嚣张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没有针孔摄像头,也没有微型摄像机,凭的就是可以自由出入各衙门的澡堂子,还有眼睛和耳朵,俗称“耳目”。

    据史料记载,宁宗朝权相史弥远亦曾用“澡堂子密探”打击过自己的恩人韩侘胄。熟悉南宋历史的读者大概都知道,韩侘胄主政的时候,史弥远才做到六品的司封郎中,芝麻大的小官而已。开禧元年(1205年)五月,韩侘胄升任平章军国事,史弥远随即得到韩的重用,到开禧三年三月,不但已封为男爵,而且还升为礼部侍郎兼刑部侍郎,正三品大员,两年间连升五级,火箭一般的速度,可见韩对史弥远是有知遇之恩的。

    开禧北伐期间,由于战事接连不利,东线与西线的机要信使往来频繁,京城各重要衙门的澡堂子都在高速运转。史弥远此时只是管礼仪、科举兼任司法的官员,根本接触不到军机大事,更没有发言权。

    为了刺探前方军事方面的信息,寻找机会扳倒韩侘胄,借机取而代之,史弥远一面勾结跟韩侘胄有仇的杨皇后,一面派出心腹魏了翁,贿赂“仪鸾司”主管太监,在各个衙门保洁工里发展并安插密探,大肆搜集信使们在澡堂子里聊天时泄露的军情信息,如韩侂胄支持重用的西线主帅吴曦叛变降金的消息,就是史弥远利用“澡堂子密探”刺探到的消息,并第一个报告给了宁宗皇帝。

    史弥远收买的“澡堂子密探”,其行踪十分诡秘,史料说:“其议甚秘,人无知者”。

    终于,史弥远完成了初步的军情信息汇总,得出开禧北伐“必败”的结论,并蛊惑年仅16岁的宁宗嗣子,向宁宗“入奏:侂胄再启兵端,将不利于社稷”,杨皇后从旁亦赞之甚力,但宁宗皇帝就是不予理睬。恰好此时,枢密院“澡堂子密探”发来消息,说韩侘胄洗澡时向参知政事钱象祖李壁等人吹嘘,其玉津园所养小妾是多么多么美丽,某日某时将去玉津园宴请。史弥远得到这个消息,立即和杨皇后商议,伪造宋宁宗的御批密旨,派权主管殿前司公事夏震(君命也,震当效死)在玉津园杀死了韩侂胄。(赵炎)

赵炎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文史| 所属自分类: 历史随笔 | 评论数 (2)| 阅读数 (4091)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