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杜峻晓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260
  • 好友关注人气: 271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荐

药方开成艺术品

原创于: 2012-03-26 08:25:06

标签:


药方开成艺术品


杜峻晓


柴老先生幼年所抄药方

 

博友们读老杜博文读得很仔细。

在《老杜博文选》B卷中,老杜曾写过一篇《如果憋不住那泡尿》的博文。前不久,有两位女粉丝找到老杜单位来,说,她俩嗓子都有点小毛病,参加老年合唱团发不出音来,在几家大医院都看过,始终不见好转。特别是在北京看病,那可遭老罪了,不管三七二十一,让你用仪器把全身检查一遍(这种现象很正常,人们说,治病就是:核磁共振+B超+验血+透析=脚崴了)再说,临到诊断时,三言两语就把你打发了,中药吃了好几麻袋,嗓子该怎么着还怎么着,丝毫没有好转。二女粉的意思是,读了《憋尿》一文,对文中提及的柴大夫治疗方法特别感兴趣,想让老杜把她们介绍到老柴那里。老杜说,老柴固然是中医高手,但能否治好你们嗓子,我可没把握,如果治疗没有效果,你们可不能怪我。二女粉异口同声说,哪会怪你呢,我们看到你写老柴的医术那么高超,没准就把我们的嗓子治了呢!

老杜当即拨通老柴电话,把二女粉介绍过去。老柴在运城市医院当院长,每天时间安排得满满的,“掐算”半天,算出一个时间,说让他们那天过来吧。老杜把时间告诉了二女粉。二女粉说,老柴真的每次只开七八味药吗?我们遇到的可都是大处方,上来就是几十味药,把肚子都喝撑了。老杜解释道,老柴的特点是小处方,治你们的嗓子到底开几味药,老杜说不好,要依你们病情而定。药,讲究的是对症,能解决问题就好。大处方与小处方是相对的,并不能说大处方不好,小处方就好,也不能说大处方绝对能解决问题,小处方是糊弄事儿。这就像打苍蝇一样,一把蝇拍就能解决问题,你非得用大炮轰,苍蝇可能被搞死了,隔壁小区的高楼也让你轰垮了。二女粉就笑了,说你举的例子太恰当了,是这么回事儿。

那天下午,二女粉从老柴那里回来,直接找到老杜办公室。老杜问看得怎么样,二女粉说已经看过,柴大夫给开了药方,只有四味药,果然好小的。到柴大夫那里看病的人太多,我们俩多亏有你介绍当了一回“插队青年”。老杜说,是啊,若让你们挂号,可能得到三天之后了。药开来就好,那就遵医嘱,吃几副试试。二女粉还拿出两本书说,这是柴大夫捎给你的。老杜一看,其中一本是《柴浩然墨迹》。柴浩然是老柴他爸,老柴的名字叫柴瑞霁,老杜在文中一直说老柴老柴的,一直没把他的大号向博友隆重推出。

哟喝,老杜一直以来,知道柴浩然先生是一著名中医,他的书法作品如此具有功力,却是老杜没有想到的。《墨迹》由柴浩然先生的几个儿女编辑出版。正如柴老先生的大儿子柴瑞霭在《序言》中所讲:“为大医者不乏书法名家,他们将医德、医术同书法浑然融通,显现了在医学、美学、哲学、文学等方面的修养。”柴老先生显然就是这样的人。

学中医和老杜小时候学写作文一样,都有这样的一个过程:抄!前者是抄古方;后者是抄妙文。这个抄不是抄袭的抄,而是学习式的“抄”。你看柴老先生练童子功时所抄的药方,那叫一个整齐,那叫一个工整,那叫一个一丝不苟。抄药方的过程,就是一个修身养性的过程。养性,万荣人称之为“磨性子”,性子也要磨,它就像铁杵磨成针那样,很有耐心地,不知何时能成功地磨。无论你性子有多急,无论你内心有多么毛躁,只要坚持磨,不间断地磨,都可以磨得下来。磨,也是一个练功的过程,人们常说的基本功就是这样练下来的。咱国人常说,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老杜就有这样的经验。上大学期间,老杜读过不少有关鲁迅作品评论的书籍,写论文时,写过有关鲁迅的。但在对鲁迅的称呼上,是叫鲁迅先生呀,鲁迅同志呀,鲁迅老师呀,就是拿不定主意,哈哈!如果做读书笔记时多写几遍,就不会在这个简单问题上出麻烦了。我们平时所说某某人基本功扎实,就是在最基础的方面下过功夫,而且是大功夫,假如这个功夫下不到,在哪个方面都不可能成为专家。柴老先生这个功夫下得到位,所以后来才成为著名中医。

柴老先生的医案也是用毛笔写就的,大多是在为患者治病是随手写来。因为这位老人家以前有童子功在,那医案同样写得自如,写得潇洒,写得飘逸。对一名大夫来说,积累医案就是对病例分析和诊断的过程。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人类所患疾病同样形形色色。比如,1973年5月8日,柴老先生曾记录过一个医案。万荣县有个姓武的年轻人,32岁,患了面黧发白症。柴老先生写道:“患者面色逐渐变为黧黑,近及两耳,两耳尖部有残缺不齐脱皮痕迹,两手背发痒,为时将近两月,同时发生胡子变白,左鬓近耳发迹处,亦有白发。”究竟怎样治疗呢?柴老先生又写道:“在治法上,欲滋其肾阴,恐更遏其脾阳,欲温其脾阳,恐更损其肾阴。病机矛盾,治宜两全,方剂虽多,吻合者少,只得因病制宜,量体裁衣。”柴老先生给他开了一个药方。对武青年的第二次诊断是在5月17日,柴老先生写道:“服上方后,因我夏收巡回外出,病人自觉服药应症,诸症渐退,按原方不动,再服十剂,在短期内,颜面黑色消退,胡发变黑,脏气调和,精神泰然矣。”柴老先生这样的医案记录,既像新闻工作者的编辑手记,又像画家的写生,若以后再遇到类似患者,既可以迅速做出诊断,拿出合理的治疗方案。在柴老先生记录的医案中,既有乙型脑炎治愈医案,也有重症黄疸治愈医案,还有同病异治如实热型吐血、虚寒型吐血等医案。

柴老先生的书法作品,亦堪称上乘之作。据其子介绍,柴老先生闲暇时,时常勤于临池挥毫,或泼墨言志,或勉己励人,或教诲子孙。柴老先生把练书法只是当作一个业余爱好,在老杜看来,他的作品丝毫不逊于名家之作,善用多种字体书写,唯独没有草书。老杜猜想,这与他所从事的专业有关系。人命关天,治疗时必须认真对待,小心谨慎,即使医术再高明,也狂傲不得,马虎不得。柴老先生的书法作品,反映了他的性格。

《墨迹》还收集了柴老先生在世时为患者所开的药方。这些药方当然不是全部,而是他们编书时能找到的一部分。在柴老先生的药方面前,许多医生应该感到脸红。你看他们开的那些药方,笔走龙蛇,信手写来,患者拿到手中如同天书。有则笑话说,儿子问他爹,我明天就要开诊所了,你能不能传授一点成功秘诀?父亲说,反正我要退休了,说出来也不要紧,你在写诊断书开药方时,字体要尽量模糊,而在收费单上,要写得尽量清晰。笑话中,这位给儿子传授经验的老兄是为了“捞钱”,我们现实生活中有些医生,根本就不会工整写字,或者认为越把字写得不为患者所认识,越能体现自己的水平。柴老先生不是这样,他把药方开成了艺术品,开成了书法作品。

老杜与柴老先生有过一次交往。他那次没用毛笔开药方,用的是圆珠笔,药方下面垫一张复写纸,写完后,将上头一张交给患者抓药,下头一张夹在一个纸夹里挂好。柴老先生说,这样的好处在于,下次患者复诊时,他(她)或者带了原来的处方,或者没带,我这里一查,就清楚了。

像柴老先生这样的人品、医品、书品,如果现在能多些就更好了!

 

 

 

 

 

柴老先生幼年作品

 

柴老先生书法作品

 

书法作品

 

书法作品

 

柴老先生处方

 

柴老先生处方

 

 

 

 

杜峻晓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老杜随笔 | 评论数 (16)| 阅读数 (3369)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