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杜峻晓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260
  • 好友关注人气: 271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荐

捅死医生谁“高兴”?

原创于: 2012-03-29 08:23:03

标签:


捅死医生谁“高兴”?


杜峻晓


 

 

就在几天前的3月23日,患者李某兽性大发,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用水果刀刺向医生,造成一死三伤的惨剧。此事发生后,某网站做了一次调查,问看关于惨剧报道的感受,参与投票的6161人,竟然有65%的网友选择了“高兴”。

这事儿让老杜倍感奇怪,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死去的年轻人王浩是个实习医生,已考取香港中文大学博士,今年6月准备到香港学习,正有大好前程等着他。年轻生命的猝然离去,有多少人为之痛惜和难过,那些网友却选择了“高兴”。我们的社会为什么变成这样了?有些人的道德观为什么扭曲到了不像话的程度?

老杜忽然记起,2008年7月,北京杨某捅死上海公安局闸北分局5名警察,也有为数不少的网友在网上起哄叫好,而且给凶手杨某封了一个称号:杨大侠。把杀人凶手尊奉为“大侠”,还对其倍加歌颂,真让老杜看不懂。我们的社会如果产生一批这样的“大侠”,动不动就抡刀使枪,你觉得还有安全感吗?

年轻医生王浩的死,让老杜惋惜了大半天。老杜最先想到的是王浩的父母。他的父母多难过呀,把一个孩子拉扯那么大,付出了多少艰苦与辛劳,正在茁壮成长呢,惨遭不幸。如果说王浩得了什么不治之症,现代医学解决不了那个难题,死了就不说了,可他是活活被人捅死的,放在谁都难以接受。这事儿如果放在你、我、他的头上,你还会选择“高兴”吗?

老杜在谴责65%的网友“高兴”的同时,也在思考一个问题,你若说现在的网友全有素质吧,不是那么回事;你若说如今的网友全无素质吧,也不能一篙打死满船人。那些网友用鼠标所点的“满意”,透露的是一种情绪,一种对医院和医疗战线的不满。话,得两面说,理,得两面讲。

有人总结说,咱国现在有“三条蛇”危害社会,分别是白蛇、黑蛇、眼镜蛇。眼镜蛇指的是老师,黑蛇指的是法官,白蛇嘛,指的是医生。老杜先不评论这一总结是否准确,起码反映了一定的社会现象。看病难、看病贵,医生合伙坑害患者,这样的事虽不普遍,但是存在的。比如,前段媒体曾报道过济南某公司一位副总经理体内放了7个支架的事。这位老兄因患心梗,到医院接受支架治疗手术,医院先后给这位老兄放了7个支架,老杜的同行调侃说,这位老兄的血管成了“钢铁长城”。你以为医院方面跟这位老兄关系好呀,不是那么回事,因为那支架不是白放的,弄一个支架就等于增加一笔收入。有人算过这笔账,国产支架出厂价是3000元一个,卖给医院价格是1.2万元;进口支架到岸价6000元,卖给医院价格是2万元。医院不可能按原价给患者放支架,肯定还要加一部分差价在里头,这些负担,最终都要转嫁到患者头上。给患者弄支架,除过医院收入外,医生也有10%到15%的回扣,放的越多,医生收入越高。医院看到那老兄在公司担任副总,手里有实权,不放白不放,一家伙给你整了7个,把你血管高高支起来(以为是修高速公路呢)。

游离在医院周边有一种职业叫“药代”,不知博友们听过这个名称没有。“药代”的全称叫“医药代表”,就是负责向医院推销药品的。能干“药代”这个活儿的全是非凡之辈,能吹能喝能抽能送,能把死人说得坐起来,否则怎么能把药品卖给医院,还要让医生把这些药开给患者呢!现在许多人都反映药价高,不可能不高,医药代表把手中的药推销到医院,要经过无数环节,雁过拔毛,人人有份,要给医生送钱,要请院长吃饭,这些开销均由患者承担。老杜的同行曾披露有些药品的最高利润达到9100%,结果业内人士说,那些低价药出厂价和零售价都不高,赚的是“小钱”。价格越高的药,越赚钱,不是基本药物的高价药,到达患者手中,一般是出厂价的10倍左右。我滴个娘呀,这也太黑了,这不是要钱,这是要命哪。让老杜说,患者要对医院没有意见,不可能。

大约在10多年前,老杜在深圳接触过一位药厂负责人,是一副职。这兄弟两口子都在一民营药厂做事,他媳妇在厂里当大会计,年薪是70万。那是10多年前啊,老杜眼珠子差点蹦到桌面上。那位兄弟说,他们厂里有一种急救药(时间久,忘记名字了),是从美国进口的大桶装,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大桶药分装到小瓶子里,然后卖出去。那兄弟说,不能否认,美国急救药疗效确实好,真能把一只脚已经迈到阎王殿门口之人唤回来。药好当然价格就高,厂里卖给医院的价格大约是成本价的若干倍。回扣呀,好处呀,当然是要给的,只要给医院一个零头,医院已经满足了。你想,那药厂赚得多海。老杜琢磨过这个事儿,医院这一行业,跟别的不同。比方说咱到街头买菜,黄瓜价高,咱买韭菜,南瓜价高,咱买茄子。在医院治病不行,病人送到医院奄奄一息,快没命了,此时救人是王道,你还顾得上跟医院侃价,你这副器械多少钱,打一针救命药多少钱?没人问那个,待到急救结束,账单朝眼前一摆,让你倒吸一口凉气,怎么这么贵啊,是,本来就这么贵,不治早说呀!还有啥好说的,得得得,乖乖掏钱吧!不过,如今医院有些药品和器材价格高,有其道理。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原院长赵平说:“现在医院所用的医疗器材和药品,很大部分依赖进口,比如肿瘤用的靶向药物,高达2万一支,但也得用。”是啊,这种药再贵也得用,不用不行哦!

对于医院的过度医疗,不少人都有切肤之痛。你即使到医院治疗脚气,核磁共振、B超等等都要给你用上。本来不需输液,进门后先把液瓶子给你吊上。医院不仅是治病要价高,医院食堂同样在扒患者的皮。有则笑话说,有位患者让医院把他点的两个菜送到病房,吃第一个的时候心道,我就不信世界上还有比这难吃的菜。吃第二个的时候,叹道,妈呀,真有。难吃就不说了,价格死贵,问那护士,你们医院伙食这么贵,难道也是以赚钱为主要目的吗?护士说,废话,不赚钱开食堂干吗?病人说,钱要赚,也得把饭菜搞好一点呀!护士呛他一口,你到医院来是为了吃饭还是为了吃药?哈哈,反正你说不过“院方”。

看病难、看病贵、医风不正,并不是一种孤立现象,因为医院乃人们密切接触之地,更容易将不良效应放大。社会各个行业全冲钱而来,为赚钱不择手段,“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就成为一句空话,“为人民服务”就成为傻冒才肯做的事。当然,好医院、好医生还是有的。比如老杜所在的西安第四军医大学为“坑面女”免费治疗6年,就值得大表扬,特表扬,大宣传、特宣传。不过,这样的医院已稀若晨星。患者所感觉到的医疗价格高,业内专家认为在某些方面低了,比如医生的技术。北京友谊医院胸心血管外科主任医师王天佑说:“医生的技术太便宜,比如做一个肺叶切除,北京地区的价格是800元,而做支气管缝合,需要用的缝合器就要3000到4000元。技术价格和用品价格差得非常大,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得不到体现,严重挫伤了医务人员的积极性。”王大夫所说倒也是一方面问题,希望该高的高,该低的低,最好不要盲目乱高。现在一个专家门诊,光挂个号就要300、500,是不是有些高了?有人说了,这么高的挂号费,有时候想挂还挂不到呢!嗯,也是事实。

网友对医疗行业有意见,希望医疗行业变得更好可以理解,但对歹徒行凶杀医生予以支持则大错而特错。在我们这个社会上,正确态度必须有,是非观念不能丢,这是最基本的!

凶手必须严惩!

 

 

 

 

 

 

 

杜峻晓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老杜观点 | 评论数 (107)| 阅读数 (12194)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