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郑荣来

 
  • 关注好友人气: 9
  • 好友关注人气: 102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夜宿隆昌寺

原创于: 2012-05-13 12:20:20

标签:

夜宿隆昌寺

                郑荣来



 是镇江作家、画家王川和句容市委华部长的安排,让我们几个参加笔会的人上了宝华山。

 那天午前,我们沿着蜿蜒的盘山公路,一路赞叹着路边的红叶和绿竹,来到山顶上的隆昌寺。下了车,王川说,今天晚上我们就住在这里,现在先吃午饭。

 一位面目慈善的老和尚,在饭堂的侧厅里接待我们。我们尊称他“大和尚”,他马上纠正:“噢不,我不是大和尚,我是监院。”他接着递给我们名片,在大名“林祥”后面署着小一点的两个字“监院”,想必就是他的职务了,如同总管一类。他说没什么好招待,就是简单的斋饭。

 这一桌饭菜,其实不简单,一共上了九道(佛家以“九”为大)。都是蔬菜和豆制品,豆制品的花样有好几种,所有的菜都用麻油炒制。饭碗很大,盛饭很多。林监院说,听说我们要来,他们特地从城里请来一位女厨师,菜也是特地到山下拉上来的。在寺庙里吃佛家斋饭,我是平生头一回;佛家待客如此心诚,我也是第一次领略。

 下午是参观。这是一座历史悠久而又很具规模的寺庙,据说始建于南北朝梁武帝时期,已有1490年的历史,原有殿宇999间半。它历来香火旺盛,影响远及国外。早在梁代,就有西域僧侣,不远万里,前来盘坐修心。明清以来,它成了全国最大的律宗道场,全国百分之七十的僧尼来此受过戒。清代皇帝康熙也来过,乾隆还六次临幸此地。

 在大雄宝殿前,是一块很大的场地,中间那巨大香炉上满插着的香烛和缭绕其上的白烟,证明它的香火之旺,善男信女之多。殿内,僧人们正在集体做功课;僧人一旁,有信众跟着行佛事。中央电视台的两位记者,把这些都收进了摄像机里。

 忽然,我们看见林祥监院在走廊上,正用大哥大接电话,敏感的、有职业习惯的记者,都急忙赶过去,拍下了这个富有时代感的镜头。对佛学很有研究且有一本佛学专著的王川说,这不稀奇,你们去心平的房间看看,很多现代化的东西都有。心平是年轻人,佛学院毕业不几年,现在也是监院。他有汽车,也自己开车。吃晚饭时,我们果然看见他,他30岁左右。他来饭堂看我们,向我们介绍了一些教义,其中有句话给我印象很深:在各教派的竞争中,我们要求得生存,也要紧跟时代。高科技的东西,我们也要用。听得出,这是佛门中有知识有见识者之言,是对历史的回顾,也是对未来的前瞻。

 佛教于两汉之际,从印度传入中国,此后时兴时衰。究其兴衰原因,除了客观政治,便在于自身,是否适应时代。魏晋南北朝,佛教发展到极盛;而北魏、北周,却两遭灭佛;隋唐二十几帝,除唐武宗灭佛外,其余大都兴佛,韩愈谏迎佛骨,招致官贬潮阳,可见佛事不可逆;此后几个朝代,佛教兴多衰少。当它对政治、经济和文化有利时,统治者便提倡和利用它;当它对政治、经济和文化起促退作用,影响时代进步时(如魏晋时期僧侣占地太多),它便受到限制甚至除灭。佛教的存在,需顺应时代!心平监院所说,有理在其中。

 晚饭后,我们集体去拜访林祥和尚。他还真忙,一会儿接电话,一会儿有人向他请假。忙了一阵,才盘腿坐下接待我们。我们其实没有主题,只是闲聊。他说他1947年出家,“文革”中寺庙里呆不下去,就回到苏北家乡,成家还了俗。“文革”之后才回到寺里。他说他也有苦恼,就是文化不高--他从另一个方面,感受到时代的需要。

 我朋友刘君,忽然笑呵呵地提出:我想做个“居士”,您看行不?需要什么手续?林监院也是乐呵呵地:那要做到“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大家起哄:前四条不难,“不喝酒”你做得到吗?“没问题!”刘君做下决心状。林监院又说:行动上,还要坐如钟,立如松,走如风,卧如弓。“也做得到。”监院微笑:你还得来住四五天,让法师起个法名……“那我明年再来。”刘君轻松说来,我们却深知律宗持戒之严--于是暗笑:刘君你行吗?

 林监院的门上,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两句话:利刀割肉痕易合,恶语伤人恨不消。仁者切记,气不平则不语。

 看得出,他是拿它当作座右铭,或者也是把它当作又一戒,用以修心养性。虔哉诚哉!一个以慈悲为怀的善者形象,久久留在我的心中。

 这天晚上,王川、刘君和我,三人住一个屋。这是一个刚修建不久的新房间,铺的盖都是新的,还有空调。今天是立冬,这海拔430多米高的山顶,虽地处江南,天气也已有些凉意。屋外极静,万籁无声,除了在故乡时,少闻寂静如斯。这就是沙门最需要的境界么?见刘君已入梦乡,我也渐渐走进了蒙胧……

 早晨五时醒来,见窗外月色,清冷如霜。又忽然发现,刘君不在床上。直到六时许,他兴冲冲回来后方知,他是凌晨三时半闻钟声而起,去参加和尚的功课去了。我由此对刘君肃然起敬--看来他是真的要亲自体验体验佛门的生活了。他概言初次体验的感受:真辛苦,腰都疼了,一个小时,差点儿直不起腰来。

 上午,我们告别了佛门圣地,下了漂亮的宝华山。坐在车上,有两个形象,不断在我眼前闪回:手持手机慈眉善目的林祥,有见有识语出不凡的心平。他们正在走近的,是一个佛祖不曾想到的时代!

 我的日记于是记下:戊寅年立冬日,登临宝华山,夜宿隆昌寺。



郑荣来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2)| 阅读数 (2043)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