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许嘉利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116
  • 好友关注人气: 142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荐

毛泽东与杨开慧的暗语

原创于: 2012-05-14 15:24:24

标签:

 

 

毛泽东与杨开慧的暗语

 

刘晓农近日撰文,解密毛泽东于19285月底在井冈山与贺子珍结缘前,于1928 月委托秘密交通员吴福寿前去长沙寻找杨开慧的经过。毛泽东确信杨开慧已经遇害后,才在朱德、陈毅等人的热心催促下,决定与贺子珍结婚的。                   

率领工农革命军上井冈山的毛泽东,在立足扎根的大局得以稳定之后,心中记挂着远在湖南长沙的妻子杨开慧,曾于1927 11 月下旬,从宁冈龙市邮局发出一封信,信是写给杨开慧的,寄信的地址为湖南长沙市西长街生生盐号”,由店主转板仓杨霞姑收。这位盐号的店主系杨开慧六舅父的一个亲戚。毛泽东在信中写的是早已与杨开慧约定的暗语,大意为我在这里做生意,初时不顺,到现在买卖兴隆,赚了钱,堪以告慰。但信上并未标明回信的地址,这是毛泽东从防备反动当局循着地址追查的谨慎之举。所以在这样的情形下,杨开慧是无法给毛泽东复信的。还有一点是毛泽东的发自龙市的这封信,是否送到了长沙生生盐号?或者说盐号店主是否转到了杨霞姑手上,都是不得而知的。

  毛泽东在得不到杨开慧复信的情势下,自然放心不下,想到派人去长沙寻找妻子,探实情况。他所物色的合适人选就是吴福寿。

  吴福寿受毛泽东之托前去长沙的时间,是1928 月下旬。过去曾常去酃县、茶陵打银子的吴福寿,赴长沙去了多久?怎么样按照毛泽东告诉的地址寻找杨开慧母子?这些情况均难以得知。吴福寿自湖南长沙回到茅坪,当夜来到八角楼向毛泽东复命。在毛泽东几次心情急迫的询问下,吴福寿才又说了一句:毛委员,看来你们很难相见了。毛泽东闻言大为吃惊,又问到底是怎样的情况?吴福寿只是难过地摇头,并不言语。毛泽东心里明白了,不再问什么,只是内心痛苦得流下了眼泪。两人在楼上默坐了一阵,毛泽东忽然起身走到窗前的桌子旁边,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细毛边纸,坐下来用毛笔填上一首词,默默无言地交给吴福寿。吴接过在手,见毛泽东所写的是抄录南唐后主李煜的《相见欢》一词,词文如下: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吴福寿读罢诗词,想到应该回填一词,以为慰藉。粗通诗文的他向毛泽东要过一张细毛边纸,坐于桌前对窗外凝思少时,照着毛泽东抄录的《相见欢》,写下这样一词:

霜染层林叶红,总匆匆。无奈朝沐寒雨晚穿风。关山重,心里话,恨难穷,长夜梦念亲人难觅踪

 毛泽东接过吴福寿填写的词,默读了两遍,将目光落在对方面脸上,用力地点点头,然后轻声说了一句:福寿,知我者算你呀。吴福寿听了为之感动,以安慰的语气对毛泽东说道:毛委员,不要太难过了,也许是我打探得不准。

  说罢起身打算告辞。而这时的吴福寿转念一想,又对毛泽东说:毛委员,这字留给我作纪念吧。毛泽东听后点首回道:不见弃的话,你拿去吧。

许嘉利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23)| 阅读数 (12821)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