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杜峻晓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260
  • 好友关注人气: 271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荐

女儿害了什么病

原创于: 2012-05-21 07:51:23

标签:


女儿害了什么病


杜峻晓


 

 

老家一位兄弟来西安,说是要找西安某心理学院的秦教授(化姓,为避免打广告嫌疑)。咦,这兄弟,啥时候变得如此尊师重教了?兄弟说,为兄有所不知,这次主要是顺便看下秦教授,让她把给女儿心理治疗的疗程进行完。

哦,听明白了,秦教授是位女性,搞心理医疗的。老杜这人就爱追根问底,一打听,原来是这么回事。

兄弟女儿在家乡一所名头很响的高中读高二。万荣人的基因在女儿身上充分发挥作用,不服输啊,争强好胜啊,表现得淋漓尽致。“文革”中修大寨田,不服输的重要标志表现在,看谁的小平车装得饱,看谁跑得趟数多,那叫多拉快跑。当学生不服输的标志,那就是看哪个每次考试排名在前喽。兄弟的女儿十分聪明,学习上也肯用功,但每次考试到来的时候,她就表现得焦躁不安,就像一匹战马欲上战场那样,不住地喷响鼻,用前蹄刨地。战马吧,倒也罢了,畜牲嘛!人就不同了,明天要考试,你今晚上睡不着,总想着比过这个男同学,赛过那个女同学,肯定休息不好,肯定失眠。兄弟的女儿就那样,总有一种临场前的兴奋。可是,一到考场上,问题来了,看到卷子上那些题目,头脑一片空白。如果所考这些内容平时不会也就罢了,不但会,而且很会,但就是在考场上做不出来,记不起来。考试铃声响起,走出考场,所有的都想起来了,那么简单的题,为什么就没做出来呢?后悔得恨不能用头把南面那堵墙撞出一个窟窿来。

老杜问兄弟,是不是你们平时对女儿要求过严,总希望女儿考第一?兄弟冤枉地说,哪儿有哪,知道这孩子心气儿强,平时从没对她用热气哈过,总是宽慰她,能考多少是多少,只要尽力就行。可她劝不过自己,每到考试就那样。老杜再问,那女儿最差的成绩考到多少名?兄弟想想说,好像是170多名。老杜又问,高二年级一共多少学生?兄弟说,1800多名吧!这回轮到老杜惊叹了,唉哟,妈呀,1800多名学生,考在170名还不满足呀,纵使老杜这样品学兼优,既红又专的学生,当年能考到这个名次,已经心满意足了(哈哈,不过当年不这样排名的,那叫“回潮”)。兄弟道,是啊,我们也觉得是这样,可她本人说服不了自个儿,每次考完,就眼巴巴地等着出成绩,成绩出来了,又闷着头不说话,独自发呆,因为她没能考过前桌的某某,心里老大不服气。老杜心里很不高兴,你就不能做一做女儿的思想工作?兄弟说,我们也劝,她只是静静地听,好像什么都听进去了,好像什么都没听进去,从不反驳,从不辩解,弄得我们心里反而没了底儿。

说到心理治疗,兄弟说,我跟你弟妹经过反复讨论,觉得女儿确实有一些心理疾病,需要治疗。在咱们家乡,也有从事心理疾病治疗的老师,每次收费50元,治疗一次,效果不明显。后来听人说,西安某心理学院秦教授治疗心理疾病很有一套,我们就赶到西安来了。老杜好奇心大起,秦教授的收费标准呢?兄弟道,每次300元,一个小时。有时候多出二三十分钟,也是它了。老杜哈哈笑了,看来你是只买贵的,不买对的。兄弟摆摆手说,哪里呀,这次是既买贵了,又买对了。

且说兄弟将女儿带到秦教授那里,秦教授问了问简单情况,说,我要跟女儿单独交流,希望你们能够理解。秦教授将女儿带到一个房间,大约一个多小时后,两人出来了。女儿还有点很不好意思的样子,低头盯着秦教授家的实木地板,仿佛在研究上头的木质花纹。秦教授说,我跟孩子谈得挺好的。你们离得这么远,今后就不要面谈了,我跟孩子在QQ上视频交流就可以。兄弟急于了解女儿跟秦教授谈了些什么,把女儿支到楼下去。秦教授含笑道,希望你尊重我的工作,我跟女儿交流什么是我俩之间的事,你回家同样不要问孩子,她不会告诉你的。老杜问道,女儿该不是早恋吧?兄弟说,看样子不像是,她又不跟我们交流,我们也不知道。女儿离开后,秦教授告诉我们,女儿是有一些心理疾患,表现最突出的是考试焦虑,问题不大,治疗几次就可见效。老杜忙问,现在见效没有?兄弟说,见效大了,女儿现在愿意和我们交流了,前段期中考试,你猜考了多少名?17名!老杜惊叹,哇,这也太夸张了吧!兄弟平静地说,是啊,在此期间,我一直跟她的班主任老师有联系,老师说,这孩子平时基本功扎实,应该考出好成绩,但就是考试临头,发挥失常,非常可惜。这次刚考完,老师就告诉我们女儿考了17名,我们没有声张,等着女儿告诉我们。后来在一次吃饭时,她把考试情况告诉我们,我和她妈没有表示过多惊讶,只是对视一眼,轻轻地嗯了一声。哈哈,这两口子,还蛮能装的。

兄弟去了秦教授那里,老杜开始琢磨这个事儿。这孩子得了病吧,就得抓紧治疗。治疗,有一个前提,先得把病情整清楚,方能对症下药。中医里头为什么要望、闻、问、切,那就是诊断;西医里头为什么有化验,拍X光片,拍CT,上核磁共振,也是为了把病情搞清楚。还有一种疾病是,这些个化验手段全用上了,没查出毛病,难道真的没毛病?非也!因为那种病这些手段诊断不出来,它是存在于心理上的,隐藏得比较深,潜伏得比较巧妙,任你从头到脚检查一遍,愣是查不出毛病来。查不出毛病,并不等于没有毛病。比如兄弟那女儿,平时学得蛮好,但一上考场,就心慌气短,四肢乱抖,甚至面色发白,这能不是病吗?若说是病吧,它又是阵发性的,下了考场,一切如常。所以秦教授说了,那叫考试焦虑症,是心理疾病的一种,每到考试前,就紧张,越想考好,越考不好。心理疾病这名词,咱国以前不说这个,心里头有了病,那不就是精神病啊,传出去多难听。有这种疾病的人不肯说自己有病,更何况社会上就没有这样的治疗机构,说了也白说。好在如今已经把心理疾病当作一种病症来认真对待了,且不乏行之有效的治疗办法。

心病还需心药医,这话起码说了有几千年了吧!它明确表达了治病必须对症的思想。药要对症,打从医疗方法问世以来,此话就存在。药不对症,越治越重。本来是寒症,你当热症治之,本来是实症,你当虚症治之,只能越治越重,甚至送命。而心理疾病呢,用药显然不行,药吃下去,要解决什么问题,你得清楚,胡用乱服,只会加重病症。用手术刀还是不行,手术刀是切除赘生物的,心理疾病你切哪里?总不能因为是心病,就把心脏切了吧?心理疾病并非不可治疗,治它也有药,语言就是治理心理疾病的良药。心理疾病,就是心理有结了,也叫心结。心结不打开,心理疾病就治不好,治疗这种病的唯一办法就是语言。现在时髦的名词叫心理辅导、心理疏导或者心理治疗,指的就是这个。心理治疗者一旦号准了“患者”的“脉”,就得对症下“药”了,比如是失恋的,你就得针对失恋给他做思想工作;比如是因为股票被套牢而焦虑的,你就得针对这方面打开对方心结;比如是因为没有升官而郁闷成疾的,你得将他心中的块垒化掉。做心理治疗同样是讲方法的,你的语言得入情入理,得说到对方的病根子上,就像扎针一样,你得找准穴位,让患者产生酸、麻、痒的感觉,逐步将其内心的结化解掉。秦教授显然就是治疗心理疾患的高手,只用了短短几次治疗,就把兄弟女儿的考试焦虑症治疗得八九不离十了。

对于心理疾病的治疗,目前尚无统一收费标准。老杜不能说收费便宜的就不好,收费贵的一定就好,话不能这样说。因为用语言治疗心理疾病,完全取决于治疗者的水平。而治疗者的水平,又是由他(她)的学术素养、知识积累、生活经历、表达方法所决定的。既要把病治好,又不能治得太过,否则容易出问题。不是有个段子已经讲了嘛,话说有位兄弟,因为没有当上县团级干部,一时想不开,又急又气,便病倒了。老婆将其送到医院,没想到愈治愈重。奄奄一息之际,老婆忽然想起,老公此病是由没当上官害的,于是,让人假造一份所谓的红头文件,拿到患者床头去念,说,经组织研究,任命你为某厅厅长。哪想到文件刚念完,那兄弟喉咙咯的一声,一命呜呼。有人分析说,此乃用“药”过量。此病本来就是心理疾病,你非要送医院打针输液,不是那么个治法。后来终于找到问题所在,你给他个假县团级就行了,却忽然间给他一厅级,不死才怪呢!如果把那家伙带到秦教授面前,秦教授没准会骂他一通,为了一个身外之物,竟然不惜摧残自己身体,不当官能死啊,可能他还真死不了呢!

再过半个月就要高考,有些孩子又该心神不安了。咱们当家长的一定得疏导好娃娃们的情绪,对那种心理疾病万万不能大意,实在不行,带着孩子找心理老师辅导去。是病,一定得治!

 

 

 

 

 

 

 

 

杜峻晓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老杜观点 | 评论数 (14)| 阅读数 (11970)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