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颜世贵

 
  • 关注好友人气: 176
  • 好友关注人气: 209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荐

张国焘墓葬何处

原创于: 2012-05-24 18:02:02

标签:

 

张国焘墓葬何处

 

 

   据加拿大华裔学者桑宜川在今年滴第5期《炎黄春秋》发表文章说,据现今可查阅的资料,张国焘是1979年底在多伦多一家养老院溘然去世的。后事处理十分低调,原始墓碑上连正式的姓名都没有留下,家眷也随之销声匿迹。

   他再三寻找,发现张国焘的墓就葬在松山墓园。15年后,张国焘的夫人杨子烈、这个1921年入党的中共第一任妇女部长也离开了人世。

 

    桑宜川的文章详细介绍了张国焘:

    据现今可查阅的文献,早在五四时期的北京大学,出身豪门望族的学生领袖张国焘便在北大教授陈独秀的介绍下,与图书馆员工毛泽东握过手。多年后,毛还曾为此感叹“张国焘看不起我这个土包子”。在中共一大上,两人同会,张国焘被选为大会主席。此后,两人都曾担任苏区和红军的重要领导人。在长征中,红一、四方面军在今四川小金县的懋功会师,张国焘又曾与毛泽东发生重大政治斗争。张深谙毛的作为,既是同党同志,又是棋逢对手,最后必有一场输赢。

    遥想当年,张国焘有过关乎一生荣辱生死的两次出逃。

    第一次是告别延安。他领导的红军主力在西进途中几乎全军覆没,,侥幸逃生的部分红军将领,又相继被共产国际的代表王明污指为“托派”,遭到清算,所剩不多。张国焘在《我的回忆》里写道:“我沉默已久,是到了发泄的时机么?明知不能讲理,绝无回天之力,难道要以卵击石么?”由此可见,张国焘已经没有了话语权,被逼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1938年,张国焘借道去西安祭黄帝陵大典之机,告别延安,投奔设在汉口的民国政府,以他自己的话说是“共赴国难,抗日救亡”,真实的原因是王明给他带来死亡恐惧感。党史文献记录着:王明奉共产国际的指示从苏联启程回到延安后,俨然以钦差大臣和中共第一领袖自居。张国焘曾多次挨过王明的整肃,对他表示冷淡,然而仍躲不过王明对他的刁难。当王明约张国焘单独谈话时,他告诉张国焘:“您的四方面军老部下李特、黄超都是托派,他们在新疆迪化经审问,已招认是托派,并已枪决了。”这里指的李特曾担任西路军参谋长、黄超曾担任作为开路先锋的红五军政委。王明这次大开杀戒,死在他的刀下的冤魂还有俞秀松、周达文、董亦湘三位红军高级将领,共计五人。他们皆为当年张国焘留学莫斯科列宁学院的同届同学,风华正茂的红军精英。

    张国焘听到他最信任的红军将领们竟被处决,痛心地说:“李特、黄超是托派,那任何人都可被指为托派。”王明赶紧解释说:“你不是托派,不过受托派利用。”张国焘再也忍耐不住,厉声谴责王明把自己同志当托派来清除,王明见张国焘神色愤怒,说:“这件事我们改日再谈吧。”便匆匆走了。当时的延安,已在酝酿筹备公审张国焘等人的党内斗争大会。

    张国焘的这最后一次与王明之间的延安对话,使他预感到自己的命运多舛,由于自己肃反扩大化,酿成的逾2000红军将士的人命血债,因果相报,大祸也即将临头,内心充满了死亡的恐惧,促使他只有最后下决心出逃,走为上计。他在《我的回忆》里说道:“我曾枝枝节节的有过许多次的反抗,都遭受到挫折,足证我无力挽狂澜于既倒。难道我要像布哈林等人那样,听由斯大林杀害吗?”

    但他这一走,导致他的众多红军部下受到极大的牵累,株连甚广,确实非英雄所为。倘若张国焘不逃离当时的困境,而是忍辱负重,虚心认错,留在延安,以及1949年后的北京,不知是否还能逃得过后来历次党内斗争的整肃?是否还能逃得过“文革”浩劫?

    第二次是告别香港,远走天涯海角。1949年以后张国焘为避灾祸,从国内举家逃难到了香港,从此息影香江,住了整整16年,没想到在1966年世事又发生了沧桑巨变。当时,“文革”浪潮已波及香港,追杀张国焘的红卫兵大字报已贴满了中环、旺角一带的市中区街道,遂引得这块飞地也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不知道明晨天亮还会发生什么大事?张国焘感到香港已非安全之地,呆不下去了,于是连夜决然出走,举家飞往加拿大。

     

 

张国焘夫妇合葬墓

颜世贵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著作连载 | 评论数 (9)| 阅读数 (9061)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