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杜峻晓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260
  • 好友关注人气: 271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乡下的鸡和城里的鸡

原创于: 2012-05-28 08:36:40

标签:


乡下的鸡和城里的鸡


杜峻晓


 

 

 

在一个天气晴好的早晨,村东头二狗家的一只公鸡和四只母鸡商量,到城里头转转,开开眼界。

说商量,只是一种委婉的说法,在二狗家的这几只鸡里,能做主、敢决策、会拍板的,唯有公鸡,男尊女卑嘛,哈哈。二狗家这只公鸡长得雄壮威武,冠子大,早间打起鸣来,啼声嘹亮,声动四邻。四只母鸡对公鸡特崇拜,经共同研究,为其起名阿亮。四只母鸡的名字则是由阿亮“赐”的。那只羽毛洁白的母鸡,阿亮叫她阿白;那只性格柔顺的母鸡,阿亮称她阿柔;那只每次出门都要问阿亮,自己脸上整干净了没有的母鸡,特爱臭美,阿亮唤她阿美;那只爱跟别人家母鸡打架的,因为性格像男孩子,阿亮给她起名阿男。

阿亮的提议是一早发出的,说,总憋在小村子里,能把人憋出毛病来,咱们也外出散散心,瞅瞅外面的世界。阿亮话音刚落,阿白便捂着嘴笑了。阿亮有点恼怒,笑什么?阿白笑眯眯地说,明明是鸡,还把自己当人。阿亮不好意思地笑道,听二狗媳妇常说把人急死了,把人气死了,把人恨死了,受到传染了。人就人呗,反正就那么个意思,咱们能听懂就行。爱跟阿白争风吃醋的阿美说,就是啊,在咱们这个大家庭里,阿亮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就是咱们家长,对他的命令,理解了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阿美这通鸡屁拍得阿亮好舒服。阿亮扇扇翅膀,故作谦虚地说,哪里哪里,咱们有事商量着来,本人绝不搞一言堂,大家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哦。阿男有些不耐烦,好了好了,昨晚聊了半宿,还没聊够啊,赶紧上路吧,太阳落山赶不回来,二狗媳妇肯定揍咱们,那女人脾气真不咋滴!

在村口,四牛家里的八只母鸡正在觅食,有只刚成年的漂亮小母鸡勾起阿亮欲望。阿亮走近那只小母鸡,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咕咕声,大翅膀一抡,小母鸡撸进阿亮怀里,阿亮用很熟练的动作把小母鸡办了。小母鸡发出几声惊恐的尖叫,以为阿亮哥哥欲将其谋杀之,弄清哥哥是在宠幸她,便不做声。好在这个过程很短,阿亮完成任务后就把小母鸡放手。阿亮做那事的时候,阿白、阿柔、阿美和阿男就在一旁“观战”,并无半点醋意。阿柔赞叹地说,阿亮哥这一串动作做得,那是相当地漂亮。阿男不屑地瞅瞅阿柔,就让你对着电视看过两回小品,说话就那味儿了,不知羞。阿柔性格内向,让阿男这一抢白,半句话说不出来。

阿亮从战场归来,拍拍羽毛上的尘土,说,现在咱们村的男人就我一个,别的打小就让他们给宰了,负担重啊!阿亮叹口气又道,现在村里人特别急功近利,他们养着我这样的能做什么,不会下蛋,卖不来钱,还要浪费粮食,胃口比你们几个大得多。若不是二狗老婆喜欢孵小鸡,恐怕我也遭到他们毒手了。这番话说得四只母鸡不由掉下伤心的眼泪,阿白迅疾向阿亮表忠心说,阿亮,你永远是我们的好老公,谁要敢碰你,我们坚决与他斗到底,斗到底!阿亮心情黯然地说,人家真要收拾我,你们照样没办法哪!

阿亮和四只母鸡边走边聊,离开村子已经很远了。阿白说,阿亮哥,你带我们进城开眼界,到哪里开嘛,总不能无目的地瞎蹿吧!阿亮清清嗓子,二狗那天从县城回来说,县城旁边办了一大型养鸡场,里头有成千上万只咱们的同伙,咱们就到那里头看看,了解下他们的生活状态。跟他们比一比,是他们生活得幸福,还是咱们生活得幸福。阿柔道,二狗看那养鸡场做什么,不会在他家也要办一个吧。阿美接过话茬道,二狗哪有那本事,办大型养鸡场需要大把钱,他有吗?就凭他每年种那几亩苹果树,离办养鸡场差距大着哩!阿男说,就是啊,去年给果园浇水,二狗还跟他姐借钱呢!阿亮说,听二狗说养鸡场可气派哩,她们住在冬天温暖,夏天凉爽的房子里,啥心都不操,只管下蛋就是。阿美说,那么多人挤在一起,我可不喜欢那样的环境,还是咱们乡下好,每天晒着太阳,边散步,边找吃的,多来劲哪!现在城里人喜欢到乡下吃农家饭,咱们天天吃的都是农家饭,日子过得好滋润。

忽然,阿亮大呼一声,养鸡场快到了。阿美说,你怎么知道?阿亮说,我闻到浓浓的鸡屎味了。阿柔“吃”地笑了,我还以为你看到了,原来是闻到了。阿白抽抽鼻子,嗯,我也闻见了,看来确实快到了。阿亮发出一声召唤,跑步前进。一只公鸡、四只母鸡,齐刷刷向前奔去。若是你在路上不小心看到这一幕,一定会以为这五只鸡有啥毛病呢,哈哈!

阿亮这几个运气不错。养鸡场饲养员平时给鸡上完饲料,为防闲杂人员进入,便把大门紧紧关闭。这一日,大意之下,门没关严实,阿亮他们顺势挤了进去。

阿亮只觉得眼前一亮,虽然是大白天,室内的光线比室外刺眼多了,阿亮急忙把眼睛闭上。阿白嘟囔着说,大白天把灯开这么亮做什么,简直是浪费。阿美补充说,半点儿都不低碳。阿男大声道,哇噻,这里的地盘太大了,比工厂的厂房还要大,哈哈,她们多美啊,住的是楼房,一层一层的。哇,还有她们下的蛋,下完就顺着那个滑道滚出来了,咱们在二狗家里下蛋,每天下完,二狗媳妇要打窝里收走呢!哇,真是太好啦!阿男话音刚落,“二楼”上一只鸡骂道,好个屁,你觉得好,进来试试,受过这分罪就知道好不好了。那只鸡刚说完,旁边便传来一阵喝斥声,阿花,这是怎么说话呢,客人远道而来,没说一句欢迎的话,还骂上了,没有礼貌!名叫阿花的那只母鸡道,阿绵姐姐,我没有骂她的意思,我听她赞扬这地儿不错,气就不打一出来。而后冲着阿男道,对不起哦,朋友,你叫什么名字?阿男说,我叫阿南,是从乡下来的。又把阿亮他们逐一介绍给同类。

自从阿亮昂首阔步走进鸡舍后,那些正在进食的母鸡全都停下来,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只既与他们相似,又与他们不似的怪物。阿花艰难地伸出左手指指阿亮,阿绵姐姐,你见多识广,学问满腹,你能告诉我,他是谁吗?饶是阿绵见多识广,她只是觉得眼前这个同类非常可爱,让她产生亲近他的冲动,但要让她准确地说出他是谁,阿绵真说不出来。阿绵正在踌躇,阿柔抢道,你们不认识他呀,他是我们最喜欢的阿亮哥哥,我们五人组成一个幸福的小家庭。阿花说,明明是鸡,怎么就是人了。阿柔红着脸说,我们跟着二狗两口子这样说惯了,不好意思。阿绵拍拍脑袋,想起来了,阿亮就是我们常说的公鸡,就像人里头有男人和女人,阿亮就是男人。经阿绵这样一说,鸡舍里所有母鸡全醒过闷儿来,一齐冲着阿亮打招呼,阿亮哥哥好!如果不是鸡笼阻挡,怕是所有母鸡都要冲过来拥抱阿亮。

阿绵忽然用悲怆的声音唱起陕北民歌:


羊肚子手巾三道道蓝,

咱们见个面面不易拉话话更难。

一个在那山上哟,

一个在那沟,

咱们拉不上那话话,

哎哟,招一招手。


阿绵这么一唱,鸡舍里忽然安静了。继而,所有的产蛋鸡开始嘤嘤哭泣。角落里传出一个沙哑的声音,我们这辈子活得真冤,眼看快死的人了,连男人都没有见过,更不要说碰过了。今儿个若不是阿亮到这里来,我们还不知道世上有如此魁伟英俊的小伙子。阿亮,你能让我抱抱你吗?阿亮说,可以呀,飞奔到沙哑嗓子的母鸡旁边。想拥抱谈何容易,因为鸡舍里的她们挤得转不开身。阿亮看拥抱不成,跟那只母鸡轻轻地接下吻。那只母鸡幸福地刹那间晕过去了。

阿绵道,我们这些姐妹真的好命苦,从产蛋那天开始,就是我们噩运的起点,只晓得让我们产蛋的人类,就把我们关在这个狭小的地方,鸡挨鸡,鸡挤鸡,这哪是正常鸡过的日子呀!你看你们,虽然生活在乡下,可是过得逍遥自在,抽空儿还能到城里遛跶一趟。阿亮说,我那天听广播里讲了,跟咱们邻近的韩国,规定一平方米内允许饲养鸡的数量必须控制在九只以下,我看你们住的这个地方也太小了吧,一平方米超过十几只了。阿绵说,一平方米有几只我也不知道,反正只知道挤得邪乎,那些人类心眼坏得狠,只要我们能产蛋就行,根本不管我们死活,去年夏天,上百只鸡都被挤死了。我们想着这下该松快些了吧,谁知道他们把死鸡拿走,又把新的补充进来,还是挤得转不过身。我现在这双腿没瘫痪和瘫痪差不多,即使把我放出去,走不了50米就得倒下。阿绵说着,挤出两滴眼泪。

阿白说,阿绵姐姐,你们房间里的电灯,白天这样开着,晚上应该就关了吧!阿花抢过话头道,哪里有那美事,我们房间里的灯24小时全开,觉根本睡不好。邪恶的人类说,24小时开灯可以助产,不管我们死活,永远用大灯泡照着我们。奶奶的,今天老娘生气了,这只蛋不下了。其它母鸡开始呼应阿花,是啊,我们今天不产蛋了。阿亮亮起嗓门发话,韩国说要对咱们实行“人道主义保护”,要确保我们每天有六小时睡眠,人类是八小时,我们比他们少两小时也罢,六小时总得给吧!阿白说,咱们在二狗家里睡觉远超过六个小时了,有一天二狗媳妇忘记给我们开门,我们在房间里关了十多个小时呢!阿亮哥哥使劲叫唤,开门哪,开门哪,二狗媳妇才所门打开,才把我们放出来。鸡舍里的母鸡说,你们生活在乡下多幸福哪,不像我们,每天睡眠哪里有六小时啊,我们充其量只能打个盹儿,大灯泡照着你,放在阿亮这个小伙子,能睡得着吗?阿绵说,人类虐待我们,不知道姐妹们怎样,反正我给他们使坏,时不时下个小蛋,或者带着仇恨的情绪下蛋,听说这种蛋吃下去对他们身体不好。阿柔说,是啊,只要心怀仇恨情绪,这玩意儿可厉害了,那天我在二狗家地上看到一个纸片,那上头说,外国一个女人,正给孩子哺乳,因为和老公吵架,心怀仇恨,孩子吃过奶后忽然就死了。阿花扬扬头说,如果人类还不给我们睡眠,我们就带着仇恨情绪下蛋,毒死他们。别的母鸡喊道,对,毒死他们!

阿亮道,以冤报冤终究不是个办法,你们要勇于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可以到“动物保护协会”去上访嘛!阿绵说,阿亮啊,我们怎么上访,连鸡舍外头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去上访,可能吗?假使能上访,会解决问题吗?那天,我听饲养员说,他们家的房子由于城市扩建被拆,补偿款没有到位,他们全家见天去上访,已经访了半年,直到现在还没结果。那只沙哑的嗓音又复活了,阿亮哥哥,只要你能向动物保护协会反映我们的问题,我们所有产蛋鸡都叫你一声好哥哥,怎样?阿亮还没想好该不该答应,鸡舍里所有的鸡就喊起来,好哥哥,阿亮;阿亮,好哥哥!

鸡叫声惊动了饲养员。饲养员掀开门帘冲着尖叫的产蛋鸡嚷嚷,喊什么喊,吃饱了撑的啊!接着发现了与产蛋鸡对话的阿亮他们,咦,这几个家伙是怎么溜进来的,抓了吃肉。阿亮大叫一声,不好,快跑,我掩护。阿白和阿美她们吓得挤出一泡稀屎,飞快朝门口奔去。饲养员上前去捕阿亮,阿亮不愧为男子汉,伸开翅膀,竖起冠子,使劲在饲养员脑门上啄了一口。饲养员啊地一声倒地,阿亮趁机奔出室外。阿白他们正焦急地等待阿亮,阿亮一溜烟跑过来,各位妹子,情况紧急,看你们的了,飞!好在养鸡场那道砖墙不高,在阿亮带领下,阿白她们略一用力,飞上墙头。阿亮回头看时,饲养员扯了一根竹棍在手,气急败坏地准备向他们下毒手。阿亮发出号令,撤!阿白她们齐齐地降落地上,钻进庄稼地。

惊魂甫定的阿亮说,好险哪,进了一次城,差点把小命丢在这里。阿美继续拍鸡屁,有阿亮哥哥带领我们,我们将无往而不胜。阿亮苦笑一声,你就拍吧,不拍能死啊!

一路上,阿亮他们始终在讨论生活在村里幸福还是生活在城里幸福。阿白说,跟城里的她们比起来,还是我们幸福。你看他们那里多拥挤,想活动,身子转不过来,咱们住的简直就是别墅哪。她们想吃点好东西,绝对没那可能,饲养员让她们吃什么就吃什么,整天吃的配方饲料,没劲。和饲养员的粗暴比起来,二狗两口子算是比较好的,对咱们还算客气。阿男说,二狗跟他老婆不是对咱们好,那是对他们自己好,知不知道?如果你一年不下蛋,你看好二狗怎么对你,非把你杀了不可。二狗那孙子,一看就不是好人。阿亮批评阿男道,别杀杀杀的,你就不会说点好听的,我一听你讲杀就头晕。人类嘛,就那么现实,他们养你就是为的产蛋,你不产蛋,对他们就失去了意义。二狗他姐夫在城里当一小干部,能给二狗家办事,每次来家里,二狗就让他媳妇炒鸡蛋给他姐夫吃。他姐夫要是个没用的,二狗连鸡屎也舍不得给他吃。阿白咯咯地笑起来,还是阿亮哥认识问题深刻。阿亮抬头看天,说,快点走,别磨蹭,太阳快落山,没准二狗两口子正在找咱们呢!

阿亮他们刚走进二狗家大门,听到二狗媳妇在院里高声嚷嚷,二狗,你出去找找,天快黑,鸡该进窝了,怎么还不见影子,不会是哪家缺德鬼把咱家的钱罐子抱走了吧!二狗对媳妇言听计从,说,不可能吧,没事,我这就去找。还没出门,看到阿亮他们摇摇摆摆走进来,哎哟,我的小祖宗,你们逛到哪里去了,赶紧进窝睡觉。阿亮炫耀地对二狗说,我们几个今天进城去了。可惜阿亮的话二狗听不懂,挥挥手,阿亮他们紧赶几步,进到窝里,跳到架子上。

阿亮听到二狗用一块木板“咔嚓”将他们的门堵上,鸡窝里顿时黑乎乎一片,伸手不见鸡爪。阿白伸伸懒腰道,进城一天,还真有些累了,睡吧!阿亮挨个儿吻了吻阿白她们,亲,做个好梦吧!

二狗家的鸡窝里寂静无声。

 

 

 

 

 

 

 

 

 

杜峻晓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老杜随笔 | 评论数 (11)| 阅读数 (21352)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