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历史的碎片

 
  • 关注好友人气: 94
  • 好友关注人气: 76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老妈的榜样

原创于: 2012-06-06 10:36:48

标签: 情感

老妈的榜样

上篇博文写了《妈妈的棒喝》,其实,她给我更多的是学习的榜样,做人的榜样,是我童年的唯一偶像!

家道中落,维生艰难。老妈上小学没几年就读不起了,在家里帮我的外婆一起打草帽贴补家用。

“抗战”结束,宁波又开始建设,有老板办起了“四明电话公司”。

私人电话在当时的奢华与时尚,堪比今天的私人游艇。这家公司因此对接线生的招聘很苛刻:要家境好,文化好,教养好。

我老妈前两条不合格,“教养好”是软指标又看不出,看来与此事无缘了。好在很多富家小姐不愿打工,好在天一阁范家落魄了但还有人能担保(“荐头”很重要),也好在老妈模样端庄、应答大方,峰回路转的她终于捧上了“铁饭碗”,家中经济压力随之轻了不少。

挑战随之而来。当时的电话都是人工接驳,接线生天天跟四面八方的人打交道,要国语流利、口齿清爽、反应敏捷,而且对南腔北调的话也要能猜出八九,这是基本技能的挑战。

另一种是文化素养的挑战。接听电话时,接线生经常要问到人的姓氏,简单的赵钱孙李这样的大姓一说就知道了,但复姓、冷姓、僻姓就很难一下子说清楚了,不把一本《百家姓》背得滚瓜烂熟,简直难以上岗!

更有人品道德的挑战。解放前夕与解放初期的社会环境与道德风尚可想而知,当时白领阶层的美貌电话接线生,是社会上各色人等的邀约、调戏、寻衅的对象,同伴中有喜有悲,有人成了富婆,也有人成了小妾,更有人被欺凌,也有误入歧途的。

我只知道一个结果:老妈不单独善其身,而且从接线生的“后台”走到了电信局的“前台”应对挑战。她,作为第一批精选人才,在市区最繁华的中山东路营业部接办明码电报、长途电话的业务。这是当时宁波的主要对外窗口。有次我作东,请老妈一帮老姐妹聚餐,听她们笑谈当年应对“混混”与“大款”的故事,足可写本《女孙子兵法》了。

人生另一高度的新挑战,又随之而来。

解放初,社会上还没有推广和实施拼音字母。明码电报的每个字,都要用王云五先生的《四角号码字典》检码标明后才能拍发。电信局规定,这工作由营业员完成。而这对于只有小学文化的老妈来说,无异于让业余登山爱好者去攀登一座专业人士才能征服的高峰。

有段时间,老妈“走火入魔”了,两眼直视无光,口中念念有词,如巫师作法一般。当然,这“词”不是咒语,而是四个单数一组的一大串数字。如:4379,2571,2293等等(我乱写的呀,找不到了这种字典了,估计“横扫四旧”时卖给废品站了)。

苦战能过关,后来她说,这一个个字,我眼睛一扫就变成四字一组的数字了。在这一张局级先进工作者的合影中,她是笑得那么轻松自如!

被动应对,不如主动出击。老妈向着更高的目标进发,在上班加开会的空隙中坚持读书,考出了业余高中的文凭!

她的学习环境如何呢,当时家里住的是那种东西两边厢房的房子。我们租东厢房的前后两间,我和老妈住前面一间,横放一张大床与靠壁一张小床,外公他们住后间,中间房门是不关的。为省电,在中间房门的靠我们这边,装了盏当时最节能的3支光小灯。技术不到位,这灯一开,变压器就会嗡嗡作响。这灯下,就是妈妈的读书所在。

每每半夜醒来,我就会看到老妈肩倚门框低头看书的背影。她挡住了灯光却挡不住那静夜更响的嗡嗡声。我往往不敢翻身,怕有响动惊吵了她,且将这嗡嗡声作催眠曲又酣睡了。这剪影就在脑海中停格了。

妈妈至今不知道,我还珍藏着她的那张毕业文凭。文凭形似奖状,但左边有骑缝印,盖着“宁波市联合职工业余学校”的印章,而颁发处的用印是“宁波市人民政府文教局”,三寸见方,很是大气。

人生多磨难。懈怠的时候,每每看到这泛黄陈旧的文凭,每每忆起那昏灯苦读的剪影,又倍增添前行的勇气!


历史的碎片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6)| 阅读数 (1880)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