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香水泪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1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荐

12岁捐献器官的感人历程

原创于: 2012-06-14 13:43:27

标签:

      死亡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但是如何面对死亡,芸芸众生,似乎少有思考。2岁的张思成患上了脑干胶质瘤,生命只有半年左右的时间。他的父母张吉林张细花夫妇却做出了一个惊人决定,等他死后,把器官捐献给需要帮助的人。
      妈妈张细花说:我觉得我儿子在某个地方还活着也许在某个擦身而过的时候就是我和我儿子相逢的时候,张细花话没说完,已泪流满面。
     
 
 4月19日到4月28日,在广东江门市蓬江区,零距离亲眼见证了一个家庭在面临生死离别时的无奈何和痛苦。
     对我来说,简直是无以言表的压抑。
 
       这是一个农村家庭。
    这是一个打工者家庭。
    这是一个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家庭。
    这是一个贫困的家庭。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家庭,却做出了如此壮举。而这个决定,是在小思成不能说话的情况下,母亲征求了他的意见,他点头通过的。
  
      小思成的父亲张吉林说:
  当时我是这样想的,是让他知道还是不让他知道呢?不跟他讲吧,我们心里好像就觉得对不起他。他妈妈就这样跟他说,如果真的有一天,你跟爸爸妈妈不能在一起了,你身上有用的东西去帮助别人你愿意吗?那个时候他也就是不太会说话,他就是点头了,没有什么别的不正常的反应。
   
        当张吉林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我瞬间产生了无数个问号:
  是什么动力让他们做出这么大的决定?
  决定背后是否有其他秘密?
  这是一个怎样的家庭?比如夫妻俩平时吵架吗?如何教育孩子等。
  小思成这么小能承受得起那么大的压力吗?为何非要告诉他?
  夫妇俩就真的能接受儿子死后被“大卸八块”没个全尸吗?
  ……
  太多疑问让我开始细细观察这对夫妻。
 
 小思成从小就很有爱心,喜欢帮助别人。路边遇到乞讨人员,小思成会给妈妈要一元钱给他。而且这对夫妻认为,小思成的器官捐献给别人,也是把他的生命得以延续。所以此才做了捐献的决定。
        这对打工夫妻,写有一手好字。虽然电脑、手机等现代化的工具,让“字如其人”这句话似乎不再有意义,但是我坚信,通过这些字,依然可以看出他们的素质。接下来的细心观察,证实了这对夫妻的的确确是高尚和无私的。
       
        夫妇俩辞掉了工作,精心照顾小思成。就想在他生命弥留之际,能多陪一陪他。 张吉林说他只顾在外打工赚钱养家糊口,而忽略了与孩子的相聚。12年来,他只给儿子过了一次生日,这让他无比愧疚。但是,现在他所能做的,除了照顾小思成再不知道该做什么。
        对于捐献之后,这对夫妻只有一个要求,因为是器官和遗体全部捐献,所以他们希望将来有个祭奠的地方。蓬江区红十字会的陈德培副会长告诉他,全省每年会把捐献人的名字统一刻碑,集中建陵。另外,他们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就是捐献之后,能否知道受捐者是谁,或者说能否让自己看看受捐者。但是这个,陈会长告诉他要等两年以后。
 
 
河南的张晓丽女士,到江门打工已有十多年。他的弟弟也曾经得了同样的病,在29岁时候去世。所以她对对小思成也就多了一份关注。 4月22日她带着5岁的孩子,来看望小思成。她说了下面一段话:

  因为我弟弟是19岁那年发病,但是比他会轻微一点,所以每个家庭都会经历一些,很那个的。所以我们要学会坚强,但是我觉得你做得很好的一件事情,就是我看到后面写的是说,小思成,他愿意为他以后去帮助更多的人,但是坦率地讲我没做到,为什么?因为我妈妈就一个儿子在农村,我当时提出要捐献的时候,可是我老公都第一个站出来拒绝,为什么呢?因为他觉得我爸妈接受不了。我弟弟也走了3年多了,到现在老人家也接受不了,我没想到今天是这样的场景,我想跟你们多说的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活在当下,该尽力的时候我们要尽力,不能留下任何遗憾……

 和张晓丽女士一样,从蓬江区政府,到当地百姓以及江西商会等等,都纷纷赶到医院,看望张张吉林夫妇和小思成,给他们信心和力量,鼓励张吉林夫妇一定要坚强起来。

 

小思成的每一个眼神,都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中。我有时候甚至害怕和他四目相对,因为害怕我手拿话筒,背后还有摄像机,会对他产生另一种伤害。为了减轻这种伤害,我坐在病床边,抚摸着他的手,给他说话。他早已不能言表、不能翻动,只有手和脚还能微微动一下。再加上脑干胶质瘤引发的脑积水进而导致头痛。所以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听得进去我说话,会不会反感我。

 

 
        对于小思成的每一个动作,也只有他的父母知道什么意思,尤其是他妈妈。哪里不舒服了,有什么要求了,他妈妈都能从他的眼神里以及轻微的动作中明白。所以我和他所有的沟通,都是他妈妈告诉我他的回应。

 小思成的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
         到达江门第四天的晚上12:15,我突然接到张吉林的电话,他哭着说小思成脸色发青,嘴唇发紫,呼吸困难。我一边电话中安慰他,一边叫上摄像,拿起话筒和摄像机,赶往了医院。
        虽然他们都做好了小思成会离开的心理准备,但是小思成暂时没了呼吸还是给了这个家庭一个措手不及,他们有些接受不了。因为他们心里所能承受的是,小思成慢慢地离去。妈妈张细花告诉我,她非常痛恨自己,在儿子离去的那一刻竟然睡着了。 
        夫妇俩一遍遍呼喊着小思成的小名:冬仔、老仔



在ICU,这对双胞胎除了流泪和抽泣,基本没有任何语言。其中一个不知道是姐姐还是妹妹,慢慢低下头,在哥哥的手上轻轻吻了一下。这个场景只是在镜头里一闪而过。但是这个吻,却包含有太深的兄妹情。

        张细花说,她们俩从小喜欢欺负哥哥,哥哥成了他们俩的受气包。即便这样,小思成依然会在春节的时候,把压岁钱偷偷分给两个妹妹。

        而现在,从此以后,兄妹将天各一方。谁来做妹妹的受气包,谁在妹妹受人欺负的时候保护她们。这份离别让如此小的孩子面对,是否太过残忍。 

        双胞胎妹妹面对众多长枪短炮的镜头和话筒,或许太害怕,无论采访什么内容,都是不说话或者就说一句。但是从ICU出来之后,其中一位竟然说了一句:

让他坚强地活下去,陪我们一起走进学校读书

        妹妹泪流满面还没说完,妈妈就已泣不成声。说完之后,全场人都长时间没有说话,我举着话筒却不再忍心往下问什么。

        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卑鄙小人,采访时总是特别希望把人家的伤痛一次次挖出来凉在那里,甚至揭开一个个伤疤,并且以此为乐般告诉同事我采访到了什么。那一刻我甚至怀疑自己,为了工作而没了原则。但是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张吉利张细花夫妇,一直如此地信任我,有什么事都会和我沟通交流一下。

 
  让双胞胎妹妹见哥哥最后一面的愿望实现之后,双胞妹妹就回家上学去了。我也回到了北京进入后期的紧张制作中。

2012年6月6日一开机,就接张吉林短信:

      张导你好:昨晚我儿子在十一点二十分离开了!今天上午广东南方医科大学会来带走。

 

短短两句话,让我长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直到下午才给他打了个电话。

当天,蓬江区宣传部黄主任发来了新闻通稿: 

 

6月6日,在江门市蓬江区务工的江西张吉林、张细花夫妇,在区红十字会见证下,完成了儿子张思成捐献遗体的愿望。

自今年4月份以来,江西少年张思成志愿捐献器官和遗体的新闻,得到社会各界和政府的高度关注和支持,但张思成仍于6月5日晚,因呼吸循环衰竭而去世。6月6日,在区红十字和媒体的见证下,以及南方医科大学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张思成的家属现场填写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并签名确认。在办理了相关手续后,经过简单的告别仪式,家属和工作人员一同将张思成遗体送上车,并运送到南方医科大学校本部。在此,张家终于完成了儿子最后的心愿。

这个花季少年在生命终点,为社会留下了宝贵的物质和精神财富;这个充满爱心的普通家庭,以无私奉献的善举谱写了人间的大爱与真情。

文提供:邓伟光

来源:懒窝的狗狗

香水泪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杂谈|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263)| 阅读数 (55084)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